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生屯兰晓东

第五章 生屯兰晓东

  我在江门新会的收容救护站,找到了尚玉琳和宋丽娜。

  这两个人,全身脏兮兮,消瘦得厉害,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仿佛木头人。我出现在他们旁边的时候,也不看我。唯一让我心安的是,他们两个人十指紧扣,一直没有放松。收容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两个人是上个星期,从堤西路的桥下面捡来的,在此之前,他们两个人靠捡垃圾、乞讨为生。

  我打量着老尚,这个将近而立的男人头发凌乱、脸颊消瘦,穿着一件不合体的长袖衬衫。他的眼睛往上翻,无神,白色眼球看着让人感到恐惧。旁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他来这之后,经常胡言乱语,说什么恐怖神要来了,世界末日了之类的。除此之外,沉默得很,给他洗澡剪头发也不愿意……这个女的也是,给吃的就吃,不给,就饿着,一坐就是一天,怎么劝,都不动,奇怪得很。

  也没个身份证,找都找不着他们的家人。

  我点点头,向他道谢,然后问他能不能找一个空房间给我,我需要办点事情。他看着我,有点不解,我笑了笑,也不解释,执意要。他答应了,带着我们来到一个房间,说是空的收容室,我看着这像是学生宿舍的地方,请他出去。他十分疑惑地看着我一会儿,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把两人留着,关上了门。

  老尚和宋会计呆呆地站着,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

  他们也不吵,也不闹,就像两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我从包里面将铜镜取出来,倾斜地放在房间的桌子上,将两人的样子都收入镜子中。黄灿灿的镜面中,印着两人麻木的脸,扭曲,格外诡异。我点燃香烛,取出一个小铃铛(招魂铃还是特制的最好,这个是大街货,勉强用着),然后摇,踏着天罡北斗步,夸张地跳着大神舞。我并不熟悉,只是尽力模仿,然后开始唱起来:三魂丢兮哟难找回,一心游离外哟,两魄不足惜,昨天吃油茶,今天把魂丢,魄掉不止尽,下生不安宁,魄归兮哟魂归来……

  唱完之后,我双手合十,结印,点燃一张“净心神咒符”。

  秉于指间,然后大喝一声:“魄归兮哟魂归来——赦令!”这话说完,空间一震,两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就射进了尚、宋两人的眉心,猛地一停顿,两人双双而倒,口中狂吐黑色的血痰。而在此之前,我早有准备,跨脚过去,一扶一带,将两人平放在地。

  这时门被猛地一打开来,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工作人员一脸气愤的指着我,责问我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原来他并不放心我们独处,就在门外偷偷观察,一见有异动,便冲了过来。

  见着桌子上点燃的香烛,他气不打一处来,各种责问,骂声扑面而来。不过他到底是个斯文人,骂人也不带脏字,还尤显得可爱,十分书生气。我看着好笑,问他到底纠结什么?看看再说。他伸手用袖子去揩两人口中涌出来的血痰,也不嫌脏,急得眼泪花都出来,问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是干……

  我也不急,把镜子收了,然后坐在床上,这眼镜哥朝外面猛喊,说来人啊,来人啊……

  正喊着,老尚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用手撑地半坐起,疑惑地看着房间,又看着旁边昏迷的宋会计、眼镜男,最后看到了我,有点儿发懵,张了张嘴,感觉十分不习惯。最后,他朝着我,说:“陆左,这怎么回事?”此言一出,旁边的眼镜男立刻傻了,嘴张得大大的,足以让人看见他的扁桃体。

  几分钟没到,一个他认为是傻子的人,就变正常了?

  他这算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么?

  由于眼镜男的呼喊,跑来了几个工作人员,挤在门口问怎么回事?眼镜男呆住了,而我则帮忙回复他们,说没事,这两个人摔倒了。几人问没事吧,眼镜男回过神来,说没事,他们便离开了。这时候,宋会计也醒了过来,爬起来问怎么回事?当她看到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样子时,啊啊大叫,又惹得一阵围观。

  吵闹结束后,关上房门,我、眼镜男、老尚和宋会计,我们四人开始谈话。

  我将镜魇一事隐去,然后把这两天的事情讲完一遍,那个眼镜男补充,讲到两人乞讨为生时,宋丽娜忍不住地干呕,闻着自己发馊的身子,恶心。眼镜男问他们想起什么来没有,怎么从东官跑到的江门,而且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这几个月做了些什么事情?尚玉琳一概不知。

  宋会计再也忍受不住身上的肮脏和酸臭气味,提出要去洗个澡,老尚也是,于是眼镜男便带着两人出去。

  我收拾好桌子上的香烛,走到院子里,等他们。

  过了一会儿,两人换了一身旧衣服,被眼镜男送了出来。老尚说这衣服是小沈的,让我借点钱给他,还小沈。眼镜男连连推辞,说不用。我让两人上车,然后掏出500块钱,说这是两人在这里的食宿费,眼镜男仍然推辞不收,很坚决,即使我说是捐给救助站的,也不肯。不过,他倒是提出来,让我留一个电话号码给他。

  我问要干嘛?

