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章 危机潜伏

第七章 危机潜伏

  金蚕蛊虽然回到了我的体内,然而它跟我的联系却被切断了。

  也就是说,我控制不了它了。

  这种情形,可是自从我服用了以龙蕨草为主料熬制的小功德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哪怕是肥虫子食用了彼岸花妖果,沉眠的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之间的联系都没有间断过。它便如同我身体的一部分而存在。现如今,我脑海里,有某种东西被切除一般的不自在感。

  它可是我的本命蛊,生死相依的伙伴啊?

  看到了我脸上的惊恐,杂毛小道忙问怎么了?

  我将我所遇到的情况说了出来,他也讶然,问今天早上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溪流尽头的洞穴,人进不去,我让肥虫子去探一下路,它不肯,但是被我逼得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进去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然后我感觉到头脑一阵莫名的惊悸,剧痛袭来,然后便栽倒在地,直到刚刚醒来。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莫非是小肥肥在那黑暗洞穴之中,碰到了什么让它感到十分不自在的东西,于是就卷缩冬眠起来了?

  我说怎么可能,上次这家伙沉眠,我也是能够沟通的啊?

  杂毛小道拍着我的肩膀,说不要激动,陆左,你有没有想过一点,小肥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为什么会怕矮骡子呢?这东西说实话,并不是很厉害的邪物!

  我说为何?

  杂毛小道又说,陆左你注意到没有,但凡在与耶朗遗址所关联的地方,小肥肥从来都是避开去,不敢出来。这不是因为它无能,而是它天生厌恶或者说恐惧这些,为什么呢?我记得你跟我讲过,你家破书里记载矮骡子是徘徊于灵界边缘的生物,而我个人认为,矮骡子就是深渊来客,小肥肥对于深渊来的东西,特别是与耶朗灭亡相关的东西,天然恐惧。

  这烙印,或许是遗传自巫蛊合流的时代,最原始、也是最根本的东西。

  老萧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太遥远,我现在最关注的,是肥虫子现在到底怎么了。一边说着话,我一边不断地用密语镇灵的方法,开始呼唤着它,心中不断地想着肥虫子带给我的好处,让我的生活开始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想着它的听话、它的调皮、它的顾家,想着它瞪着一双黑豆子眼睛跟我卖萌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很痛。

  我失去了小妖朵朵,难道还要再失去金蚕蛊么?

  “肥虫子,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许是听到了我深情地呼唤,我的体内蠕动了一下,如同顶破泥土的嫩芽,一股意识沟通过来,唧唧唧,小家伙亲昵地叫着。我的脸上一瞬间充满了欢喜,一屁股坐在地上,像个小孩子一样满地打滚,哈哈哈,你这个死小子,吓死我了。

  重新跟金蚕蛊取得了联系,让我喜出望外,一番滚地打下来,旁人纷纷侧目,连一直警惕打量四周的小苗女悠悠,都忍俊不禁,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来。

  只可惜,有些黑,如果能够去医院专业洗一下就好。

  在祠堂的前面已经生起了熊熊的火焰,而我们的晚餐已经正在准备当中。经过翻箱倒柜地淘弄,杨操他们从各家各户的米缸中找出两种粮食:稻米和粟(也就是小米),而且还挺多的,够我们这伙人生活好久。也有锅,是笨重的铁釜,并没有现在的轻巧和传热性能,不过勉强能用,老金别的不行,成天在山里讨生活,倒是做得一手好饭,他煮了一锅小米粥,然后去附近的竹林子里砍了几根竹子,合着猎到的蛇肉和松鼠肉,在制作喷香的竹筒饭。

  除此之外,还有竹笋、山菌、蕨菜、野葱之类的食材,以及十来条烤鱼。

  虽说见到了罗福安死前的惨状,大家对鱼有这一种近乎本能的排斥,但是胡文飞经过检查,这溪中的鱼并没有毒性,而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蛋白质,所以他还是领着吴刚、杨操等人下河抓了这些条,当作晚餐。

  河里的鱼也好抓,上游的水流逐渐减小,拿一把军刀下溪,一戳一个准。

  让人欣喜的是,出于习惯,老金随身带得有一包盐巴,因为包裹得紧,并没有化,让我们能够享受到相对正常一些的晚餐。

  自从体内有了金蚕蛊,随着体质的不断变化,我的饭量也是不断地增加,与杂毛小道一样,都是做饭桶的好胚子。从前天进山,我就没有吃过一顿好饭,昨天和今天更是一路惊魂,到了此刻,闻着火上烤制的竹筒饭散发出来的清香,顿时饥肠辘辘,口津横流。

