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解术条件

第一章 解术条件

  我一听到麒麟胎的消息,立刻眼睛发亮,头点得跟鸡啄米一般,自然要去的。

  缅甸玉又称翡翠,由于硬度高,光洁明亮,且好的翡翠颜色既鲜亮又平和,有很高的保值和收藏价值,故而称为“玉中之王”。它主要产自于缅甸北部的山地里,乌龙河流域、亲敦江支流的交界一带,因为一直被国人追捧,历年的开采,上等玉石越来越少,原石价格逐年攀高,目前的缅甸政府为了保护玉石资源,已经限制了上等玉石的出口,只允许加工后出口。

  而在缅甸买玉的地方,一般都是在缅甸仰光、曼德勒的玉石集散地以及帕敢的玉石产地。

  缅甸每年都会举行大型的交易会,每三个月左右又会举行一次公盘,一般都十分的火爆,而主要的客商都来自于中国大陆和香港。

  临行之前,我打电话给杂毛小道,问起了三叔的事情。

  杂毛小道说他三叔头顶上那十三根银针,锁定了所有的神魂,这是一个极其恶毒的连环阵,就像是一个密码锁,想要将这个解开,必须知道周林那个畜牲到底是先插的那一根,接着又插的那一根。所有的顺序都要逆推而为,错一步,顿时脑浆爆裂而亡。除非是能够找到温养这力量的天材地宝,能够将银针上暴戾的气劲给暂时封闭住,不然连虎皮猫大人这个牛波伊烘烘的家伙,也不敢下手。

  而且更糟糕的情况是,两个月之内如果不将这银针拔除,他三叔的神魂便自动消散,不在人间了。

  他说完这句话,我和他共同都骂出一个“艹”字。

  我问他周林那小子的踪迹找到没有?

  他说没有,这个畜牲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般,他萧家发动了一切的力量,甚至求得他大伯、大师兄,以内部消息的形式下了通缉令。但是中国那么大,那畜牲随便找一个地方一钻,不冒头,还真的找寻他不得。找不到他,便不能够知晓那“银针追魂术”的解法步骤,这便是死结。

  我问那需要找什么天材地宝,用人来不行么?

  杂毛小道说不行,人的力量,自先天起便是自带着本有的属性,做不到公正平和、温养神魂的效果——或许有,那是接近于“道”的高手,他们是不认识的,便是他师父陶晋鸿以及龙虎山、阁皂山、峨嵋金顶、昆仑悬空寺这些地方的老家伙,都不一定能成事。哪些天材地宝呢?杂毛小道苦笑,说都是些传说中、玄之又玄的东西,什么青龙角、白虎鞭、凤凰胆、玄武卦的,听都没听过的,哪里找?

  哦,还有一个,虎皮猫大人说麒麟胎也是……

  杂毛小道唠唠叨叨,说麒麟胎要有那么还找,咱们还要费力到处求人么?唉,不过一饮一啄,莫非天定?如果我们能够早些把麒麟胎找寻了,说不定三叔这场大劫,也就不用度得如此艰难了。

  我心中一喜,说你这个杂毛,你知道我要去哪里不?

  杂毛小道一愣,说看你笑得这么淫荡,难道小毒物你准备去红灯地潇洒一圈?要是如此,别的地方我就不说了,洪山我倒是可以帮你介绍几个好一点的场子,你等等,我一会发几个号码给你,都是手头有正妹的经理号码,一会儿你随意拨几个便是,包你舒畅。

  我呸他几口,说你个王八蛋,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讲笑话,恨不该你去床上躺着,三叔来和我吹牛!

  杂毛小道苦笑,说那怎么办?天天哭丧一样?我奶奶二月份走了,我三叔八月又遭劫,别人家喜气洋洋地看奥运会,我家这里死沉沉一片,几个叔伯弟兄除了唉声叹气,就是摩拳擦掌,我姑姑现在每天都在闹自杀,一想起生出那么一个忤逆子,投河的心思都有了。就连没心没肺的虎皮猫大人,都瘦了好几两肥膘,飞得那叫一个爽溜……

  我说顾老板告诉我有麒麟胎的消息了,下个星期我去缅甸,你来不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三秒钟,然后传来一阵大吼,说艹,小毒物,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福星!妥妥的,哪里汇合?我说香港,从香港出发。

  ********

  去香港的路驾轻就熟,我于17日早晨从洪山出发,到了鹏市,然后经海关,到了香港。

  依然是秦立接的我,顾老板事忙,没有来接我,由秦立直接把我送到酒店去住下。又有一两个月没见,秦立更加削瘦了,脸色苍白,眼窝深陷,有点大烟鬼的感觉,不过眸子倒是晶晶亮。他说他生了一场大病,病倒了一个多月,不过还好,现在没事了,只当是休假——自从跟了顾老板之后,终日忙碌,还真的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我问是什么病,他说是细菌性和阿米巴性痢疾,不过已经好了。

  我听不懂,也就不问了,想起一事,问他上次给他的黑猫,又没有火化?

