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七章 潭边故旧,白河苗族

第二十七章 潭边故旧,白河苗族

  我和杂毛小道在附近隐秘的地方,各找了一棵斜叶榕的树杈子,爬上去休息。

  这斜叶榕有十多米高,根茎处由许多手臂粗细的藤条组成,人骑坐在树杈子上面,正好被茂密的绿叶给遮挡,而我们正好居于高处,即使地面发生任何异常情况,也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因为有金蚕蛊在,我们也不用担心这林子中最容易出现的毒蛇和巨蟒,或者别的虫子,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光临。

  同样的道理,它还可以给我们当哨兵,随时提醒我们敌人的接近。

  于是,我把金蚕蛊叫了出来,让它自由行动,只是需要给我们预警。

  这山林中的食物远远比城市里要多无数倍,肥虫子自然高兴得要命,拼命地点头答应。我也放宽了心,抱着斜叶榕的枝干,跟对面十米远的杂毛小道挥了挥手,然后沉沉睡去——我需要至少三个小时的充足睡眠,不然,即使勉力行走,也不能够有良好的体力,处理随时发生的危机情况。

  睡梦中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隐约听到有水花的声音传来时,脑子一激灵,便清醒过来。我睁开眼睛,透过树枝的间隙看去,却见到那个小潭边,出现了好几个人在。

  总共四个人,三个女人一个男人,女人全部都穿着我熟悉的蓝黑色粗布右衽上衣、青素百褶裙系围腰,头上还缠着蓝色的头巾,而那个男人,则穿着藏青色的对褂和无直档大裤脚桶裤。之所以说我熟悉,是因为她们的穿着,是很浓郁的苗族服饰,特别是女人们头顶扎头巾的方式,能够让我一眼看得出来。

  只不过,在我老家里,穿这样民族服饰的人越来越少了,即使在乡下的村寨里,也只有上了岁数的老人家,舍不得丢掉以前的衣服,才偶尔穿一穿,不然就是那些搞旅游的民俗风情村寨里,穿着银饰盛装的民族服饰,供人观赏。

  然而我眼中的这四个人,却是正正经经的生活常用服。

  这就奇怪了,在这缅甸山区的茂密林子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几个穿着苗家服饰的人呢?她们都是提着木质的背篓桶(一种盛水工具),用木勺一瓢一瓢地往背篓桶里面装清潭中的水,几个女人还叽叽喳喳的调笑着,那个男人有点沉默,在旁边稳着背篓桶。他个子不高,腰间插着一把碎布缠绕的刀子,黑色的,看着似乎很沉重。

  她们,应该不是善藏法师那一伙人,而是这大山中的山民吧?

  我们贸然跑进这连绵不绝的山中来,一点情况都不了解,是不是要上去跟她们接触,然后探听一番呢?这样子,多少也了解一些状况,白天好走出这大山,不至于迷了路。不过,她们若是不可靠,转身把我和杂毛小道卖给了善藏法师那一伙人,那就有些不妥了。

  我抬起头,看向了十米外的另一棵斜叶榕去,只见杂毛小道也在看着我。

  他似乎明白我的顾虑,看着我询问的目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把枪挂在枝桠上,从树上滑了下来,小心地往清潭处走去。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隐藏身形,一出现,立刻引起了那四个人的警觉,她们本来是蹲在潭边舀水的,现在全部都站了起来,那个男人还把手放到了腰间,一脸不安地看着我们。

  我长期在苗疆成长,虽然平时不讲苗话,但是总是我母亲和外婆这些长辈说话,多少也还是知道一些日常用语的。虽然苗族打招呼一般也说“吃了没”,但是并不适合此情此景,我只有硬着头皮走上去,跟这三男一女打招呼,说道:“蒙雾……”

  “蒙雾”在苗话里面是“你好”的意思,如果她们是苗族的话,一定会听得懂的。

  果然,我这一句话出口,她们几个人的脸色都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一些,身体也舒展下来。那个男人往前一步,然后说了长长的一段话。我并不懂太多的苗话,也说不出复杂的来,他的话语中,我也只能勉强地听出几个词语“你们”、“来这里”、“中国”……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不下去了,只有用晋平的方言说明——我不会讲太多的苗话,但是我是正宗的苗族人。男人有些诧异地看着我,好一会儿,他才用有些生硬的云南话问我:“你们是中国人?跑到这里来干哪样?”

