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九章 十万火急,消失的楼梯

第十九章 十万火急,消失的楼梯

  随着欧阳指间的这一声惨叫,迷胧的方寸之间,又是一下剧烈的震动。

  赵中华说这样不行,我们必须持咒退下楼去,先行返回再说,不然,这厉鬼消蚀了我们的念力,一个不谨慎,我们便被附身,任由宰割了。欧阳指间的一口鲜血喷出,离我们只有几米之远的鬼雾,顿时一阵兴奋,吱吱叫,越发地滚动翻卷着,那些鲜血并没有散落在地上,而是被黑雾所承托着,竟然吸食干净。欧阳指间年岁毕竟已高,哪里能够承受得住这般强度的攻击,血吐完没到三秒钟,苦心孤诣造就而出的五斗米阵立马就崩溃,人也软软地往后倒去。

  赵中华立刻抄起这个枯瘦的老人,而杂毛小道则抱起了瘫软在地上的女孩丹枫,在五斗米阵崩溃的一瞬间,朝最近的通道口飞奔而去。危急时刻,地上的阿浩生死不知,谈不上道德伦理,唯有最佳的选择,便是保住现在活着的人。这时候的我们,已然管不了这么多,飞速撤离。

  断后的重任,自然由我来承担。

  我在一瞬间,燃尽了五张符咒,全部都是祛邪震鬼的。火焰的腾起,让本为阴寒之身的鬼物甚为忌惮,攻势便为之一滞。趁着这功夫,我与朵朵一起朝前方的几人追去,心中还祈祷着后面这些鬼物不要跟锝太紧。我孤身一人,没有负担,自然跑得比他们快上几分,几步就赶超过去,来到了楼梯处。

  然而,我在楼梯处紧急停住了脚步。

  在我面前的不是“之”字形的楼梯,而是一处空荡荡的悬崖。原本应该出现楼梯的地方,消失了。此刻空荡荡的一片,往下看,能够看见一楼的楼梯。只有三级台阶,其余的,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障眼法么?我眯着眼睛,用“炁”之场域去观察,然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东西。我犹豫着停在楼道口,赵中华和杂毛小道已然跟了上来。杂毛小道见到这一情形先是一愣,然后不屑地吐了一口痰,这痰顿时没有任何障碍地掉了下去。我回过头来,只见好几团黑雾依然滚滚而至,无数鬼影在里面盘旋着。

  赵中华也是拼了命,从怀里掏出一束浅白色的丝绸,这丝绸上有着无数人手撰写的符文,每一颗都金光闪闪,流光四溢,蕴含着凝重的波动。这一束丝绸有着半米多长,他右手拿着一抖,顿时有一股堂皇的浩然正气喷现而出,连在旁边的我都心惊肉跳,朵朵更是一声尖叫,躲在了我的背后。

  像在跳舞,赵中华将欧阳指间往我这边一推,便折身回去,将这丝绸往那些追来的黑雾兜去。

  那黑雾被浅白中镶着金色符文的丝绸所碰到,立刻扭曲得不成样子,吱吱地尖叫,痛苦不堪。然而赵中华挥舞了四五下,那丝绸的金光却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显然是被这黑气所侵蚀。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拿着手中唯一的法器,憋足了劲,便朝那一团浓黑如墨的气体给照射过去。

  我手中的震镜一阵颤抖,里面的镜灵疯狂的旋转着,镜背篆刻的“破地狱咒”法阵被消磨一空。

  九会坛城密语真言:“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心忧着朵朵,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得,脑子里面就是这九个字,每一个字大如斗字,在我头顶上盘旋着,充斥着我的脑海里,嗡嗡嗡,接着我口中不由自主地念诵而出。空气中震动着这声音,仿佛不是我读出来的一般,峰峦松风、川流水音,每一颗字都如同洪钟大吕,敲打在无形的空气中。

  空气都为之一滞,而那黑雾都淡薄了几分。

  一直没有动静的无面女人,终于对向了我。全身四周,都有一声轻叹缥缈传来:“咦?”接着,她突然像平面的脸上面,像破茧一样,咧开了半张嘴,往上翘,似笑非笑,映衬着她那没有眼睛鼻子的脸,更加的阴森恐怖。朵朵在我如同梵音的真言之中,浑身一震抖,居然咬着牙,迎上了突破赵中华绸布空隙而来的黑雾。这黑雾上面全部都是恶鬼脸孔,翻涌如同万虫堆叠。

  朵朵扬着手,浮空而立,前推。

  一层白光从她的手上喷出来,之后,她便被如潮水一般的黑雾所湮没。我心痛万分,顾不得让金蚕蛊守在我的体内加持,将它驱赶出体内,朝朵朵的方向射去。肥虫子是少数属性为阳的蛊,虽然经不得雷电,但是却能够在阳光下自由地穿行,对天生的阴物,只要它想,便能够将其灼伤。

