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九章 龙骨纯阴之气

第十九章 龙骨纯阴之气

  什么是纯阴之气?我一时之间有些懵,搞不懂。

  见我一脸茫然,杂毛小道一副你好没有见识的表情,然后开始给我解释:纯阴之气,非“天、地、命”三魂,也非七魄,而是灵体久受阴风洗涤,自我凝练出来的一道气。这气,即能量——或是吸收其他灵体,或是吸收地下阴穴,或是与这星辰潮汐相呼应,千辛万苦而形成,是灵体中最珍贵的所在。

  这气若强,浓则为液,水银一般,再强则转化为固态,这便是结丹,妖结妖丹,鬼结鬼丹。结了丹的鬼,便不是鬼,而是鬼仙了。杂毛小道指着窗户旁边盘腿跌坐的朵朵,说你家娃娃,要是能够成就鬼仙,至少能够存活人间数百年,随随便便。

  不过,结丹之路,困难重重,古今多少道术巫学大拿,成就果位者,有几人?

  寄托念想罢了。

  他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鬼道真解》之中也有所提及,此纯阴之气,其实就是“凝煞”,对于灵体来说,是道家所言的“大药服体”,相当厉害的一道补品。我心中欢喜,掂量着手中这块阴测测的肩胛骨,说你到底是怎么弄来的?

  杂毛小道说这也是运气,还记得我当时超度韩月和老鬼的时候,跑到裂开的地缝里去看了一眼么?

  我想了一想,说似乎有。

  他问我,说你知道我在里面看到了什么?见我摇头,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是一个墓穴,一个有着大半个世纪的墓穴,里面一具白骨,还有一个由朱砂丹汞布置的聚阴嗜灵阵,阵眼便是这一块来历不明的肩胛骨。这阵法,我曾听闻长辈提过,是聚阴魂的一把好手,一旦开启,孤魂野鬼就像是闻到臭鸡蛋的苍蝇,寻着味道就过来了,然后被吞噬,自动凝练。这具骷髅死前,必是一方高人,不甘平静死去,便在这坟山附近布置——说是高人,你道为何?他死前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然而和合石是五十年代,才被港英政府开辟为坟场,安葬难民,而后才逐渐成为了大型的坟场陵园的,如此算计,你怎么看?”

  我举起大拇指,说牛波伊。

  赞完我问,这块肩胛骨,不是那老鬼原身体的?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这骨头,是行话中的“龙骨”。什么是龙骨呢?当然不是神话中龙的骨头,而是一种稀有的灭绝生物,典籍里面叫做“黑鹀”。似鸟又似人,它的骨头一直是很厉害的道家材料,有着惊人的灵力契合力。他师叔祖生前有三枚压箱底的符箓,便是用这龙骨做成的,有惊人之威力。黄山龙蟒的时候他师父用过一次,那场面,不比大口径重炮差……

  我好奇,问他黄山龙蟒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支支吾吾,说唉,也就是一条成蛟化龙的大蛇,这事情太玄,不好说,以后有机会,再谈。

  我见他语焉不详,眉目间似有难言之隐,于是便没再揭他的伤疤。朋友便是这样,你高兴时可以分享,悲伤时可以慰籍,然而总是给你留着一定的空间,让你安享自己的小秘密。又谈及那倒霉的老鬼,他眉头一耸,呵呵笑,说你果真以为我们是碰巧到达那个坟山的?

  看到他贱贱的笑容,我心中一跳。

  这狗曰的,我就说他今天晚上怎么怪怪的,一副神棍的样子,七拐八弯,跑到新界北的坟山去。在坟上的山道坡下,见到了许鸣、韩月、李致远,刚开始我还只以为是他的“大六壬”算法神奇,而后又怀疑秦伯在幕后捣鬼,被这近乎于“道”的算计给吓得半死,没成想,最后居然是杂毛小道在摆我一道。

  我一脚踹他屁股,问到底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说他哪有这么厉害,之所以去荒山岭和合石,其实还是因为虎皮猫大人的指导。果然,刚一前去,所有的事情,就像一团乱麻被快刀斩乱,全部一清二楚了。我大怒,说老子今天九死一生,忙碌得像狗一样,原来都是那肥鸟儿做幕后,你他娘的在做帮凶?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你别得了便宜卖乖。

  这龙骨他纳于袖中,超度时收有了老鬼大部分的纯阴之气,并且清者上升,浊者下沉,分上下两层。这清者为纯正的能量,可以让你家朵朵,按照法门吸食;浊者之气,是老鬼残存的戾气,可纳入震镜中,让镜灵日夜磨砺转化——都是大大的收成,求都求不来的好机缘,乐不死你?

