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林记玉器行

第十章 林记玉器行

  虽然联系上,但是因为有了当场被人下降的经历,让李秋阳心有余悸,所以行踪变得神秘起来,也不敢再次露面,与跟他接洽的珠宝商们通话时,只是说等他解开石再说。不过话说回来,缅甸玉石交易会从举办以来,时至如今,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管理制度和惯例,货物的运送,都是由专门的保险公司负责执行,所以李秋阳也并没有太过担心。

  他只是怕有人针对他本人动手,就如同下午那个被称为吴楚的胡子男一般,这他肯定就怕。

  不过,为了长远的利益考虑,作为活动的举办方,缅甸军政府自然不希望在自己的治下出现客商一出会场,就遭骚扰攻击的事情,这可是脸面问题。说不定李秋阳能够得到组织方,暂时的保护。

  李家湖告诉我们,李秋阳将于明天下午交易会结束的时候,与有意出价的各商家碰面,商谈出售玉石的事宜。我问李秋阳把石头解出来没有,如果解出来了,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有照片,我们也好判断行事。

  李家湖摇头说没有,一切都要等消息。

  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我问杂毛小道,说能不能通过你那牛波伊烘烘的“大六壬”来推算一下,找出李秋阳的住址?杂毛小道摇头说不行,真以为他是神仙啊?我心中烦愁,空落落的,一想到那块石头若真是麒麟胎,三叔也便有救了,而两个朵朵也能够分离出来,暂保无碍,就忍不住想要得到。

  交易会已经举行了两天了,李家湖和顾老板都开始忙活起来,晚餐只有我们三人和雪瑞、许鸣参加。看着桌子前颜色鲜艳的菜肴,我也没有什么食欲,只是陪着大家伙聊着天。许鸣的谈意很盛,给我们普及起缅甸的局势,还谈及了目前仍然有争端的掸邦地区,讲到了著名的金三角,讲到了毒品大王坤沙……

  抛开别的不谈,许鸣确实是知识渊博的家伙,对缅甸也十分了解,甚至还会说日常的缅甸语,而且他的确是一个能让人愉快的家伙,所以晚餐的气氛还算是热烈。

  饭到中途,从餐厅外面飞来一道黑影,在旁人诧异的目光之中,虎皮猫大人御风而来,嘎嘎地大叫饿死了,饿死了。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们赶紧给它准备食物,虎皮猫大人骂骂咧咧,尝了几口桌上的汤,说咸,太咸了,这鬼地方的盐不要钱是怎么的?

  它这么一闹腾,饭是没法吃了,不过好在大家都已经吃饱了,倒也不在意。

  雪瑞和许鸣早已经习惯了虎皮猫大人的神奇之处,反而是雪瑞的女保镖,在邻桌频频回头,打量肥母鸡一般的虎皮猫大人。等到虎皮猫大人酒饱饭足,跳上了小叔的肩头,我们离开了餐厅。正准备乘车回酒店,小叔拉住了我,然后对雪瑞和许鸣说我们还要在这附近买一些纪念品,过一会儿自己回去。

  雪瑞奇怪,说那好啊,一起去?

  小叔没说话了,反而是杂毛小道立刻自觉地露出了一幅猥琐猪哥样,说小妹妹,有的事情你还太小,所以就不好跟你讲了。纪念品分好多种,有的你能买,有的不能买,只能自己试。我们要去的场合,不适合小女生去,所以呢,你和你致远堂叔就乖乖地回酒店睡觉吧?而我们呢,回来得会比较晚的。

  躺枪的小叔和我尴尬地把头扭过去,不说话了。

  雪瑞的脸一下子遍布红霞,粉扑扑的,骂他流氓,还说缅甸这里的姑娘……这么丑,你们口味真重!女保镖在旁边扶着雪瑞的手,像对待一个真正的盲人一样,小心翼翼,这会儿投向我们的目光,十分鄙夷。倒是许鸣一眼就瞧出了什么,没有说话,反而是劝着雪瑞离开。

  看着三人开车往酒店的方向离去,杂毛小道笑着问我,说小毒物你不会怪我破坏你在小萝莉心中的形象吧?我耸耸肩,说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以为能开天眼的雪瑞,会有多傻?话说回来,我跟雪瑞之间清清白白,最多也只是大哥和小妹的关系。要知道,我喜欢的是黄菲。

  杂毛小道嗤之以鼻,说得了吧,之前还是大叔,现在变大哥了。再有,你和黄警花有多久没联系了?

