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章 天师道北宗海外传人

第三章 天师道北宗海外传人

  无数人凑上去恭喜,一番喧闹,而我则退回来杂毛小道他们所在的位置坐下。

  李家湖在本港商界的地位并不算很高,但是因为上头有未去世的李老太爷,又有一个金融奇才的叔叔李隆春,所以还是蛮被人追捧的,周遭有无数的商界好友,带着子弟出场,恭贺夫人生日。这是一个西化的自助餐派对,他的用意也是联络生意上伙伴的感情,所以我们反而显得并不重要,也懒得去凑那个趣。

  许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我问杂毛小道,他撇了一下嘴,说这个家伙,倒是个天生的交际家,有热闹的地方就有他,哪里管得了?

  小叔显然已经听过了杂毛小道的解释,说你们这样并不好,应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知李隆春的。

  这个道德负担,并不需要你来背。而至于证据,你说便是,李隆春在商界打拼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判断?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许鸣对你们似乎还是蛮感激的,对此行的帮助也有。有的时候,人生并不只是黑与白,有太多的选择可以做,反而会让人有些无所适从。算了,反正也就这样了。

  虎皮猫大人孤独地啄着杯中的红酒,突然发了脾气,说狗屁的高档派对,连恰恰瓜子和龙井茶叶都没有,搞毛啊?那个许鸣,穿着一整套假面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也是,存心想要饿死爷?

  傻波伊!

  我们被骂得狗头喷血,忙不迭去给它拿来些坚果,给这扁毛畜牲吃,免得它骂顺了嘴,机关枪似的脏话往外冒,到时候我们可就受不了场了。我们忙着伺候这一只肥鸟儿,过一会,李家湖走到了我们的面前,热情地与我们握手。而旁边跟着的,则是他美丽的女儿雪瑞,看得杂毛小道不住流口水。

  坐下来,李家湖忙不迭地道歉,说怠慢了我们——因为正好碰到了他太太生日,便想着把我们叫到会所,一起参加派对,也不知道我们喜不喜欢。我们都客气,然后李家湖拉着自家的女儿,说雪瑞,你看看,这就是去年帮你治病的陆左,他今天也被爸爸请过来了。

  雪瑞脸上含着笑,明媚动人,然后头朝向了我,说好久不见啊,陆左哥哥。

  看着往昔的黄毛丫头一下子出落得亭亭玉立,我有些颇不自在,特别是看着她如红菱一般娇嫩的嘴唇,我不可控制地想起肥虫子这厮还大摇大摆地从人家嘴里出入过,心中不由一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说怎么叫哥哥啊?我记得以前好像是叫我叔叔的……

  雪瑞红着脸呸了我一口,说什么叔叔啊,尽占人便宜。

  李家湖哈哈大笑,说陆老弟,我跟老顾同辈,按理说你是应该做雪瑞的叔叔,可是你也大不了雪瑞几岁啊?要不然,我们各叫各的便是了……

  我点点头,发现雪瑞站在我们的面前,眼睛就像一对宝石,晶莹黑亮,然而却又似蒙上了一层雾气,烟雨朦胧的,看着我们,但是又好像没有注视着一个焦点,感觉奇怪。我们几个都发现了异常,不住地打量,李家湖叹了一口气,说雪瑞因为被下降头太久,损伤了眼睛,视力一直很模糊,后来虽然陆左你将那玻璃降给解了,但是这视力却一天天的退化,直至如今,仅仅能够看见前方一半米的东西了。

  我问戴眼镜能不能解决?

  李家湖摇了摇头,说不行,这种病不是近视,而是由于屈光间质混浊和视网膜、脉络膜变性引起,是视觉神经萎缩了……这病暂时没有完全的治疗方案,换眼球都不行。雪瑞在美国待得烦腻,所以才把她接回来,参加她妈妈的生日。雪瑞在一旁娇嗔了一声爹地,说不要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好不好?罗叔叔他们在叫你呢,还不赶快去聊你们的生意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的谈话。

  李家湖笑了笑,说你这孩子,耳朵倒是挺灵的。他跟我们一一握手,然后去招呼别的宾客了。

  见自己的爸爸走开,雪瑞脸上浮现出了会心的微笑,对着我说:“陆左哥,你还记得我一年之前临走的时候,我们之间的约定么?”我有些愣神,说什么约定?我真的想不起这么一件事情了,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雪瑞,是我那便宜师叔王洛和绑走了小美,当时的我急得心中冒火,哪里还记得其他的事情?