  他说他知道,我是一个有本事、有能力的人,跟那些骗子有区别,他求个号码,以后遇到事情,也可以找人帮忙。我笑着把我号码报给他,说可以,你这种人我其实很喜欢,谢谢你为我朋友做的一切。不过,我还是衷心希望你不要来找我。因为一到求到我这里,就会很麻烦的,真心麻烦!

  他点头记住,嘿嘿的笑。

  我回到车上,启动车子返回东官,行出了繁华路段,行人渐少之后,我问起他们两个,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老尚告诉我,说他这几个月记忆不多,大概齐能记起一些事情来:

  今年二月末,他们工厂裁员,他很不幸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这件事情让他无比的惆怅,着急,不踏实,每天都在街上乱蹿,找工作。有一天傍晚,他在莞太路天桥上看到有人摆摊,只一眼,他就看中了一个铜镜。老尚有个表哥是从事古董买卖的,他看得多,觉得很真,一问,摊主要4500块,少一分都不卖。

  一番周旋,最后他侃到了4100块成交。

  老尚这个人平时很节省,也不乱花钱,4100元对于他来说,算是数额巨大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地,他就是觉得这铜镜子好,觉得亲切,就是想买。他的本意是想买来,然后转手倒给他表哥。结果买回来之后,爱不释手,舍不得再卖了。没想到,宋会计也喜欢得不得了,晚上拿着瞧,一看就是一晚上。

  没成想,在镜子买回来的第二天,就出事了。

  夜间十二点,铜镜子里面爬出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把他们拉到镜子里面的世界去,他们拼命反抗,但是徒劳。后来……他之后一直迷迷糊糊的,印象中有几幅画面,其中一幅是他稍微清醒的时候,发现有两个穿制服的男人站在他面前,说到江门了,就在这里待着,到六月份再说。

  然后……他说着,头就痛了。

  我问后排坐着发呆的宋会计,说你呢?

  她的叙述基本上也一样,然而她还记得一句话,说也是两个男人,穿黑色制服,说到鹏市了,先待到四月。之后就没有印象了,一睁眼,就到这儿了。

  他们的表述让我十分的疑惑,难道他们这段时间的流浪过程,是人为操控么?

  我真心不懂。

  看老尚和宋会计好像挺饿的,路过一家餐馆,我停下,带他们去吃了一顿饱饭,然后问他们现在的打算。都说不知道,宋会计还说要回单位去找找领导呢,而老尚则借了我的电话,给家里面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

  回到东官,我带两人去派出所销了案子,然后跟他们谈了下,说这几个月的房租可以缓交,先找到工作再说。以后凡事,都要小心,他们感激地直点头,谢我。我准备走了,宋会计小心翼翼地问,说那镜子现在在哪里?我似笑非笑,说怎么,你们还要再流浪几个月?宋会计连忙摇头说不是,说那东西太邪门,把它毁了最好,省得祸害别个。我点头,说早就破了邪术,扔掉了。

  为了我的第一个法器,我不得不撒这么一个谎。

  权当作是我这两日辛劳奔波的辛苦费吧。

  此间的事情已了,我就不再停留,给车加好油,我直接驱车前往洪山,按地址,去找我的老乡兰晓东。

  我们约好的是洪山市古镇城中的一个广场,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个长相猥琐的家伙。兰晓东,我老乡,我通常叫他阿东,他是大敦子镇生屯村人,比我大八岁,08年的时候正好30岁。他之前盘下我的快餐店,闲暇炒股,赚了一笔钱——08年的股市各种割肉,股民朋友应该都知晓,他收手得早,所以脱了身。他通过朋友得知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这里有家餐厅要转让,心中痒痒,但是荷包又不足,于是就拉上了我。

  他穿着大裤衩,蹲在广场上,一点儿不像个老板,倒像是个瘪三。

  我下车,他眼尖,立刻瞅到了,屁颠屁颠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