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苟富贵,莫相忘

第二章 苟富贵,莫相忘

  吓!

  我们纷纷惊讶,连问这个地方怎么治安这么乱,居然还有入室杀人的事情?太没有人性了吧,一个几岁的小孩子也杀?而且杀就杀了,怎么还把孩子绑在浴室里,脱光光,束起来开颅放血呢?为什么呢,杀人动机是什么,为钱,还是小孩的父母跟人结仇了,被人伺机报复了?

  这个,这个真的是太变态了!

  一时之间,我和杂毛小道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了,也不能说是好奇心,而是激愤。要知道,孩子不但是父母的希望,而且还是祖国的未来,无论从法律,还是从道德的角度,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都是让人愤慨到极点的——谁人无父母,谁人不生子,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情,太遭人恨了。

  孔阳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这件事情太离奇,房东阿姨在楼下的麻将馆里面打麻将,没能看好孩子;而他们那栋楼虽然有监视像头,但是并没有用,坏了好久;问这对夫妇,有没有结什么仇家呢,他们两个都是在公司里面上班的,平时工作中的恩怨,哪里会变态到要杀人呢?唉,这件事情疑点重重,凶手又是个狡猾的家伙,根本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你们知道么?凶手没有动房间里面的财物,卧室梳妆台下面的抽屉没锁,还放着一千多块钱,据说都没有丢失……

  阿培在旁边笑,说别听孔阳胡说,有偷东西,听说把那小孩子梳子牙刷什么的,都拿走了。

  孔阳喝了一口酒,哆嗦着说冷,说这个样子才更恐怖呢。周围的人都传开来,说这小孩子,莫不是被人拿来炼什么邪门玩意了?据说现在警察找不到凶手,竟然开始排查起出现在这附近的算命先生什么的,老萧,你这身打扮,倒是很容易引起人怀疑的。

  之所以讲这件事情,是提醒你,把车票啊、港澳通行证这些东西给收好,到时候有人盘查,你就说你是刚刚过来的,上面有记录,我们也可以跟你作证。

  杂毛小道洒脱地一笑,说不作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即使鬼来敲门,男的贫道将它超度了,女的便收入房中,拿来玩玩……

  孔阳和阿培都笑,为杂毛小道的幽默干杯。

  我仍然关心他们说的这件事情的结果,便问后来呢?

  孔阳还待夸张地说起,阿培拦住,说最后能有什么,还不是会草草收场,悬案一件呗。这边人多,人多便乱,各种闲杂人等,蹿来蹿去,谁知道是哪个神经病从院里面跑了出来?唉,不提了,不提了,兄弟伙见面,讲这些事情怪扫兴的,要不然讲一讲我们厂里面的趣事:听说XX项目事业群有18岁的女孩子,在厕所早产生下一个婴儿,也不知死活,然后把孩子给溺死了……你们说说,这小女孩子怀孕都7个月了,愣是瞒得没有人知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们都摇摇头,说这哪里是趣事啊,人怎么可能愚昧到这个地步,唉,人心不古啊。

  现在的年轻人,太凶猛了。

  孔阳又喝了一杯酒,眼睛红红,说其实也不是,主要是在这里面做事,压力太大了。你想想,这里面好多员工都是一群16岁到20来岁不等的年轻人,天性本应该是活泼的,但是工厂流水线的生活,太枯燥,而且管理又严苛得不行,压力得不到释放,憋坏了,所以什么事情都会有发生的,不稀奇。

  阿培又点了一根烟,伸着一次性筷子捞锅里面的鱼头来吃,听到孔阳说完,也叹气,说别说那些小孩子了,我都烦闷呢,真不想做了,可是又想,不做这做什么呢?父母都是农民,帮不了什么,而且年纪越来越大,需要赡养,压力太大了。陆左,你混得不错,有机会,拉扯兄弟们一把,也不枉我们白睡一个窝。

  我说都是兄弟伙,谈不上拉扯不拉扯。

不过我那里工资少,比不上你们这儿,其实给你们开高工资也可以,但是那里并不是由我作主,合伙人和手下都有意见的。我在想,其实你如果能够找一个小项目,自己能干的那种,没钱的话我给你投资,自己做老板岂不是很好。

  阿培说好是好,可是他怕他搞不来呢,在厂子里待得脑壳都坏了,做不得生意哦。

  我说怕个啥子,人嘛,不尝试、不奋斗,哪里会有馅饼从天上掉下来?阿培、孔阳,是真正的朋友,我才说这么一句话:救急不救穷,人若不努力,老天都帮不了。你们两个头脑都聪明,也肯吃苦,好好琢磨一下,想好了来找我。放心,以前是我陆左的兄弟,以后,一辈子都是。

