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六章 好兄弟,携手同闯阴兵阵

第十六章 好兄弟,携手同闯阴兵阵

  我和杂毛小道准备反击,万三爷自然支持,他将手中那黑色金边绣麒麟的招魂幡往身前泥地上一插,又射出几道巴掌大的杏黄色令旗,压住阵脚,然后大喊一声:“中华吾徒,助我布那斗母玄灵秘阵!”

  赵中华一听师令,大声应诺道:“徒儿遵令!”

  他话音落,则双手舞动,状若疯狂,不断有红线黄符飞出,与那地下的令旗叠加累积。万三爷双手合拢,朝我们大声喊,说这阴兵定是被那黑影所驱使,此处洞口由我师徒二人暂守,二位贤侄速去取其首级,这一洞子的普通人,还有老汉与中华,可都指望二位了。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自当如此,何必说这话。他长棍一荡,将洞口的阴兵给打散开,万三爷两人收缩布阵,而他则一马当先,前冲而去。

  杂毛小道棍扫一片,而我则在后面紧紧相随。此时的我已经将自己的那法器震镜给取出来,老萧在前面开路,我则碰见那漏网之鱼,便当头就是一照,金光一照,便将其阴灵摄入其间,杀得舒畅。

  我们不是赵子龙,在这千军万马里突围,倘若对手是人,自然早就化为肉块,任人践踏如泥;不过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堆堆的阴兵,何谓阴兵,皆是些阴灵之物,并不能够形成太大的阻力,寻常人自然千难万难,但是对于我等,却都只是疥癣之疾,一路冲撞而来,尽管也有些刀剑长戈,能伤人体,但是却也并不会费多少本事。

  关键在于,杂毛小道手中的这根雷击桃木棍,属性实在太克制那些阴兵了。

  双手握着雷击桃木棍的杂毛小道双手旋转如飞,像无敌风车轮一般,但凡撞上来的阴兵,皆被击飞,或者倒地不起,或者灰飞烟灭,于是成就了我们一开始冲阵的神话。不过当我猫着腰一路冲刺,足足跑了四十多米的时候,身边的阴兵开始变得拥挤,感觉仿佛不要命一般,挥刀的挥刀,刺枪的刺枪,吓人得紧,饶是杂毛小道神勇,我们也是被这蚂蚁咬死象的架势,给硬生生地拖慢了许多。

  阴兵虽弱,但是力道却是实打实的,并非虚无的存在。

  密林边缘的那道黑影,从我们一开始的势如破竹,到后面的一步步挪动,它都没有移动,抱着胳膊,静静地看着我们。它很淡定,身高和我一般,并不是白天所见到的那个猴孩儿。不过不管是谁,能够驱使阴兵攻击我们的家伙,想必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角色,一想到这儿,我开始放缓了震镜的使用频率,更多的,是用双手拍人。

  在我们的后面,红光闪耀,那是万三爷的斗母玄灵秘阵在发动了,威势滔天。

  情况十分的诡异,明明是冷兵器搏击,但是除了我和杂毛小道沉重的呼吸和脚步声,其余的一丝声响,都没有。

  我们冲到了离那黑影只有十米的坡地处,白日的大雨磅礴使得这地下十分泥泞,阴兵乃灵体,自然不受影响,而我和杂毛小道则连走路都有些困难。杂毛小道一身牛力,然而拼搏时久,气力有些衰弱,在绝对的静寂之中,周围的阴兵突然纷纷躲闪,我不明就里,抬头望去,只见从西面窜出一列骑兵,手持着长戈,四蹄踏空而来。

  周围挤满了阴兵,躲闪不得,杂毛小道沉下腰身,连劈了两个骑兵,然后运棍似长枪,将那迎面而来的骑兵给挑下马来。然而没成想那骑兵虽飞,阴马却前冲不止,骤然间,大力撞上了力道用竭的杂毛小道身上。

  砰……

  杂毛小道被这奔马给重重撞击,腾空而起,朝着阴兵群中跌去。眼见着那些骑兵又朝我冲击而来,我胸腔的槐木牌突然白光一闪,朵朵鼓着腮帮子出现。小丫头恨恨地看着周围这一群阴兵,双手画了一个奇妙无比的圆弧,大声喊道:“坏人,不许你们欺负陆左哥哥……哼!”

  她的双手之间,竟然出现了一道冰蓝色的光芒,朝着那一列十几个骑兵甩去。这光芒很柔和,如霓虹灯光般的氤氲,并不耀眼,然而一经甩出,竟然能够吸收地下的积水,凝重得犹如实质一般,很快便像一把刀子,倏地切过这列奔涌而来的骑兵小队。

  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这些阴灵之物竟然被这道光芒所冻结,如同冰雕一般,不再动弹。

  它们甚至还保持着冲击的姿势,马蹄高高扬起。

  这就是经过鮨鱼癸水精华滋养过的鬼妖之体么?我实在没有想过朵朵竟会有如此厉害,是因为她的鬼道真解有所精进,还是她体质的原因呢?

