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三章 聚火燃尸

第十三章 聚火燃尸

  啊——

  几个女孩子一齐尖叫起来,泪水立刻狂涌而出,蹲坐在地上,抱作一团,像风雨夜中的几个鹌鹑,瑟瑟发抖。杂毛小道朝上面看去,一闻,大喝一声:“有尸气!”斜插在背上的新制符文桃木剑,立刻出现在右手上,大步奔向楼梯口:“小毒物,跟上,凶手还在四楼!”我怀里的铜镜立刻滑落在左手中,大步踏,跟着跑。

  我全力奔跑起来,像一阵风,没用十秒钟,我和杂毛小道便杀到了四楼,出现在楼道口。只见有一个迟缓的身影,正朝南面的紧急通道处走去。不用看,远远地闻,便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尸气。什么是尸气?这是一种人体腐烂之后散发出来的气体,恶臭非常,家住农村、而且恰巧有停尸五天、七天或九天风俗的朋友或许会相当熟悉——那味道,体质差的人闻上一口,定然抗不住,给鲍鱼鱼翅吃都不浓口,熏人欲呕。

  天可怜见,但也有强人可以在停尸棺材的大棚处,闻着腐败变质的尸气,打上一个星期的麻将。

  万物都是相对而言的。

  杂毛小道往怀里一摸,扭头看我,说小毒物,借我一张“祝香神咒符”。这“祝香神咒符”有驱味宁神的功效,对防尸气有奇妙的功效,我备了一些,立刻一边跑,一边递给杂毛小道一张,自己也弄了一张,贴在额头上。那身影只有一米六五,穿着破烂的夹克,一瘸一拐地跑着,我们大步追上,既然确定是异类,杂毛小道便毫不客气,桃木剑递出,出手如电,直刺这身影北部的厥阴俞穴、肾俞穴、命门穴。

  这三穴,前者致死,后两者截瘫,如若刺中,有暗吐内劲的话,是人便熬不住。

  这内劲与武术中的气功是一样的,修道者能够感受到体内的气感,能够明白到与万物连接的“炁”之场域,便能够将体内的气劲束成一道,如锥子一般攻出,达成效果。

  此为寻常之事,但并不如影视剧中杜撰的那般神奇。

  那黑影倒也是敏感,感觉危险临身,不闭不闪,扭身便挥手抓来。它这一扭身不要紧,只见它的脸上,全部都是斑驳的黑红色肉块,如同植物的树皮一般,僵硬如铁,从脸到脖子,密密麻麻全部是黑色的毛。眼睛白的多过于黑的,口中獠牙两对,上下开叉,张开嘴,一大股熏臭至极的尸气便朝我们喷来。

  它是僵尸,而且还是有了一定年份,脱去白毛的黑僵。

  我曾在湘西凤凰的时候提起过僵尸,这类生物是一种保留着生前记忆的尸体,《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把它分为六个等级,所谓白僵、黑僵、跳尸、飞尸、魃直至从没有人见过的尸魔,这样的分类太过于理想,而且玄之又玄,万事都需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等级并不决定于一切,然而却能够给我们做出一些实力高下的判断来。这黑僵,即使才处于十二法门分类中的第二等级,常人都是已经很难对付了。

  可是,我和杂毛小道是常人么?这可是名震“江湖”、降妖除魔无数的“左道”组合啊!(容许我自夸一下……)

  常人被这黑僵一口腐尸之气喷来,不倒也要晕厥一楞神,然而我们早就已经贴好了“祝香神咒符”,最大程度地避免了伤害。不过即是如此,我依然被熏得肚中翻涌。杂毛小道剑势用老,未待那黑僵抓住,手腕一转,只攻那黑僵的下三路。黑僵手上干燥,浑身仿佛抹上了一层蜜腊,指甲又黑又硬又长,如同锋利的短匕首,挥舞着朝我划过来。

  这黑僵的指甲上有毒,一旦沾惹,便立刻要被尸毒侵害,这一点,我在矮骡子的洞中便已然见过。

  不过有着金蚕蛊的我却并不害怕,这些日子按照十二法门中“固体”的法子打熬的身子,也不是白练的,脑子和身体的反应力比之以往,高出一层,往后一缩,立刻就抬脚去踹——我这一脚并非风靡一时的跆拳道,而是从杂毛小道那里学来的弹腿。杂毛小道自幼便修道,修道者的修身养性,并不是坐在屋子里面喝茶作诗,而是发掘身体的潜力,寻求真我,所以虽然不必如少林寺那般以习武为业,但是身手却是出奇的好。

  弹腿又名潭腿,一说起源于河南潭家沟,又有说源于山东龙潭寺,皆与潭相关,故而得名。此腿法发腿疾速,以大腿带小腿,集力于足,突发迅击,快速伸屈,弹如弹丸,爆发力很猛,我也是最近刚有所成,此刻心思不念,立刻就大脚踹出。

