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半夜十二点

第二章 半夜十二点

  行李没收拾,屋子里的东西和摆设,如同主人刚刚离开了家一般。

  我第一反应是这两个人出事了。

  但是出了事情,居然没有一个人通知身为房东的我,这事情未免也太奇怪、太蹊跷了吧?我记得我留出来的房间里,好像有两个人的登记信息,赶紧打开门,从桌子里面翻出了那两张表格,这里面有他们供职的公司地址和电话号码。我依次地拨打过去,先是尚技术员,接电话的是他公司行政部,那个声音甜美的妹子告诉我,这个人已经于春节年后离职,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们公司了。

  接着我又接通宋会计公司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大骂这个女房客,说她卷走了几万块钱,跑了。我奇怪,说那报警了没有呢?他咕哝骂了一声“七喜”,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表示我真的不懂,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着实让人蛋疼,我又返回他们屋子里找了一圈,虽然都蒙着一层灰尘,但是明显就没有好好收拾过,好像出门散步,或者去吃个饭什么的。我无比郁闷,打电话没有通,直接就是欠费停机了——是失踪了吧?

  对吧,失踪了吧?

  为毛没人报警?即使他们工作的单位这般解释,不担当无作为,但是他们的朋友呢?他们的家人呢?这小区的物业呢?——他们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使得这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好端端的两个大活人,不见了么?

  连我这个房东都知道了啊?

  瞧瞧这事闹得,收个房租,就整成了这样。是他们倒霉,还是我倒霉?

  来到在工厂里面做技术员的尚玉琳房间里,我发现一个事情——我靠,电脑居然还开着,打开显示器,里面是一个游戏登陆界面。显然在此之前,正在挂机玩游戏呢?看这这张大床的布置,似乎两个人已经姘居到了一起。我再也忍不住了,下了楼,找到了小区的物业,问起此事。

  出面的是一个小姑娘,一脸的懵懂,问什么都微笑着回答不知道,然后小心翼翼地反问“怎么了?”当我要求调取视频资料的时候,她却说,对不起,这个需要上头批准。

  上头要什么时候可以批准呢?对不起,不知道。

  好吧,我失败了。

  我想起来我留有一个电话,就是上次肥虫子吃了彼岸花妖果之后我回到这里,遇见两人“啪啪啪”,然后请我吃饭的那次,有一个姓谢的女孩子,网名很奇怪的那个。我急忙翻了通讯录,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个妹子的号码——谢旻嘉。

  我立即拨通了她的电话,过了一会儿,接通了。

  遗憾的是,她并不记得我了,帮着她回忆了一阵子,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后来怎么没有打电话给她呢,害她一阵期待?我不跟她扯淡,问她有没有时间,我有急事找她?她迟疑了一会儿,说她有男朋友了已经。

  我抓狂,说这哪跟哪啊,我说的是宋丽娜的事情。

  她说哦,是宋姐的事情啊?可以啊,不过她现在太忙,有很多帐要对,走不开,下班吧,下午5点半,到她公司来接她吧。说着话,旁边好像有人在问她什么事情,唧唧呱呱讲了一堆话,她也在回应着,我“喂”了两声,却听到嘟嘟的声响——她挂掉了电话。

  我无奈,想着今天可能要在这里耗着了,于是打电话给阿东(兰晓东),说我暂时要先待东官两天,接着把我房间床上的布套给掀开,窗户打开,让风流通进来。闲着无事,走下楼,中午的阳光像金子,飘飘洒洒,我找到了小区物业,说明了情况。那个小姑娘的主管找人过来确认,说近一段时间确实没有看见那两个人,至于之前,他很为难地告诉我,那些资料因为存盘有限,一般都只会保留一个星期的,在之前的,自动覆盖了。

  我……好吧,我可以说我要骂粗话么?

  我闲来无事,便开着车到处逛逛,不知觉竟然逛到了杂毛小道说的那颗老槐树下来,他曾说取出树芯之后,大树必然萎缩。此刻一看,果然,已经被砍得只剩下树桩了。造孽啊,造孽。

  等到傍晚时分,我去接谢旻嘉。她准时出现了,旁边是一个高个儿男人,想来便是她的男朋友。他们走过来,我跟她打招呼,那男人对我有些敌视,谢旻嘉倒还热情。我说找个地方谈一谈吧?她说好,于是我们来到附近的一个糖水店,找位置坐下。我也不理会旁边那个斗鸡眼男人,径直问小谢,老尚和宋会计到哪里去了?