  我是谁?作为一个曾经的保险销售,借口这东西自然张口即来。我便说是,我们是中国人,来这里是对缅甸的雨林植物进行调查研究,准备分门别类整理好,然后用来出书写论文。只可惜我们在昨天的时候,碰到了一条大蟒蛇。

  结果我们就跟向导失散了,在丛林里面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道路了。

  男人点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他转过头去,把我的这一番说辞用苗话讲给三个女人听。她们听到了,表情都放松下来了,笑,然后跟这男人说了几句话,男人不住地点头,然后告诉我们,说她们说请我们到寨子里面去做客呢。我和杂毛小道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说好呢,我们在丛林里面转了一个夜晚,困死了,正求之不得呢。

  三个女人把四个背篓桶的水装满,然后相互帮忙,放在背上站起来。男人谢绝了我们的帮助,也背上了这个大大的木桶,然后一边跟我们说着话,一边往西北的方向走去。

  通过交谈,我们知道这个男人的汉名叫做熊明(即苗族十二大姓中的“仡雄吾”),他们几个是附近寨黎村子的人。寨黎村是一个苗寨子,他们的祖先最早是云南白河苗族的分支,在明朝中叶的时候,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里便不普及了,知道的人便知道),从国内迁徙到此,并且一直就繁衍生息下来。

  寨子的人世代过着自给自足的闭塞生活,在山林中开垦着土地,种玉米、稻谷、香蕉和土豆为食,很少有人走出山外去,再加上这些年附近都在打仗,他们更是少与外界交流——当然,也不是说没有交流,至少熊明便到过大其力,也知道现在的大概局势。

  不过,这些都与他们这个与世无争的寨子,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生长于斯,繁衍于斯,死后,与这山林融为一体,世世代代,连绵不绝。

  熊明的云南话说得并不利索,而我的晋平话跟云南话又有一些差距,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交流。他是一个健谈的人,刚才的沉默只不过是暂时的休息而已。从那小潭到寨黎村有差不多四里路的距离,我们一直在热切地聊着天,我从中也探听到不少的消息。

  比如西南方向有个叫做错木克的村子,是有名的长颈族,他们村子的和尚很厉害……

  比如往北有一个黑央族的聚集区,唱歌不比侗族大歌差……

  比如黑央族旁边有一个叫做王伦汗的大毒贩子,有好大一片种植鸦片膏子(罂粟)的林园,他跟几个地方的人关系都很好,而且手头还有部队,经常来他们寨子拉人……

  来到了寨黎,我看到了熟悉的吊脚楼,这是一个还算是大的寨子,在向阳的斜坡上错落分布着上百家的房子,外观陈旧,有吊脚楼,也有缅甸常见的茅草屋,看样子并不是很富裕,有着让人心中沉闷的贫穷。不过倒是能够看见鼓楼和打谷场,这些倒是和国内一样。

  有梯田从山下一直蔓延到山上,水亮亮,在这阳光下,格外漂亮。

  一道蜿蜒的小溪水从寨子的西北处流过。

  我指着那溪水,问熊明:“既然那里有水,为什么你们还要跑到几里地远的那个水潭里去背水呢?”熊明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的白牙:“你们是不知道吧,那个潭子,本地人喊它叫做福龙潭,有人说在里面看到龙咧,喝了那里的水,精神百倍,长命百岁呢——这寨子里有三个百岁老人,都是托了那福龙潭的福分呢……”

  我们往前面走,正准备进寨子,杂毛小道拉住了我,我不解,看着他。杂毛小道跟熊明嘿嘿地笑,说老乡,我们这次来,跟错木克村子的那个和尚有点误会,他还喊了一伙拿枪的人来找我们麻烦呢,你们要是跟他们有来往的话,我们就不进寨子了……

  熊明愣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

  他沉默了好久,然后问我们到底是不是到林子里来科学考察的?我点头说是。他又问我真的是苗族的?我点头说是,他叫我张开嘴,让他看看我的牙齿,我依着照做。熊明看了一阵子,然后笑了,说既然是我们苗家人,到家了,不进门喝一碗油茶,怎么能放你们走呢?莫说是碰到错木克的老和尚,就是王伦汗,他也不敢到寨黎里面来撒野的。

  熊明拉着我的衣袖往里走,说走嘛,里面还有两个也是从外面来的人,说不定你们还认识呢,进屋里头去,喝碗油茶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