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四章 刀斩山魈,夺路而逃

第二十四章 刀斩山魈,夺路而逃

  被人朝天举起,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通常我都会面对这样力道大得出奇的对手,也经常有被举高过顶的经历,所以我早就请教了杂毛小道如何破解此法——那便是身体如同柔韧的蒲柳,不与其硬碰硬地拼力气,而是柔软下来,缠着对手的身体,不让他将我甩飞出去。

  所以当我的手臂受力,然后被高高举起的时候,双脚立刻弯曲过来,钳住了这个男人的脖子,用著名的“夺命剪刀腿”,试图将此人的脖子给一举拗断。然而,在经受了猿尸降的改变之后,这人的脖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我顺着力道,双腿一绞杀,感觉自己好像夹着一棵坚韧有力的老树根,怎么都动弹不了。

  什么叫坚如磐石?这便叫坚如磐石。

  好在我与他纠缠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经摆脱了复杀上来的山魈,一个正宗萧氏弹腿,直踹到这男人的心窝子里。他一吐劲,便是有着猿尸降在身的金刚男,也承受不了,张开双手往后倒去。我失去束缚,立刻跳了起来,毫不犹豫,一刀砍在了朝我张牙舞爪而来的山魈身上。

  刷……有鲜血飚飞出来,淋湿了我一脸。

  这血既热又腥,连着我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窜到了脑门上来。我扬起手中的开山大砍刀,劈出第二刀,然而却被这家伙给避开,伸出爪子来挠我。果然不愧是凶猛的生物,受了伤,不逃不避,反而只想着杀死敌人。这时候溪边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嚎叫声,这声音本来应该是一个可爱的童声,然而此刻听到耳朵里,却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威严和恐惧。

  我躲开山魈这一抓,只见跟那伙猴子周旋的小妖朵朵浑身变得红光流溢,像一块烧红了的烙铁,而在离她的身体半米处,有浓郁到可以见到的青色气浪出现。随着这一声尖嚎,那些刚才还积极展开攻势的猴子,立刻就夹着尾巴,露出红色的屁股腚,朝着黑色的林间奔散而去。

  便是那两头素以凶猛著名的山魈鬼物,都不由得停顿了一下。

  在丛林里,小妖朵朵的法力大得出奇。

  就在这山魈顿足之时,林间的野草也立刻疯长起来,将这两个鬼狒狒周身缠绕住,如同包裹绿色木乃伊一般,牵制了山魈的所有动作。然而遗憾的是,这些野草似乎对下了猿尸降的男人有些恐惧,如同怪物触手一般、一米高的野草,在离他半米之外游动着,却始终不敢接近他。

  这个男人立刻感觉到情况对他有些不利,倒地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连退了四五步,然后喘着粗气,虎视眈眈地看着浮在空中的小妖朵朵。作为一个鬼妖,小妖朵朵有着妲己褒姒一般的妩媚面孔和模特一般的身材,只可惜的是,这是一个袖珍美人儿,几乎是按照比例缩小了一倍。

  这样奇怪的存在,自然让第一次见到她的人心生好奇。

  尤其是她是如此的强大。

  其实不光是他吃惊,我心中的惊讶也并不比他少:我是有过一次与猿尸降交手的经历,知道这种邪门的术法是多么的可怕。它不但能够让人的生命缩短至十年,而且在打了鸡血过后,施术期间,周身的神经都兴奋地依循着山魈的本能在行事,根本就缺少自我的判断力。

  力量和智慧,并不能兼备。

  也正因为猿尸降提升了强大的力量,但是却失去了人类本身的判断力,使得它并没有大规模流传开来,反而是成为一种被淘汰的法子,湮灭在历史之中。然而我们面前的这个家伙,却仿佛有着一定的自我意识。

  或者说,他根本就是一个清醒的人。

  这便是可怕之处。

  试想这法子如果能够加以推广,不考虑受降之人每个“圆月当空、十五之月”所受到的痛苦和只有十年的寿命,有能力、有资源的组织方甚至可以拉出一票堪比超人的队伍来。这样一群聚集了恐怖怪物的队伍,将会有多大的破坏力和威慑性,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现代社会,最看中的一个因素,便是稳定。这样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会让很多人睡不着觉的。

  这个男人的目光落到了我和杂毛小道的头上来,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开口了:“刀疤脸,小道士,你们这样的组合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告诉我你们的名字……”他的开口让我们心中大惊,然而久经沙场的我并没有流露出蕴含任何感情色彩的表情,而是眯着眼睛看向他后面鬼鬼祟祟的肥虫子。

  杂毛小道右手上的桃木剑挽了一个古朴沉重的剑花,凝神说:“想知道别人的事情,是不是该介绍一下自己叫什么?”