  这一脚踹中拿黑僵的身上,立刻有一种踹到墙上的感觉,这僵尸浑身的肌肉组织全部异变,坚硬得很。

  我脚发麻,但那黑僵吃我一记弹腿也不好受,一连后退好多步,有一种站不稳的感觉。这僵尸平日里行动缓慢,然而一临到生人面前,处于战斗状态时,体内生物电的传递都呈倍增长,稍一站稳,立刻又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我们后面跑上来三个人,分别是赵中华和那两个前来探险的男人——一个叫阿浩的光头佬和一个瘦弱如竹竿的小东。

  他们两个看到这头朝我们扑来的黑僵,第一反应就是惨叫,屁滚尿流地往楼下跑去。

  或许我的文字表达过于苍白,很难把黑暗中这臭气熏天的恐怖僵尸给你们描述清楚:这是一个不高的男人,身前的样貌便是丑陋,此时脸部肌肉僵直扭曲,脱水,缩紧得全部都是皱纹,上面似乎还涂有一层蜡,白色的眼睛带着一点儿诡异的红光,破破烂烂的衣服……

  然而当时的情形,真的是让人心里发炸,那两个菜鸟,自然心中惊悸。

  不过就这种僵尸,我不放出吉祥二宝,都能够搞定的。见它再次扑来,我左手的铜镜往上一扬,高喊一声“无量天尊”,镜面朝那黑僵罩去。镜灵立刻驱动着篆刻的“破地狱咒”,空气中莫名地一滞,那黑僵便失去重心,径直跌倒在地,杂毛小道趁机跟上,先是一脚踏中这黑僵的头,接着一张黄符纸便贴上额头。

  光贴符,不念咒,便如同炒菜不放盐,能吃不给力,不过杂毛小道是把念咒诵经的好手,符纸上身,咒语便已然念完了。到底说茅山道士这降妖捉鬼都是一把子好手,那黑僵一中纸符,便浑身抖如筛糠,我踏一脚踩上去,居然有手机震动那种麻酥酥的感觉。

  这黑僵颤抖着,凶神恶煞的模样一时间全部消失,危机解除了,然而我心中仍然有些隐隐的寒意。

  这个地方太邪门了,凭空跑出一头黑僵尸来,这是要闹哪样?

  赵中华也凑了上来,双手张开,一大把红线,这红线是特制的,上面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桐油味,他俯身下来,开始快速的结起绳来。结绳是最古老的一种避邪手法,上溯可以到上古结绳记事的时候,这里面方法很多,结的手法、距离和个数,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分单结、方结、八字结、瓶口结,在悠久的时间里,人们开始发现这里面其实也蕴含着某些奇妙而复杂的联系,拥有了法力。

  虽然后来结绳有被符文、手势、真言所代替的趋势,但是最终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想不到赵中华竟然是个有这门古老手艺传承的人。

  这具黑僵不到十秒钟,便被赵中华结了十几个绳结,缠绕全身。这个收破烂的男人从怀里面掏出一只ZIPPO打火机,啪嗒一声响,便打开了,束形的火焰便喷了出来。他将火焰移到了位于黑僵头顶的一个结头,说毁灭这僵尸,不留怨念,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焚烧殆尽。我这九龙聚火结,一旦点燃,必将触及其体内之阴火,将其浑身都烧成灰,你们看这样可好?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皆点头同意。

  正邪不两立,人鬼殊途,僵尸一物喜食人畜鲜血,存于世间,怎么都是要害人的,此刻将它除去,多少也算是做了一场功德。

  得到我们肯定的回复,赵中华将打火机的火焰下移,准备将这贴符的僵尸给点燃。突然从楼道那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等等,住手!”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然而赵中华却不是一个犹豫的人,蓝色的火焰已经稳定地点在红色的绳结上面。

  轰——

  一大团火焰腾空而起,沿着绳结在一瞬间引燃了整具僵尸。

  我们虽然有心理准备,知晓这所谓的“九龙聚火结”厉害,然而却没有想到这僵尸竟然像是被加了汽油一般,燃烧跳跃而起的火焰,竟然高达两米。虽然火舌在一瞬间收转回来,安静地俯在黑僵尸身上,将它的黑毛全部焚完,然后将肌肤外面凝垢的油脂烤炙逼出来,就着这尸油,将黑僵燃烧。

  这黑僵被杂毛小道的符纸和赵中华的红线压制着,然而烤炙灵魂的痛苦,还是让它不住地抽搐挣扎。

  那场面,现在回想起来都蔚为壮观。

  整个过程发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而在楼道口跑过来的那人,也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一脸的痛苦和惋惜。我们回头一看,竟然是熟人,一个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