  我说真正的爱情是值得起考验的,杂毛小道扭过头去,问虎皮猫大人,说大人你怎么看?虎皮猫大人在小叔的肩膀上走来走去,说一对傻波伊。骂完之后,它开始说起事情。原来它之所以离开,是去跟踪李秋阳去了。那个黑胖子离开会场之后,转车几次,到了一个私人工坊,然后把那石头开了。工坊的门窗紧锁,它进不去,所以也不知晓里面到底是不是麒麟胎。但是大人它推断不像,反而是另外一种东西。问题在于,李秋阳自以为做得神秘,却已经被好几路人马盯上了,那玉石今晚肯定会易手,妥妥的。

  说完这些,虎皮猫大人问我们,要不要去凑热闹?

  好几路人马?这么说来,那还真的是一趟浑水了。看看今天那个出手的黑瘦汉子,便知道仰光这里的水有多混浊了,浅坑里不知道蹲着多少王八,如果我们贸然加入,其中有多危险,还真的是很难说啊。而最重要的是,那东西是不是麒麟胎,这还是两说呢。

  小叔没有说话,杂毛小道看着我,我则皱着眉头问那石头是麒麟胎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虎皮猫大人这鸟脑袋一偏,想了一会儿,说大概两成吧……

  一想到危在旦夕的三叔和随时可能遭遇危机的朵朵,我咬着牙,说干了,咱们也去凑个趣,未必我天朝的男人,还怕那些个光脚丫子不成?人死卵朝上,不死万万年!杂毛小道拍手大笑,说在这缅甸的大马路上走着,确实没看到一个入眼的小妞,老萧我一肚子邪火,总是要发出来的。好基友,一辈子,走起!

  小叔没说话,而是伸手去招出租车。

  虎皮猫大人拍打着翅膀飞到半空中,说果不其然,你们这一伙人都是亡命之徒,真的合大人的口味。放心了,跟着大人我混饭吃,一切事情,都有我罩着。

  ********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陌生的街头,远离繁华的商业街,周遭的建筑都是缅甸风格的房屋,也有一些英式的红顶小楼,在来的路上,有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花圃里鲜花盛开,有热带树木在道路两旁哨兵般挺立,空气中有潮湿温热的风吹来,粘粘的,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是仰光市里一个极普通的小区,街上到处都是穿着清凉的本地人,街上的店铺好多都是前店后作坊的形式,让人意外的是居然有的招牌还是中文的,这个让身处异乡的我们感到十分的亲切。

  有几个光着脊梁骨的本地小孩朝我们跑了过来,然后拉着我们的衣角,叽叽咕咕说些什么。

  我们几个有些发愣,看着这些又黑又瘦的小孩子伸出手,然后一双双渴求的眼睛望着我们,不知道在是怎么回事。想挣脱开,然而这些小孩抓得很紧。我们面面相觑,而虎皮猫大人则发话了,说他们在找你们这些外国游客要钱呢,随便给一点。原来如此,我一边掏出兑换的零碎缅币给这些小孩,一边问这肥鸟儿,说大人你还懂缅甸语?

  虎皮猫大人傲然说是,想当初大人也是通古博今、集大成者,区区缅甸语那能够难得倒它……它吹嘘了一会儿,然后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跟你瞎侃了,前面那处写得有中文“林记玉器行”的店子后面,就是黑胖子所在的工坊,不知道这小子走了没有,我再去查探一番。

  说完话,它展翅高飞,朝远处而去。

  为了不让人注意,我们走到了一处阴影的巷道角落,看着那大门紧闭的店子,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李秋阳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窝着,干嘛不到交易会指定的酒店住下,享受组织者军方的保护呢?

  我正沉思着这个问题,小叔突然出声说道:“小心,有人……”他的声音又快又急,我瞥眼看去,只见一个身形犹如狸猫一样的女人,从巷道尽头轻轻地踏步而来。她体型小,但是灵敏,不一会儿就窜到了我们的面前,不问缘由,不说话语,抬手便是一抓。

  这女人的手上套着一个乌黑的手套,而手套上有五道金属勾抓,尖锐得发亮。

  小叔首当其冲,也不客气,抬起左手,就跟这女人硬拼了一记。

  他的左手在神农架的时候被一道黑影子齐肘斩下,现如今装上了一根坚硬的铁拳,跟这女人的手套硬拼,那女人自然不敌他这老辣的生姜,一招便露出了空门,杂毛小道看得眼热,双手当中一抓一揽,便将这女人给抱在了怀里,紧紧制住了要害,不让人动弹。那女人张口想叫,小叔伸手,准确地堵住了她的嘴巴。

  而我则瞳孔骤然收缩,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林记玉器行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