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三章 苗女悠悠

第二十三章 苗女悠悠

 “悠悠……”

  杂毛小道双目赤红,狂吼一声,大步跨前,掏剑便往前刺。

  那双头恶犬虽然是个畸形生物,但是却灵活得很,也狡猾异常,它把悠悠叼住之后,也不咬食,转身就往外奔去。杂毛小道刺出的木剑被它的尾巴使劲一甩,啪的一声,差一点剑便脱手。这小牛犊一般大的双头恶犬并没有朝我们继续攻击,而是朝着远处奔去。

  小苗女悠悠身长一米三几,腰间盈盈一握,然而恶犬叼着却并不费力。她被骤然叼起的时候还惊吓得大声哭叫,随着双头恶犬的身影消失通道尽头,声音就变得飘忽不定了。我想起这家伙嘴中那交错的锋利獠牙,被这样的嘴巴给含住,浑身肯定皆是伤口,估计悠悠的性命定然保不了。

  杂毛小道不管不顾,提着桃木剑就往前方冲去。

  地上有一个布袋,里面包裹着陷入沉眠、至今未醒的虎皮猫大人。这可怜的肥母鸡跌落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连一声哼唧都没有。杂毛小道显然是气疯了,狂追前去,而我却不能不顾及肥母鸡的死活,冲上去,抄起了布袋子,然后将防水背包里面的杂物扔出来,将大人给塞进去。

  这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我才跟着其余众人的背影,朝着那边追去。

  其实我的心中早就已经忐忑得不行:那叼着悠悠的恶犬,既然能够把贾微给追得满地乱窜,显然就是个十分不好惹的家伙,只怕我们不但救不活悠悠,而且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不过虽然我不理解杂毛小道和悠悠之间的感情,也不妨碍我前去拼命。

  所谓朋友,便是如此。

  跟着众人跑了一段时间,前面的空间豁然开朗。

  我脚步一缓,一看:哎呀,怎么又跑出来了?只见我们绕到了正南方的位置,这里的方位斜对着我们刚才所来的东方洞口。越过诸多石俑,我看到双头恶犬将悠悠含着跑到了“坎”位的石桥前,它的身边立刻簇拥过四个身体纤长、形似螳螂的节肢护卫。

  这些家伙有一米多高,一双刀锋一般的骨节摇摆,三角眼盯着冲上前来的杂毛小道。

  双头恶犬将悠悠丢在桥面上,然后用其中的一个头颅去拱她,试图让她过桥。

  身穿着蓝黑色苗服的悠悠跌落在地上之后,竟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放声地大哭起来。双头恶犬高有一米四五左右,牛犊子一般,身长尾短,浑身血淋淋,上面有许多癞子和伤口,白花花的蛆虫在腐肉上钻来钻去,它喉咙中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叫,比狼还凶,威势如虎,低下头拱悠悠干瘦的屁股,一顶一顶地驱赶。

  那个小苗女一步一步地前行,她哭得伤心极了,这里面还带着一丝绝望和不甘。

  杂毛小道已然如同一道旋风,冲到了石桥前方五米之处,然后被四个螳螂给他拦住了。在我旁边跑动的杨操突然失声说道:“这,这莫非就是史前巨螂?”我问是啥玩意儿?他说他们曾经在九寨沟若尔盖花湖中发现过这玩意的尸体,有传说藏传佛教格鲁派扎什伦布寺的高僧曾经四扎仓内豢养过两个,他师父就曾经见过,是恶魔的仆从,前肢骨质化,如刀,比一流的刀客还要厉害。

  我说哦,心中却不由得拿那个双刀人脚獾来与之对比。

  杂毛小道已经跟那四个史前巨螂对上了,这四个小东西脚步灵活得简直不像话,而且前肢坚韧锋利,杂毛小道的桃木剑与之对上,立刻就有好多砍痕出现,仅仅两个回合,杂毛小道便抽身而退,面色也凝重了起来。

  对手实在很强,倘若心中急躁,反倒折了自己性命。

  杂毛小道平日里虽然吊儿郎当,但却是一个极有主见和判断力的人,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刻,并不应该让个人情绪影响到自己。他沉下心来,挽了一个剑花,摆出了标准的太极剑起手式。我曾经说过,杂毛小道习的剑法,乃是道家太极养生剑,而后又经萧家改良,融入了很多实战的技巧,以及道法施术的必要,最终成就了萧氏太极剑法。

  当我们还在十几米之外的时候,杂毛小道再次与那四只史前巨螂对上。

  在那一刻里,杂毛小道完全不再是那个在路边摆地摊的混混儿算命先生,而展现出了犹如风清扬老先生那般飘逸的剑法。几乎是超出了我们的视线范围,木色的剑在前方舞动,洒下一片剑影。在下一刻,两个史前巨螂在杨操的叹息声中,盘子大的三角头颅离颈飞去。
  这史前巨螂杨操说稀世难求,然而瞬间就有两个被杂毛小道砍去了头颅。

