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铜镜震黑旋雾

第四章 铜镜震黑旋雾

  以我对杂毛小道的了解,这个家伙又要开始装“波伊”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沉吟了一番,然后依据道家藏术,对换魂之事进行了理论高度上的剖析,说其要领,言明条件。就“术”而言,茅山宗的研究确实要高出旁人一筹,理论依据一套一套,事实典例也拈手而来。我在一旁听着,也颇有收获。但是更多的,我又觉得有些胡扯。

  一个灵魂侵入一个陌生的躯体里面,并且完全占据,开始正常的生活,这种事情,乍听起来,感觉像是狗血电视剧的情节,没有太多的科学依据。为何?我之前说过,我一直认为魂与人体的关系,就像电磁波与对讲机的关系。然而人生存于这一世之间,终究是有着唯一性和独我性的,身体这容器装惯了“本我”这灵魂,哪里能够再与其他灵魂完美契合,无一排斥?

  血液都有一个排斥性,何况更加深奥的灵魂呢?

  要是果真如此容易,我也不要再去找寻什么麒麟胎了,直接将朵朵和小妖朵朵各找一个植物人,让她们借尸还魂就行了,哪里用想现在这么没头苍蝇,奔波忙碌?

  这种事情,几乎和物种的起源一样,几亿亿分之一的概率,才能够出现。

  可是,这世界,凡事都不能讲“绝对”二字。要说没有,杂毛小道举的这些例子,也不可能是凭空而来。

  所以,一切都还是要靠马哲的那句话:具体事物具体分析。

  杂毛小道侃完,然后问有没有找港岛本地的大师看一看?若真是换魂,其三魂七魄凝而不聚,稍有道行者,都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何必拖至如今?李家湖点点头,说也找过,他们家有钱,找的是名师,也不声张,看了一眼,都说生辰八字能够对得上,没有这档子事情。

  不过想想,他们找的那几个师傅,都是算命堪舆的风水师,却没有几个擅长阴阳术的,想来也不是很准,若说信任,自然是找我来最好。

  李家湖对我佩服不已,说他女儿,从奄奄一息到可爱活泼,可都是我过的手,信得过。

  驱邪避祸一事,终究讲的是“口碑”二字。

  由于有过来往,杂毛小道拿捏了一阵,便松口答应,说没问题,安排个时间,到时候去瞧一瞧。瞧不瞧得好,是一回事,大家还歹是熟人,总是要出一把子力气的。李家湖双手合十,说我们能够出面,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要找他小叔定夺才行,毕竟,这是他小叔的家务事。

  我们都表示理解,说还要在香港待上一段时间,随时找我们。

  晚上的一顿饭因为有了这桩奇事做佐料,居然吃到了晚上九点多,出门时华灯才初上,此刻的香港却已经展现了东方明珠十足的魅力。李家湖与他太太Coco女士告辞之后,顾老板问我们去哪里,要不要给我们安排夜生活消遣?杂毛小道素了很久,有些跃跃欲试了,然而我却推辞,说好歹来一趟,正事未了,虽然章董的聚邪纹我们解不了,却是可以将其抑制的,好歹布上一个风水局,也算了了差事。

  如此一说,杂毛小道也就没有理由去风流快活了,恹恹地跟着我回医院。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我们上了楼,章董的太太和他二儿子章家田并不在,倒是他那个十八岁的女儿,却在旁边等候着。

  这女孩儿叫做章家宜,长得颇为靓丽,气质独特,用我们家里面的话来讲,叫做“长得很乖”。杂毛小道对于泡妞一事,浸淫已久,没过一会儿,便握着那个小妞儿素净软绵的小手,开始看起手相来。杂毛小道看手相习的是清代名作《八反韵决》,说的是头头是道,愣是把这个女孩子给侃懵了,小手被摸来捏去,平白给占了不少便宜,仍然不得而知。

  他这一张嘴,简直能把死人说活,旁边经过几个小护士,都伸出小手,跃跃欲试。

  刚才得知章董已然睡着,我闲着无聊,便站在门口,透过门中的玻璃窗户往里面瞧。这一瞧不要紧,在我的鬼眼视觉中,入目处全是一团凝而不散的黑气,萦绕在章董头上,形成一团自动旋转的黑色气旋,而在最中心,是一点诡异的红光。

一闪,一闪。

我身体一僵直,暗道昨天那厮惧怕我们,今天却是如约而到了。

  我缓慢挪步,捅了捅正摸着女孩们手掌不亦乐乎的杂毛小道,他脸上一派正气,眼中却毫无疑问地流露出了猥琐的目光,时不时地朝着人家姑娘领口的更深处探望去。见我捅他,杂毛小道警觉性倒是高,说来了?我点点头,说来了。

  章家宜一愣,说什么来了?

