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五章 鬼影密,阴兵借道遭唆使

第十五章 鬼影密,阴兵借道遭唆使

  我趴在洞口往外瞧,只见在斜坡之下,不远处的一条兽径之中,莫名出现了好多影影绰绰的黑色人影。天空中正好露出半弦月牙,透过这微微的月光,我能够看到近前好几个身影的模样。

  然而这一瞧,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火箭一般地窜了上来,布满全身。

  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通过朵朵的鬼眼,我看到了一大群身穿着古代盔甲的士兵,手持长戈,在缓慢的行走着。

  他们的衣着并不齐整,除了为首者身着钢铁,其余的都是破烂的皮甲,衣服是脏乱的黑红色,仿佛十分疲惫;首领者骑乘着矮脚马,那马儿累得直喘,有人扛着旗子,在风中猎猎飞扬,旗子完整,是黑色的,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繁体字——“汉”。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儿声音,没有交谈,没有脚步声,没有兵器的碰撞声,连战马打喷嚏,都没有一点儿声响,一切诡异得如同一部无声电影。然而在我们眼前的,却是如此真实的存在,我甚至能够看到士兵的手臂上,那流着血的伤口,以及他们麻木的脸。

  这脸上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表情,仿佛一张麻将牌一样,目不斜视,凝视着前方士兵的后脑勺。

  那眼珠子,白得吓人,如同牛奶的纯净,没有一点儿生命的迹象。

  漆黑的夜里,行走的士兵,大军在静寂无声的环境中缓缓移动。如此真实,让人由不得心生恐惧,甚至忘却了思考在这地处深山中的黑竹沟中,是哪里来的这千百号人,源源不绝地向西行进而去。我的肩膀一重,是杂毛小道。他也醒了过来,蹲在我的旁边,静静地看着。

  我想说话,却被眼前这幅诡异的场面给吓住了,大气不敢喘,喉咙干涩,好久才问这是什么?

  “阴兵借道!”

  回答我的是万三爷老爷子,这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醒了过来,他蹲在我的左手边,瞧着下面路过的那些黑影子,低声给大家解释道:

  “怎么讲?所谓鬼呢,其实也就是逝去的灵魂。它们死后,或有怨念、或有留念,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死去,魂不归地府,于是就停留人间;这阴兵也是,军队是最能够积聚集体意志的地方,它往往能够凝聚成一股改变环境的能量和气场,倘若死得冤屈,而环境又适合,那么在这些地方就会出现‘阴兵借道’的现象,往复地行军。不过不要紧,它们的目的在前方,如果不发生意外,并不会关注到我们的……”

  我发现,万三爷这个人说话,很符合一个职业捉鬼人的口吻,简洁明了,而不像一般的神棍道士,胡扯一些旁人不懂的道家典籍、玄学奥妙,让人听得头晕,不知其所以然。

  大道至简。

  阴兵借道的事情,我也曾听杂毛小道提及过,在故宫、太湖以及好多地方,他甚至有亲眼所见——虽然没有这种规模——此类的原理也听他说过不少,其实也就是不同纬度(共同居住的空间、而时间又不一致)的灵魂,寻常是没有交集的,即使看到,也不会作用于我们本身,顶多只是会让人受到惊吓,失魂罢了。所谓失魂,喊回来便是。

  我的心情恢复了平静,也听到身后有人长呼了一口气,似乎解脱了。

  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放松下来的我开始以看热闹的心态,瞧那只行进的队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没有亲眼见过这种规模的军队夜行,是很难通过影视剧特效或者自己的臆想,在脑海中描绘出那一副场景的。我不知道有多少阴兵打我面前经过,仿佛没有完结。

  那凝重的气势,盯久了,让我喘不过气,心脏都快要迸发出来。

  我们静静地看着路上的阴兵行走着,感觉穿越了千年的历史,重回古代,回到某一个血肉飞溅的冷兵器战场上。而都当我们以为这奇异的景象很快就要结束的时候,突然在远处的密林边缘,传来了一声凄厉的鬼叫。

  是的,是鬼叫,那种能够深入灵魂的凄惨和毛骨悚然。

  我之前说过,鬼因为是灵体,没有声带,所以发不出声响。但是有道行的鬼魂,却能够通过操控空气粒子的震动,模拟出自己的声音来。比如朵朵,召回地魂之后便能够说话;而有些厉鬼,违反天道而行,阴风洗涤,故而心性大变,嚎叫出来的声音,跟人所能听闻的频率区间,截然不同。骤然听之,便渗得慌,让人不寒而栗,恐惧得很。

