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观澜山庄,肥虫再次出击

第四章 观澜山庄,肥虫再次出击

  一波疼痛消退之后,刘明仿佛被抽去了骨头的带鱼,软趴趴地躺在地上,身体不时地抽搐一番,抖动不已。

  大胖子魏沫沫一脸惊恐地看着我,裸露出来的肥肉上一层油汗。他身子庞大,却拥有着一颗敏感而胆小的少女一般的心,被我凶狠地瞪着,不敢与我打斗,也不敢跑出门去叫人,反而是乖乖地照我吩咐,蹲下来捂住他老大的嘴,不让这杀猪一般的嚎叫传出去。

  事情简直顺利得让我不敢相信,当刘明缓过劲来的时候,居然二话不说,纳头就拜,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酒是蚀心药,色是刮骨刀,几年灯红酒绿、迎来送往的安逸舒适生活,已经把当初的那铁打汉子,铮铮铁骨,消磨得变成了如此模样,真的让人不甚嘘唏。不过忠诚这回事,如果只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话,想来也总是高不过性命的。刘明一五一十,给我讲起了这边的变故来。

  萧克明留在江城,其实事情并不多,说是顾问,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了这夜总会行走女子的温柔怀抱中,反而并没有真正融入到段叔的决策层中去。这夜总会虽然在段叔名下,但却并不是段叔的主要业务,仅仅只是用来收拢人脉和收买人心,几乎等同于“红楼”,别说是他这个新来的家伙,便是刘明这种多年的忠心小马崽,平日里,见段叔的机会其实也并不多。

  段叔是个神秘的人,行走于这个城市的阴影里。因为神秘,所以才显得恐怖。

  具体情况刘明并不知晓,他也就见过那个巴颂大师两次,而且都是杨经理接待的。那是个黑瘦的中年男子,五十岁的年纪,像个黄皮猴子,头发稀疏,耳朵上戴着至少十个以上的耳环,脖子纹有花纹,不敢细看,但是好像是人脸,两侧的眼睛尤其得传神,看一眼都心惊胆颤,仿佛能够看透人心。

萧大师跟巴颂大师天生不合,第一次就闹翻了,第二次就没见到萧大师了,而是由老板的安保主任奥涅金负责陪同,天大的面子呢。

  那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人,杨经理通知刘明,说萧克明和我这两人,偷了一件对大老板十分重要的东西,说要对萧克明执行家法,而且,这边也要多加留意,如果看到我的踪影,立刻禀报那个俄国佬。

  我已经是第二次听到有人提起奥涅金这人名字,问这个人是谁?

  刘明说这个家伙是段叔找来的私人安全顾问,据说曾经供职于前苏联的克格勃(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的情报机构),后来苏联解体,辗转于中欧各地,不知怎么地,就投入了段叔麾下,是大老板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我心中默然,虽然已经猜想到段叔的势力会很大,但是强大到能够招揽与普京大神的同事,这种厉害程度,真的让人胆寒。我问他们会把萧克明藏在哪里,刘明摇头说不知道,他们这里跟段叔手下做黑业务的人,不是一伙的。段叔手下势力很大,各管一摊,他这级别,只能算是小喽啰。

我仔细看着刘明的眼睛,他没有一丝回避,很真诚,他说他也希望我能够救出萧克明来,这个假道士是个好人,但是段叔的手下很黑的,只怕是抗不住了。

  我考虑了一下,问:“段叔住在哪里?”

  他说是观澜山庄。

  ********

  第二天早上,我出现在观澜山庄的门外。

  这是一个江城比较出名的别墅群,顶级的富人区。至于有多么奢华我就不赘叙,我只是知道,里面有一只大老虎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若想要把杂毛小道救出来,打听到他被关闭的地方,然后只身潜入营救这种法子,自然好,但我并不是把内裤往外面一穿,战斗力就可以乘以100倍的超人。

我能打,但也只能对付一两个人,还达不到《黑客帝国》中捉子弹的尼奥的境界。

  一颗子弹进肚子,我就会死,死状甚惨。

  我决定利用我的长处,下蛊,然后威胁之。这样最简单、效率也最高,但是,操作性需要值得好好研究一番。金蚕蛊能够给人下蛊毒,但它不是毒药制造机,是有限的,所以我要把握时机,抓紧下蛊的机会。谈到下蛊的方法,其实无外乎两种,药蛊和灵蛊。药蛊很好解释,将蛊毒下到段叔的日常饮食、生活起居处,让他通过饮食接触、身体接触而中蛊;灵蛊则比较复杂,我曾经下过一次,就是给我那便宜师叔。