  蛊毒是金蚕蛊实质上的攻击,而迷惑、阳性灼伤,确实另外一个层面上的手段。

  这个往昔爱走旁门左道的小家伙,毕竟是少数的半灵体之一。

  肥虫子和朵朵的感情比我还深厚,哪里见得了这肮脏之物欺负它的小伙伴。这小东西大脑不发达,但是认死理,但凡是对它喜欢的人不利的家伙,它从来都是不客气地,一飞到黑雾中,金灿灿的表皮立刻开始绽放出光芒来,这金光在黑雾中收敛,暗沉,如同黑夜里面将要熄灭的烟头子,并不显眼。

  然而,它的一加入,原本呈现五种表情的鬼脸层叠,立刻只有了一种。

  那便是痛苦,无尽的痛苦。

  这些鬼脸表现出来的痛苦,好像是菊花里面被塞进了一根红彤彤的烙铁棍子。当然,就我个人认为,即使是那种惨无人道的酷刑,都难以被表达出这般的神情来。

  朵朵在黑雾中挣扎着,她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对付鬼物最好的手段,同样也是鬼物。她身具鬼妖之体,又有前辈的经验指导,虽然笨呼呼,但是双手印结,居然能够看看抵挡这黑雾不进入体内。我当然是心焦气躁,高举着震镜,奋力地催动镜灵,欲将这许多恶鬼迷雾,全部都吸入到镜子的世界中。

  一把米粒洒过来,每一粒都重若千钧,击打在这一团如同实质的黑雾上。

  是欧阳指间在出手。

  我有些疑惑,连身受了伤的欧阳老先生都出手救场,杂毛小道这个吊毛怎么就没有丢一两道符过来帮忙呢,这家伙难道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跟那个叫做丹枫的女孩子调情么?转头一看,我心中大骇:楼道口那儿除了勉强站立起来的欧阳指间,哪里还有杂毛小道和丹枫的身影?

  我焦急地问他,说老萧怎么不见了?

  老先生也惊异,说不就在这里么?扭过头,没见着人,探头望下去,转过头来的时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我焦急地问老萧到底怎么了?欧阳指间张了张口,却突然喊出一句话:“小心后面!”我一扭头,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充斥到我的前面,砰——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辆飞速行驶的重型卡车,毫无保留的撞了上去。

  我腾空而起,随后重重地撞在了楼道旁边的墙上面。

  那一刻黑暗几乎就蔓延到了我的头顶,意识在往心海里沉沦,没有金蚕蛊的守护,我脆弱不堪。

  ********

  迷迷糊糊,我晕了过去,随即又醒了过来,感觉有人在摇我,接着鼻翼处一阵恶臭。

  睁开眼睛,是欧阳指间,他收起手中的瓷瓶,一脸的焦急,说陆左,你还不醒来,我们就都要死了。他指着空中,我一看,只见朵朵已经被那个无面女人给一手抓住,肥虫子正在朵朵的附近,摇头晃尾,抵御着九名女鬼化身的黑雾侵蚀。而刚才在奋战的赵中华,已然躺在了我旁边的四米处,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一头的血,而他手中的那束丝绸,早已经形如破布败絮。

  这个无面的女鬼竟然厉害如斯,只一出手,便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打伤打残。

  看着朵朵痛苦的神情,我心里面就像被点爆的火药库,一下子就炸了,连滚带爬地跑上前去,手中震镜催动至最大的功效,大喊一声“无量天尊”,朝那白衣无面女人劈头盖脸地兜去。镜灵勉力将“破地狱咒”凝炼成一道金光,再次发威。这金光似实质又如同虚幻,直接照在了它的身上。

  她如舞的身躯一阵抖动,最终又稳定下来。

  果然只是“震一下”!

  它高高举着朵朵,缓缓地回过头来,一马平川的面孔上没有眼睛,所以看不到它的神情,然而我却在心底中油然而生起一种恐惧,这恐惧似乎是被这诡异的邪恶所勾起来的,又或者是它对我施加了精神威压。我的思想在某一刻停顿了一下,刚一回过神来,立刻有大团的黑雾围绕上了我的身体来。

  这黑雾集结了九鬼之力,凝重处有如实质,就像潮水,将我紧紧包裹住。

  无数的恐怖鬼脸立刻将我淹没,我胸口顿时一阵气闷,感觉空气越发地稀薄了……我的天,原来鬼魂强大到一定程度,竟然能够做到这般的境地,直接物理攻击于人体,杀人于无形。我孤陋寡闻了……

  我浑身一阵阴寒,往后跌倒。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个久违了的声音出现了:“我擦嘞……何方鬼物,居然敢欺负我家童养媳?不把你打得翔都出来,老子以后就天天都吃翔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