  她见我们说得神秘,站起来,踮着脚往病房里面看,然后疑惑地回过头来,说怎么了?什么都没有啊?

  我笑,这么看,当然是没有的。正事面前,杂毛小道毫不犹豫,轻诵了几句话语,舌尖便涌起津液,用左手尾指间轻轻点了了两滴,然后抹在自己的右眼上,睁开,往里面瞧。只一瞧,他便深吸了一口凉气,说哎呀妈唉,这东西果然邪门,气旋东南,顺时间走,中间自有莫大吸力,此刻章董只怕又在噩梦之中吧?照这个法子下去,不出一个月,章董只怕就一命呜呼了。

  章家宜焦急万分,拉着杂毛小道的衣角,说道长请救命啊……

  杂毛小道连忙捂住了章家宜嫣红的小嘴唇,说别乱喊,把那邪物吓跑可就不妙了。他回头问我,说小毒物,这东西你可认得?我摇摇头,说不清楚,看样子似乎还是一恶魄而已。不过若说只是一残魄,哪里能够弄出这等异象?怕这鬼东西成精了哦。

  我看了旁边,明晃晃的走廊灯,还站着几个傻妞,我的肥虫子和朵朵,都不太好放出来,施展不开。

  杂毛小道指了指我背包,说这驱邪开光铜镜制成之后,还没有开张过,今天也是赶巧了,拿出来,默念心诀,往那邪物照上一分,我们便知道其来历了。我心道也是,便祭起了这铜镜子,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感受空气在自己旁边的流动,感受“炁”之场域。

  杂毛小道驱散众人,静静地看着我。

  气场积蓄到某一个临界值,我已然与铜镜子沟通完毕,将门锁轻轻拧开。转动的声音惊醒了那团旋转的黑气,倏然集中成一个点。我猛然推门,跨入其中,将铜镜祭起,朝向鬼眼模拟的区域,大喊一声“无量天尊”。语音刚落,那缩成一点的黑气猛然一定,竟然动弹不得。我心中大喜,扬着铜镜就朝那黑气兜去,哪知那黑气一动,像春天的冰雪消融,顿时泯然不见,扩散在空间中。

  杂毛小道的桃木剑后发先至,剑尖便停顿在黑气消失的地方。

  他的力道尤其之大,停顿后,剑尖仍然嗡嗡发出声响。

  桃木剑的声响消失,他才长叹一声,说跑了,失之交臂,惜哉痛哉。章董已然醒来,一脸的油汗,喉咙里有痰,被堵住了,难受得咳不出来,一双眼珠子里,白的多过于黑的,里面装满了惶恐和错愕。立刻有护士上前,全副武装,帮助章董把痰弄出来,章家宜在旁边嘤嘤地哭。大概有五分钟,章董才回过神来,哆嗦着,说又梦见鬼了,她来了,想要了解他的性命,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

  他早晨表现得很豁达,仿佛看透了人间世事,然而此刻却是鼻涕口水一起流,不住地咳嗽。

  死亡远远比他想象得要更加可怕,而且,他远远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般坚强。

  事实总是差强人意。

  我站在病房的窗边,看着大楼下面的车流和行人,看着这座钢筋和混凝土构件的森林,心中生凉,感觉下面仿佛有一头猛兽,正在暗处,像猎人,提矛引弓,等待着我和杂毛小道这样两个菜鸟上前,去送死。

  这是我莫名的第六感,希望它不要太准确。

  杂毛小道搬来一个板凳坐下,将我们的打算讲与章董听。章董犹豫,说布一个风水局便可以防止外邪侵入了?便可以不再做噩梦了?

  杂毛小道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用手指在空中画出了几道框框,说风水总体为堪舆风水地理,核心思想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就单体而言,我们布的这一风水局,名为“三合寅火纳甲局”,源自于九星法,以破军、武曲、廉贞、文曲、禄存、巨门、贪狼此北斗七星与洞明、隐光两星演绎而成,关气穴闭浊气,画地为牢,若不出此局,万事无忧,一出,则什么恶事都袭来。

  章董喃喃自语,说这个样子,算是被软禁了吧?

  杂毛小道说时,差不多,不过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自己决定吧,要与不要?章董连忙点头,说要的,明日便去他的宅院中,布置妥当。至于报酬,定然参照香港一流的大师,是少不得的。我们连忙推辞,说顾老板的亲戚,哪敢要报酬,帮帮忙而已。推辞一番,料想那鬼东西被我一震,不会再出现,我们便出了门,准备返回宾馆,明日再说。

  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我怀中的铜镜一抖,拿出来一看,里面突然有流光溢出来。

  小道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