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裂魂

第五章 裂魂

  三叔在第二天便由萧大伯安排着,去了金陵军区总院检查身体。同去的还有他徒弟姜宝,而小叔则要跑小莫丹落户的问题,以及安排家庭教师的事,整日忙忙碌碌。他在缅甸也受了些伤,不过有着老萧家的药方,倒是不用去医院治疗。

  我除了忙着给子时裂魂做准备外,还要负责跟两个小家伙沟通问题。

  当天晚上正好轮到了小妖朵朵出现,这小美妞坐在床上,捧着沉甸甸的翡翠项链,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闪着小星星。女孩子总是喜欢这种亮闪闪的首饰,特别是这款项链,是出自于李家湖珠宝公司最好的设计师之手,链子是铂金与通透翠绿的玉珠串成,细腻柔和,晶莹透亮,而整块吊坠则是金镶玉,周围点缀着九颗璀璨夺目的钻石,配合着那一整块青翠明亮、几乎透明的麒麟胎,简直是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萧老爷子说得很对,光这麒麟胎的艺术价值实在高昂到难以想象,雪瑞却眼睛都不眨地转赠给我们,确实是一个好女孩子。她可比她母亲Coco要大方得多,想当年我冒着生命危险给雪瑞解降,就给了50万(当然,就一般风水算命而言,这酬劳算是非常高了)。

  小妖朵朵即使整日喊打喊杀,要吃人肉,但是实质上还是一个女孩子,对这种美丽的东西几乎没有一点抵抗力。当我把麒麟胎给她之后,她的眼珠子几乎都沉浸到了那一片翠绿当中。我几次想跟她开口谈事情,然而却被她认真的表情打败。

  小狐媚子把这十分不合体的项链带在脖子上,跑到镜子前照啊照、照啊照,流了一脸的口水(小鬼是纯灵体,不能在镜子中留下影像,而鬼妖可以)。

  正当我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小妖朵朵突然抬起头来,举着手中“巨大”的翡翠项链,说陆左,这个翡翠项链送给小娘我做个纪念吧?

  我惊讶,然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好啊,你要就拿着呗?

  她听到我说这话,不由得一愣,放下翡翠项链,双手托着下巴,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看得我不好意思,问你怎么了?小妖朵朵说是你怎么了,今天竟然这么大方,一般如果是好东西,你不都是留给朵朵和肥肥么?怎么我一说你就答应了?

  她说得我老脸一红,梗着脖子争辩道:“哪有,只不过你都没有提要求而已……”

  小妖朵朵吸了吸鼻子,看着我有些奇怪的表现,笑了,脸上有花儿一般漂亮的笑容绽放。她说得了吧,你是听朵朵跟你说小娘我裂魂之后要离开的事情了吧?我硬着头皮,说走不走是你的自由,给不给是我的决定。小妖朵朵单脚抬起,旋转着跳了一段芭蕾,说那是,小娘我一脱得这浅滩,必定龙游大海了,哈哈哈……

  我期期艾艾地问:“你真的要走啊?”

  小妖朵朵认真地看着我,说怎么,你要留我?

  我点头,说是。

  小妖朵朵眼睛里面有狡黠的光芒,她飞起身子来,围着我上下打量了一圈,摇了摇头,说陆左,说真的,你太弱了,若没有肥肥在你的身子里,你哪里会有现在的境遇?小娘可是想要找一个可以罩得住我的主人,你……不行。呵呵,我要去山里面了,如果你能够比萧家老大,或者大师兄还要厉害的话,再来找我吧。

  她说得如此直接,倒是让我有些难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妖朵朵见我尴尬的模样捂嘴直笑,说聚聚散散本是常事,不用这么舍不得我的。我若有闲暇了,自然还会来看你们。我可是舍不得肥肥和我的乖妹妹朵朵哦,我离开的日子,你可不要怠慢了它们,要不然我可不客气,直接把你吃到呢!

  小狐媚子张牙舞爪,露出故作狰狞的模样。

  还是要走啊……我叹了一口气,说你确定你准备寄居到麒麟胎里面去?她点头,我便跟她说起:“到了麒麟胎,你将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体,萧老爷子说多则三月、短则两个星期,你便可以重获新生,可以得到自由了……”

  小妖朵朵抿着嘴说知道了,还有裂魂的时候要完全信任你、配合你嘛,安啦安啦,啰嗦!

  ********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哪里也没去,天天在杂毛小道家待着,享受短暂的平静。

  其实真正去了解小妖朵朵,我发现这孩子懂的东西其实蛮多的,她有一个天赋能力,就是青木乙罡,这东西能够增强对植物的亲和性,短暂控制和妖化青草之属,这是由于她草木成精的缘故,而她还懂很多其他的东西,譬如以前在神农架的时候,她就能一眼看出枭阳的来历。总之,抛开刁蛮的个性,她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呃,妖。

  其间我家小叔打了一个电话给我,问我前一段时间怎么老是不在服务区?

