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意识

第十章 意识

  这世界有一种人,天性淳良,品格端庄,然而在换了一个环境之后,突然就会爆发出让人难以想象的狠恶。这就是所谓的“老实人发威”,比如榔头哥马加爵。再说小鬼,亦是如此,越是天性美好的东西,越是是有人存着险恶之心,想要去玷污一下,满足自己的破坏欲。

  所幸朵朵并没有遭遇到这种邪术,而后又遇见了我,才不至于沦为纯粹的杀人工具。

  头顶凿孔、脐下三刀分魂离魄,这种法子在十二法门中有过记载,恰好是巴颂的师傅曾经提出来过的,而后被洛十八给记载下来的。说实话,若论举一反三、发散思维,以及对巫蛊之术的天才程度,这个被洛十八赶出门墙去的第七弟子,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远比我外婆的师父许邦贵,要厉害许多倍。

  然而天才往往都是疯子,并且洛十八似乎也并不喜欢这样不择手段、没有一点底线的徒弟。

  见到我的沉默和凝重,老米和钟大姐有些不安,说怎么了?

  我咳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两位普通的年轻夫妇,说你们可能已经听说或者猜测到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家小孩子确实是中了邪术。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东西在行话里面叫做养鬼术,就是将你家闹闹的三魂七魄全部夺出来,炼制成一个供施术之人驱使的恶鬼,闹闹所中的邪术,在养鬼术中是最恶毒的,闹闹死的时候,必定是受到非人的折磨和虐待,纯净的心灵里面积攒了滔天的怒火和怨恨;而且,闹闹死后,必定会受到更多残酷的阴风洗涤,让他每一日,都处于痛苦之中。

  所以,这也许就是他遗留在作为母亲的你这里的眷念,所表达出来的痛苦吧……

  钟大姐听到我坦诚的话语,眼泪顿时滚滚而出,滑落在脸上,而老米则咬着牙,说小陆你说的可算得真?我盯着老米,说你或许认为我跟街头行骗的神棍一般,总是对你们有所企图的。但是这世间的人,若都如此,就形成不了这美好的世界。我跑到鹏市来,不收你一分钱,仅仅只是看在钟大姐是我老乡的面子,当初认识并且十分投缘而已,若你计较这些,我便离去,不再管便是……

  没待我说完,钟大姐突然半跪在我前面,声泪俱下地哭,说陆左,你可一定要帮帮我那可怜的孩子啊……老米也是一脸的懊悔之色,说陆……陆大师,多有得罪,多有冒犯,请你一定帮帮我们。我把钟大姐扶起来,让他们坐下,舒缓一下情绪之后,问他们最近这段时间里,有没有找人给孩子算过命?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从作案方式来看,凶手要么是老米夫妇的熟人,要么是观察他们很久的家伙,而最最重要的事情在于,凶手选择在孩子离四岁欠四个星期的时候下手,自然是算准了时辰的。

  而知道孩子生辰八字,并且注意到他是七月十四,鬼气最盛的时节出生的人,最大的嫌疑就是如同杂毛小道这种在街头流窜的算命先生。

  就这一点而言,警察的判断和我一样。

  两人都摇头,说没有,他们今年一年都没有遇到这样的人。我让他们仔细回忆,不一定是算命,只要是知道孩子的出生日期、并且知道这孩子有异常的,都有凶手的嫌疑。两人使劲想,说了几个人,总是感觉不靠谱。突然,钟大姐的脸刷的白了一下,眼睛睁得滚圆,说不会是她吧?

  我见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记起什么来了么?

  钟大姐有些犹豫,说她儿子以前读的那个幼儿园,有个女老师对她家小孩特别照顾,钟大姐这个人就是个话痨,有一次便跟那个老师提起自家小孩常常见到鬼的事情,当时那个女老师的反应有些奇怪,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似的。现在想起来,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怪异,让人看着心寒。当时警察问的时候,她只想到之前请的几个算命先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这些天看到她死去的孩子出现在窗外、出现在床头,她总是不知觉地想到那个女老师嘴角的抽搐,以前根本没想,现在跟我讲话,意识里就又想出来了。

  我仔细地盯着钟大姐的眼睛,看到她的眼睛里面,是执著的确定。

  道家修炼中有一个说法,叫做“有所感、有所思、有所想”,万物都是有联系的,密密麻麻织成一张大网,只不过平常的人并不能够把这纷繁复杂的内在联系,看清楚,并且掌握于心,所以才会感觉不到而已。

  然而真的是感觉不到么?

