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二章 饿鬼咒,工程师

第二十二章 饿鬼咒,工程师

  我捂着胸口的槐木牌,此行的目的已然完成了,然而问题的重点在于:我们如何出去?

  空气中的那股越发浓重的血腥气息,有着浓浓的不祥之意,让我们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静静听,只感觉空间里除了换气扇的声音外,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声响,这声音有点儿细微,好像是咀嚼的声音,像是一个人在吃东西——喀嚓,又有一声断裂的声响传来。

  我们小心翼翼地东北的方向走去,几排两米多高的书柜挡住了我们的视线。这书柜是铁制的,外面刷了一层暗红的油漆。书是纸质书,杂乱,有中文的,也有外文书籍,我紧张,只匆匆看了一眼,好像有一本叫做《数字城市与建筑学的发展》——这些并非古籍,而仅仅只是一些现代书籍而已。

  还有黑色文件夹装着的厚厚的资料。

  这些都不是重点,我们慢慢地往前走,声音越来越清晰,拐过一排书柜,我们看到在一个石鼎前面的地上,正坐着两个人,不,准确地说是一个人。这个人是刚刚石柱往下渗血之时跑下楼去的老孟,而在地上,仰天而卧着一个穿着网袜短裙的漂亮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已经死了,她的头颅被老孟抱在怀里,双目圆睁,嘴巴半张,露出一根舌头,仿佛有着难以置信的恐惧。而她头与身体连接的脖子处,血肉模糊,只剩下一根白森森的脊柱相连。她脖子上的肉在哪里去了呢?我们看向了老孟,只见老孟正旁若无人地啃着怀里面的女孩子,他小心而细致,表情有些回味,仿佛自己在吃的,是有名的鸭脖子,而非人肉。

  这女孩子的双腿,已然变成老孟腹中之食,使得这个男人的肚子,高高鼓起,像一个临产的孕妇。

  我记起了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她叫做陌陌,是附近一个贸易公司的采购,一个天真的女孩子,男朋友是一个公务员,她说长得十分的帅气,但总是嫌弃她胆小。这次来,她是偷偷跑过来猎奇,并且想拍一些照片给她男友惊喜,顺便证明自己。

  然而在这个不知名的地下室,她却被带自己来冒险的领队,给活生生地吃掉了。

  我们的出现,对于老孟来说有些意外。他抬起头,看着我们,又看向了怀中的陌陌,一脸的敌意,仿佛我们是来抢他怀中的食物一样,紧紧地抓住了地上的陌陌,扶着这个下半身只剩下光洁腿骨的可怜女孩站起来,抱着,紧戒地看着我们,嘴巴里面还不空闲地咀嚼着血肉,整张脸都是一片的血红。

  在我的视觉中,并没有发现这个家伙有被什么鬼上身,神志似乎也是正常的。

  我的脸绷得从未有像今天这么严肃,无暇顾及旁人的表情,心中的怒意几乎滔天,走上前,一字一句地说:“老孟,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

  他紧紧抱着陌陌往后退,说我知道,我知道她是陌陌,但是我没办法,我饿了,要吃肉。没肉吃,我就死了。她不死,我就要死了。所以,还是她死吧,给我吃了,她就和我在一起了。

  他说的话,几乎是几个字几个字地往外蹦出来,因为在说话的同时,他依然在咀嚼。而透过间隙,能看到他的肚子其实已经是高高地凸起来了,几乎要将他的肚皮给撑破了——他把陌陌的下半身都全部吃光了。我感到一阵诡异,而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指间老先生则开口了:“你被下了饿鬼咒?”

  饿鬼咒?这是什么东西?

  欧阳指间解释说这是一种恶毒的咒法,佛经中说人生前做了坏事或过于贪婪的死者,会堕入六道轮回中的饿鬼道,沦为饿鬼,承受着在黑暗中流连的饥渴不堪的痛苦,有的寿元甚至长达晚年,永受饥渴之苦。所以饿鬼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饱腹一顿,虽死足已。有邪恶者便能够沟通此饿鬼的执念,下咒于人身。这咒念或强或弱,弱者就是暴饮暴食,常有人被骂“饿鬼投胎,呸呸呸……”这便是了,然而强者……

  咒念强者,见可裹腹者皆食,一直吃到胃部撑破,生命终止才消除。

  这种咒法甚为恶毒,他前些年见到过几例,皆无存者,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留下来。而也就是这咒法,让他知道了一个叫做厄勒德、邪灵士的组织。

