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四章 通道炸断,小道发飙

第六十四章 通道炸断,小道发飙

  这股气息如同十级台风扑面,劲风强烈,我们所有人的脑海里只有一件事情:小黑天苏醒过来了。

  逃!逃!逃!

  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够抗衡的了,我们当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在再前行一步的坚持,吴武伦最干脆,双手一振,身上仅剩余的二十几只吸血蝙蝠便往那血池之中飞去,而自己,则率先返身,冲到了仓库的铁门处。那铁门在他们刚才的激战中,已经被开启,而那里,才是返回出口最快捷的通道。他此行或者有别的目的,然而这些与自己的性命相比较,却都显得不重要了。

  吴武伦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但逃跑起来却是毫不犹豫,这一点,说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

  我们的目标也已经完成了,此时更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也跟着撒丫子就跑。只有那个叫做他侬的小和尚,犹豫不决地看了一下石门,然后才跟着我们穿越大门。从这库房的大门往外面跑,距离并不算长,以我们的脚程来算,半分钟就跑到了尽头的坡道口。我听到了雪瑞惊喜的叫声,然后小姑娘欢喜地跑了过来,扶起了脚步踉跄的杂毛小道。

  正当我们惊魂未定的时候,吴武伦突然朝着留守的那个黑汉子喊了几句话,那人立刻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盒子,一按,然后往后面的地下猛然趴倒。

  我心中起疑,还未来得及思索,只听到坡道口处传来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响,轰隆隆,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在震动。我被一股狂暴的气浪推得往地上跌去,回头看,我们来的那条路,已经被乱石给堵上了。

  吴武伦这时候才跪下来,口中吐出了一口一口的鲜血。

  他一边吐,还一边下着命令,那个留守的负责人(五十多岁的半老头子,就叫他老头吧)立刻指挥手下往倒塌的通道口泼油,有人拉着我们离开,没走开十几米,便见到有人用火焰喷射器,将碎石中流淌的油一下子给点着,蔓延连天的火焰顿时熊熊燃起来,然后不断有士兵搬了早已准备好的松枝柴火等助燃物,往那里面扔,山风从洞口往里灌,大股的浓烟就顺着炸塌的石头缝隙,往里面吹去。

  我们刚才被那股寒彻心底的气息所深深地震慑到,思维都有些僵化,没想到吴武伦算无遗策,早就已经有了后备方案:即使失败了,还能够借助炸药的威力将这里封住,然后利用高温燃烧,将地下基地的氧气燃尽,又有浓烟熏扰,将里面的生物给生生闷死。

  ……

  不对!不对劲啊!

  我想起来了,里面除了萨库朗那一伙死有余辜的家伙外,还有般智上师、熊明以及我们解救出来的那四十几个被掳至此的女人呢。这火焰和烟雾对那苏醒过来的小黑天有没有效,还未得知,但是对人类出身的他们,我想除了功力高深莫测的般智上师外,应该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

  显然想到这个可能的并不止我一个,小和尚他侬霍然爬起来,伸手去拦住了往火里面丢助燃物的士兵,大声地喊叫着什么。我跑到吐完血的吴武伦旁边,沉声地说道:“武伦法师,里面我们发现了四十多个被困的女人,熊明和你的两个士兵,也还正在等待你们的援助呢,不能再放火了!”

  吴武伦并没有理我,而是跟旁边的人说着话,雪瑞在旁边跟我翻译:“他在问联系到外面没有,答案是没有,山里的信号不好……”听到这个坏消息,吴武伦霍然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指着我,说:“中国佬,这是我的地盘!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事,收起你那些无谓的同情心吧,来想一想我们是否能够活着吧!”

  刚才我在与飞头降搏斗,所以并不知道吴武伦是怎么受的伤,只见他大声地朝我呐喊,口中的血沫子都飞到了我的脸上,结果因为情绪激动,又不住地咳嗽。他旁边的那个军事指挥员掏出了手枪,顶在我的脑门上,大声地骂着什么。

  我来缅甸有一段时间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滚!