  秦立说焚烧了,当夜他就送去处理了。见他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这才放心了一些。

  到了晚上的时候,顾老板约我在一家私人会所吃饭。

  席间他告诉我,说这个消息呢,是缅甸的矿场放出来的,不知道真假。因为他和李家湖曾经对此作过讨论,近年来缅甸放出的翡翠原石的质量越来越差,往日非常火爆的春秋两季交易会,现在去参加的有钱大主顾并不多,所以他们才会故弄玄虚,弄出几个噱头来,将这个月的专场交易鉴定会炒热,以增加交易额。不过呢,他看我这么急,有错过不放过,于是通知了我。

  我说无论是与不是,总是要去看过才知道,反正不会抱太大的希望,那么也谈不上什么失望。

  我还提起杂毛小道会跟我一同前往,顾老板就笑,说你们两个倒是天生的好搭档。吃完饭,他说起一件事情来,说李家湖这次也去,听说我来了,明天要请我去吃饭。我答应,说好的,这个没问题,不过萧克明明天也到,我可能要去接他。顾老板点头称是,嘱咐秦立跟我一同而去。

  当晚无话,返回酒店后住下。

  次日中午,秦立载着我到国际机场去接杂毛小道,在接机口等了半天,只见除了杂毛小道之外,还有他小叔萧应武也来了,虎皮猫大人飞在头顶上空,骂骂咧咧,说航空公司的一堆人都是群傻波伊,竟然敢把大人它关在有氧舱里面,待了如此之久。

  萧家小叔的到来让我着实有些惊喜,迎上去握着他的右手,好是一阵寒暄。虎皮猫大人在旁边撇嘴,说你个小毒物,没想到口味这么重,娘希匹的,居然好这一口!小叔他在神农架耶朗祭殿之中的时候,左手被洞口的那个黑影子齐肘斩断,如今配上了一个假肢,刚刚过安检,这会儿装上,是一个铁拳。机场里面人来人往,我们也不再继续停留,而是乘车返回了酒店。

  小叔这个人是一个资深的野外探险者,崇山峻岭也攀过,大江大河也渡过,便是那原始森林、戈壁无人区和莽莽雪原,也与人一起穿越过,是个脑子里面装着无数知识和经验的人,也健谈,与秦立没一会儿就聊到了一起来,满面春风。

  然而到了酒店的房间,等秦立走了之后,小叔的脸色就严肃了下来,望着杂毛小道、虎皮猫大人和我,说这麒麟胎之事,可有几成把握是真的?

  我摇头,说作不得准,顾老板跟我分析过,说这东西听着像是麒麟胎,但是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组织方散布出来的噱头,增加交易会的关注度。小叔点头,说对,跟他们合计的是一个情况。他这次前来,已经作了两手准备,一便是那翡翠原矿真就是麒麟胎,那么我们一定要拿到手;其二,在泰国清迈契迪龙寺有个般智上师,据说对银针追魄术的造诣很高,所以去请教一下他,也是一个法子。

  我奇怪,说若说懂此术者,中国的大拿也不在少,为何还要千里迢迢跑到那泰国,去请那劳什子般智上师?杂毛小道跟我解释,说他们所交游的同行,对此术所知并不多,这方面,虎皮猫大人算是最厉害的一个,但是也不敢贸然下手。而那个般智上师,是他大伯推荐的。

  与他大师兄一样,他大伯也是在有关部门效力,不过主要是在西北边疆那一代活动,打击拜火教,所以赶不回来。而这般智上师,据说同僚说起,曾经空手解过好几个中了银针追魂术的同道——这毋须怀疑,就巫邪之术而言,东南亚要远远发达于中国本土。只不过那人处于隐居状态,不知道好不好找寻。

  虎皮猫大人撇着嘴,骂说就是一个入魔的和尚秃驴而已,有什么可牛波伊的?

  我们几人大笑,但是都不把这肥鸟儿的冷嘲热讽放在心里。

  过了不久,秦立打电话过来与我们确认,说是李家湖于下午五点邀请我们参加派对,问有没有时间。

  我们自然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