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二章 病变

第十二章 病变

  回到县城已是下午六点,我们直接来到了马海波家里,小李给他领导汇报完后离开,而我则和杂毛小道留在马海波家里吃晚饭。聊来聊去,都是今天发生的那些破事,马海波忧心仲仲,但是在我们看来,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反正有关部门已经介入了。

  饭前洗手的时候,我看着手上那若有若无的蓝色骷髅头,发现自从被那茅坑里伸出来的血手给抓了一把之后,便有些火辣辣地痛,难受得紧。

  马海波升职之后,压力越发的大了,应酬也多,今天也是专门推辞了宴请,等着我们的到来。他老婆谈及此事,十分地不满,笑着说老马升职之后,工资没见涨几分,肚子倒是鼓起来不少,让人以为他有多腐败呢。

  我们都笑了,马海波家中的摆设略显陈旧,家具都是十几年前的老款式,相比其他人来说,他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克己职守的领导。这一点难能可贵,也是我一直待他为朋友的原因。

  毕竟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

  我们在马海波家里待到了八点多钟,然后告辞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杂毛小道便去监狱里帮人做法事,念经消磨那监室里的怨气,一番布置,不知道又捞了多少油水。不过这也是他该得之物,我并不去管。连老江这边,也在第三天的时候也找到了我,将此事的酬金给我——豆豆的父母并没有出面,不知道是羞愧,没脸见我,还是因为没有利用价值了。

  不过我也没所谓:我接这份活儿,冲的是跟老江的交情,旁人的看法,并不能影响我分毫。

  如此又过了数日,我晚上在家中照顾吉祥三宝,白天便无所事事地在县里面逛——飞山庙、大凉亭、十里长滩、隆里古城……享受这闲暇时间的简单快乐,有的时候会在风雨桥上看别人下象棋,一蹲就是一下午,也会去找一些同学玩。只是自毕业后,大家山南海北,天各一方,聚不齐拢。

  在县里面的同学也忙碌,各自都有一滩子事情,没有时间陪我这闲人,聚了几次,无外乎吃喝唱K,并没有多少意思,于是就停歇了。

  有一天晚上,朵朵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回来的时候,眼睛哭得通红,问她话,也不答。

  我想了想,莫非是想家了,返回自家亲生父母那里,瞧了一下?

  只是她拚死不肯说,我也不好强问,摸了摸她的头,好言宽慰了一番,她的情绪才好了起来,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我心中有些难过,这小丫头,终于开始有心思了,不再像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也不会什么事情,都跟我讲了。

  这是好事,说明小丫头成长了,但是我心里却莫名其妙地酸,好像失去了什么。

  这……也许是每一个父母需要面对的烦恼吧?

  我在洪山的合伙人阿东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终究放心不下餐房的事情,于是到县里来跟我告辞,准备离开晋平了。我借了车,送他去栗平的飞机场,回来路过大敦子镇时,撺掇我父母搬家,到县里面去住。我母亲不肯,她舍不得自家住了大半辈子的小镇,舍不得这左右相熟的邻居、老屋和青山绿水,以及每年三月那坝子上遍地开放的灿烂油菜花儿。

  那是她熟悉的生活,梦里面都是这场景,怎么会舍得离开?

  我无奈,找人给家里面换了些家具、增添了些布置,让父母的生活更加舒适一点。

  期间的杂事颇多,便不一一详叙,平淡的日子虽然见诸于文章,并不能够勾出人太多的阅读兴趣,但是我们所有的拼搏和奋斗,最终的目的,也不过就是安享这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已。杂毛小道在帮县监狱超度完怨念之后,又在风雨桥头摆了几天摊,因为靠近几所学校,总是有好多学生妹子,找他算姻缘。

  难得的是他不但紫微斗数、易经八卦了然于胸,对西方的星座、塔罗牌也是颇有研究,再加上那一张可以将死人说活过来的嘴,生意倒是蛮好,也摸了不少学生妹子的小手儿,每天都开心得要死。

  不过,他历来喜欢刺激冒险,终究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没几天便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说闲得身上发霉长毛了。

  我与他相反,恰恰是个没有什么追求的人,唯一的想法,就是将朵朵能够自由出入于阳光之下,像一个正常的小孩子一般,拥有幸福而平淡的生活。比起杂毛小道来,我更喜欢随意而安的日子。

