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五章 小婧爱情故事

第十五章 小婧爱情故事

  小婧一听这电话,忙不迭地解释,然后又将我们吃饭的餐馆跟他说起。

  我有些愣了,半天才想起来,问这个人是那个杨杰?小婧点了点头,说是她男朋友。我说这个家伙也在这一边?小婧说杨杰他表哥是他们厂子里的一个课长,所以她们几个同学就跟着杨杰过到这边来了。我问他也在厂子里上班么?小婧点了点头,又摇头,说杨杰本来在上的,后来就没做了,准备在这里找人合伙做生意,目前在考察市场呢……

  我顿时就有些火大:他一个刚刚出来的小混子,考察个毛的市场啊?这话哄小姑娘还可以,我一听就很刺耳,问她那他在这里靠什么生活?小婧没说话,眼神闪烁。我没有耐心,径直问:“你是不是因为他才不肯离开的,你们是不是发生关系了?”

  小婧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紧紧咬着嘴唇,脸通红,像浸润了红墨水一般。

  正当我再想问起,餐馆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然后有五个人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冲到餐馆里来,为首的正是我以前见到的那个职校混子杨杰。大半年没见,这个家伙把头发染成了又红又紫,公鸡头,脖子上面带着粗粗的镀金项链,一脸戾气。我有些奇怪,我就带小婧出来吃个饭,他有必要急成这个样子么?

  看来,他和小婧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我所想象的这么简单。

  我们在餐馆的东北角,我正对着门,杨杰一进来就看到了我,他愣了一下神,迟疑地走过来,问怎么是你?想必那一次我扇他耳光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所以有些犹豫。小婧站起来,说杨杰,这是我堂哥陆左,他过来看我的。

  “堂哥,嘿嘿,堂哥……”杨杰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当作第一次认识我一般,伸出手来跟我握:“左哥,我是陆婧的男朋友杨杰……”

  我端坐着,慢条斯理地用筷子挟了一颗花生米,语气淡然地说道:“我让你坐下了么?”

  杨杰勉强装出来的亲热顿时一滞,立刻变了脸色,语气阴阴地说道:“要不是看在小婧的面子上,老子根本懒得搭理你,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他旁边四个同来的混子也围了上来,眼神不善地盯着我。我则毫不犹疑地摆一摆筷子:“滚开点……”杨杰立刻发了飚,站起来猛拍桌子,将桌子上的菜汤震得洒落四处。他指着我破口大骂:“你别以为这是在晋平,这里可没有警察护你……”

  啪——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我一巴掌抽倒在地,旁边几个见状想冲上来,被我一人一脚,全部都踹了个大马趴子。

  我这一身力量,含怒出手,没有一个人能扛得住的。小婧在旁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想必她定然十分疑惑,这个温文尔雅、一脸和气的男人,在她父亲面前谦虚恭顺,在她母亲的讽刺下面不改色、毫不计较,然而在这一瞬间就变成了杀气凛然的恶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杰被我扇得头晕晕的,眼睛翻白,趴在地上直咳嗽,没一会儿,就吐出了三颗后槽牙来。他抬起头,半边脸都肿起来,一脸害怕地看着我。

  见我们这边打了起来,旁边吃饭的客人纷纷离桌,而那餐馆的老板则跑过来劝。我蹲下身来,忍住心头的暴戾,揪住杨杰的脖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也没有对别人的爱情,指手画脚的权利。但是你那一句‘骚娘们’,真的让我生气了。本来像你这种爬虫一般的垃圾,根本就没有惹我生气的资格,但是你终究是成功了。这里跟你讲一句,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见你一次,我打断你一条腿!”