  我说我在金陵这边,怎么了?

  我小叔告诉我,说他女儿小婧高考落榜了,不肯复读,结果想南下打工。他被拗得没办法,于是想打电话给我,让我照顾一下,结果我一直没在,她就跟同学一起到了江城。我说小婧的学习不是一直都很好的么,怎么就落榜了?

  我小叔叹气,说那小妮子跟杨杰那个小混子好了之后,成绩就一落千丈了,讲也讲不听。

  杨杰?我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被我狂扇耳光的那个职校学生。

  我叹了一口气,跟我小叔要了小婧的电话号码,说我回南方了,会立刻去找小婧的。

  这件事情让我郁闷了好一会儿,小婧是个好女孩子,但是喜欢错了人。总以为喊打喊杀的小混子很有男人气,但是却想不到这种人连自己都不能够负责,哪里能够给别人带来幸福?

  杂毛小道也有些忐忑不安,他跟我说起一件事情:他曾在极落魄的时候有缘找到当代奇人铁齿神算刘算了一卦,结果被告知十年之内不要返家,否则必会给家人带来祸端。上次他回家,奶奶死去,小叔断臂,现如今三叔又落下了病根……

  他已经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铁齿神算刘的消息,准备再次前往,让他再给算一卦。

  最开始我们都不信命,然而见到的事情多了,也就信了。

  我粗通一些卦解之术,杂毛小道习得《金篆玉函》半部,算得上专业人士,然而这些跟铁齿神算刘比较起来,却还是所差甚远。这位奇人据说除了大内的那几位御用供奉之外,在江湖上混着的,全中国都没有几个比他高明的。我说好,这等奇人自然要见上一面,长长见识才好,等将小妖朵朵移至麒麟胎,我们便同去。

  我心中有些内疚,若不是为了朵朵,杂毛小道是不会回家的,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9月6日凌晨一过,命书上曰“宜祭祀、解除、沐浴、移柩……”。

  我在萧家某间偏房之中,点燃香烛,然后在八仙桌上放一盆水,盆是铜盆,水是无根水,早前我已经沐浴更衣,穿上宽松舒适的长袍,然后静立桌前,屏息宁神。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四角都有燃气檀香,青烟袅袅。九月初正是秋老虎发威的时节,然而在这子时,却是阴凉得很,有飕飕的凉风,从某处生,又从某处落。

  我的右手按在胸口的槐木牌处,然后小妖朵朵从里面浮现出来,伸着懒腰,发出慵懒地声音:“小娘我等这一天太久了,快一点喔?“

  我将装有麒麟胎的翡翠项链放置在铜盆之中,在红烛的映照下,那玉石立刻将整个盆子给渲染得绿茵茵的,十分美丽。伸手在盆中划出一道太极符,我说开始了?小妖朵朵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麒麟胎,说陆左,你会把这串项链送给我吧?

  我点头,说是,它归你了。

  小狐媚子眼睛里面含着秋水,忽闪忽闪,说这可是雪瑞送给你的,你舍得给我?

  我口中已经念完一遍安魂咒了,这才接口说道:”说给你,就给你,好像我好小气一样。”

  小妖朵朵不依不饶地问:“这项链这么贵,雪瑞干嘛要送给你啊?她是不是喜欢你啊,你喜不喜欢她呢?你到底是喜欢朵朵的堂姐多一点,还是喜欢雪瑞多一点……”

  我:“天地清明,本自无心;涵虚尘寂,百朴归一。离合骤散,缘情归盏;我似菩提,纵化归虚……”见我顾着念安魂咒,来不及搭理她的话语,小妖朵朵的嘴嘟了起来,十分不爽,朝我呸了一口,然后闭上了眼睛,接受我的安魂催眠。

  随着我的咒文念至第三个回合,我看到我面前的这个身材火爆的小美女灵体一阵晃动,然后我的眼睛仿佛出了问题,这灵体出现了重影,开始轻轻晃动,高频率抖动着。我知道这是小妖朵朵在凭着一口气,开始脱离了朵朵的灵体。如果此时没有寄托,她必定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消散无踪——这便是找寻麒麟胎的用处了。

  我按照萧老爷子教的法门,朝那盆中的麒麟胎打出一道气息。

  一道莹白中泛着绿色的光芒从灵体中游离出来,在半空中犹豫地徘徊了一阵,然后朝着麒麟胎上附去。水面上不断地晃动,黄色和绿色的光相互交替。朵朵的灵体终于稳定下来,变成了西瓜头的可爱模样,微笑着叫我陆左哥哥。

  我牵着她的手走到八仙桌前,从铜盆中拾起了翡翠项链,只见吊坠中心的那团花生米的麒麟胎,已经换成了小妖朵朵的模样,像个婴孩一样抱腿蜷曲着,眼睛微闭着。

  如此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