  然而世事皆不如人意,总是有一些事情,会激发着人朝着命运的轨迹合拢。

  随着时间推移,我左手上的疼痛开始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了。

  症状如同风湿一般,肌肉瘦削,关节不利,口鼻干燥,时不时有深入骨髓的疼痛从左手上的骨节处传来,有的时候右手也交相呼应。一开始的时候三两天,后来一天发作一次。

  所谓十指连心,它让我疼痛不已,有时候甚至疼得直想撞墙。

  一开始我还直以为是被邪气侵袭,风湿入体了,有金蚕蛊在,调养一段时间便没事。然而随着疼痛的加深、病发的频率越来越短,我便开始重视起来,发觉左右手上面的经脉已经开始异变,正朝着一个不可控的方向走去。所有的源头,则是来自于手掌上的那几个符文。

  而真正的引导,却是监狱中罗聋子的怨力导致。

  杂毛小道与我一同分析了一下,说是这手掌因为积聚了太多的邪气,以及邪灵的怨力,所以开始病变了——其实也不能说是病变,它对邪物的威力越来越大、也能够起到震慑邪物的效果,但是这些东西是不可控的,很可能会伤及到我的身体。

  这事也找了见多识广的“及时雨”虎皮猫大人,结果它只瞄了一眼,便说这东西属于苗疆巫蛊一脉,它虽然早年间认识几个养蛊人,但是却并不熟悉这手掌的诅咒原理。不过,既然能够让我感到痛苦,想来后续应该会有麻烦,有损健康,最好还是要找寻一个解决的法子才好。

  十一月的下旬,我与杂毛小道前往市人民医院去检查身体,请骨科专家来帮忙确诊,看看能不能够用医学手段来将其控制,并且治疗。但是东西终究不是科学领域的范畴,医生给我做了全身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健康无比,比牛犊子还要壮实。至于我时常感受到的灼热和疼痛,他疑虑了一会儿,说莫非是心理作用?

  要不帮我介绍一个专业的精神科医生?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好发作,把青筋浮现的双手伸出来,递给他看。

  望着这双不断颤抖的双手,医生咽了咽口水,没有说话,而当我把手心翻开来时,变得幽蓝的皮肤上面鬼影浮出,吓得他一声大叫,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瞧他这状态,倒是比我更需要是一个精神科医生了。

  从市里面返回,杂毛小道打电话给家里,将我的情况说明,问有没有办法控制?回答是没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奇怪的印记,不过老爷子有好几个老朋友,他可以帮忙去打听。杂毛小道再三叮嘱,说务比要快一些,这边有些急。

  挂了电话之后的杂毛小道忍不住叹气,说今年莫不是犯了太岁,怎么诸事都不顺,各种各样的麻烦事,都找上门来了?

  又两日,远在南方东官的赵中华打来电话,问我近况如何?

  他在局里面收到一份西南局发过来的知会文件,已经知晓了我在家中所作的事情,对我好是一阵夸奖,还跟我说处长准备把我的工资给提一级呢!虽说依然没有多少,但是作为一个刚来不久的新人,这也算得上一个莫大的荣誉了。

  我苦笑,此刻性命危急,双手不保,加那几百块钱的工资,能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聊了几句,赵中华听出了我话语中的兴致不高,犹豫了一会儿,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的手发生了病变,现在开始逐渐地疼了起来,平时还好,一发作起来,酥酥麻麻的,骨髓里都疼得不行。

  赵中华说其他地方没事?我说没事才怪,牵一发而动全身,哪里都不自在了。

  他突然问我,说上次跟我提起他恩师的事情,问我还记得不?

  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问怎么了?

  赵中华说他的授业恩师万窑是个很厉害的民间奇人,擅施红绳束鬼之技法,早年间独自一人走南闯北,司职捉鬼一事,超度的亡灵不计其数,因家中排行第三,江湖人尊称万三爷。万三爷是土家族人,对于苗疆诅咒封印之术,略有研究,所以上次见我这断掌十字纹,便曾经邀我去见他的恩师,求得化解。现在既然病情加重,不如由他来牵线搭桥,去找他恩师瞧上一瞧?

  我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忙问他恩师万三爷现在所居何处?

  赵中华说他恩师六十岁之后就封山收手了,目前隐居于素有“华中屋脊”之称的恩施巴东。

  我立刻与赵中华约好,然后回家与父母告别。他们并不知道我手上的事情,只是对我好一阵埋怨,说没两个月就要过年了,怎么又要跑出外面去?

  我好不容易把这老太太给安抚了,然后与杂毛小道到怀化转车,北上与赵中华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