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章 香港诸事已了

第二十章 香港诸事已了

  李家湖先感谢我昨天救了他堂弟李致远,然后又问及具体的细节。

  这细节的东西,自有许鸣和钟助理自己去完善,我哪里晓得其中的门道,不想理,只是客气,说适逢其会而已,也不作答。李家湖问起我们鉴定得怎么样?现在的李致远,到底是不是他原本的堂弟?我推说这件事情,是萧克明道长主导的,我也不了解,他说神魂稳定,没有不契合的现象,是与不是,还是要由他来分说。

  李家湖说那好,今天有没有空,能不能抽个时间来谈谈?

  我说有,此间的事情已了,等这件事情完了,我们就准备返回洪山了。李家湖说也好,今天晚上摆宴,给我们送别,顺便把这件事情的结果讲清楚。

  挂完电话,我把虎皮猫大人放开,问它晚上去不去吃饭?

  它说去,这几天在外面跑,风餐露宿,没吃过一顿好饭,让他们准备好茶叶和瓜子,茶要龙井,瓜子要恰恰原味的,最好弄点油炸虫子,它爱吃。有的吃,它老人家也不计较我刚才的无礼了,说大人我睡觉了,不要吵我,再吵……大人我把肥虫子和朵朵给你拐走,你信不信?

  得,它放出这样的狠话,我倒真的有些怕了。这扁毛畜牲平时看着随我捏弄,但仿佛是个真正厉害的家伙。

  我惹不起。

  杂毛小道出了房间,问我是谁的电话?我说是李家湖的,约今天晚上谈李致远的事情,并且设宴给我们送行。他点头,说知道了。说今天干嘛去?我说来香港一趟,去玩玩呗,看TVB电视剧里,兰桂坊、湾仔区、尖沙咀、油麻地、旺角……这些地方,电视上瞧得多了,便想亲身去感受一下。杂毛小道问我以前不是来过么?我耸耸肩,说来过,是来办事的,匆匆忙忙,哪里有玩的心情?

  杂毛小道赞同,说刚刚从章董那里得来些钱,正好今天去花花世界逛一圈,购物旅游。

  我们换了衣服,也没有麻烦顾老板和秦立,出门打个的,直奔附近比较知名的茶餐厅,去吃早茶。吃茶点的时候,杂毛小道问起一事,说韩月死了,不知道是谁出钱,谋害的章董?我耸了耸肩帮,说鬼知道,也许是他的仇家,也许是他的枕边人,反正事情已了,那人肯定知道了我们两个,既然这条路走不通,他便不会再走了。我们收了钱,办了事,如此便好,章董以后的事情,我们可管不了。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他倒没有那么好心关心那个老淫棍,只是叹息少赚了一笔钱而已。

  我笑他财迷,满脑子都是钱,他脸一横,说你不财迷,得,今天你买单。

  ********

  我们在香港玩了一整天,走马观花地浏览,十分的畅意。

  香港可玩的地方很多,触目皆是繁华,比起我待过的几个城市而言,更加有一种沉淀的味道,需要慢慢的品味。总体来说,这个城市的节奏还是很快的,望着街上那些形色匆匆的上班族,我心中有些感叹,这些人曾经是我努力的对象,我以前,总幻想着自己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做一个白领,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像偶像剧里面一样,跟各路美女、对手交锋。

  然而此刻,我却和一个面目猥琐的道人一起,整日过着时而悠闲、时而惊险的生活。

  平淡和惊险,这两样生活都有着迷人的味道,每一种都是不同的人生,我既然已经一步跨入这个世界,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继续走下去,走完自己另类的人生。

  傍晚时分,李家湖打来电话,约我们到港岛一家私人会所里用餐。

  我和杂毛小道像两个上街扫货的妇女同胞,手上满满的都是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返回酒店。有车来接送,携着虎皮猫大人,我们乘车来到这一家不起眼的私人会所,走进大厅,能够感受到英格兰风格的低调奢华。

  包厢里,李家湖正在等待我们,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两个人。

  日理万机的李隆春和他的助理,钟伟。

  看着架势,是要与我们确定李致远的真实身份了。果不其然,我们落座之后,李隆春便立刻问起此事。这还真的是他的风格呢,不过我这人向来都不习惯于撒谎,也不说话,让杂毛小道来应付。我之前说过,杂毛小道这张嘴,死人都能够说活,而且他家学渊源,又是职业道士,玄学道藏的知识积累,那叫一个丰富,一箩筐一箩筐地搬出来,从玄学的角度来解释李公子为何反常。