  这一声嚎叫,让正在行进中的阴兵突然停止下来,所有阴兵都扭过头,瞧向了桃花林。

  这静止大概停滞了三秒钟,我看到有一大团黑雾,从桃花林中席卷而来,然后在视线的尽头,我看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出现。那人影口中发出阵阵地鬼叫。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我目力所及的阴兵,居然没有看他,而是扭动着僵直的脖子,齐刷刷地朝着我们这边看来。

  尽管知道这些都是灵体,都是不存在的东西,然而这鬼影憧憧的阴兵一起敲过来的时候,我也由不得吓了一跳。

  在那一刻,我有些恨自己为何能够看得如此清楚。

  更加出乎我们意料的事情是,在我身后的万朝东被吓得突然背脊挺直,惊慌地大叫了一声:“啊……”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让我们措手不及。而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也发生了,那些离得我们近一些的阴兵突然启动了,朝着我们这边冲过来,一时间凶光乍现,黑雾大盛。

  那些黑影子如同真实存在的人,表情凶悍,杀气凛然。万三爷陡然站起来,手中突然多了一道短小的招魂幡,口中高念着祛鬼的咒法,让人热血沸腾。我们也来不及责怪万朝东的冒失,纷纷烧符的烧符,结线的结线,一时间各种忙碌,而万勇等普通人则连着往后退却,不敢上前。

  最先冲到近前的是一个骑马的将军,它手持长戈,朝着我们迎面刺来。

  一道黑影挡住了它的去路,出手的是万三爷腰间的那道鬼影,那鬼影凭着一双手掌,硬生生接住了这呼啸而来的长戈。噌——这一下竟然有破空声响起来,看着这如潮水涌上来的阴兵,我因为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快速默念一遍九字真言,将紧张的心情平歇,然后大喝一声“统”,配合着手印,感觉浑身与空间中的能量相契合,一种勇猛果敢、绝境求生的感觉油然而起。

  我的双掌左手阴寒,右手炽热,两种属性不同的能量交流,狂躁的力量贯通全身。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黑潮已然淹没到了堵在洞口的我们面前来。一个脸孔僵木的士兵持戈前刺,直抵我的胸口,我捉住戈身,感觉并非实质,而是灵体的那种触感。当下也不犹豫,欺身上前,左手挥出一掌,径直打在了它的头颅之上。

  砰——

  空气中一阵反震,我面前的这阴兵如同散落的樱花碎末,飘零落地,不再出现。

  这一掌让我信心倍增,接连又与四五阴兵交战,皆没有扛过我两掌的。我兴奋异常,而双手或冷或烫,十分厉害,两极分化明显。我打得凶猛,势如破竹,身边这三位却也不差,万三爷出手老辣,招魂幡无鬼敢碰,赵中华一根藤鞭,上坠金铃,颇具女王风范,每抽中一阴兵,皆如沙雕溃散。

  然而这一切,皆不能与杂毛小道的战绩相比。

  舞弄着雷击桃木棍的杂毛小道,果真如那电视上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一般,虎虎生威。那被狂雷轰击不知几次的桃树,外边焦黑成炭,被我们剖开树芯,取得这一根棍子,略显沉重,虽然并未雕琢附上符箓咒诀之属,却天生自带桃木的驱邪与雷电的爆裂,每每击中一名阴兵,便几乎没有半分停顿,直接溃散当场,不复存在。

  那棍子时不时在潮湿的空气中爆裂出一丝电火花,十分妖艳,让我忍不住狂喝:“壮哉,猴哥……”

  然而攀附上来的阴兵并非十几二十个,一大群如同蚂蚁一样攀附上来,我坚持不过十分钟,便感觉双手有失控的迹象,寒冷和灼热让我的气息都变得混乱,稍不留意,被一刀划过左肩。

  本来为灵体的刀锋,在那一瞬间冰寒刺骨,犹如实质,我的肩头先是一冷,接着又热,感觉破开了一道小口子,有鲜血流了出来。

  直到此刻,我才终于确定,这阴兵,可杀人啊!

  我捂着肩头往后疾退,看着扑压上来的黑潮阴兵弥漫视野,心中有些绝望,也不明白为什么万三爷口中无害的阴兵,会变得如此疯狂袭来?突然,我看向了远处那个鬼叫的黑影,定是他弄得的鬼。杂毛小道一挥棍子,靠着我的背喊小毒物,你丫没事吧?

  我说没,他说擒贼先擒王,不想累死,我们只有把那家伙给解决掉。我去,你来不来?

  听到杂毛小道说这话,我立刻豪气顿生,大喝道:“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干他娘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