  或者说,其实作为阴灵之体的这些阴兵,并不是很厉害!

  不过朵朵既然能够帮上忙,我片刻也不曾停留,狂喝一声,朝着杂毛小道落下的地方奔去。

  被摔在地上的杂毛小道头晕脑胀,不过他也是灵敏之辈,避开了几处要紧的攻击,在我的接应下,终于重新站了起来。

  我看到他的口鼻处皆是血水,然后却哈哈地大笑着,高呼痛快。我被这个疯子的情绪所感染,奋力抓住前面一个持刀的阴兵,双手发力,竟然将其给断然分开,飘出许多的寒气来。

  山谷里刮着呼呼的寒风,然而我的后背心却热得发烫。

  习过鬼道真解的朵朵对付阴兵似乎颇有心得,她不断地喊着幼稚的口号(参考海贼王和火影忍者),然后将靠近我们的阴兵给一一驱散,虽然并没有一开始那道威力巨大的冰蓝光芒,但是却给我们减轻了许多压力。有了朵朵的加入,我们终于冲到了矗立在密林边缘的那个黑影子近面来。

  借着清冷的月光,我终于看清了这个黑影子的模样。

  这是一个浑身被血色浓雾包裹着的男人,身穿着山寨迷彩服,厚厚的,蹬着高帮皮鞋,个子偏瘦,如同一根麻秆儿,露在外面的皮肉上全是寸长的黑色绒毛。他的脸仿佛是被溶解的橡皮泥重新铸造,虽然鼻子、嘴巴和眼睛的方位是一样的,但是却感觉如同一个平面,没有凹凸感,也乱七八糟的,给人感觉就是个“无面人”。

  瞧这副模样,我想起了午间的时候,李汤成似乎给我们看过一张照片,里面就有这个人的轮廓。

  丧身盗洞底下的“狐狸”。

  李汤成一直不肯走的原因,就是想找到狐狸的尸体,好一起带回家乡安葬,并且给没有来这里的其他兄弟,一个交待。然而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狐狸居然变成了这幅模样,并且拥有了指挥阴兵,朝我们攻击的能力。

  很显然,他是被附身了。

  我甚至在一瞬间猜想到了事情的经过,定是豆子爷三人深入那盗洞尽头的古墓,或者其他地方,导致里面的鬼魂惊醒,也使得他们被腐蚀液给浇死,最后的豆子爷被邪气所染,勉强爬出洞口,便被我们所超度,然后封住了洞口,而留在里面的两人,一个因为溪水暴涨,尸体被暗道冲了出来,还有一个,便被墓中的那邪灵鬼魂,所侵蚀。

  我曾言鬼魂附体,如非十分契合,很少有附着于活人身上,那是因为活人本身阳寿未尽,自有一股天然的抵抗之力,难以控制。但是附身于尸体之上,却能够将其异变,在尸体未曾腐烂之前,可以做许多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副躯体里面的鬼魂,到底有多么厉害,但见它出场的阵势,就知道十分难缠。

  而且我发现自朵朵一出现,狐狸的眼睛顿时亮出了一道寒光。

  难不成,它看上了朵朵的鬼妖之体?

  这个猜想让我不寒而栗。

  狐狸的前方,有层层叠叠的刀盾阴兵严阵以待,这些身形飘渺的家伙足足有三四十个,将狐狸如同元帅一般围成了铁桶。而在我们的周围,至少有数百个阴兵朝我们疾奔而来。

  在这些阴气十足、黑雾缭绕的鬼物中间,就只有杂毛小道和我两个人……以及朵朵这一个小鬼妖。

  敌众,我寡。

  那又如何?

  杂毛小道口中高诵着茅山道士千年传颂的驱鬼歌诀,提棍冲上;我则与体内金蚕蛊沟通神力,浑身不由得冒出灼热的光华来,九字真言配合的咒法里,最强大的“大日如来咒”已经念至了下半阙,小妖朵朵并不喜欢杂毛小道刚刚得来的制剑材料,离得远,口中如同唱儿歌一般,一板一眼地念着鬼道真解的内容。

  我们与那几十个严阵以待的刀盾阴兵轰然撞上,有一种如同实质的冲阵感反馈而来。这些阴兵似乎深谙某种阵法,如同一个矫健的士兵走动,盾档刀击,竟然联结成一个整体,连杂毛小道的雷击桃木棍,都击破不得。

  在冲击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直在飞速搜寻着一个东西,在《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对于这种繁密而实力不济的阴兵,似乎有一种方法,可以破解。然而我越着急,却越是记不起来。

  狐狸口中不断地发出超频率的叫声,而那些阴兵居然也懂得了进退,章法有度,我们再一次陷入了重围,举步维艰。杂毛小道开始着急了,挥舞着棍棒,懊悔地说要是这棒子被他制成桃木剑,威力必然成倍增长,而不会像这般一样,仅仅依靠着自身的属性制敌。

  就在此刻,我的脑袋突然茅塞顿开,《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一段记载浮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