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章 李汤成,荒郊野岭遇故人

第八章 李汤成,荒郊野岭遇故人

  这个贸然从树林里闯出来的家伙身后不远,还紧跟着一个年轻人,也持着枪。

  他们手上握着的,是黑道上享誉盛名的“大黑星”,也就是五四式手枪,它的弹匣容量是8发,有效射程50米,特点是穿透力极强,威力巨大,可贯穿两个人的身体。当年大圈帮挺进香港的时候,凶名赫赫。尽管不知道是正版的,还是中国四大作坊的山寨货,都比我们这三连发,要厉害许多。

  不过当这个家伙狂喝着不要动的时候,我不由得笑了,而杂毛小道的脸上也露出笑意。

  当然,这个家伙的行为并不可笑,他和后面那个小兄弟手中的枪,也确实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安全,被重点关照的万朝新和万勇两人更是怕他们激动,误伤了自己,不由得将手中的三连发给丢在地上,举起了双手——我们之所以笑,是因为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碰到这么一个熟人。

  是的,领头这个秃顶吊眉毛的中年人,确实是我们认识的……

  咦,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记忆力差劲,只知道年初我和杂毛小道坐火车去金陵的时候,曾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胡侃大山的家伙,当初自称是博物馆的副研究员,玄学道术历史文物皆略懂一二,然而却被杂毛小道一句话给镇住了,灰溜溜地离开。后来杂毛小道告诉我,说这个家伙油嘴滑舌的,插根大尾巴装波伊,但是他身上那土腥子味,却深深地出卖了他作为土夫子的身份。

  什么是土夫子?这是文雅一点儿的说法,讲白了就是个挖坑撬坟的盗墓贼儿。

  杂毛小道家学渊源,对死者素来敬重,所以对这等人物厌恶不喜。不过当我们被他用枪给指着的时候,这点心理障碍却不妨碍他攀这门子交情。于是走前两步,拱手为礼,高声唱诺道:“李汤成李兄,多日不见,想念得紧,怎么今日见面,却是兵戈相见呢?如此可是大不妥啊!”

  那秃头儿李汤成正在紧张地指着围着帐篷的那几个人,听到招呼,扭头过来瞧,十分疑惑。

  杂毛小道剃了个短寸头,远不复他之前在火车上那仙风道骨、道貌岸人的飘逸形象,使得李汤成半天也没有认出来,杂毛小道不得不友情提示:“李兄是忘记了贫道,还是忘记了那半部《金篆玉函》?”

  听到这《金篆玉函》之名,李汤成眼睛一转,立刻想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放松了一些,枪口朝下,说哦,原来是茅道长和陆左小兄弟,多日未见,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杂毛小道眉头一挑,不答反问道:“李兄你又为何在此呢?”

  李汤成哈哈地笑,说老兄我是过来这里做科学考察的,怕有坏人,所以才如此这般。杂毛小道很不客气指着他和他同伴手中的黑色手枪,说李兄,你这可不是朋友之道,都是自己人,撤了吧?误伤了可不好……你是应该知晓我这本事的。李汤成脸色数变,居然被杂毛小道的话给唬住了,指挥着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收起枪来,然后拱手告一声得罪,说道长来此,所为何事?

  杂毛小道指着万三爷等人,说这是我的长辈,他们也是这附近的村民,因为家中小孩丢失了,于是一路追踪至此。李汤成释然了,呵呵地笑着,然后跟着发生冲突的各位赔礼道歉,话说得很圆,十分油滑。

  万勇心急侄子的安全,出声问有没有见到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浓眉大眼,学生打扮,从这里经过?

  李汤成摇头说没有,他们这两天都在这里,但是没有见到过任何人。

  我瞧李汤成身上湿淋淋的,衣服上蹭了好多黑黄色的泥土,心想着莫非这些家伙在这里盗墓,所以才会如此警戒?不过想来也是,黑竹沟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也没有什么好出产的,也就是古战场的传说,让人心动些。李汤成他们扎营在此,自然是想摸些明器,好出去倒卖,不然正如万朝东所说,这大雨天,神经病才会来这里。

  只是他的回答似乎有些敷衍,赵中华一眼便瞧出来,沉声问道:“请您再仔细地想一想……”

  见我们都张望过来,李汤成回忆了一会儿,说真没有,不过……昨天我们在这里扎营的时候,从桃花林中传来一声野兽的嚎叫声,值夜的小俊跟我们说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从那里一晃而过,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朋友。在旁边用警惕眼神盯着我们的一字眉年轻人点了点头,说他当时冲这边嚷叫扑来,我看着害怕,就开了一枪,结果就再没出现,早上的时候,林子里也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万勇心中焦急,连忙问小伙子,你看清楚那个黑影了么?他有多高?

