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章 灵魂亲子鉴定

第三章 灵魂亲子鉴定

  李家湖的家族,在香港也算是豪富,以做珠宝玉石等贵重首饰闻名,旗下的珠宝公司都有好几所,店面十数家,遍布本岛和珠三角地区。自他爷爷起,都是在这一行当里面混,如今家大业大,开枝散叶,人也便多了起来。他上头有一个李氏珠宝的创始人李老爷子,还有两个叔伯、三个姑姑,同辈还有十几个堂表兄弟,算得上是人丁兴旺,家门安康。

  他父亲、大伯都是守成之辈,继承了父业,在公司里谋了份董事职位过活。

  这都不表,单说他小叔叔。这位伦敦商学院的毕业生,做生意有着天生的敏锐嗅觉,回港之后一直从事金融证券工作,短短二十年间,聚敛了不逊于李老爷子所开创的家业,在商界也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当然,他小叔最让人值得称道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专情。

  通常来说,类似于他小叔这般的富二代,年轻时都是些雄性荷尔蒙旺盛的小子,到处泡妞、包养小明星的事情,简直不能算新闻。别说他小叔,便是他那个年逾80的爷爷,还不时跟新出道嫩模传出绯闻,这都不稀奇。然而李家湖的小叔却是个异类,他早年成婚,妻子是在英国的同学,他那小婶婶命短,难产死了,留下了一个儿子。二十多年以来,他那小叔居然一直没有续弦,忙着工作,兼且将他那堂弟照顾成人,时至如今,已经有了二十四个年头了。

  这一点,莫论是旁人,便是他婶婶的娘家人,都看不过去,纷纷给他介绍对象。

  他小叔一个不理,言明当初白首之约,今生必定永相伴,不离不弃。

  所以孑然一身至今,不再结婚。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或许太忙于工作,家中又少了一个女主人操持,管教儿子,他那个叫做李致远的堂弟,打小便不学好,到了十五六岁,便是个花花公子、混混太岁,十足的败家玩意儿,花钱如流水不说,还不断地闯祸惹事。远的不说,就去年,也就是2007年,那小子就弄得三个女学生堕胎,一个差点就跳了楼,各种打架斗殴,还因为醉驾,造成了一起重大的车祸,伤了两人。

  多亏他小叔找人顶了缸,这才没事。

  禁足了两月,又跑出去惹事,把香港大学的一个穷学生给打了,弄得人家昏迷了三天,自己也发了高烧。最后走了很多路子,买通了原告家属,足足做了三个月义工。

  ********

  李家湖这么说着,我们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听,都疑惑,杂毛小道直言不讳地说,平白无故说起这事干嘛?未必我们能够布置个风水局,将那个混球的性子给转过来?命算清明性,药医不死人,都说这风水堪舆之道,一是天时命盘,二是地理走势、环境格局,第三还要靠人自身的努力,若真就能够“一招鲜,吃遍天”,那就不是玄学道藏,而是真迷信了,真正的神话。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若真能够靠这些布置就什么不愁了,我们要是这么说,你直接赶我们走吧。

  一招布置,时来运转,这是骗子的一贯手法,我们不是这种神棍,夸不出这样的海口。

  李家湖放下筷子,拍手大笑,说道长果然是个真陈恳的人,至情至性,妙极妙极。不过,我几天说的这一事,到并不是让你们帮忙扭转我那败家堂弟的性子。事情说到这里就变得有些奇怪了,自从他那堂弟发了场高烧,苏醒过来,就变得知书达理、文质彬彬了,为人竟然有了180度的大转变,也不在整日出去和那些狐朋狗友聚会泡妞了,戒了许多的不良嗜好,白天老老实实地做义工,晚上就买来许多经济文化类书籍,整日读书……

  杂毛小道一拍大腿,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赞一个。

  我则停下了筷子,认真地看着李家湖,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知道他还有后话要讲。顾老板跟李家湖比较熟,便问难怪最近都没见到致远,原来是关在家中苦读书了,不错,现在晓得道理便好……咦,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李家湖想了一想,说是年前吧。

  他苦着脸,说哪里有这么简单,他这一次来找我,便是因为这事情,太奇怪了。你们知道么?这个致远一开始表现得像是得了失魂症一般,完全没有寻常的记忆,刚开始都以为是烧坏了脑袋,见他变得老实乖巧了,也就不再担心,小叔老怀大慰,说这扑街仔但凡是懂了一点事,他这辈子就没算白活——往日小叔曾经提过,这小子一直这么胡闹下去,便把家财散尽,全部捐给福利院去。