  谢旻嘉说她也不知道,二月末的最后一个星期,宋姐就没有在公司出现过,打电话也不通,刚开始还以为是因为跟主管吵架的缘故,一直没有出现,联系家人也联系不到,本来公司准备报警的,结果又没有了音讯。之后,听人说宋姐举报了公司某个头头做假账的事情,然后卷款跑了。

  当然,这也只是听说,有人说卷了十几万,有人说几万,都不确定,因为某些缘故,上面的老板压下来,也就没人提了。宋姐在这公司里面也没有做多久,小半年,平日里独来独往,朋友也不多……

  听说她家里面,只有一个继母还在,早就已经不联系了。

  问到老尚,倒真的是辞工了。他们厂效益不好,年前裁了一批,年后又裁了一批,倒霉的是,他正好在第二批。

  她谈了一会儿,我并没有听到实质性的东西,感觉那宋会计人缘实在不怎么样,于是我提出来去报警。

  谢旻嘉觉得麻烦,明显不愿意,我劝了半天,分析利弊。反而是她男朋友显得比较明晓事理,帮着一起做工作。说了好久,她终于同意了,但是要以我为主。一起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我将此事说予值班的民警听,他第一反应是——怎么过了这么久才过来?解释半天,他们接受了报警,然后同意出警去看看。

  到了我家,我把房间里面所有的疑点都给他们讲明,见到这般景象,他们也信了:这分明没有出远门的打算。接着就在房间里面调查了一会儿,拍照,然后给我做笔录。在老尚的房间里,那个带队的黑胖民警指着梳妆台上的一个铜镜,问我这个东西是什么?

  我低头去看,镜面黄澄澄的,光滑可鉴,边框呈绿色,锈迹斑斑,背面泽漆光明、花纹明丽,纹蟠螭交叠,上面有好多凹凸不平的铭文,有些模糊不清,看上去好象有一些年头了。这镜子不大,镜面只有两个成人手掌一般,下面的木架子不是配套的,仿佛新做的,漆成了红黑色。

  他问起,我才注意,低头看了一眼,觉得镜面像是哈哈镜,人照在里面就扭曲。

  我说我不知道,这屋子里除了主要家具和电器是我买的外,其他的东西都是他们个人的。

  他不置可否,招呼旁边两个联防治安员一声,然后冠冕堂皇地告诉我,嗯,这个事情,看着像是失踪,他们要回系统里面去查一下最近的失踪人口。还有,为什么这件事情到现在才报警?他指着我,说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顿时笑尿,说我仅仅是这里的房东,又没有长居此地。而且,要不是我,这个事情不知道要有多久才会被发现呢。

  真的要追究责任,这两个房客的所在单位,才是最应该值得反思的。

  黑胖民警点点头,让我随时跟他们保持联系。

  他们走了之后,谢旻嘉抱怨我,说我这么一搞,到时候警察跑到她们公司去找麻烦,碰巧她也在,这不是给她找麻烦么?早知道这样子,就不来了。我有点儿生气了,这都什么人,一个两个都这么怕事,失踪这种事情,都没人报案、没人管,这个样子,也太过于人情淡薄了吧?我以前也在工厂、公司里待过,但凡制度健全一些的,都会有相应的处理措施,哪里会像这里的人一样?

  唉,果然是人离乡贱,在外漂泊的人命如草芥,死了都没有管!

  我心里面涌出了淡淡的悲哀来。

  谢旻嘉他男朋友在旁边劝说,讲这偌大的一个工业园,这好几万人,就他们一个派出所七八个民警,十几个联防治安员,哪里管得过来这些?说不定人家把案底一放,懒得再管了。民不举,官不究,除非是他们两个家里面有什么来头,不然,你看着吧……

  他们离开后,我清理了一下沙发,打开电视,然后把朵朵和肥虫子放出来。

  今天轮到了朵朵在,我也不叫她修炼《鬼道真解》了,只是让她把客厅和我的房间收拾一番。我可能要在这里待两天,然后把房子再租出去。朵朵真听话,也是个天生的丫环命,干活的兴致比打坐要高许多,唱着小儿歌,抱着抹布和鸡毛掸子,就欢快地劳动起来。肥虫子一飞一飞,围着转。

  我坐在沙发上给阿东打电话,询问店子的谈判进程。

  聊了一阵子,犯困,挂了电话后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半夜十二点,像上了闹钟一样,我睁开眼睛,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来。

  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对,很别扭,感觉浑身发麻,阴气森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