  我心中一乐,脸上却板着,嘴硬,警告说只此一次,下次再瞒着我,兄弟都没得做,知道不?

  杂毛小道呸我一口,说俺们俩的基情若是这么脆弱,不做也罢。

  说完,他脸色严肃的说,这老鬼还好我们出现得及时,趁他最弱的时候,钻了空子将其消灭,不然这后果,不堪设想。虎皮猫大人说了,这老鬼是解放前一邪道的重要人物,力量还在其次,主要是有一肚子的秘密,如果流传出来,只怕他大师兄那个部门,就有得忙了。这忙也就罢了,他们是拿工资的,自该忙。但是会有很多无辜之人,因此被牵连,甚至死去。所以说,我们是做了一件大功德,你不是老说积福行善么,这便是啦。

  我一撇嘴,说敢情我们还是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了一回。

  杂毛小道呵呵笑,说你要这么认为,也行。

  他说刚刚在我洗澡的时候,他已经联系了他大师兄,禀报了此事。我们身单体弱,道行浅薄,惹不起秦伯这尊大佛。但是他大师兄却不一样,在有关部门、行政力量面前,这些家伙通通都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恶人自有恶人磨,秦伯要么跑路,要么就等着蹲白城子吧。你知道么,在科尔沁草原的丹顶鹤故乡,专门建有这么一个监狱,关的就是这伙草菅人命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爬出去的。

  他说的厉害,我心中却是胆寒,别有一天,哥们儿也被锁在那里,嚎天哭地。

  好在,有了杂毛小道大师兄这么一层关系在,咱也是上面有人的角色了,是不?

  我问那个在幕后运筹帷幄的肥母鸡,现在在哪呢?杂毛小道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他根本就没见过虎皮猫大人,只是从卦象里得到的提示。我无语,不理这些,唤来用功的朵朵,把孕育着纯阴之气的龙骨交给她,让她按着鬼道真解的法门,大药服食,将里面上浮的凝煞给炼化掉。

  这龙骨蕴含的纯阴之气甚多,朵朵一时之间也消化不完,只由她当作粮食,每天凝练罢。

  我看着她炼化一阵,灵体越发地精纯,知道这个小笨妞出不了差错,便起身回房歇息。

  这一天,累得我骨头都散架了。

  ********

  虽然睡得晚,但是第二天,我依然是早晨六点钟睁眼起床。

  这是我体内已经形成的生物钟,每天早上,我都要用十二法门中固体一章中的法子,打熬筋骨,养气。这么些时间下来,我已然知晓了自己的劣势,就是没有师傅手把手的教导,经常走弯路,那么,我惟有以勤补拙,将失去的时间,用于勤奋的练功中,使得自己不会在危险中后力不济,而掉链子。

  强大自己,靠的不是一时之机缘,而是持续不断的努力。

  酒店套房的客厅不大,但是也足够我练功了,一趟套路下来,我浑身的汗水,有腾腾的白雾在头顶冒出来。这是身体的大部分毛孔在呼吸,吐故纳新。有一个说法,道家认为这尘世中,杂质太多,炼体修行,讲究的是闭塞毛孔,不让本身精元流失,也就是所谓的辟谷,所以大部分有道之士,都沉浸在高山奇峰的山水之间,怡情享乐。这说法对与不对,我暂时不说,但是十二法门之中,讲究的是沟通头顶三尺的神灵,沉浮于凡世,红尘炼心。无论山水美景,还是人情百态,心有所动,有所悟,皆能成就。

  洗完澡,我出来打开电视,看了下新闻,意外地发现在报道昨天在和合石附近的山中发生火灾,所幸事小,政府提醒市民,要注意防火,不要再荒山中生火。

  我坐在沙发上,猛喝了几大口水,感觉腹中饱饱的,直打嗝。

  旁边传来细微而奇怪的声音。

  我一瞧,可不,肥母鸡一样的虎皮猫大人正在电视机柜旁,趴着睡大觉呢。我顿时就跑过去,一把掐起这只扁毛畜牲。它惊醒,破口大骂傻波伊,扭身挣扎,见是我,它呸我一口,说朵朵她爹,你抓大人我为毛?几天没见面,难道你想跟我搞基,还是掂记着我几两肉?

  我抱着它坐回沙发上来,看着这蠢肥鸟儿,怎么看,都看不出有大Boss、幕后黑手的厉害风范来。

  见我盯着它,虎皮猫大人奋力挣扎,力气倒挺大,但是细胳膊扭不动大腿,只有骂。不过它好歹念及跟朵朵、肥虫子的交情,倒也没有太污秽。我不理,盘问昨天之事,这鸟儿精明极了,装傻充愣,就是不接我这茬。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李家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