  见我忘记了,雪瑞有些不高兴,气鼓鼓地说瞧瞧你的记性,当时我不是说我要去拜一个玄学大师,然后回来帮你么?你当时还给我推荐了两个人,一个叫做白鹤鸣,一个叫做黄易。结果我回来找,才发现你坏死了,竟然骗我,那个黄易居然是电视剧《大唐双龙传》的原作者,是个写小说的;而白鹤鸣,他是风水大师,学易学的,我学上十年都不能够帮上你的忙。

  我哈哈大笑,说我当时随口说的,你倒还真信啊?

  杂毛小道在一旁抹黑诽谤我,说小美女,这个家伙向来都只会骗小姑娘,你要小心咯,要有识人之明的。如果有什么心事要倾诉的话,你可以找一个比较靠谱一点的大哥哥,比如我这样长相陈恳和善良的人。

  雪瑞明丽的眼睛瞥了一眼杂毛小道,哼了一声臭道士,老是喜欢占便宜。

  杂毛小道无奈地耸耸肩,对我说道:“你看看,说你有萝莉缘你还不信?但凡是十八岁以下的女孩子,都喜欢你不喜欢我。这是一个什么现象?”他说着,奇怪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束——为了避免围观,杂毛小道换了一声便装——然后皱着眉头回忆,说记得当初我们好像没有怎么见面啊,你怎么知道我是个道士……难道是小毒物在背后编排我?

  雪瑞笑了,说小毒物?说的是陆左哥么?没有,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不过我能够看见你是个臭道士。

  我这也来了兴致了。要知道,杂毛小道跟雪瑞对坐着,离得有一米多远,而且还穿的是便装,雪瑞是怎么知道老萧是个道士的呢?

  雪瑞说能不能听我把故事说完?我们几个都点头,然后雪瑞说她在美国治了一年的病,去年十月的时候在医院认识一个老人,也就是她现在的师父,罗恩平。

  她师父本是天师道北宗的弟子,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流落美国,隐居于旧金山的一个唐人街里。她师父在华人圈中并不出名,但是旧金山道教协会的副会长,就是她师父的弟子,她的师兄。这样一个身怀绝迹的老人大隐隐于市,在唐人街里开了一家祭品香烛店,一直就这么一个人过活着。直到去年身上被查出了美尼尔氏综合症,突发性地站立不稳,恶心、呕吐,天旋地转……他算到自己活不过两年,于是想在这段时间里,再找一个关门弟子,传授一身的技艺。

  罗恩平就在医院里碰到了雪瑞,一个眼睛几乎快瞎掉、但是纯净得如同天湖之水的女孩子。

  两人便这般相遇了,之后,雪瑞拜入了罗恩平的门墙,成为了这个九十五岁老人的关门弟子,衣钵传人。罗恩平是一个高人,何以见得?因为他会挑徒弟,而且会调教徒弟。藏传佛教把师父称作上师,徒弟会把自家所有的财产都贡献给上师,为什么?因为上师会手把手地带你入道,走进一个全新的境界,去一个你这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地方来,所以心甘情愿。这便是有师父的好处。

  说偏题了,罗恩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帮雪瑞调养身体,第三个月,罗恩平帮助雪瑞开了心眼。

  这里讲的心眼,跟佛家说的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中的天眼和慧眼一般,都是不凭借肉眼,而能够明辨物象,看清大小、形状、颜色和距离……事物的本质以及后续的因果。这是一种超越了肉眼辨明的存在,只有天资聪颖者方能够有的。简单来说,雪瑞看到的不是杂毛小道现在的样子,而是他那带着猥琐气质的灵魂。

  这心眼,是代替雪瑞感知这个世界的工具,并且由于她师父的某些布置,并不折损她本身的精力和寿命。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已经被她师父稳固成了天赋。这一稳固,则能够看出她师父的能力了。

  当然,这也是雪瑞体质特殊。

  之后,雪瑞便一边在医院治疗,一边跟随着她师父罗恩平一起学习。罗恩平所学斑杂,但是大部分都是脱胎于五斗米教的天师道道术,这道术有五类,养精、养气、养神、养形、养食,此乃内丹派的功法。而符箓宗的,他老人家也多少会一些。人即将死,罗恩平便倾囊以授,也不怕她囫囵吞枣,全部都教予她。

  唯一的条件是,不要告诉她的家人。

  所以说,李家湖并不知晓,或者他已经知晓,装作不知道。直到上个星期,罗恩平有事前往纽约州,便让雪瑞返回香港,参加她母亲的生日派对。

  我们瞠目结舌,这老母鸡变鸭,雪瑞转身一变,竟然成为了我们的同道之人,真的是——命运多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