  其实那一次算起来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灵蛊,因为事先我曾经在MP4上面下了蛊毒。

  用属于段叔的毛发、衣物等东西,结合他的生辰八字、生理潮汐和阳宅方位进行宏观联系,诅咒式下灵蛊降,这种本事,目前我还没有。我可以做的,就是驱使金蚕蛊潜入段叔的住宅,然后直接给他来一下子,让他中毒,之后再商谈交还杂毛小道的事情——金蚕蛊之所以被称为蛊中之王,就是因为它拥有着自我的意识,可以依照主人的用意,实行飞蛊。

  我需要操心的只有两件事情:

  一,确定段叔是否真的居住在这观澜山庄的第九栋别墅中;

  二,要提防有高人镇守,看破金蚕蛊的攻击,甚至把这肥虫子给收了!若是如此,我不但人没救着,反而把自己视为性命的金蚕蛊弄丢了,那可真就傻眼了。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跟段叔这样的人物打过什么交道,所以并不怎么明白他们这种人的想法。以前看香港的警匪片,个个凶悍得跟佛经里面的阿修罗一样,骠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而后看美国好莱坞的《教父》,马兰白兰度饰演的教父风度翩翩,简直就是一个圣徒;而在我眼中,段叔什么都不像,在我的印象中,跟大部分南方商人一样,精明能干,有着充沛的精力,和善……如此而已。

  但是我知道有一个普遍的道理,那就是人的财富越多,年纪越老,越怕死。

  他之所以想要寻求修罗彼岸花的果实,不就是贪图那传说中能够延年益寿、重返青春的功效么?即使知道未成熟的果子其实就是个氰化物浓缩物,但是仍然按捺不下心中的欲望,心怀希望,想要找寻,探究一番?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我最怕心中无所惧的人,但是段叔显然不是如此的人。我倒也能够找到了方向。

  我来得早,在门口蹲守了一会儿,便见到一行两辆汽车从门口行驶而出,第二辆黑色大奔,车牌号码正好就是刘明告诉我的段叔坐驾。刘明被我下了蛊,魏沫沫没有,但是被我吓唬了,两人都表示不会外传,我不是个冷血杀手,对于这些人,也下不去死手,怨有头债有主,我若是放肆作恶,心无忌惮,必然会牵扯到人命官司,逃不出“孤、贫、夭”这千年的宿命。

所以我也只是警告,也不多说。

  既然确定了段叔的住处,我就没有在白天必要跟踪他。一来我本就是个菜鸟,尾随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情,我真的做不来,这样子打草惊蛇不说,我还会百分百的暴露自己;其二,守株待兔总是比辗转奔波要来得轻松许多。我对自己一向都有着清醒的认识,扬长避短,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这样子行事的效率和成功率,才会尽可能有所提高。

  目送着车子走远,我转回头来望着别墅群的方向。

我现在所需要做的,是对段叔的住处进行一次火力侦察,查看布置是次要,看一看那个叫做巴颂的泰国人,有没有在这里,是不是真正的高手。我等了许久,然后默念着咒语,金蚕蛊出现了,附在方向盘上赖着不动。我跟它讲了方向,催它去瞧瞧。它不肯,拿黑豆子眼睛看着我,可怜巴巴地流露出饥饿的意思来。

赖皮玩意。

我无奈,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了一小瓶二锅头,打开,酒香四溢。吱吱吱……它欢呼着,一下子就从瓶口挤进去,泡在里面,伏着肚皮,游弋了一会儿,这瓶二锅头便以肉眼的速度,少了三分之一。

  酒饱饭足,我打开车窗的一个缝隙,肥虫子飕的一下飞起来,做了个回味的猥琐动作之后,晃晃悠悠地飞出车子,然后飞过铁栅栏,往里面行去。我目送着它飞远,以普通人的视角,仿佛就是一道快速的金线,若不留神,几乎都是幻觉。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用念头沟通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