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食猴鹰现,大人受伤

第十一章 食猴鹰现,大人受伤

  这个人,便是日本小子加藤原二,阴魂不散的家伙。

  我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不甘寂寞,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他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比有虎皮猫大人领路的我们,也仅仅只差了几分钟,前后脚到。不过也是,日本在缅甸的投资并不少,势力也大,想来他们在这里的消息也是很灵通的。他并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四个黑衣男人,几个人在玉器行门口站了几分钟,交谈,然后敲门。

  而这一边,杂毛小道将这个不到一米五的女人给制住之后,毛手毛脚地摸了一阵,掏出一把小刀、布条以及一些零碎的缅币来,小叔在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人。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本地女人,皮肤泛黄,面目普通,身材如同未发育的小孩子一样,然而额头处却有了些皱纹,让人看不出年纪。在她的后背处,有一个黑色蜘蛛的纹身。杂毛小道问了她几句话,她只是摇头,嘴里咕哝了几句,被憋回了肚子里,然后就奋力挣扎,张牙舞爪。

  杂毛小道一巴掌,把这个突然攻击我们的女孩子给扇晕了。

  我说你不是经常说要怜香惜玉么?怎么现在下手这么黑?杂毛小道将这个女人拖到墙根上,然后平放到地下,抬起头来说对于敌人,他可是从来都不手软的——再说,这姑娘平胸短腿的,扇起来没压力。

  这家伙……

  加藤原二的人在玉器行的门口敲了一阵,没人开门,旁边店铺的人过来跟他们交涉,说了几句话,接着双方就吵了起来。这一吵,人便聚集起来,闹哄哄的。我看到从街尾处来了一队裸着右肩、穿红色袈裟的僧人,总共有六个,径直朝这边走来。缅甸的男人一生中总有一次要出家当和尚的,所以在这里见到也属正常。然而这些和尚的表情却是有些狰狞,气势汹汹地走到了玉器行的门口,立刻跟加藤原二的人对了上来。

  在我这几天的印象和所见所闻,缅甸的僧人都是平和的,深谙佛家教义,走路像踩着棉花,生怕踩到蚂蚁,然而如此火爆的,却是第一次见着。

  因为语言不通,隔得也远,我们只能看作是哑巴戏。只见双方吵闹了一阵子,结果却出人意料,为首的一个老和尚竟然带着人从巷道里绕了过去,而加藤原二的人,也在后面紧紧跟着。小叔拍着我的肩膀,说走,我们去看看。杂毛小道跟着他一起走出阴影,往那边走过去。

  因为这里面聚集的人很多,我们往人群边角处站着,也就没有被注意到。跟着来到了店铺的后面,那是一个大作坊式的院子,也是铁将军把门。我往上空看了一下,还是没有看见一只类似于肥母鸡的生物。门上的锁被一个矮个儿僧人摸了一下,然后就很轻松地被打开了,僧人和日本人都走进了院子,又接着进到了房间里。我们顺着拥挤的人群涌进去,但是工坊的门口却被人把持住了。

  门打开,我轻嗅了一下,一种腐臭欲呕的血腥之气,就从里面飘了过来,接着院子里的苍蝇嗡嗡乱飞,战斗机一般,到处都是,引得我体内的金蚕蛊欢呼雀跃,蠢蠢欲动。这股味道十分浓烈,熏得旁边围观的人,都纷纷忍不住想呕吐,有的小孩子抵抗力不够,直接一股酸臭的苦胆水和食物残渣,就喷射了出来,又是一阵忙乱——嗯,这孩儿晚上吃的又是大米饭。

  我找了一个角度,瞥一眼进去看,只见正对着门的就是一台解石机,而地上,则是……

  天啊,那是一地的尸体肉块,血淋淋,被人为地堆积成了一个佛塔的形状。

  在这人肉堆积而成佛塔的前面,是八颗大小不一的人头,全部面朝门口。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最前面的那颗硕大的头颅,便是黑胖子李秋阳的。只见他眼睛圆睁着,写满了惊恐,整个脸都是干净的,太黑了看不清什么,只是嘴角那一丝诡异的微笑,让人觉得心中搁着一根刺,古古怪怪的。八个成年人的肉块堆积,让那里面简直就变成是一个修罗屠宰场,我这才发现,已经有血水咕噜咕噜地往外面蔓延开来,流到了院子里。

  这恐怖的场景不止是我看到了,许多人都从大开的门中,看到了一切。

  人群顿时就炸了窝,闹哄哄的,有人立刻尖叫着朝外面跑去,有人则扑通跪在地上,朝那些僧人们虔诚地跪拜祈祷着,房间里面还传出来一声凄厉的怒吼。这声音听着耳熟,我琢磨了一下,竟然是加藤原二的。因为身处异国,语言不通,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在议论着什么,而一个僧人高声在宣讲,只看到他嘴唇张合,但是也听不懂其中的意思。

