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五章 雪瑞提枪,三皇炮锤

第四十五章 雪瑞提枪,三皇炮锤

  这股腥风有着极其难闻的恶臭,我心道不好,来不及多作思考,伸手揽住了雪瑞的腰,便往旁边猛地扑去。我以背着地,好在地上都是些落叶和青草,倒也不痛,回头看去,入目处是黄白相间的花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风声又起,碗口大的肉鞭便朝着我这里猛抽而来。

  这次轮到雪瑞发力,小妮子力气大得出奇,一下子便把我拉起来,再次往旁边急退而去。

  啪!

  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有一颗手臂粗细的小树,被这一鞭抽中,竟然立刻折断。断口处的木质松软,三米多高的树便倾倒而来。我站稳脚步,扭头一看,这袭击我们的家伙,正是前几日我在格朗佛塔前土坑中所遇到的那条黄金蛇蟒。当时有金蚕蛊在,并没觉得它有多么厉害,然而此刻在丛林中,它伺机暴起,竟然差一点将我们给一举猎杀。

  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在刚才翻滚躲避的时候已经跌落,没入草丛,刚才一直在旁边戒备的熊明早已抽刀冲了上去,与这黄金蛇蟒纠缠在一起。这长虫畜牲的皮厚得出奇,鳞甲覆盖头背之处,熊明砍了好几刀,居然没有一点事,仅仅起了几道白色的印子,若有若无。

  熊明久在山林行走,自然知道“打蛇七寸”的要诀,然而那黄金蛇蟒却滑溜无比,五米长的蛇身团团翻滚,坚决不暴露出自己的要害,让他无处下手。黄金蛇蟒被熊明缠着,自然无暇顾忌我们,然而我却不能逃之夭夭,只有一把推开雪瑞,催促她快跑,然后一边在心里呼唤金蚕蛊回来救驾,一边从腰间抽刀冲去。

  蟒蛇杀人有三招:嘴咬、尾甩、蛇缠身。

  这黄金蛇蟒与熊明交手好几个回合,已然将熊明手上的猎刀击飞,接着竟然出奇不意地从侧里滑出,蟒身一卷,将熊明一下子给缠住了身子。熊明虽然是个厉害的高手,然而为了给我们拖延时间,吸引注意,机动不得,没有了腾挪施展的空间,也如常人一般。他被这长虫瞅空缠绕住,唯有大叫一声,脸色一肃,浑身骨骼啪啪作响,施展起硬气功,与之缠劲作拼搏。

  人的潜能无限,然而成就却有限,如果远远用枪支射击,或者张网以待,这便另说。纯拼力气,除了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有几个人能够以一己之力,与这五米长的巨蛇相较?这黄金蛇蟒常年在雨林里捕食鸟兽,早练就了一身的缠劲,一呼一吸之间,身体暴涨,能够将人全身的骨骼碾压得粉碎,痛苦死去。

  我哪里敢让熊明独自冒险?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前面,瞅准蛇身七寸,便是一刀。

  这一刀,蕴含了我这一年多来所有的成就,气势、角度、力道全部都是巅峰状态,若砍实在,定能够伤它筋骨。然而这畜牲也是聪明之辈,也不硬接,蟒身翻转,竟然压着斜坡的矮树,朝坡下滚去。它此刻逃逸,应该没有用上缠劲绞杀熊明,我心急如火,两步踏上去,又复砍了一刀。

  依然没中,黄金蛇蟒的尾巴像鞭子一般朝我甩来,准确地击中了刀子的侧边。我握得紧,刀子没飞,然而手被这巨力所震,半边膀子都酸麻难当。

  这家伙,聪明得出奇啊!

  我被这力道击中,失去平衡,几乎是滚着下坡,猎刀也丢失了,眼前的景物变换不明,刚稳住一些,想站起来,突然又是一股巨大的腥风扑来。我这才发现,那黄金蛇蟒全身盘在熊明的身上,伸出蟒首,张嘴朝我咬来。当时的情况危急到什么程度,我这苍白无力的文字简直就难以形容出来,看过《动物世界》的朋友,也许能够想象得到蛇张开嘴攻击猎物时的那种凶猛模样——那嘴,简直就是180度张开,嘴里面细密的毒牙,全部都狰狞地展现出来,口中黏液飞溅……

  嘶——

  这一声响引爆了我那两块腰子间的肾上腺素(似乎就是这玩意)涌现,猝不及防地我竟然什么也不想,猛然伸出了双手,往前一送,竟然稳稳地抓住这条巨蟒的蛇吻上下唇。

  接着我双臂的关节处,啪啪作响。

  一头五米多长、体重重达两三百斤的黄金巨蟒,它在全力之下,嘴间的咬合力究竟有多大?具体的数字只有求教于“数据帝”,如果问我,我只能说:“大,很大,真他妈大!”我双臂之力可以很轻松地托起150公斤的砝码,引体向上连续做八十来个不带停歇的,然而就这一下支撑,竟然有难以为继、只想着停歇下来的挫败感。然而我不能,如果我软下来,这黄金蛇蟒便能够把我一口吞下。

  我听说过有蟒蛇吞下一头整牛的事情,想来吞我,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我能够被这巨蟒吃掉,过几天之后便成一堆散发着苍蝇所喜爱气味的翔,安静地等待阳光地照射么?