  本以为事情就是这样了,哪知道在第二个月的时候,那个被致远打伤的穷学生找上门来,告诉家中菲佣,说他才是真正的“李致远”。李家湖的小叔不在香港,而是在美国的华尔街,处理公司的一些事物。事有凑巧,这件事情当时他和他父亲也在,问很多细节,居然一一吻合,又问起一些年幼时几乎没人知晓的往事,也是头头是道,十分的蹊跷。

  而后那个穷学生大骂大闹,发疯似地与在一旁表现得懵懂无知的李志远扭打成一团,形如疯狗。

  看到这疯劲,李家湖便觉得有些像他那个不靠谱的堂弟了。

  这事情当时闹了一阵,李志远被打得头破血流,住进了医院,而那个穷学生则跑了,后来警察去他家中,都没有找到此人。据他的父母亲反映,说那个叫做许鸣的穷学生,自昏迷醒转后,浑浑噩噩过了两个多星期,然后就说胡话,饭也不肯吃,自称是李致远,来自于豪富之家,对住屋村的父母大肆的抨击。

  他这也是时好时坏,脑壳子烧得慌。他父母当初也是贪了李家的钱财,撤销了诉讼,要不然以香港法律的严正,定然是没有李致远的好果子吃的。到了现在,也只是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吞,独自承受了这苦果,只以为儿子是受了刺激,精神出了问题。

  许鸣打人之后,不见了,消失无踪。

  香港一隅之地,却有着700万的人口,要想找到这么一个人,有些困难,罪行也不大,于是便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情最后经过李家湖父亲之口,传到了他小叔的耳朵里面。

  本来看着儿子陆渐乖巧懂事,而且已经开始到公司,能够帮上忙了,他小叔是十分欣喜的,然而经过这么一闹,心中却是横了一根刺,总是觉得有一些不适,说哪里有问题,却也说不出来。这人就是莫要起疑心,一生这疑念,睁开眼睛也是想,闭上眼睛也是念,这原来的李致远再混蛋,也是自己的骨肉血脉,眼前的这个李致远再贴心懂事,却……

  却并非是自己的一脉传承。

  是的,李家湖的小叔开始怀疑起自己现在这个儿子,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他是个有着七窍玲珑心的生意人,脑瓜子聪明得一口气能背诵圆周率后面1000个小数点的角色,越是怀疑,越能够发现许多疑点来。然而疑点终究是疑点,他也不敢将这些怀疑,摆在明面上来讲,倘若这儿子是真的,他岂不是伤了这个“金不换”的心?

  他终究是一个重视亲情的人,一直笨拙地表达着自己的父爱。

  患得患失。

  也偷偷取过儿子的血,去做过亲子鉴定,然而化验的结果却是百分之百的亲生儿子。他本来稍微消了些疑心,然而每次回想起二哥说起的事情,那个叫做许鸣的穷小子,连小时候家里面的零食放哪儿都知道,心中又犹豫。如此这般心路折腾,心力交瘁,拖累得在公司连连做了几个错误的决策,好是损失了几笔大单。

  时间慢慢到了今年的四月份,李致远已经开始在他小叔的公司上班了,而且业绩不错,屡屡有所建树,旁人和生意伙伴都夸奖他小叔,说养了一个好儿子,家业能够继承了。然而他小叔却是如鲠在喉,有苦说不出来。后来他小叔与一个台湾的客户聊天,说起台湾金门的朱秀华女士一事,说这世间,莫非果然有换魂一事?

  他小叔便惊异,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台湾客户便将一个流传在台湾麦寮一带的真实换魂事件,给他小叔一一叙述,听得他小叔一惊一乍,口中不说,心中却是有七分相信了。回来后找了私家侦探,暗中调查儿子与那许鸣父母是否有交往,又调查儿子的日常行为,是否与那许鸣有交集。然而遗憾的是,李致远自从脱胎换骨之后,并没有任何奇怪举动,也没有返回许鸣父母所住的屋村去过。

  完全正常。

  越是如此,他小叔的心却越是如同蠹虫噬咬,疑心是个魔鬼,不但吞噬了他的心里,而且还吞噬了他的健康。在今天的5月份,他小叔病倒了,是神经衰弱症。

  谈完这些,我们明白了,感情李家湖找到我们,是想让我们做一回灵魂上的“亲子鉴定”。

  我看着杂毛小道,他笑,低头喝了一口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