  然而,这个僧人的声音就像洪钟大吕,一开始宣扬起来,周围的杂声,立刻就变得小了很多。

  最后停止不见,唯有这僧人嘴巴开合。

  空气中有嗡嗡的声音回荡,我知道,这个僧人是个有道行的人,因为我感受到了真言的力量。

  我听到旁边有两个人在议论,居然用的是中文,只不过是云南那边的方言,让我听得有些吃力,于是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探询到底怎么回事?身在异国,最惊喜的莫过于是碰到故国的人,那个叫做老巴的汉子先是问我们是不是来仰光的游客,然后主动跟我们翻译起了这些话语:

  原来这些僧人,是附近某寺院的师傅,为首的那个叫做伯努上师,他在寺中修行的时候,感觉到这里有异常,便带着自家的弟子,过来一探究竟,然而却发现这里有妖魔在作祟;而那伙小日本子,却是因为有两个人失踪了,所以才找过来的。

  说到这里,老巴低声跟我笑,说哄鬼呢,老子在这里做了十几年生意了,也没有见过哪样妖魔哦。很明显就是一起故意杀人案嘛,不过这手段实在太凶残、太变态了,令人发指。不过你们别说出去啊,这些和尚在这里的地位很高的,诋毁他们的话,会被围殴的。

  旁边的一个他的同伴责怪他幸灾乐祸,说老林在这条街上也有七八年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是咱中国人,他死了你很高兴?

  老巴撇了一下嘴,说老林他这人向来独来独往的,人也傲得很,不团结……

  说着,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说不过这么一死,心里怪难受的。

  过了一会儿警察来了,吹着警哨,把这里闹哄哄的人群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日本人和寺庙的僧人们。我们也就随着人群挤出了院子,老巴和他同伴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我们谢绝了,握手告别。往回路上走,路过巷口,发现刚刚被敲晕的那女人,也不见了。

  虎皮猫大人从空中飞了回来,我问它情况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这肥鸟儿一副疲倦的样子,说你们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哪里肯动这个脑筋,让它直接说便是,它拿捏了一下架子,然后妥协了,说你们怎么都想不到,在那作坊里面,居然有咒灵娃娃出没的痕迹。不但如此,而且还有一头受降头的食猴鹰在。刚刚它也是因为在空中,跟那个被赞为世界上“最高贵的飞翔者”的扁毛畜牲遭遇,并恶斗了一场,所以才拖延了这么久。

  食猴鹰?我们一惊,那种畜牲身长一米、翼展三米,可算是鹰中之虎,光听它名字就知道,是真正厉害的猛禽,而就虎皮猫大人这肥母鸡的身材,能够斗得了那么厉害的家伙?这时我们才发现落在小叔铁臂上的虎皮猫大人身体瑟瑟发抖,羽毛凌乱,像是被抡大米了一般,左翅下面的羽毛上还有一团湿漉漉的暗红色。

  我们赶忙问它是不是受伤了?

  虎皮猫大人声音都有些低沉,说你妹啊,现在才看出来?不过大人我也没有让那扁毛畜牲得意,它也被我啄瞎了眼睛,论损失,比我严重,所以不吃亏。不过这家伙身上被人下了降头术,受控了,而且有毒,小毒物,让你家小肥肥给大人我通一通经脉,不然最迟今天凌晨,你们就有鹦鹉汤喝了。

  艹,谁敢吃这老鬼的肉啊?

  我流着冷汗,赶紧唤金蚕蛊的名字,把这小祖宗给请出来。肥虫子一出现,便往我身后躲,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它最近被虎皮猫大人追得都苗条了,所以怕。虎皮猫大人有气无力地喊小肥肥,说这几天不吃你了,被下毒了,过来给大爷松松骨,做一个马杀鸡(まさち、massage)。肥虫子这才安心,飞到虎皮猫大人的身后去蠕动了一下,找准地方,然后狠狠地一钻,进了虎皮猫大人的体内。

  就这一下,虎皮猫大人发出了有史以来最悲愤的哀鸣:“我艹,你他妈的往哪里钻……”

  大人虎躯一震,男儿泪滚滚地流了下来。

  我们往回走,顾老板打电话给我,问在哪里?赶紧回来!我问怎么回事?顾老板严肃地说他们接到内部消息,说今天下午拍到105号石头的李秋阳,被人残忍地杀死了,一起的还有他的几个马仔,手段十分残忍。现在大家都在传,说这里不安全,都准备回国了。主办方正在安抚人心,而且还在进行秘密调查。

  挂了电话,我们面面相觑,这消息怎么传得如此之快?后面似乎有什么推手在啊?

  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