  不能够!

  于是,在这斜坡脚下,一人一蟒,就以这一种奇怪的方式僵持着。

  从摄影艺术的角度,这无疑体现了人与自然之美,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却已经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我手掌上的皮肤已经被这巨蟒锋利的牙齿给刺破,鲜血沿着掌沿流下来。所幸的是储存毒素的獠牙因为位置的缘故,并没有发生功效。我的双臂骨骼几乎绷到了临界状态,要不是平日里也注重补钙,猪骨头、鸡爪子之类的食物也没有少吃,只怕现在已经绷断了。

  苗家汉子熊明出师未捷,双手徒劳地敲打着这黄金蛇蟒的身体,一下比一下无力。

  嘴巴被撑开来,这巨蟒红色的蛇信子陡然出来,拍打着我的脸,我低下头,击打在前额上,不痛,但是流下来的口涎腥臭之极,让我恶心。僵持没有几秒钟,那家伙又开始滚动起来,试图将我拖到别处去。我的双手已经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雪瑞的喊声:“陆左哥,让开……”

  我头一低,就感觉到身后一阵惊栗,针扎一般,接着面前这老对手浑身一颤,而耳边传来了几发沉闷的枪响。我冷汗都流了下来,要知道,在我一瞬间的气场感应中,那子弹几乎是贴着我的身体,打到黄金蛇蟒的身躯和地下。雪瑞是个小姑娘,从来没有玩过枪,要万一手一抖,我的身上岂不是要开好几个血窟窿?

  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就是山寨AK47,那后坐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枪声一落,中弹的黄金蛇蟒立刻发狂了一般,头猛烈地甩动,身体也舒展开来。我自然是被摔得鼻青脸肿,但是被它紧紧缠着的熊明也获得了自由。然而浑身无力的熊明还没站起来,便被蟒尾猛力一甩,人就如同一架风筝,被甩开到十几米的草丛中去。

  十几米,这畜牲发起疯来,力气果真是大得出奇。

  然后,我听到了今生最美妙的音乐,雪瑞从斜坡上缓缓走下来,手中的步枪欢畅地奏响了乐章,嗒嗒嗒、嗒嗒嗒……雪瑞采用了急速点射的方式,暴风骤雨一般,将这头黄金蛇蟒给射成了一滩肉泥。

  终于结束了?

  林间的树叶簌簌生响,雪瑞跑到了我的面前,将打空了的步枪仍在一旁,蹲下来扶我,问没事吧?我站起来,暗觉不对,一把将雪瑞推开,转身一看,就被一支箭矢射中了左边的大腿处。这箭矢力道已衰,但是却足够扎入我肌肉之中,火辣辣地痛,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股阴毒之气在蔓延。

  擦!中毒了,而且还是刚才那种能够让肉体爆炸的毒——这哪里还是毒,简直就是邪恶的降头术。

  我暗叫不好,心想不会半分钟之后,哥们也变成了炸弹人了吧?正焦急地滚落一旁闪避,就感觉菊门一紧,一种久违的感觉传上心头,我松了一口气:肥虫子这小畜牲终于回来了。

  虽然它是以我最深恶痛绝的方式。

  危机并没有结束,三个光着膀子的矮个子(不到一米六)从林间窜了出来,朝我狂奔而来。这些家伙手上提着比自己还高的木制长矛,赤裸的上身用植物的浆液涂成白色的图案,这图案抽象,线条狂放,仿佛是一个恶魔的脸,狰狞地笑着。

  他们三人赤着脚,然而行走如风,踏着枯枝烂叶便冲到了我的面前,哇啦哇啦大叫,举着长矛便朝我刺来。我刚与巨蟒搏斗,本来就浑身酸软,此刻也不由得打起精神来,沉肩沉气,左手守门护胸,避开最先刺来的长矛,贴身上去,右手大指扣、四指拢,拳顶平直,虎腕挺,一拳就轰中了最前面这个家伙的头颅。

  三皇炮锤!

  拳脚功夫,杂毛小道传过我萧氏弹腿,也传过高庄三皇炮锤,都是些搏斗发力的技巧。

  第一个家伙口喷鲜血倒地,第二个家伙也被我一脚“野马奔槽”,踢中的裆部,痛苦地跪在地上。

  我一开始便状若疯虎,然而两招过后,全身乏力,勉强地抓住最后一根长矛,便听到后面风声一起,雪瑞一声惨叫,正想回头去望,只感觉头部如遭雷轰,顿时眼前一黑,晕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