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二章 洞穴来客

第十二章 洞穴来客

  在胡文飞手中电筒的照耀下,我看到了一个的人——不,应该说是一个拥有人一切特征,但是却让人感觉恐怖的怪物:它浑身湿漉漉的,头发稀疏且长,皮包着骨头,身高一米五左右,拥有着巨大脑袋和瘦长身子,手和脚上面全部是黑乎乎的厚茧子,全身赤裸,大脑袋上的眼睛,如同死鱼泡一般凸出来。

  它是背部中枪,子弹穿透肩胛骨间隙,从上往下,直穿到了它的肺叶,俯卧倒地,然后被胡文飞用脚挑转过来。

  我看着这张如同老人一般全是褶皱的脸,看着它的嘴里面不断地有着黑色的血浆泡沫吐出来,顺着两颊流出,双目无神,左手上拿着一只熄灭了的火把,右手死死地去抓住胡文飞踩着它身体的裤脚,脸扭曲,喉咙中不断地传来沙哑的嘶吼,如同砂纸打磨在玻璃上面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看到《指环王》中,那个洞穴怪兽咕噜姆的幻觉。

  “这是什么东西?”我指着地下的这个家伙问道。

  胡文飞摇头说不知,他的表情沉重,并没有理会脚下这个在用生命挣扎的怪物,目光投向了寨门西侧。在那里,有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朝着这边一边张望,一边离去。

  显然,在这峡谷中富有智慧的活物,并不仅仅只有我们这一伙从矮骡子洞穴中逃出来的外来者。

  这些家伙居然能够利用火,知晓工具,那么它们一定是某种智慧生物啦。

  它们从哪里来的呢?

  峡谷之外,还是溪流尽头的那个让金蚕蛊所恐惧的黑暗洞穴?又或者是在那藏匿着无数毒虫的林间……这一切都是谜团,然而让我担忧的是,一上来就对着我们纵火,可想而知,这些家伙对我们,实在是没有多少善意可言。

  那么这村子里死去的人,是不是被这些家伙所杀害的呢?

  我右手上的手枪仅仅只剩下了三发子弹,犹豫着指向那些模糊的黑影轮廓。

  小周从祠堂那边也赶了过来,看到我枪指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半蹲着身子,采用跪式射击的方式,打了两个点射,视界模糊,并没有打中那几个黑影,反倒是把人给吓走了,消失于黑暗之中。

  它们逃走的方向,正是溪流的下游处。

  见没有打中,小周一肚子邪火,大骂一声艹,然后收枪跑到我们跟前来,瞧见地上这怪物,吓了一大跳,枪口死死指着它,颤抖的声音问我们,说胡首长、陆哥,这个营养不良的怪物,是哪里来的?胡文飞俯下身去,将这个半死不活的“咕噜姆”双手反缚,然后往火光冲天的祠堂那边押着,摇头说不知,我老胡入行也有十六年的光景了,这般模样的怪物,倒是第一次见到。带回去,看看这寨子中仅存的小苗女,能不能够认得出来。

  这咕噜姆仅剩半口气了,哪里禁得起胡文飞这般折腾,站起来又跌倒了,我将手枪收入腰后,伸手提住它的双脚,与老胡一起将这货往回抬去。

  我小心走着,感觉这双脚如麻秆一样细,脚踝上全是水,脚掌处是泥,而在它皮肤的表面有一层黄色的油脂,如同奶油、或者说是尸油,滑腻腻的,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当我摒住呼吸、皱着眉头与老胡抬着这咕噜姆返回祠堂的时候,才发现这间占地最大的屋子已然烧掉了大半,火光冲天,天空上不断有飘飞的烟尘和火星子掉落下来。灭火已经是来不及了,除了全身虚弱无力的杂毛小道和必要的警戒人员外,其余人都在努力地制造出一个隔离区来,不让这场大火将整个寨子都给点燃焚毁掉。

  不知道我们要多久才能够出得峡谷,所以这里可是我们暂时的栖息之处,不得有失。

  小苗女悠悠抱着装有虎皮猫大人的布袋,蹲在杂毛小道旁边瑟瑟发抖,我们将那咕噜姆抬到她的面前放下,小女孩一见到,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惊恐中又带着一丝的好奇,说不出有多害怕,反而是有一些悲伤的情绪在。杨操本来是在搬运祠堂两边的可燃物,见到这情景跑了过来,翻看了一下这个仅剩一口气的怪物,然后用苗语问她话。

  悠悠拉着杂毛小道的衣角,怯怯诺诺地说了两句话,便不再开口,双手紧紧抱着肥母鸡,眼睛里面全是泪水。

  我问杨操,说这个小女孩说了什么?杨操摇摇头,说小女孩讲这个是怪物……不详的怪物!

