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万三爷,太阳正生灭阴灵

第十七章 万三爷,太阳正生灭阴灵

  十二法门那本破书曾言:阴兵乃属过客,轻易不与人起争执,常现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最怕阳光,没有听觉,但是对一种叫声最是敏感不过——一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自我的形象问题,夹着屁眼使劲儿高声叫唤:“喔、喔喔喔……”我打小五音不全,然后模仿个鸡叫、驴叫、猪哼哼的,却最是擅长,惟妙惟肖的。

  我突然间的叫唤,把闷头厮杀的杂毛小道吓了一跳,一边抵挡阴兵的刀劈,一边回头想笑我。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这如同玩笑一般的鸡叫声,竟然将阴兵天生的恐惧给诱发出来,这些刚刚还一往无前、凶猛卓绝的家伙在鸡叫两遍之后,竟然如同解放战争后期的国民党士兵一般,所有的勇气都丧失了,纷纷朝着四周散去,将正中心被附身的狐狸,给空露了出来。

  杂毛小道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素养,他并没有纠结于阴兵的奇特表现,而是手掐剑诀,朝着木然瞧向我们的狐狸冲去。

  在此需提要一点:杂毛小道自小学习武艺,这一番行来,使的是五郎八卦棍法。此棍法由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演变出六十四路棍法,圈、点、枪、割、抽、挑、拨、弹、掣、标、扫、压、敲、击,提撩舞花,变化多端,非寻常小孩抡棍而为,是故极耗精力。在他接近狐狸的一霎那间,雷击桃木棍扬空而起,举至头顶,由上而下,迅猛有力,劲达棍梢,呼啦一声炸响。

  啪——

  这力劈华山的一击,重重砸在了狐狸的头顶。

  在我想象中头骨碎裂的情况并没有发生,狐狸张开嘴,硬生生地抗住了这一棍子。杂毛小道手中的棍子韧劲很大,一棍劈下之后反弹而起,而这个时候,他的对手睁开了眼,手出如电,探到了杂毛小道的胸口。杂毛小道中招,如断线的风筝,跌飞而去。也就在此刻,他抬起头,看向了在空中的朵朵。

  我能够从这张五官如同平板的脸上,看到贪婪的神情。

  他并没有管跌倒在远处的杂毛小道,而是足尖轻点,居然一跃三米多高,伸手去抓有些愣神的朵朵。然而他实在没有想到,那个看着呆呆笨笨的朵朵会立刻察觉到他的企图,向上飘飞半米,将将避开这家伙的捉拿,然后气愤地大喝一声“坏人”,手中又出现了一道冰蓝色的光芒。

  被附身的狐狸反应极快,刚一落地便遁走四五米,而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一片白色霜结的冰面。

  好厉害的老家伙!

  我本来以为这个被附体的狐狸不过尔尔,然而却没有想到他中了杂毛小道那雷击桃木棍的敲击,竟然会生生承受住,而且还反击伤人。虽然那雷击桃木棍没有经过加工,但是树芯中蕴含的雷电,连虎皮猫大人都被击倒过(呃,好吧,拿一只虎皮鹦鹉来做对比,确实有些奇怪),这个家伙,居然如斯厉害?

  不过我也顾不得这许多,见他竟然想着伤害朵朵,这可是我最不能够容忍的底线,意识欺身上前,与其缠斗起来。

  即使拥有了王冠金蚕蛊在身体里,我依旧觉得我的这个对手实在太难缠了。

  他的力道如同蛮牛,而矫健则如猎豹,动手从来不按套路,手脚并用不说,而且还用嘴咬,状若疯狂。而且在他身上,分明是有尸毒的痕迹,还好有金蚕蛊,要不然,估计坚持不了几秒钟,我便毒发身亡了。在那一刻,我无比怀念虎皮猫大人的出现,这个能够用嘴巴吸鬼魂的家伙,想来对付这个铁核桃,应该是有办法的。

  我与狐狸斗了半分钟,感到周围越来越拥挤,抽空往外一瞧,那些被我吓走的阴兵,居然又有聚集的趋势。

  杂毛小道终于缓了过来,他撑着雷击桃木棍站起来,我看到他似乎有些站不稳。

  在短时间里连受了两次伤,杂毛小道一脸痛苦。

  还好有朵朵在空中给我们做策应,多少也分担了我肩上的压力。

  我们现在有些后悔了,真不知道李汤成这些家伙到底挖到了什么样的墓地,惹到了什么样的鬼魂,竟然厉害如斯。一开始的豪情万丈,在经历了这几次挫折之后,我们开始思考着后撤,想着把这个家伙引到洞口去,布阵将其困住。我和杂毛小道心意相通,两人边打,边往山洞那边移去。

  因为对手的厉害,时间变得缓慢无比,每一秒钟都让我头疼。

  与狐狸的交手,是我出道以来最艰难的一战: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有的对手,实力太逊,分分钟搞定;而有的对手却是太强大,能够将我果断秒杀,被附身的狐狸则属于我刚好能够抵挡,但是必须花上每一分精力来反抗的那种,若不然,自然就唯有死亡。

  终于返回了山洞附近的小道上,只听到上面传来了赵中华的高喊声:“陆左,收起你的鬼娃娃!”