  而且用的还是木剑。

  也就是在这一刻,杂毛小道背上的道袍出现了三道破痕,鲜血飞溅开来。他的木剑运起了柔劲儿,在骤然爆发、一举成功之后,他停止了毙命搏命的狠戾招式,开始画着圈圈,将剩下两个巨螂的攻击给悉数化解,往着我们这边引来。

  我已经冲到了近前,杨操前跨一步,骨头棒子与左边的一个巨螂交锋,骨刀与骨棒相交,擦亮出数道的火花,而另外一个滑向了双手无物的我这边来。

  它高举双刀,以一个邪异的角度,奋力朝我斩来。

  虽然这刀为史前巨螂的骨节所化,但是在这劲道恰好、角度刁钻的攻击下,我甚至能够想象自己胳膊被斩断的悲催模样。不过比起硬拼,我似乎还有更好的一个选择。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别在腰间的那一把手枪,里面仅剩下一颗子弹。

  我在最佳的时间里,将这颗子弹射进了面前的这个敌人头颅中。

  砰——

  碧绿色的脑浆子飞溅出来,我心中有些欢畅,将这把用废了的黑色铁疙瘩挡住余势未消的一击刀锋,骨刀斩在手枪上,竟然出现了浅浅的一道钢印子。我的手沉了一下,感受到了好强的力量。正是感受到这力量,让我不由得对杂毛小道产生了一点儿敬佩:这个家伙,竟然凭着一把木剑,就与四个史前巨螂交锋几个回合,而且还瞬斩两个。

  好高深的剑技,有一种化简为繁的韵味在我刚才的视网膜上萦绕。

  有我和杨操两个应付小喽啰,杂毛小道便提着木剑向着石桥边缘的双头恶犬冲过去。似乎感到了他的到来,本来在拱着悠悠过桥的双头恶犬突然猛地回过头来,朝着杂毛小道嗷叫了一番,腥臭的风居然吹到了我们这边来。

  当我解决掉面前的这头史前巨螂时,杂毛小道已经和双头恶犬斗在了一起。

  刚刚主要是防范史前巨螂,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两者的斗争已经结束了:杂毛小道手中的木剑被双头恶犬左边的头颅给咬中,在稍微坚持了一番后,拥有一牛之力的杂毛小道竟然敌不过这恐怖的狗头拉扯,在一步一步地往前移动的时候,被另外一个头颅拱上来,张口咬在了木剑的护手上。

  他无奈地松开了双手,结果木剑被它扭头一甩,远远地仍在了一边。

  杂毛小道跌落在地上,那双头恶犬扑将上来,左边的那个头就朝着杂毛小道的脖子啃去。这狗并没有啃到人的脖子,也没有鲜血,它的嘴里面被一根白色的骨头棒子给塞住了。关键时刻,杨操敲翻了前面的对手,将那根不知名的骨头塞进了双头恶犬的嘴里。

  杂毛小道就地一滚,跌落在我的旁边,而请神附体的杨操与双头恶犬斗在了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矮骡子出现在石桥的这端,他们顶替了双头恶犬的工作,开始凶神恶煞地驱赶着悠悠,往桥那边走去。

  我把杂毛小道扶起来,就听到在桥那边的悠悠突然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声,这叫声穿透了耳膜,我似乎还看到那平静的水银河沟里一片荡漾,叫声停歇之后,悠悠滚地跌落到了那边去。

  杂毛小道将我一把推开,狂喊一声:“悠悠……”

  我看到我这个老友背上有三道血淋淋的刀痕,皮开肉绽的,然后他不管不顾,从兜里面掏出了四五张符箓,准备再次冲上前去。“让开……”后面传来小周的高喊,我拉住了他,往旁边闪开。小周举枪瞄准,朝着那个双头恶犬的头颅,打了一番点射。

  左边的头颅,血花四溅,眼睛被射了个对穿。

  接着我听到了“咔咔”的空壳响声。

  没子弹了。

  后面追上来的吴刚、马海波也将枪里面的子弹,全部打在了双头恶犬的脑袋上,杨操虽然请神上身,但是基本的思维还是有的,早在小周开枪的时候,他便就地一滚,朝着旁边跌去,见大家打完黑枪之后,再次挥着骨头棒子冲了上去。

  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了阵中的小苗女悠悠身上,只见这个小女孩子跌在地上哭泣了一会儿,突然莫名地僵直站立而起,朝着桥上面最矮的一个草帽矮骡子看去。

  两者直勾勾地交流了一会儿眼神,突然,那三个矮骡子冲下了桥,沿着水银之河跑到了“巽”字石桥上,大声地叫嚷着。

  小苗女悠悠突然笑了,她抬起头,正好朝我们这边看来。

  眼如鱼珠,双目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