  得,我明白了杨操脸上为什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话跟没说一样。

  杨操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地下这个咕噜姆的身上,他把它提拎到了一边,然后捡了一块大石头,开始对这个家伙进行刑讯逼供起来。然而怪物便是怪物,哪里能够明白人类的语言,两个人一番“鸡同鸭讲”之后,咕噜姆终于血尽而亡,大脑袋上的鱼泡眼也终于没有了神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悠悠的脸上,似乎有一丝不舍与害怕交织的情绪在。

  见这东西死去,我便跑过去与大家一同搬运东西,忙活了二十几分钟,终于把火势控制在祠堂的院落中,没有再波及旁边的屋子。当我们退回到了对面鼓楼前的打谷场上之时,看着这大火如同妖魔在乱舞,火焰恣意地跳跃欢呼,心中不由得一阵苦涩。想着晚间那顿风味独特的晚餐,或许,是我们最后一顿的幸福吧?

  这峡谷之中,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野趣和安详,在这无尽的美丽风光中,有多少危险在暗处潜藏着?

  谁也不知道。

  杨操一直没有闲着,退回到了打谷场前,他用烂布裹卷了一个活死人,开始解剖起来。

  这个活死人是我们在门口围殴的其中一个,脖子被撕裂了半边,脑袋搭耸着,打断的四肢还在不断地抽搐。杨操剖得细致谨慎,借助着他那探寻负能量的仪器,很快就在它心脏边缘处开了一个标准的手术口子。当他将胸前这些烂肉挑开,露出一个桃子形状器官的时候,我看见在这东西旁边,有一窝小虫子在上面蠕动爬行。

  这虫子大的只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而小一些的,如同黑色芝麻。

  大大小小,竟然有二三十只。

  我眯眼细看,只见这些虫子的头部有一对触角,触角长短不一,分为四五节锯齿状,有三对坚硬的节肢,紧紧抠住内脏组织;红亮的翅鞘连在一起,后翅退化了,粘连着血丝,口器恐怖,周身还有不断蠕动的游泳毛……这种模样的,正是十二法门上所记载的僵尸蛊形状。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僵尸蛊,杨操眉头皱起,叫人拿过火把来,把这熊熊火焰靠近剖开的胸口处,一阵噼里啪啦的虫子烧裂声传来,空气中又有一股熏人欲呕的恶臭。

  在旁边递火把的老金忍受不住这味道,转身过去,一大股腹中酸水就全部喷溅出来,连续地吐,将晚上吃的东西给全部浪费了。见他吐得欢畅,我们纷纷都皱起眉头,离得远远。

  杨操抬起头来,说这些尸体身上都有僵尸蛊在,为了避免有遗漏,我们还是将所有的尸体,全部扔进火场吧?

  我们纷纷点头,重新站起身来,忍着漫天的热力,将祠堂外面的活死人给悉数抛进了火场中。

  有的脑袋虽然被砍了下来,但是躯体仍然在蠕动,丢进去之后,火焰迅速将其点燃,受痛翻滚,猛力地撞向附近的一切东西。这祠堂虽然是石头垒起,但是主要的结构还是木头支撑,在经过这么久时间的火烧之后,渐渐变得松散。终于,随着主梁的一声轰响,整个祠堂往下垮落,重重地砸在了火场中,扬起无数的灰烬和烟尘。

  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有一些空荡,莫名地有代入感,仿佛自己也会身处于这火场之中,肉体和灵魂一起吱吱燃烧。

  折回打谷场上来,胡文飞从暗处走过来,朝杨操摇摇头,脸上有苦涩的笑容。

  他刚才一直在村寨中找寻贾微的踪迹,那个让我们怀疑被鬼俯身的女人在关键时刻,消失不见了。这件事情让杨操和胡文飞短时间里有些惊慌失措,而事态一稳定之后,便立刻四处找寻。

  可见贾微虽然惹人厌恶,但的确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让宗教局两人十分头疼。

  我走过去,胡文飞正在跟杨操说:“……看脚印和迹象,似乎是出了村前,望着古城遗迹那边行去。这天黑暗,外面危机四伏,我们暂时还是先停歇,明日再去找寻吧?”杨操见我过来,抬头问我的意见如何?我笑着说她走了,不是正如二位之意么?

  杨操叹息,说贾微失踪不见,倘若我们能够出得这峡谷,只怕在局子里就永无出头之日了,而且还要时刻提防着背后有人开黑枪,你说可怕不可怕?

  我点头,说可怕,但是就没人能管?

  胡文飞苦涩地惨笑,说这世界,远远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公平,正义是什么玩意?几块钱一斤?

  我心中有些发堵,难以想象如此愤青的言论,竟然是由他的口中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