  小俊眼睛往上翻,回忆了一番,说怕不得有两米高吧?要不然,就是一米八、九的样子。万家人都松了一口气,王朝新说朝安那小子才一米七不到,哈哈,应该不是他的。万勇又不放心,说那黑影子昨天出现在哪里?小俊指了指远处桃花林旁边,说就在那边,林子的边缘,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早上就不见了。

  万三爷眉头一皱,赵中华立刻跟着万朝东一起跑过去瞧。

  过了一会儿,两人折返回来,赵中华手上拿着一撮青草,递到我们面前,说下了一整夜的雨,什么痕迹都冲刷干净了,只是这草丛附近,有好几个大大的脚印子,这草上面,还有毛发。万三爷伸手,从这草中挑出一根棕黑色的曲卷毛发来,看了一会儿,也没有说话,沉吟了一番后,喃喃说莫非这里也通向大巴山树坪?

  万勇也皱起了眉头,说在沟口倒还见到了那兔崽子的扣子,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呢?

  李汤成见我们都在疑虑,举手发誓,说我们来这里三天了,真的没有见到你们要找的人。正在这个时候,万朝东这个家伙说话一点儿没过脑子,见到李汤成他们这副模样,竟然直接地问道:“你们在这里,莫不是要盗这沟子里面的墓吧?”

  此言一出,整个场面的气氛都变得僵直了。

  这其实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我们都没有纠结这东西,毕竟我们又不是警察,而是进山找人的山民,李汤成盗墓便盗墓,既然他愿意卖我和杂毛小道的面子,放下武器,我们就只当做没看见便是。瞧他们黑星手枪都用上了,必然是一伙亡命之徒,然而万朝东这个白痴,居然将这层窗户纸给捅穿了,让我们都不由得冷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双方都没有说话,李汤成脸上的横肉一跳一跳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而那个叫做小俊的年轻人,手已经叉在了腰间,随时准备拔枪相见。

  我估计无论是我们这边,还是李汤成两人,心中应该都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万朝东见这阵势,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都说这里面有神农墓,可是这沟子我们村的人都摸过好几遍了,哪里会有啥子古墓哦,假的啦,哈哈,哈哈……”李汤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说哪里,我们就是听说这里有以前古夜郎和汉朝交战的遗迹,所以过来考察的,这事情,你们县里面应该是知道的。

  万朝东恍然大悟,说是么?那真的是失敬了,我阿东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见过专家呢,原来您就是。

  双方寒暄几句,万三爷提出来,说我们要继续往前去找人,就不耽误两位了。

  那个叫小俊的男子有些犹豫,不过他并不是做主的,李汤成拱手为礼,说我们这里还有事,就不送诸位了。万勇和万朝新没有敢去捡地上的那两把三连发,拄着木棍儿跟着老爷子朝远处走去,赵中华也离开,而我与杂毛小道则走上前来,由杂毛小道跟李汤成挑明,说李兄,你老兄虽然做的是土夫子的行当,但是兄弟们也都不是什么好营生,只想着找到家人,并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多谢你给了个面子,青山不在绿水长流,我们有缘再会。

  李汤成依然彬彬有礼地拱手,说客气了,道长既然通晓《金篆玉函》,那么必然是天机莫测的高人,人在江湖飘荡,靠的就是“朋友”二字,日后老兄我有难处,说不得还要求得二位的帮忙。

  我们皆说这事好说,江湖朋友一句话,自然是要拔刀相助的。

  说完,我们也转身离开,准备去追逐远处的几人。

  突然在这个时候,从李汤成他们两个人出现的坡上又跑出了一个长发青年,朝着这边大喊:“汤哥,豆子爷他们几个出事了,你赶紧过来看看?”李汤成的眉头一跳,回头过去喝骂道:“杨津你个狗日的,慌慌张张个啥子?火烧到屁股了么?”

  那个被唤作杨津的长发青年哭丧着脸说:“火倒没烧到屁股,不过豆子爷估计要死了……”

  李汤成闻言色变,也不管我们,撒腿就往林坡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