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二章 小叔离去,兵分两头

第十二章 小叔离去,兵分两头

  回到酒店之后,才感觉到人心惶惶。包括仰光这边的分公司经理郭佳宾在内的人员,全部聚集在李家湖的套间里面商谈事情。小叔要去给虎皮猫大人处理伤势,而我和杂毛小道则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了房间。见我们进来,李家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让我们都坐下来,继续商谈刚才的话题。

  我听了一下,原来是关于这几天投标下来的石头,如何托运回去的事情。

  郭佳宾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干男子,他侃侃而谈,说这些货物一般都是由保险公司托运的,而这保险公司又有军方的背景,并不用担心货物的问题,至于大家的安全,他刚才联系了一家有名气的安保公司,增派了六名保镖过来。希望大家最近不要单独行动,一旦交易会结束,立刻就返回香港。

  他谈到了李秋阳的死,说这个家伙太大意了,竟然把石头带出去,脱离了组织方的监控,真的不知道怎么想的。这种恶性案件,特别是涉及到外国投资商的死亡,官方一定会迅速反应,做出一个解释来的。

  李家湖征求雪瑞的意见,问明天送她返回香港,好不好?

  雪瑞断然拒绝,说要跟大伙儿一起回去。

  一堆人又商量了一些相关事宜之后,各自返回了房间,李家湖把我们几个留了下来,旁边还有顾老板在。深吸了一口气,李家湖严肃地问我,说陆左,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吧?我说怎么你会这么想?李家湖说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那块石头正好就是你们此行的目标,而且事发的时候,你们正好独自在外面。别人不知晓,但是我和老顾是对你和萧道长的本事,都清楚着呢……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们,麒麟胎我们确实想要,但是杀人的事情,绝对是不会做的。那件事情发现的时候,我们正好赶到现场,也看到了,是一个降头师下的手,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顾老板一拍大腿,说老李你看看,我就说了,陆左这个人最重情义了,哪里能够做出那么恐怖血腥的事情来?李家湖也长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不是我想管你们,是真的把你们当作朋友了,所以不希望你们是满手血腥的样子。而且,看到雪瑞跟你们走得这么近,心中就有些多余的担心了。不过,最近这几天形势有点紧张,动手的那个人,很明显的在挑衅军政府的威严和底线,所以风声可能会很紧,你们最好不要乱走动。”

  我们都说晓得了,然后两人又是交待了一番。

  出了门,发现雪瑞正堵在门口,而她的那个女保镖则在楼道的转角,跟郭经理在聊天。雪瑞的眼睛像水盈盈,像蒙上了一层烟纱,看着我们,说:“刚才就闻到你们身上,一股血腥子的味道,刚刚到底干嘛去了?你们和爹地谈什么,怎么还不让我知道?”

  杂毛小道虎着脸,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参与了。”

  雪瑞揪着杂毛小道胳膊上的肉就拧,说你到底讲不讲?

  杂毛小道一脸的痛苦表情,无奈地看着我,说:“小毒物,这小妮子无法无天了,你到底是管不管?”我指着门,说她爹在里面,要不然你找李生谈一谈?说完这话,我赶紧溜到小叔房间去,后面传来了杂毛小道的破口大骂,以及雪瑞又急又气的娇嗔声。

  我路过女保镖(貌似叫做崔晓萱?)和郭经理的身边时,这个英姿勃勃的女孩子莫名地脸一红,而郭经理则朝我礼貌点头,然后朝旁边让了一让。两人显然是有些猫腻,但是我却并不关心,匆匆来到了小叔的房间,察看肥鸟儿的伤势。

  小叔自有他老萧家的外伤良药,现在已经上好了,虎皮猫大人像只死母鸡一样四脚朝天,瘫在床上,见我进来,大骂,说小毒物你这个挨千刀的家伙,赶紧把你家肥虫子叫出去,奶奶的,把大人我这里当家了,我喊了半天,都不肯出来,擦!

  我听它骂人的声音中气十足,便知道这家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理它,坐下来问小叔接下来怎么办?