  我醒过来后一阵翻滚,活蹦乱跳的样子,让本来有心慰问我的人都失去了兴致,大家都围着火堆旁忙活着晚餐。地上的碗都是些粗陶,里面有几个黄色的果子,我拿起一个来,也不管什么,大咬一口,酸甜适中,汁水鲜美,好吃得紧,问是什么果?马海波说了一个名字,我没听过,但也不打紧,三下五除二,就把它给啃光了。环顾四周,发现宗教局三人都没在。

  我饿得慌,见老金烤好了一条鱼,便求他先给我尝尝味道,因为是病人,所以这汉子笑了笑,递给了我。

  刚刚烤制焦脆,上面还抹了一层油的烤鱼热气腾腾,我咬了一口,味道没品出,嘴巴皮倒是被烫得难受。我急忙吹,然后小心地吃着。味道并没有想象中的鲜美,这鱼的肉质有些粗糙,嚼起来有点老,不过有这热腾腾的吃食,我倒也不挑了。小周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又干呕了。

  老金得意洋洋,说小周同志,你不是说没人敢吃么,这陆兄弟不就吃上了?

  小周像看怪物一般瞧我,说陆哥,你咋就不怕肚子里面长虫啊?

  我笑了笑,还没说话,马海波在一旁插嘴,说你陆哥那肚子里可了不得,天上地下,所有的虫子进了肚,全部都闹不了天宫,只能乖乖地化成翔,贡献农田的肥力。因为,他本身就有一条虫子……

  我哈哈一笑,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肥虫子本就不是一个秘密。

  小周咽了咽口水不说话,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老金时唤他,说去弄点干柴来,这火力不够啊,要喝热腾腾的汤,还不赶紧去?小周今天是收尸的主力,累了一天,洗完澡就不想动弹,指着大厅角落散乱的那一排排牌位,说喏,这些都是上好的干柴,直接拿过来烧了便是,还去哪里找?

  旁边几人颇为意动,站起来想拿来烧火,一旁的杂毛小道脸色一变,伸手拦住,说不可。
  
  举头三尺,自有神灵,亡者为大,不可做这种亵渎死者的事情,小心大家伙儿在这山谷中住一辈子,出不去。他说得严肃,而且对于这个有真本事的人,大家也都是敬佩的,所以纷纷笑,说开玩笑的呢,哪能干这种生孩子没有屁眼的事?

  小周嘟囔着,不情愿地站起身出去搬柴,我这条鱼已经吃完毕了,舔了舔鱼刺,感觉火烧火燎的饥饿感减退了几分,便站起来,走出祠堂大门,来到前面的院落,看沉落山后的那一缕光亮,渐渐消失不见。来到院墙边,我听到杨操和胡文飞两人在墙那边刻意压低的声音,嘀嘀咕咕,听不太真切。

  我走前两步,这话语便立刻停止了。过一会儿,杨操探出头来,见到我,不自然地打招呼。

  我走过去,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俩个瞧,说到底有什么话,需要背地里说?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如此行为,倒是让人心寒得紧。

  杨操和胡文飞四目对视一会儿,胡文飞点点头,然后两人把我拉到了角落,说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他们总感觉贾微有些奇怪——至于具体的,又说不上来,所以在商量着怎么办呢。我一听,也想起来了,来到这一线天峡谷中,我似乎也觉得贾微有些不一样,有时候瞧她一眼,心惊肉跳半天,之前还不以为然,认为仅仅是错觉,又或者自己对于重口味女人的不待见。然而既然杨操和胡文飞都提出来了,那么显然确实有些问题。

  对于这个情况,杨操和胡文飞显得很为难,商量了半天,还是以观察为主。

  我问为什么,杨操低声给我介绍其贾微的情况来:“贾微这个女人本事是有一些的,但是若说很厉害,其实不然。以她这狗嫌弃的脾气,之所以能够在特殊部门做事,关键在于她有个好爹——贾微的父亲贾团结,原本是个出家的和尚,法号曰慧明,原为“比丘之智慧”,此名字许多高僧用过,但并不妨碍他接着用。慧明和尚还俗前是甘肃悬空寺的传经比丘,后来与一尼姑坠入爱河还俗,老年得女,此女便为贾微。还俗的和尚一不会种地二不会劳作,后来因为生计,加入了草创的西南宗教管理局,至如今,是西南这一片有关部门的大佬之一,厉害得紧,所以大家多少也要顾及一些老爷子的颜面……”

  我叹气,高干之后,确实很难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