  老孟往后退,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只要吃一顿饱的,不要打扰我,我只要吃一顿饱的……说完,他抱着陌陌就往后跑,赵中华性子急,一个飞踹过去,便把他给踢倒在地。老孟并不厉害,一倒地,便再也没有爬起来,而是发出了一道响亮的破裂声。赵中华疑虑重重地走了过去,将老孟翻转过来,只见他的肚皮外翻,整个肚子都炸开来,一地的鲜血。屎尿齐出

  老孟本来就已经吃得快撑炸了,接着又重重压倒在地,两力叠加,便立刻将鼓胀的肚皮给撑破了。

  这一下,空气里立刻传来了十分古怪的气味,回过一道炉的人肉,更加难闻。

  又死人了,而且一死就死了两个。赵中华脸色铁青,本来还想问一问老孟如何会出现在此地,哪成想这家伙已经吃撑到了极点,像个瓷娃娃,一碰就碎了。老孟这个家伙,浑身都是迷,他为什么会组织人来到这广场探险,为什么又被鬼上了身,为什么又被下了这恶毒的饿鬼咒……一切的问题,都随着他的死亡而消失了,变成了不解之谜。

  我们闻着这一地的熏臭,只觉得心中沉重。

  虎皮猫大人长长吸了一口气,让老孟尚未消失的天魂能量吸入鼻中,然后打了一个喷嚏,说走吧,小杂毛还等着我们呢?它飞向了铁门处,我奇怪,这肥鸟儿怎么知道杂毛小道到哪里去了?当下也来不及问,我最后看了一下圆睁着双眼的那个女孩子,俯下身子,将她的眼睛给抚拢,然后跟着众人离开。

  铁门是虚掩着的,打开后是一条长道。这条长道足足有十几米走到尽头,有人的话语声传来,我一听,果真就是老萧这个杂毛小道。我们推开门,又来到一个更大的空间里,有昏暗的灯光,类似于地下停车场的地方,不过并不高,只有两米。我还没有看到什么,顿时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当走出门外时,只见杂毛小道正在和已经离开的地翻天,对峙着。

  杂毛小道这边,有他和瑟瑟发抖的丹枫,而在他对面,则是地翻天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以及一字排开的十一个额头贴着符纸、高矮不一的冷面僵尸。

  我们出场,地翻天和金丝眼镜并不惊慌,安之若素地看着我们,淡然处之。反倒是杂毛小道见我们过来,眉头蹙起,轻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我耸了耸肩,说虎皮猫大人带我们过来的,说过来救你。杂毛小道嘴角一撇,说救个毛,说不准大家都栽在这里了。

  我听他说得凝重,转头打量着对面。只见地翻天身后的那十一个僵尸,全部都寸长的黑毛竖起如钢针,脸僵直,偶有白亮的牙齿露出来,寒气森森。它们全部都是一身紧身的中山装,聚拢着,十分有范儿。最醒目的是从左边起的第一个,我怎么看都觉得熟悉,仔细一想,这不就是那个在地翻天被金蚕蛊控制起来的跳尸么?此时的它,比往日的气势更加凝重,看过去,心中胆寒。

  然而地翻天和那十一头僵尸加到一起来,都没有金丝眼镜一个人,更加吸引人的注意。

  这是一个天生就让人不得不重视的家伙,哪怕只有一眼,你都会被他淡淡的自信和从容所折服。当然,从他轻抿嘴唇的嘲弄笑意来看,他似乎拥有着强大到难以匹敌的自信和邪异。而这种自信,至今我也只有在虎皮猫大人的身上,才能够感受得到。然而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受到他有多么的厉害。

  发现我们的目光都投向了他,金丝眼镜抿嘴一笑,说好,都到齐了,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做许永生,是一个对生命有着执著热爱的人,大家都叫我的外号“工程师”,这里是我的地盘,欢迎各位光临,并且享受这美好的夜晚,给你们带了的最后的自由空气。

  赵中华一步踏前,眼睛凝聚成了刀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就是湾浩广场负责建筑设计深化和现场施工方案的总工程师,许永生?”金丝眼镜微微一笑,说哟嗬,没想到快十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么一个我。不错,有心人,你做足了功课。不过,可惜啊,可惜……

  赵中华不理会他的话语,径直问:“八年前你借永浩建筑设计所的纵火案死遁,如今又出现在这里,想来背后一定有人主使。那么,是邪灵教,还是共济会,站在你的后面?”许永生不笑了,他脸容严肃,眼睛里闪耀着碎玻璃一般的光芒,一字一句地说:“共济会……哼,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说完这话,他扬起了双手,而地翻天后面的十一头僵尸,紧闭的双眼都齐齐睁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