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雁过拔毛

第五章 雁过拔毛

  听着杂毛小道这么说,我不禁深深地怀疑起自己来。

  我听过一句话,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反而是你的敌人。杂毛小道虽然不是我的敌人,但是我们这段时间走得太近了,两个人的习性彼此都了解了,套句俗话,几乎是屁股一蹶,就知道拉什么翔。因此,他是了解我的,这么说,难道我是真的有问题?

  不对啊,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这个毋庸置疑,我每天早上都会举行升旗仪式的……呃,不说了。

  那么我是怎么了,是因为金蚕蛊在我体内消磨了欲望,还是练十二法门中固体的法子将精力都炼化了,又或者是朵朵住在我胸前的槐木牌中,我下意识地怕教坏小孩子,所以才刻意压制自己的欲望?又或者……我想到一个可能性,自己的脸都吓白了。

  杂毛小道见我如此,嘿嘿坏笑,说怎么样?贫道带你去拯救流落风尘的女居士,你去是不去?

  我咬着牙,说去就去,谁怕谁!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你丫说得这么勉强,好像一个处男一样。爱去不去,老子还不求你了。我扁嘴,说得了,小爷到时候就证明给你这个色道士看一看,到底什么样子才是真男人。说着,我心里又有些抵触,为自己辩解,说我之所以这么素着,其实也是因为爱情,我要为黄菲守身如玉。

  杂毛小道呸我一口,说就你这花花公子,特玛的还说守身如玉?哼,爱情……

  我终于找到理由了,说是,就是为了爱情。

  杂毛小道讥笑我,说尼采说了,爱情死了,你这种相信爱情的人,也必死无疑。我哈哈笑,说你这个茅山道士,居然还懂尼采?不过哥哥,尼采他老人家说的是上帝死了,不要拿名言警句来吓唬我。我学历不高,不代表我书读得少。话说回来,你今天怎么这样子,少有的激愤哦,是不是受过伤啊?来嘛,说出来听一听,也让我高兴高兴……

  他没答茬,低着头,咕哝说到地方了叫他,早上给几个人算命,脑子累,要睡一会儿。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室上,一动也不动,表情不悲不喜,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车子在高速路上行驶着,我一边看路,一边从后视镜中打量他:杂毛小道一向没心没肺,油滑得像经年地沟油炸出来的老油条,这是他很少表现出来的宁静,让人有些摸不懂看不透,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他似乎沉浸在回忆的过往中,有些难以自拔。

  一个人再乐观向上,总是有一些悲凉的回忆,压在心底里,偶尔翻起来,是悲是喜,不足外人道。

  ********

  我们到了东官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两点。

  打电话联系老万,他告诉我,说阿根在病房里面突然大喊大叫,吓坏了其他病人,现在的那家医院并没有专业的神经科,所以医院方面让阿根办转院手续,转到市机关的精神病院去治疗。阿根的父母不愿意,已经把他先暂时接到阿根的家中照看着。他问我们现在在哪里,他带我们去认门,因为他父母不认识我。

  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总店上班。我说好,二十分钟之后我过去。

  行车到了总店,就看到老万站在店子门口,脖子伸得老长,东张西望,像个鸵鸟。我把车停好,走过去时,他便迎了上来,远远地叫了声陆哥,又跟杂毛小道打招呼,说萧道长。我点了点头,问古伟在么?他说在,于是我们一起走进了店子里。午后,店子的店员不多,三两个,有认识的,也有新来的,认识的店员见了我叫陆哥,旁人一脸茫然,定是想着哪来冒出来的人物?

  古伟从小房间里跑出来,拉着我,说进办公室坐。

  搬来板凳,几个人坐起,我便问起阿根的事情,古伟皱着眉头,说辞也和老万差不多。提到莞太路那边的店子,古伟说先停了,老板都出了这样的事情,店员们都不敢去了,还谈什么开张?不开张,但是这房租可得照交吧。虽然那里的租金比周边的便宜,但是终究是市中心附近,再便宜,能够便宜到哪里去?

  所以说,这一次,终究还是亏本,亏得裤子都输掉了。

  阿根的这生意盘子,他一人占了大部分,但是我还保留着10%的份子没有转让,而古伟,我之前曾经转了12%的股份给他。这钱是古伟砸锅卖铁、东拼西凑才弄来的,自然是十分的紧张,也尽心尽责。今年的生意一直不错,所以才扩张了一家分店,可是阿根这么一出事,店子无法正常运转,亏了血本,古伟着急,我也是能够理解的。

  不过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所关心的,是阿根的健康状况。所以也懒得听他在这里明里暗里的埋怨,当作不知,只是问阿根现在在哪里,是老房子,还是今年买的那一套?

