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八章 出城进山,乱象丛生

第十八章 出城进山,乱象丛生

  夜幕初上,我换了一声衣服,独自一人来到了湄赛河畔。

  依然是那个小院落,开门的还是络腮胡子,他盯着我,然后看了看后面,四处张望一番,咕哝一句,好象喉咙里面在咽痰,然后转身朝里面走去。我跟着进去,中午时分打牌的男人们不见了,只是在院角蹲着三两个醉鬼。差猜依然在最里面的房间里,他的四朵金花没在,一个人静静等待着我的来临。

  络腮胡把我领到了房间,然后躬身退下,把门关上,差猜让我坐下,然后笑容满面地说:“没想到你中午刚刚杀了人,晚上还有胆子跑到我这里来,就不怕我通知警察局?”

  我笑了笑,说你要是跟警方联系这么密切,就不会在大其力这地界,混得风生水起了。他拍拍手,说不错,艺高人胆大,这样的过江猛龙,我还真的惹不起。不过,钱带够了没有?我拍拍随身携带的背包,说都在里面。说着,我把拉链拉开,露出一沓沓泰铢,然后放在桌子上,说要不要数一数?

  差猜笑了,说要不是为了交识一个朋友,这种小生意,他未必有心思做,数钱就不必了。他舔了舔嘴唇,说我找的那个老头已经找到了,有人看见他到了孟霍邦南部的一个小村子里,那里是克扬族的聚居地,叫做错木克,如果来得及的话,这两天之内,他可以保证姚远还在——消息如果不准确,分文不收,可以退款。

  说完这些,他把地图和交通路线递到我面前,说欢迎下次惠顾。

  我抬头看着差猜,他的眼睛里面没有丝毫的隐瞒,而是同样回视着我。我笑了,说当然。拿着地图起身离开,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差猜突然说道:“说一个事,警方已经将你和你朋友的画像交到我这里来了,而我却并没有将你出卖,你似乎欠了我一个人情……”

  我转过头来,微笑,说那么欠着吧,等我回来,会还你一个大礼的。

  他哈哈大笑,说哦,不错啊,我喜欢“惊喜”。

  出了差猜的院子,我低下头,行色匆匆地走着。好在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又是旅游的黄金时节,大其力的中国游客其实还是蛮多的。我在街上转了几圈,然后又在小巷子里绕了路,甚至把金蚕蛊放飞,守着后路,发现并没有人跟踪而来,这才放心,返回了藏身之处。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古丽丽吃了安定药已经睡熟,而小廖则在另一张床上打盹,杂毛小道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台灯下面,专心地雕着玉。雪瑞的任务他只完成了两块,交给了雪瑞,其余的玉胚还一直在百宝囊中放着没动。不过他现在在刻的,却是那一块蓝花冰玉石。见我下了地窖来,他收起来,问情况怎么样?

  我把从差猜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问有没有碰到虎皮猫大人?

  我说没有,这个家伙不是一下飞机就飞走了么?它神出鬼没的,我都习惯了。

  我和他商量要不要去错木克?如果去的话,我们越快出城越好,因为这两天,姚远都还在那里,我们能够遇得上。杂毛小道问一定要找到姚远和105号石头么?我点头,说我相信小叔的直觉,那块石头如果不是麒麟胎,那也是一件对你我都有用的东西。其实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找到秦立那个吊毛,顾老板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靠,这缅甸警方的效率,真够垃圾的。

  在一旁打盹的小廖突然插嘴,说他们的效率要是高的话,说不定你已经在大牢里面蹲着了。

  他的这个冷笑话有点噎到我,不过他既然已经醒了,我们三个就聚在一起商谈接下来的事情,小廖说要出城也可以,他可以找关系把我和杂毛小道搞出城去。不过有一件事情,要讲清楚了:现在外面真不太平,特别是像错木克那种地方,以前都是种罂粟的,乱得很。我说不妨的,这些我们都清楚。小廖说好,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我就安排你们离开,我留在这里照顾古丽丽,过些时日,说不定我老子能够打通些关系,也就没事了。

  说完他又拿起电话,打点我们出城的事宜。

  待他说完,杂毛小道将相关的药方和注意事项讲给小廖听,并且让他好好鼓励古丽丽,让她恢复生活的勇气,如果有条件,把古丽丽送到医院去,最好能够回国去,让她和家人团聚一下,也算是满足心愿吧。

  小廖说这放心,他的心不比我们的冷,热腾腾的,自然会好好照顾。

  谈完这些,小廖又缩回床上去睡觉,杂毛小道拿出玉胚来仔细雕。我抱膝坐在地面的草席上,看着古丽丽苍白的脸,她的眉头舒展开来,终于没有了我走的时候那种愁容。唉,现在的她,也许只有在梦中,才能够无拘无束、开怀的笑吧?我突然想到,像她这般的生活,是不是还不如朵朵开心呢?