  我眉头一跳,便知道他们应该是有法子将这繁多如蚁的阴兵给赶走,口中大叫朵朵,正在空中压制阴兵的朵朵立刻表示知晓,化作一道白线,钻入我胸前的槐木牌中。狐狸一见到这情况,立刻不管不顾,伸手冲来抢夺。杂毛小道伸过桃木棍,将这指甲寸长的毛爪勉力拨开去。

  我们周围皆是阴兵,而这个被鬼附身的狐狸则与我们贴身纠缠,他不动则已,一动便如同马蜂般缠人。

  我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好几处刀伤,内伤无数,要不是金蚕蛊在体内强撑着,只怕我已经倒地不起了。突然,头顶传来万三爷的喊声:“陆左,小萧,扑地……”我几乎没有一点儿反应时间,前扑在草地上,突然天空一阵炸响,轰隆隆,如同雷声一般,与此同时,我的视网膜上出现一片令人绝望的白色。

  我在地上翻滚着,感觉空中好像有一种能量在翻滚吞吐,瞬间绽放。

  那能量如同正午的太阳,让人感觉后背心都灼烫发热。

  我听到了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这音频与刚才那瘆人的鬼叫声如出一辙,想来万老爷子刚刚的那一道术法,定然也使得狐狸身上的这头凶鬼受了损伤。我翻滚了四五秒钟之后,流着泪,挣扎着站起身来,视网膜上依旧是一片白色,只是没有刚才那么刺眼了。我十分担心碰到手持利刃的阴兵,就怕某一把刀子挥出,将我脑袋给砍下来,所以双手一直保持着胡乱挥舞、防护的姿势。

  然而我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双手捞来,皆是空气。

  视线终于开始逐渐地明朗起来,依旧是白色,但是所有的景物都开始露出了隐约的轮廓,我使劲儿地甩头,然后瞧这左右,那些密密麻麻、恐怖的阴兵,一个也没有瞧到,再无影踪。

  它们……竟然是给万三爷一招给暴毙了么?

  然而当我正努力四处找寻的时候,左肩突然被一只毛茸茸的手给搭上,一股腥风从我的耳朵边吹来。

  呼——

  我不敢往后瞧,下蹲身,感觉一大坨冰凉僵硬的肉体贴在了我的脖子上,滴滴答答的汁液就落在了我的脸上。那种死人的腐臭气息一下子就贯通在我的脑门顶上,吓得我猛地缩着脖子,然后往地上滚去,不让他咬我。好在这个时候,一道绳索横空飞来,将朝我咬来的那狐狸给拉扯住。

  我们紧紧相连,狐狸拉扯着我,绳索则拉扯着狐狸,双双僵持在一起。

  终于,我感到世界恢复了清明。

  寂寥的苍穹下,无边的黑暗中,一个僵直恐怖的死人将我紧紧抓着,他手上的指甲足足有一寸长短,又黑又硬,手指上全是粗粗的绒毛,跟电视上的狼人一般。我将距离拉扯开一些,扭过头来的时候,他喉咙里发出了沉闷的叫声,不知道是刚才那耀如白日的光亮,还是现在的这系铃红绳,让他难受。

  我弓着背,像煮熟了的河虾,然后突然猛地一弹,终于挣脱出他的搂抱。

  当他再想扑将上来的时候,一根棍子拦住了他。

  杂毛小道喘着粗气,使劲儿一弹,将这个家伙的前冲之力给骤然挡住,然后伸手将我扶起来。我看到他的脸上也满是泪水,合着泥浆滑落,接着我笑了,因为万三爷和赵中华终于赶到了。系铃红绳的另一端,紧紧握在万三爷的手上,我不知道他刚才那一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也不妨碍我心中油然而生起的敬佩感。

  到底是和鬼魂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老辣之辈,即使已经过了古稀之年,万三爷也是如此厉害。

  终于,我们四人对中间的这狐狸,形成了合围之势。

  从千军万马到孤身一人,时间仅仅过了十几分钟,形势陡然转变。狐狸依旧凶猛如初,然而万三爷却没有再给他逞凶的机会,手中一抖,那红绳便如同秋千一般晃荡。他口中高喊“鬼灵”的名字,一道黑影闪现而出,将失去抵抗力的狐狸由腋下往上斜斩一刀,分作两截,漫天的血雾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