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章 矮骡子卷土重来

第七章 矮骡子卷土重来

  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

  国术中形容一个人灵觉强大,通常会用这么一段话,说明其皮肤和内脏都能够作为独立的感受器官。同样,我虽然做不到这种地步,但是一旦遇到危险,便能够在睡梦中随时醒转过来,并且迅速找到危险源。

  世间的原理大体是相通的,这是一个优秀狙击手的品质,也是我逐渐形成的能力之一。

  预感,预觉,灵光一闪的念头,天道中遁去的一,皆是如此。

  一瞬间,我的身体如同装了弹簧,立刻跳下床来,往窗口处望去。果然,那里有一个矮小的身影在恶狠狠地打量着里间的人。它见我突然跳转下来,一惊,便想要逃开。我是合衣而睡,立刻从兜中掏出震镜,一声“无量天尊”,兜头就是一照。

  金光一闪,我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喊起来,那小东西应声跌落。

  我快步走到窗边,可恶的是这窗户有用铁栏杆将其封住,本意是防盗,但是却将我下一步的攻击给阻拦住。与往日相比,我手上没有新鲜的糯米,也没有猎网,但是我却有了两个更加强大的帮手。我听到有细碎的声音在窗台下出现,知道它要跑,一拍胸脯,朵朵和金蚕蛊立刻出现,朝着那货追去。

  我这一番动静,吴刚等人自然也醒了,见我匆匆往门外跑去,问怎么了?

  我急着去追凶,大声说“它们来了”,便摔门而出,绕过旁边的房子,匆匆来到了平房的后面。这时哪里还有黑影子的踪影?便连朵朵和金蚕蛊也消失不见了。我心中有些着急,长吸了几口气,让剧烈的心跳平缓下来。当我的脉搏进入平缓的时候,我双手按住额头,闭上双眼,然后开始联通起与我生命息息相关的肥虫子。

  画面在黑暗中慢慢地勾勒出来,所有的景物都是处于一个剧烈变化的状态,如同坐过山车。

  我很少会与金蚕蛊做这种形式的沟通,主要是因为人类的神经思维难以去处理这种让人头晕目眩的视觉效果,强烈的变化和喷涌一般的数据会让人头脑的神经过载,而处于崩溃的边缘,尤其是这种激烈追逐的状态。我通过金蚕蛊的视角看到一个戴着草帽的“庞然大物”,在确定是矮骡子之后,难过得吐血的我立刻主动切断了与它的联系。

  睁开眼睛,我的脚有一些发软,世界在旋转,仿佛我是中心,而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我转动。这种感觉,如同我们小时候原地转十几个、几十个圈之后的那种小脑失衡感。

  我伸手扶住了墙,斑驳的墙灰簌簌地掉落下来。

  休息了一分多钟,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感觉喉咙里面发干,唾沫星子都显得干枯无力。不远处有三个人朝我缓缓走来,是吴刚和小刘、小张,刚刚我跑出门,他们同时也醒转过来。我使劲地甩了甩头,朝他们走过去,让他们回房睡去,外面太危险了,说不定还有别的矮骡子在潜伏着呢……

  话还没有说完,走到吴刚跟前两米处的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来。

  我从出门追到这里,已经有两三分钟了,他们同样是合衣而睡,怎么才跟过来?而且他们从黑暗中走过来,竟然都没有说一句话——我借着远处的路灯,打量吴刚。只见他脸色麻木且僵硬,眼神游离不定,似乎是……

  我心一跳,连忙朝后方跑去。

  见我一开始跑路,本来行走迟缓的吴刚、小刘和小张三人,立刻如同放出了闸门的野兽,口中发出阵阵嘶嚎声,朝着我奔来。我心中一阵怒骂:这矮骡子真他娘的嚣张,居然敢跑到军营里面来闹事,而且还将吴刚等人给迷惑了。不过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把握,因为这是军营,里面全部都是些精力十足、阳气旺盛的糙老爷们,而且军营向来都是肃杀之地,除了矮骡子这种山魈野怪,其余的孤魂野鬼,是进不来帮忙的。

  被迷惑住的吴刚等人我并不畏惧,难的是怎么引出幕后的真凶。

  我一边跑一边考量着,见吴刚他们一直追来,想到了矮骡子控制人,多少也是有一个距离的,我将他们引到空地处,没有了建筑的掩护,那么幕后的矮骡子应该就能够出现了。这个主意一打定,我就往训练的操场跑去。途中遇到了一队巡逻的武警,见我在前狂奔,而吴刚三人在后面直追,便立刻警戒,问怎么回事?