  而钟助理则在一旁唱和,看他们在讲话,我有一种听郭德纲和于谦讲相声的感觉。

  当然,这是因为我知道了事情原本的真相,不知道的人,只以为果真是如此——人其实还是有从众心理的,“人云亦云”这件事情,大部分人都逃避不了。当一个人说一件事情是真的,还犹不信,一伙人在这里头头是道地讲,而且似乎又很有道理,那么脑子就被洗掉了,说好便好,说坏变坏,让人没有判断力。

  所谓传销,即使如此,我经历过,所以更加了解。

  终于,李隆春一直紧锁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起来,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说果然,这孩子真就是浪子回头了,好,好,好。

  他如释重负,仿佛是被自己说服了。

在他眉头舒展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我们似乎说出了李隆春需要的答案。

  李隆春打电话给他儿子,说在附近的会所请他的救命恩人吃饭呢,让他过来一趟,当面感谢。我们等了一会儿,许鸣进来了,大方得体地跟我们打招呼,不卑不亢中,又带有一丝亲热,对李隆春,又表现出一个儿子的恭顺和孝心。看着他天衣无缝的表演,我心中感叹,高手在民间,他果然是个生活上的“奥斯卡影帝”。

  上次吃饭,匆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而这一次,居然吃了一个多钟头。

  吃晚饭,又移位到旁边的雅室歇息,喝茶。由于双方都在回避鉴定一事,我们的话题便一直在别的地方停留,比如收藏。李隆春是个收藏大家,家中有一个专门的书房,存储着他拍卖来的各种器物,见识也多,于是我们便讲麒麟胎的形状特点跟他讲起,他点头,说他记下此事了,会在圈子中帮忙打听的。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聚会才散去,李隆春给了我们一个号码,说以后在香港有事,尽管联系他。

  他与许鸣乘车离开之后,钟助理走过来,递给杂毛小道和我每人各一个红包,说辛苦了。我一捏,又是一张支票,只是不知道里面填了什么数字。李家湖跟我们握手,说辛苦了,又让司机送我们回酒店。

  回到酒店,我们拆开红包,只见里面是20万港币的支票。

  吓,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吧?

  我们只是动一动嘴皮子,红口白牙。就能够挣这么多钱?难怪这个行当有那么多的骗子,难怪有那么多大师出书讲学、攀结权贵,这钱确实比在街头摆地摊、或者穿街走巷算命要划得来。我思索了一会儿,没敢拿这钱,而是想把它给捐了吧。在得知我的想法后,杂毛小道也同意了。

  意外之财,受之有愧,唯有赠予真正需要的人,心中方能得享安宁。

  当天晚上我们商量了一下,并在网上查询了一番,决定匿名捐给四川灾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些钱,最后真正用到实处的有多少,但是哪怕只有二分之一,那么也算是足够了。行善不在多,而在于心中起念,如此而已。

  我打电话给章董,说起暗中谋害的凶手已经不在了,指使者暂时没有下落。他在电话那头叹息,说不用找了。我问怎么了,难道找到了?他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这件事情,到此结束吧,谢谢你,陆左。

  他前后如此反常,倒是让我浮想联翩,莫非他已经知晓了幕后的指使者,并且这人与他关系密切?

  不过既然他这么说,我倒是安心,也懒得去理会这“豪门恩怨”,说了几句注意身体的客套话,便挂了电话。挂完这边电话,又进来一个,是顾老板。他问情况怎么样?我说章董家的闹鬼、李老板家的鉴定,都已经妥当了,明天,我们就准备过关回去了。

  他惊讶,说效率这么快?好,果真是厉害,不过既然来香港,干嘛不在这里玩一玩。明天,不,后天休息日,咱们去邮轮上,出海玩一圈,好不好?到时候介绍些朋友给你。我推脱,说不用了,此间事了,累得不行了,想要回去,好好休养几日再说了。说了一会儿,他终于不再挽留,说明天早上一起喝早茶吧。

  我说好。

  次日我们在附近的茶楼见面,顾老板对我连声感谢,说太给面子了,有我这么一个朋友,他顾宪雄现在在圈子里,可是有名气得很,经常有人找他,托他找我来办事情呢。陆左,要不然你以后就在香港吧,保证会混得风生水起的。我与他应和一番,说想一想,到时候再说吧,还有,麒麟胎的事情,帮我盯紧点。

  08年6月那段时间,正是美国次级债危机开始如火如荼的当口,顾老板也忙得焦头烂额,吃完早点便回公司了,让一个年轻人送我们过关。这个年轻人叫做阿洪,车技很稳,是顾老板在香港的司机。

  路上的时候我想起来,问怎么秦助理怎么没见到他?

  阿洪说秦助理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