  我将他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然后从他怀里掏出钱包来,靠,只有十几块钱,穷鬼一个。气得我连着又扇了他几巴掌,然后从这几个倒在地上的家伙身上搜了几百块钱,然后递给老板当作饭钱。

  这些家伙被我踹得重,躺在地上直哼哼。

  我拉着小婧出了餐馆,看着门口停的这几辆摩托车就来气,几脚将这些摩托车踹倒,警报声刺耳地叫。旁边围了几个人,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上了车,带着小婧扬长而去。

  没有人明白我为何如此生气,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在刚才的那一霎那,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与我无关的女孩子,她叫王珊情。在鹏市小鬼闹闹事件之后,她在我心中已经彻底是一个烂女人了,然而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她要不是最开始交到了那一个混子男友,说不定已经嫁人生子,安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而不是现在一般,成为一个人厌人憎的邪教中人。

  说句实话,我在小婧的身上看到了王珊情的影子。

  我一直把车开到靠近小婧厂子的附近,把车在路边,看见远处肥虫子在追逐着一只花蝴蝶,心情才好转了一些。我将车窗打开,让微风吹进来,然后看着眼中饱含着眼泪的小婧,递过纸巾给她,说你要是信任我,跟我讲一讲你和杨杰之间的事情吧。

  小婧抽泣了十几分钟,然后跟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其实也没有多长,小婧是去年就认识了杨杰的,她读一中,杨杰读职中,两个学校挨在一起,经常见面,然后通过同学的同学朋友的关系,就认识了。因为长得漂亮,杨杰对小婧一阵狂追,中间发生的故事不细说,反正两人就好上了。小婧觉得杨杰在几个学校那一带混得不错,有面子,所以一开始还是蛮开心的,然而后来经常和杨杰一起玩,成绩一落千丈,本来可以上重点线的,结果高考成绩刚刚够大专。

  杨杰这个人的脾气很滥,而且人也滥情,小婧想要跟他分手,但是毕竟是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是有些舍不得。她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结果迷迷糊糊地被杨杰忽悠到了这边来。她在家本来是饱受疼爱的小女儿,在这小工厂里打工,哪里受得了这个苦,于是想着回家去,也想和杨杰分手。

  然而杨杰打定了主意靠着她,连那摩托车都是小婧从小叔那里骗钱买的,他怎么肯罢休?于是他竟然威胁小婧,如果分手了,他就打死她;要是她跑了,他就回家去将我小叔小婶捅死……

  我黑着脸听完这段小婧这段离奇的经历,心想杨杰那个人渣,我刚才动手实在太轻了。

  我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小婧哭着摇摇头,说不知道。她不敢跟她爸妈说,也不敢跟别人讲。她知道杨杰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吃苦,也不愿害了她的家人。我不知道小婧这些话里面有多少是真话,但是我却能够看见她压抑不住的惶恐和悲哀。像她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其实最傻的,也好骗,杨杰那小子如果真的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能耐,也不会被我打了几次,都不敢还手了。

  这世间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欺软怕硬,欺上瞒下,就像狗皮膏眼,缠着你、黏着你,让你不胜其烦——显然,杨杰便是这号人。

  ********

  当天中午我就陪着小婧去她厂子里办了离职手续,小婧回宿舍收拾了些衣物,然后跟她一起来的几个女同学告别。这几个女孩子显然也并不喜欢杨杰,纷纷为小婧的离开感到高兴,也很羡慕她有我这么一个堂哥。她们的世界很小,在这些小女孩的眼里,开着这么一辆小汽车的我,应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离别的时候,相互都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我在旁边静静等待,杨杰并没有跟过来,想来他也没脸去报警。当然,如果他去报警了,我也不怕。我手里还有两张牌,第一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的有关部门证件,第二便是这江城的黑老大段叔,我们虽然闹翻了,但是最后靠着大师兄的撮合和解,向他求助,也可以。

  虽然我和杂毛小道给他下了诅咒。

  我带着小婧上车离开,并且打了个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小叔。小叔显然并不知道小婧具体的境况,但仍然十分感激。挂了电话,我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远房堂弟陆言也在这附近,然而还是没有号码。问小婧,她也不知道,于是只有作罢,返回洪山。

  我征求了小婧的意见,先把她放在苗疆餐房学习出纳,过一段时间如果她愿意了,我还是希望把她送回家复读,考取一个大学的好。对于我们这种人家,那是唯一前途光明的出路。我停歇了几天,跟杂毛小道聊起此事,他气愤之极,问我怎么不废了那小子?我也是越想越气,于是和杂毛小道某天折回了江城,蒙住头将他又是一阵暴打,然后特意把他的小弟弟给废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便哪儿也没去了,就像母鸡抱窝一样,准备孵化出麒麟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