  这顿酒我们一直喝到了半夜十二点,菜都换了两茬,一地的酒瓶子。阿培和孔阳都喝高了,特别是阿培,哭得稀里哗啦,抱着椅子痛哭。孔阳絮絮叨叨地跟我吹嘘起往日一起在黑网吧打CS的往事,说他狙击厉害吧,那个时候,你们见我都是绕路走……

  大排档打烊了,我站起身来要付账,阿培酒气熏熏地拦着我,说他来。

我说不用了,看你醉得腿都软了,还惦记这事呢。阿培拉着我死命不放,说在这里,他是地主,你陆左再有钱,也不要在我面前充大款,我没钱,但是一顿饭钱还是请得起的。他让孔阳拉着我,去付钱。

  在大排档里,这一顿饭不贵,主要是酒钱,差不多有近三百。

  阿培爽快地付了,然后晕晕乎乎地坐回原地,再也动不了了。我知道他向来节俭,烟瘾大,但抽烟只抽最差最便宜的,今天拿出来的,算是好的了。三百块钱,差不多是他一个月工资的五分之一了。我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作为朋友,不论富贵贫贱,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说不上谁求谁。

  他有着小小的自尊,这也是把我当作朋友,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苟富贵,莫相忘。

  如此而已。

  阿培和孔阳相继酩酊大醉,我和杂毛小道倒是清醒自如。因为不知道他俩住哪里,没办法,只有扶着返回之前停留的那个酒店,给两人又开了一个房间。在酒店房间里,孔阳电话响起,是他女朋友的,我把情况作了说明,那个女孩子说她赶来照顾孔阳,这是最好不过。

  次日我们返回洪山,与阿培、孔阳告辞,并说如果有什么想法,欢迎来找我。

  阿培一脸的窘困,连说昨天喝高了,真不好意思。

  早上乘大巴从鹏市出发,每到中午便到了洪山。回到出租屋里把东西放下,我便直接去餐厅,看了看情况。一切都好,只是阿东跟我抱怨,说我没在,那招牌十道菜的名声太响了,弄得很多专程而来的客人败兴而归,让我爆发,这两天在这里,把前段时间漏的,都补回来。

  我被他磨得头疼,无奈答应了阿东的要求,这家伙一脸得色地跑出去,通知之前留电话的客人去了。

  在柜台上坐了一会儿,小张过来跟我问好,聊了几句,他说起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前门头的那家八大碗,现在正在转让,老板出事了。我惊讶,问出什么事了?小张说不知道,好像是食物中毒,闹死了人。至于是材料监管不严,还是有人故意投毒,这个还搞不清楚,前两天八大碗老板娘过来找我,我没在,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古里古怪的。

  我也奇怪,找我干嘛?这家人虽然跟我是同道中人,但是心肠歹毒,我是十分鄙视的,也不想有所牵连。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宁可永远都不往来。

  找到阿东问,他只是说八大碗现在被卫生部门查封中,老板确实有转让的意愿,还找过他。那个家伙出口也黑,要的价格太高了,阿东没答应,一口给否了,说刚刚把这家餐厅盘下来,囊中已然羞涩。

  那云南老板悻悻而归,就再也没有来过。

  我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候已经到了午后,基本没什么客人了,我借了厨房,小保姆朵朵附体,炒了几个小菜,拿专用的不锈钢餐盒打包好之后,返回了出租屋。杂毛小道在客厅闭目打坐,我把饭菜装盘弄好,他立刻就跳起来,屁颠屁颠跑到厨房拿碗筷。

  用过餐,杂毛小道问我那震镜(“震一下”)搞了没有?

  经他提醒,我才想起来,连忙从怀里面拿出这铜镜子和如冰块一样的龙骨,问怎么搞?杂毛小道把碗往旁边一推,问朵朵把上层的纯阴之气吸收完了没有?我说没有,大概还要一个星期呢,小丫头吸得慢得很,而且还是隔一天出现一次。杂毛小道一脸的汗,说让小妖朵朵也吸嘛,反正都是一个灵体,跟意识的强弱无关,有那个鬼丫头在,几天就可以了。

  我有些担忧,说话是这么说,但是她们终究是要分开的,我就怕这小狐媚子厉害了,把朵朵压下去。

  杂毛小道撇嘴说急个锤子,走,我们先把你这震镜弄一下,沉淀的怨力让镜灵慢慢消磨。

  我说好,也将餐桌上的碗筷搬到了厨房,等朵朵晚上出现来再洗。

  这小丫头,修炼不行,但是爱好干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