  我高声喊:“他们被鬼上身了,赶紧把吴刚他们给制服……”

  其实吴刚等人并不是鬼上身,只是因为通俗易懂、简洁表达的需要,我才会如此说。我只是一个外人,巡逻的人并不信,便朝着吴刚等人寻求反馈,然而此时的吴刚哪里能够回答他们?见巡逻队阻挡,他们二话不说,便是一阵拳脚。被迷惑的人眼中是血红一片,巡逻队挨了几拳,立刻火起来,虽然并不信我,但是也知道这里面有状况,一时间扑了上去,扭打成一团。

  也有人吹哨叫人,顿时好多地方的灯就亮了起来,门口放哨的士兵也有人跑过来帮忙。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已经锁定了一个目标。

  在东北角的十五米处,有一团黑色的影子蹲伏在地上,我只是瞥一眼,就知道那厮就是另外一个矮骡子,也是吴刚等人性情大变,来攻击我的幕后凶手。这等小畜牲,竟然将人类这万物之灵长玩弄于股掌之上,确实是厉害。不过再厉害,能有我厉害?我心中冷笑着,一边跑一边从侧面靠近了它。

  我并没有刻意朝着那团疑似矮骡子的黑影跑去,甚至仅仅只是用余光在打量它。

  当吴刚等三人被巡逻队和前来帮忙的士兵按住的时候,我已经离东北角的那黑影,有且只有八米了。

  八米的距离并不是镜灵的有效射程,但是我全身已经调节到了最佳的状态,一个短途冲刺,口中的“无量天尊”念出,抬手就是一道金光。自从吞噬了香港和合石坟场大鬼之气,人妻镜灵是越来越厉害,这一道光芒径直锁住了躲在石头后面的矮骡子,浑身一阵颤,僵直,动弹不得。

  我不知道这“震一下”到底能够僵持多久,快步跑过去,右脚猛力踩在这家伙的脑壳上。

  它依然带着龙蕨草编制的草帽,个头不大,被我奋力一踩,发出凄厉地一声惨叫。

  即使我心如坚铁,骤然之间,也抵不住这一声音波攻击,浑身都不由得一颤。

  这声音传远,在很远的地方也传来相同频率的叫声来。

  我知道这家伙是在召唤同伴,只是它想不到,它所呼喊的那个同伴已被我手下的两大干将追杀,或许自身也难保。在惨叫的同时,它奋力挣扎,从我脚下传来的力道,一点也看不出是来自这么瘦弱的躯体。

  我稳稳地将这个矮骡子踩于脚下,它用手、用脚上的爪子奋力地抓着我的腿,甚至张开嘴巴,密密麻麻的牙齿暴露,然后来咬我的鞋子。我穿的是大头皮鞋,这种鞋子前面的部分垫得有一层钢板,沉重,通常是工厂用来当作劳保鞋的,防砸防穿刺,然而被这家伙一咬之下,竟然咯吱作响。

  我没有半分惊慌,淡定无比地俯身看着它,脚上的力量缓缓增加。

  它的眼睛是红中带紫,有一种将人心神吸引的诡异力量。

  然后,它昏了过去。

  这时候有一个刚认识的领导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指着地上的这个毛猴一样的矮骡子,将事情的缘由告知,然后问有没有红线以及能装这家伙的东西?他说他们这里有养狼狗的铁笼子,行不行?我说可以。不一会儿红线和铁笼子就被找过来,我俯身下去,用红线打结,将这矮骡子缠好,然后放入铁笼子中,这才有时间来到吴刚等人面前,快速念“金刚萨埵降魔咒”,结内狮子印,一人脑门敲一下。

  “洽——”

  此声棒喝为复原,传递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吴刚和小刘、小张相继醒转,头昏眼花,当得知了缘由,皆瞠目结舌,纷纷惊叹。吴刚清醒一点,立刻下了禁口令,让大家不要外传,然后和领导一起去办公室跟上级汇报。

  我的事情并没有完,出了营房,我来到了围墙外部,在一个阴沟处找到了另外一个矮骡子。

  它已经死了,尸身血肉模糊,朵朵和肥虫子在旁边围绕,看样子是经过了一场博杀。我伸出手摸了摸朵朵的脸蛋,然后拎起矮骡子的尸体返回了营房。

  为了防止又出现上次如同李德财一般被迷惑的情况,我让吴刚找了一个房间,将死去的那矮骡子超度亡魂,又亲自镇守铁笼子,一夜无事。

  第二日下午两点,一辆汽车径直开进了部队大院,然后停在了大楼前面来。

  吴刚一群人在楼前迎接。

  车门开,走下来一个军人和两个个穿着灰白色中山装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