  李秋阳死了,那块疑似麒麟胎的石头现在也不翼而飞了,死了这么多人,风声鹤唳,暗流湍急,我们该如何是好?那个食猴鹰不是只出现在菲律宾的原始丛林中么?这东西稀有得很,怎么会跑到仰光的城市上空来?还有虎皮猫大人说的咒灵娃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下子,局势就变得错综复杂起来了。

  小叔还未开口,杂毛小道就推门而入,笑嘻嘻地冲我说道:“你这个没义气的吊毛,雪瑞都哭了,看你怎么办?”说着话,他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嘿嘿地摸着虎皮猫大人的肥肚皮,说大人,感觉如何啊?肥鸟儿直哼哼,说艹,下次你来试试就知道了——小毒物你个王八蛋,也不好好教训一下你家小肥肥,骂了隔壁,老子我二十多年的节操……

  我很无辜地说关我屁事啊。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都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不说话。

  不谈笑了,虎皮猫大人跟我们解释起咒灵娃娃这种东西来。

  咒灵娃娃这东西就跟养金蚕蛊一样,将许多鬼娃娃聚拢在一起,数额一般都是九的倍数,越高越好,然后布置一个怨咒灵阵,让所有的鬼娃娃都自相残杀,相互吞噬,这样子经过大概三年以上的时间炼制,便得到一个浑身毛茸茸的恶鬼崽子,这个恶鬼崽子就是通常所说的咒灵娃娃。这样的鬼崽子心性完全就已经入魔了,凶残得很,而且也不怕阴风洗涤,可以存活人间许多年。唯一的坏处,恐怕就是太暴戾凶残了,如果炼制的人道行不够,极其容易被反噬。

  布置怨咒灵阵的法子,知道的人不多,即使知道,也没有多少人有财力搞出这些来,所以咒灵娃娃的名声,并不显。

  但是每一个咒灵娃娃出来,都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而且它背后,还站着一个实力雄厚的家伙在。

  小叔问虎皮猫大人,说那作坊里面有解石机,想来已经是把那里面的玉胚子弄出来了。这玉胚一旦问世,便会在空间里面留下痕迹。大人,你当时看到了什么?

  虎皮猫大人说有一股暴戾之气,似乎像是妖气,血腥直接得很,不像是麒麟胎传言中的那种中正平和。两者应该属于同一类型,但是却有着不同的功效。小叔皱着眉头说那就是说不是麒麟胎咯?虎皮猫大人说是的,老幺,你有什么想法?小叔点头称是,说三哥撑不了多久了,过一天算一天,拖不得。这里如果不可行,那么我就需要去泰国清迈跑一趟,去契迪龙寺请一请那个般智和尚出面才行。

  我说行,那我们一起去。

  小叔摆手说不用,这件事情他一个人去办就好了,在泰国他也有关系,不用麻烦这么多人。虎皮猫大人的推测也许是正确的,但是总感觉那个石头里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东西在。这是他的直觉,也就是灵光一闪,这种情况不多见,不过却是很准确。所以,让我们留在这里,继续跟进,而他则先去泰国。

  他还补充了一个理由,我们三个一起离开,确实会让人怀疑,我们参与了李秋阳碎尸案的事情。

  我们点头,认可了他的决定。

  当晚小叔收拾了行李,然后找到郭经理,让他帮忙安排小叔前往泰国的事宜。因为是大老板的朋友,郭经理倒也十分热情,毫不犹豫地答应。小叔他是多年的驴友,然而行李并不多,一大堆零零碎碎,铁手,再加上三叔的那一把雷击枣木剑,便是他全部的家当。

  次日我们并没有参加最后一天的交易会,那些重量级的昂贵原石,已经勾不起我们半分的兴致。

  郭经理通过关系,紧急买到了仰光飞清迈的机票,于是我们两个加上雪瑞(含一男一女俩保镖),便把小叔送到了明加拉当机场,小叔对我们交代妥当之后,挥手告别,虎皮猫大人展翅飞进去送他。雪瑞回过头来,眼睛里面有一种朦胧的黑色,她指着那肥鸟儿的背影,说她怎么感觉那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家伙,而不是一只单纯的虎皮鹦鹉?

  我们都点头,对雪瑞的这个判断,连声认同。

  丫那肥母鸡一般的躯体里面,定然装着一个顶级龌龊的灵魂,而且还是一个超级装波伊犯。

  我们变着法编排这个让我们欢喜让我们忧的脏话鹦鹉,正聊着天,杂毛小道的手机响了,他接听,然后脸色立刻就严肃了起来,一直点头,然后问了几句话。挂了电话,他也不避着雪瑞,告诉我那边来消息了,说昨天晚上的案子出眉目了,死的人里面,除了李秋阳和林记玉器行的老板外,还有手下的马仔和店员,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潜入进去的日本人,而李秋阳手下有一个叫做姚远的参谋,则消失了。

  有消息称,这个人将要前往掸邦的大其力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