  塌方口的火势越发地剧烈,火舌翻滚,产生了巨大的高温。小和尚也被一个士兵用枪指着头,押了出去。我们受不住热,没有办法,也只有朝洞口避去。我旁边的小叔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已经从杂毛小道的口中,得知了那个老和尚就是他跑了大半个泰国所要找寻的契迪龙寺般智上师。在麒麟胎杳无音讯的现在,这个长眉老和尚便是三叔恢复健康最大的希望了。然而这个希望,却被我们活活抛弃在了地下。

  杂毛小道见我们都垂头丧气,宽慰说般智上师是追着黎昕,从石门那里跑出去的,说不定那个五号人物知道这里另外的出口,他不一定会死的。

  他这么说,我更难过:熊明还在监牢中等着我带人去救援呢,这个质朴的苗家汉子,一直把我们当作是可以信任的朋友,然而若这火势一直持续下去,他和那里面的人,必死无疑。要知道,除了这倒塌的通道和大火之外,小黑天因为白色祭坛处的那些死去的女人怨气激发,已经提前被召唤醒来了。

  小黑天有多厉害,我不得而知,但是仅仅从那一道气息,便知道我们没有反抗的余地。

  吴武伦并没有停下来,他迅速地召集了两个得力属下,开始研究撤离的路线。而除了几个士兵在警戒我们之外,其余的仍然像蚂蚁一般孜孜不倦,朝大火里扔着临时搜集的助燃物。我们出了基地门口,看见加藤原二正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神情忧郁地看着远方。

  正在我们愁肠纠结之时,黑暗的天空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怒吼声。

  接着,一头肥母鸡似的生物乍然闯入我们的视野中。

  虎皮猫大人一坠一坠地飞来,见到我们这一伙人,破口大骂:“我艹,你们这些傻波伊是乌龟么?大人我费尽心力地将那条蛇蛟引到一边去,你们居然还停在原地不动,这是要闹哪样子?我会告诉你们,我的座下宝马已经挂了么?咦,小杂毛你娘的怎么冒出来了?”

  见到这个扁毛畜牲,我们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赶紧说明情况。

  虎皮猫大人耐着性子听了半截,就说我艹,那你们还不赶快逃命?里面有没有人这种小事情,还管个毛啊?小黑天这东西,也是你们敢碰的?当年大人我……艹,那家伙来了!

  虎皮猫大人一连串的喝骂,让我们头脑在一瞬间激灵起来:得了,伤心有毛用?还是留着有用之身,回去报信吧。然而正当我们准备一起扯呼的时候,从山下面突然窜出一条长长的黑影,朝着最外围的日本小子咬去。那小子一开始还在犹豫地遥望故乡,伤春悲秋,我见犹怜,未曾料得这边陡生剧变,吓得连往后面退去,眼看着就要葬身蛟口。

  我看到那条从黑暗中窜出来的蛇蛟,与蟒蛇极为相似的它,头顶上有着一个肉瘤子似的直角,呈现出灰白的骨质颜色。此蛟若身后再长出两条鹰爪,便可脱胎换骨,称之为蛟龙了。

  不过现在,它也仅仅只能称之为蛇蛟罢了。一龙一蛇,如同云泥之别。

  然而与我相比,依然是巍峨的高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团黑影从旁边冒出来,刷地朝那黄金蛇蛟挥了一刀。我则立刻冲了过去,将加藤原二往旁边拉开。我们两个都滚落一旁,他神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头看去,只见自己最后的一个式神虽然将那蛟头斩出了一道浅浅的印子,但是却被这蛇蛟张口一扯,顿时裹嚼进了嘴巴里。

  日本小子浑身一阵,悲痛欲绝,竟然流出了眼泪来。

  黄金蛇蛟的出现自然引起了吴武伦等人的注意,他手下的士兵也顾不得误伤我们,直接就朝着那条游上来的蛇蛟开火,顿时爆豆声一片。我们几个慌忙朝旁边滚去,感觉子弹从自己的头上嗖嗖地飞过。

  这黄金蛇蛟不知活了多久的时间,几乎都成了精,一见到吴武伦这方的火力凶猛,对它的伤害也最大,于是没有半分停留,挺直了五六米的上身,就朝着洞口的那三四个士兵游去。那些士兵边射击边往后面退,当那十几米长的蛇蛟靠近自己快十米的距离、而自己的攻击并没有起到多少效果的时候,他们顿时丧失了斗志,扭头就往里面跑,结果没走两步,便被一口咬住,哀嚎一声,给扔进了四五十米远的火堆里去。

  他们不断地往那火场里加柴火,却没想到是给自己置办的埋尸地。

  里面的吴武伦等人被堵在了洞口,他本来就已经重伤,手下的几个兄弟也没有什么能够对付那黄金蛇蛟的,几乎是必死无疑。虎皮猫大人在头顶盘旋,说快跑吧,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的身影飞奔着,冲进了洞口去。我一看,靠,竟然是杂毛小道!这家伙到底吃了什么火药?刚才还看着受了点伤,病病歪歪的,一见到这模样的长虫,就连命都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