  “王初成!”这个高大的男人说道:“我的中文名字叫做王初成,你们呢?说出你们的名字!”

  他张了张口,还待说着什么,肥虫子便在我的命令之下,电射向他的背部。

  然而这个自称为王初成的家伙虽然看着我们,后脑勺似乎长了眼睛一般,五指竖成爪,看也不看,便朝后抓去,准确无比。肥虫子一动,我和杂毛小道便也动了。杂毛小道挽着桃木剑前冲,而我却折身返回,一刀偏过绿草间隙,将与我战斗的那头山魈的喉咙给抹开,这刀快,方才我在溪边浣水洗刀,磨得铮亮,一下子便将那凶躁异常的山魈脖间切开了一个婴儿嘴唇般大小的口子,鲜血立刻喷射出来。

  它气管一破,立刻迸发出生命中最后的挣扎,浮在空中的小妖朵朵表情狰狞,青筋露出来,与之角力。

  “嗷……”

  王初成狂喝一声,蛮力竟然将杂毛小道的缠绕剑法给破开,又用气势将金蚕蛊镇住,朝我狂奔而来。小妖朵朵浑身通红,显然是尽了全力,这机会稍纵即逝,我自然不会傻乎乎地放过剩余的山魈,让它变成王初成的帮凶。当下也顾不得王初成的攻击,抽刀又朝右边那一头受困山魈砍去。

  血光一现,又一条生命处于人生的最后时光。

  我则再次被王初成给捉住,砍刀丢落在地,他双手一用力,竟然想将我活活地撕成两半。

  我的身体哪里会这么脆弱?当下我也起了蛮劲,紧绷起肌肉,与这黑猩猩一般的家伙搏力。我自有金蚕蛊,已是一年有余,尽管它现在不在我身,但是我的身体素质无疑是高了很多,竟然也有气力与这家伙一搏。然而也仅仅是心中一口气而已,比不得这家伙受了邪术之后的绵长。

  不过就是这么一拼,使得一直游离在外的金蚕蛊终于得了下手机会,倏然钉在他毛茸茸的后脑勺上。

  金蚕蛊的催眠大法对于有道之人不利索,所以王初成并没有栽倒在地,只是眉头蹙紧,狂喝一声,加诸于我身上的力道更加的大了几分。而这时,山林的黑暗尽头,已然传来了小队人马的脚步声。

  尽管有着极度的自信,王初成还是在一开始就呼叫了同伴过来围猎我们。

  猛虎架不住群狼啃,我们可经不起这般耗损。王初成拿我当盾牌,隔着杂毛小道,但是他却忘记了还有一个如鱼入大海的小妖朵朵在。正当我憋红了脸,与这恐怖男人搏命的时候,小妖朵朵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上空,念了一段极其绕口的咒诀,然后一股青色的气罡从半空之中灌注到王初成的身上去。

  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随着这青色之气源源不断地进入王初成的头顶,他的身形开始变小了。

  逐渐的,我抓着的这个男人从一米九的魁梧身材,开始慢慢消融,变成了一米七几,而脸上、手臂和脖子间旺盛的黑毛,也开始慢慢收回了毛孔中,露出一张年轻而苍白的脸孔来。

  他的眼睛依然是通红的颜色,眼窝子里有着含糊的眼屎累积。

  杂毛小道已经冲到了溪边的石头处,拎起了我们的背包,边跑边喊:“小毒物,别跟这个家伙纠缠了,他们的大部队要杀过来了,不要逞强。”不用杂毛小道提醒,我心中其实也焦急万分,一待王初成变得力气减小,都懒得杀他,直接奋力把他提起,双手反抓住他的手臂,两个大幅度回旋,将他狠狠地扔了出去。

  我扔的时候并没有注意方向,结果人一出去,却发现他化作一道黑影,朝着黑乎乎的溪流中央摔去。

  “扑通……”溪水中溅起了浪花,这人便毫无声息地沉没下去。

  我丝毫不做停留,俯首拾起那把廉价开山砍刀,朝着小溪上游的杂毛小道狂奔而去。而在我们身后,已经露出了几个黑影,强力手电朝我们这边照耀过来,口中还高声冲我们喊着什么。是“站住”还是“别跑”……鬼才会听他们的话语呢,我们借助丛林的复杂地形,发足狂奔。

  在我们身后,突然爆响出一连串的枪声。

  是半自动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