  古伟说是老房子,今年买的那一套本来准备卖的,可是二手房的房税实在太高,所以阿根就把它租出去了,给几个白领女孩子住着。我说好,知道了,这样子,你忙,就不用陪我了,老万这家伙借我一下,他,阿根的父母应该是认识的吧?

  古伟点点头,说是,这几天都是老万在忙前忙后,老人家自然是晓得的。

  我们站起身来,准备离去,古伟说要一起去看阿根,我拦住了,说阿根垮了,这店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他操持着,也累,阿根那里有我们即可,这边你先忙着。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了,电话联系。古伟点头,一路送我们到门口。

  上了车子,我把车开出去,老万就忍不住地抱怨,说古伟这个家伙,现在越来越抖起来了,天天一副老板样,训人训得跟狗一样,韩辰就是被他气跑得。骂了隔壁,小人得志便猖狂,真就看不惯他。陆哥,你别看这家伙猫哭耗子一样一脸伤悲,其实他心里美着呢,恨不得阿根这个老板直接住进精神病院,再也出不来,他好当大老板,什么障碍都没有,舒爽——这一次要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他会想到你?笑话!

  老万来得比古伟早,但是古伟却能够做到店长这个位置,他对这个总是有些假正经的家伙,向来不服。

  我笑了笑,说你这家伙别这么偏激,古伟这个人是有点儿古板,不过工作还是蛮认真负责的。再说了,我以前在这里的时候,还不是老管你们,你还不是被我吊得飞起来?手下面管人嘛,总是要有一点规矩在的,不然这十来号人怎么管得下来?

  老万仍是抱怨,说陆哥,话不是这么讲,你这个人,做事公正有理,一碗水端平,下了班也莫得架子,天生的领导人。你比我小这么多,可是我老万服你,心服口服地叫你一声陆哥,情真意切。但是古伟这小子,根基浅、眼皮子薄,有的时候做事又太小气,上不得台面,搞得下面怨声四起。你看看今年,走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因为古伟走的,阿根老板性子又弱,不怎么管这些……

  我点头,说这事我上心了,会找阿根和古伟谈一谈的。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家伙要是努力一点,现在古伟屁股下面这个二老板的位置,未必不是你的。他不好意思地笑,说唉,我就是这个疲懒货,既管不了自己的J8,又管不了懒惰的性子,也就你陆哥看得起我,有的时候,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哦。

  我没再说话,人这一辈子,要想出人头地,让别人看得起自己,第一,要让自己看得起自己,第二,要下死力,咬着牙包谷去做事情,选定一条路,即使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

  若没有这样的决心和毅力,那就要么走狗屎运,要么就平平凡凡的活着,知足常乐。

  杂毛小道拍了拍老万,说不要着急,看了一下你的面相,是个大器晚成的人物,三十岁,你便会遇到命中的贵人,否极泰来,时来运转,到时候,万事皆顺利。老万大喜,说是么?那我只有一年多时间了啊,那贵人是谁,有什么特征?什么时候……

  杂毛小道和老万瞎侃一番,居然忽悠得这满腹怨气的家伙,心甘情愿地附上了礼金。

  我一脸的汗:杂毛小道还真的是一个雁过拔毛的家伙呢。

  也是,蚊子再小也是肉。

  阿根住的老地方离这里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进了房子,里面除了有阿根的母亲外,他的姐姐也在。倒是他父亲没看到。老万跟她们介绍了一下我,说是阿根的合伙人,陆左。阿根的母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说这个不用介绍,认得、认得,阿根最好的兄弟和朋友嘛,他每次打电话都要提起的,陆左陆左,听得我们耳朵都生茧了。来,进来坐,不要客气。

  显然,阿根跟他的父母家人常常提及我,并不算陌生,进去之后一阵寒暄,他姐姐去泡茶。我把杂毛小道略为介绍了一下,他母亲先是一愣,立刻又热切了几分,拉着杂毛小道的手,叙说儿子的病情。我说先不忙,我们看一看阿根吧?

  他母亲指着卧室,说可以,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