  昏黄的灯光下,杂毛小道一刀一刀地刻着玉,而我则缓缓闭上了眼睛。

  ********

  清晨的时候,小廖联系了一辆送货的车和一个向导,将我们送出了城。

  而他自己,则留在了那个地窖里面,照顾着心无生志的古丽丽。这个倔强的女孩子心中所有的坚强,在见到我们之后彻底地消失了,唯一的心愿就是让我们将她的骨灰送回故乡,告知一下她的父母亲。然而这种残忍的做法并不是我们所能够决定,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离开她的视线。

  很巧的事情是,小廖联系的向导,正是我们来大其力的时候碰到的吴刚。

  出了大其力,沿江而行,一路风光如画。

  然而这些美丽的风光都是“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倘若真的走近,你就会发现那些远处看着美丽如诗的一排排草棚子里,有着怎样的贫穷和困苦,而且这种现象离大其力城区越远,越严重。贫穷导致了人们不得不另外找寻致富的道路,于是有人便种植毒品来。而毒品却是一个畸形的东西,贫者越贫,富者越富,军阀们割据着这山地,年年战乱不休。

  当然,大其力这一片,因为达到了势力平衡,并没有太过厉害的冲突。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人总是要交易的,人总是要消费的,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把大其力变成一个混乱之都。

  货车一路沿湄赛河而行,弯弯曲曲,足足有三个多钟头,又拐进一条岔路,一直把我们送到了山脚下,然后司机给我们指着远处的山巅,说翻过那座山,再过了那片林场,背后就是错木克村了。我们问大概要走多远,他想了想,说没多远,走走吧,很快就到了的。

  我们下车表示感谢,然后递了五百缅币表示感谢,他喜滋滋地收了,回赠我们一把丛林大砍刀。

  来的路上,杂毛小道已经将此行的目的告知了他小叔,我也打电话给远在仰光的李家湖说了大概的情况。李家湖的语气十分低沉,过了一会儿,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雪瑞并没有乘坐飞机,返回香港,而与她一同消失的,还有许鸣和那个叫做崔晓萱的女保镖。为了这件事情,他叔叔李隆春也着急了,准备抛下手中事务,前往缅甸来坐镇。

  事情越来越乱套了。

  站在这重峦叠嶂的山林脚下,我们的手机已经没有信号的。问题越多,我们越要冷静,就目前而言,要先将姚远给找到,然后将105号石头抢到手上,看看对三叔的病症,到底有没有帮助。上山入林,有一条绿草丛生的小路,这是山民们一脚一脚踩出来的,唯有靠步行而走,别无它径。

  在我体内憋了好多天的肥虫子这时终于不再等待,而是从我体内浮出来,停在我的眼前,一双黑豆子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一副快要饿死的表情。我点了点头,也难为这小东西了,让它自由活动,去觅食,但是不要离我太远了。肥虫子欢呼雀跃着,生怕我反悔一般,摇着尾巴就冲进了山林里。

  热带雨林里面,蚊虫滋生,肥虫子热爱的食物数不胜数,它自然是开心到了极点。

  不过这里丛林密布,枝繁叶茂,行路并不好走。向导吴刚乍一看见金蚕蛊,十分惊讶,见这虫子竟然听我的话,心中又多了几分畏惧。吴刚是那种有钱挣,良心都肯出卖的人,金三角一直都不是一个稳定的地方,他自然也不会因为我们昨天的事情而恐惧于我们。但是看到金蚕蛊,却又转换了态度。

  他以前去过错木克,也跟克扬族的人打过交道,这也是小廖委托他人找到吴刚的原因。

  林中不好走路,我们默默地前行着,我和吴刚的手中都有一把土制的丛林大砍刀,用来砍小路荆棘的,而杂毛小道将他的桃木剑拿在手上,紧紧跟随着。进山没有两里路,吴刚就已经斩掉了一条蛇,放到了背篓里面去,然后跟我们笑言去村子里面找人炖蛇汤喝。

  绕过一片林,肥虫子突然从林间朝我奔来,而它的后面,有一道黑影在追逐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