  人类的脑神经细胞数量约有一千五百亿个,脑神经细胞受到外部的刺激,会长出芽,再长成枝(神经元),与其它脑细胞结合并相互联络,促使联络网的发达,于是开启了信息电路,然而人类有95%以上的神经元处于未使用状态。在我们一般意识底下,一直潜藏着一股神秘力量,是相对于“意识”的一种思想,又称“右脑意识”、“宇宙意识”或者“脑先祖”,它是人原本具备却忘了使用的能力,这便是潜力,也是潜意识。

  潜意识聚集了人类数百万年来的遗传基因层次的信息,囊括了人类生存最重要的本能与自主神经系统的功能与宇宙法则,即人类过去所得到的所有最好的生存情报,都蕴藏在潜意识里。

  因此只要懂得开发这股与生俱来的能力,几乎没有实现不了的愿望。

  这便是古往今来,佛、道、巫、萨满、基督以及一切宗教和超自然力量的理论依据,通过无数先贤和哲人、大拿所验证过的东西,最真实的存在。无论流派,无论地域,所有入道之人,修的便是这么一个“真”字,明了的最终就是“本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如是而已。万事解释清楚了,便是这么简单,无所谓神秘不神秘,它一直存在,就在那里,就在你的身边。

  当然,即使没有通过训练的普通人,其实也是能够拥有短暂的潜意识,也就是第六感的。

  只不过在于,你抓没抓住!

  我感觉,钟大姐若不是心中所念出现了幻觉,那么一定是抓住了这潜意识的尾巴。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潜意识,大概也是因为她情绪投入太多,对自家小孩思念过度的原由。

  我问清了钟大姐所说的一切,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说现在是白天,晚上我再来吧。

  至于那个幼儿园的女老师,我去查查看吧。

  说完这些我起身告辞。

  ********

  从钟大姐家里出来后,我直接驱车来到了钟大姐儿子闹闹生前所待的幼儿园。

  我并不是什么办案人员,然而心中却不断回忆起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虽然他冲着我吐口水,然而他唤着要找朵朵这个小姐姐玩的那可爱模样,想着他那黑亮干净的大眼睛,以及钟大姐两口子悲伤的情绪,却实在让我难受,心中也越发地对将他害死的那人,感到发自内心的愤恨。

  这世间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或许在某一领域,有着高出常人的造诣,但是,这并不是他们高人一等的理由,也不是他们把常人当作牲口、畜牲的理由。做出这么令人发指的事情,又被我看到了,我能不管么?——不能!虽然这事件有着太多的不平事,我管不过来,但是为了那一双纯净的眼神,这事我得管!

  毫不犹豫,不管就是违背了本心。

  我来到了闹闹生前所在的幼儿园,然后以孩子要入学的理由,见到了幼儿园的园长。这是一个民办的幼儿园,规模并不是很大,一番了解之后,我从侧面打听到那个叫做史雪倩的女老师的情况,得知这个女人已经于两个星期之前离开了幼儿园。至于去哪里了,她也不知道。园长很警惕,问我找那个老师干什么?

  我只是推说小孩在这里的同事说这个女老师很凶,要是还在这里的话,我就有顾虑了。

  幼儿园园长一脸奇怪,说小史这个人虽然话语是少了一点,但是对小孩子却是蛮好的啊,怎么可能凶?要不是她家中急着有事,园里面怎么可能放她离开?她来了小半年了,一直都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之一了,为了她的离开,好多小朋友还一直哭了好久呢。

  我问这个小史是哪里人?

  然而我面前这个中年妇女终于发现了我的企图,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不问幼儿园的情况,反而老是打听我们一个离开的女老师?我被她的一番话语给堵得话都说不出来,园长笑,说小伙子,你就别想小史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你既然已经有了小孩,还是收一收心吧。

  我从幼儿园里出来的时候,大概知道了史雪倩的男朋友,是与钟大姐一个大集团的工程师。有了这线索便好,我驱车去采购一些东西,准备晚上再上钟大姐家里,给她辟邪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