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七章 幕后者,枭阳莫名救朝安

第二十七章 幕后者,枭阳莫名救朝安

  听到一语点出的这么一个牛波伊烘烘的名号,我们都不由得一呆,我的第一直觉就是不可能!

  怎么会呢?周林这小子现在虽说厉害了,但是却也还不至于如斯。

  要知道,他之前一直跟随着三叔学艺,行走江湖,哪里有可能跟那邪灵教勾搭上?若是今年进入的,这邪灵教的高层也未免太好混了吧?然而随之出现了一个声音,将我所有的疑惑都给解开了:“百里无鬼万老三,到了今天,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号,实在是太讽刺了?”

  这个声音略有些沉闷沙哑,苍老而飘忽不定,上一句仿佛是在远方,下一句又仿佛就在耳朵边,让人捕捉不到他的方位。显然,这个声音便是所谓的神农架大鸿庐的扛把子,庐主先生。只是,万三爷往日行走江湖的这个称呼,似乎也有些……太虎了吧?

  百里无鬼……

  百里……

  杂毛小道已经给万勇检查了一下身体,这是被敲晕了,并没有性命危险,我们把他扶到了木屋前面,只见万三爷正站在木屋的楼梯前,对着前面的空气说话。两个人认识,而且都一把年纪了,但是说的却都是些没有营养的废话,不知道是在施展拖延战术,还是果真没话找话说。

  其余的人则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不知道那个声音从何而来。

  这些人里面,我没有看到赵中华。

  随着两人的相互讽刺升级,杂毛小道忍不住打断一下,朗声说道:“这位邪灵教的前辈,打听一个事情——周林这个小子,可是前辈收留的?”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说的周林,可是黑蝠?是我留下来的,没错,提着棍子的小家伙,你的手倒是挺快,老头子我费劲心机布置了这么久,竟然被你小子给提前拿了桃木芯。你倒是好眼光,却没想到我启动了这阵法,连累了所有人吧?哈哈……”

  杂毛小道举着手中的桃木棍,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如此,这大雾弥漫,竟然是因为此物?

  此言一出,万朝安、万朝东等人看过来的目光,便有些不善了。

  万三爷哈哈笑,说你这老鬼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扯犊子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远远没有你这肮脏家伙想象的那样薄弱,你这个家伙在这里隐姓埋名几十年,也未必是为了这区区一根桃木芯。那屋里有多少冤死的鬼魂,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布置——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万三爷说完,万家那几个小辈的脸色方才好了一些,我暗道厉害,这些老狐狸果然是工于心计的老手,几句话语里,便能够瞧得出刀光剑影来。

  那庐主沉默了一下,说屋子里的死人,倒并不是我搞的,我这人虽然没什么礼仪廉耻之心,但终究不喜欢和尸体打交道,这黑竹沟遍地的尸骨,如无必要,我也未曾动过一分。那些傀儡僵尸恶灵之术,都只是我那黑蝠小朋友的杰作。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术者,我自然由他折腾,但是这些烂账,千万莫要算在我老人家的身上,这里面的因果,伤不起。

  杂毛小道脸色愈冷,说你对周林这个狗日的,倒是蛮费心的。

  那人说不错,黑蝠此人,以后必然是引领时代的弄潮儿,我已经给上面写信引荐了。哈哈,那日子越来越临近了,我教的人才辈出,这莫非是神的启示?想来数年之后,我邪灵教一直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教人士打压的日子,一定会得到改观的。

  听到这老疯子的一番话,我们皆有些无语:

  虽然这年全球金融危机,美国次级债波及大陆,但是大体的形势依旧欣欣向荣,齐奔小康,而这个家伙的脑子却走火入了魔,啥子邪教、正教,能不能不要这么吃饱了撑着,搞这些事情来耍?唯恐天下不乱是怎么的?

  万三爷还在问他为何在此的事情,我们本以为他不会回答,然而似乎他一个人在这里待太久了,却成了一个话痨,唠叨着说他本来在这里,借着阵法和怨灵炼制一件“绝世大杀器”的,苦守寒庐四十载,原本就要成功了,结果今年年初的时候,山脉莫名震荡,居然将他那宝贝震得差点烟消云散,几十年功夫都白费了。

  当时只想得投溪自尽,忧愤而死,后来好歹又熬了过来。

  他苦口婆心地劝我们,说你们并不属于这黑竹沟,咱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何必为难呢?我给你们放出一条路来,你们且出了这里,日后再无相见,如此可好?不要逼我痛下杀手——多年以前我可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一旦发起怒来,很恐怖的,所以不要惹我哦……

  庐主说起话来,有点像村里面吓唬小孩儿的瞎老头子,然而在他这种诡异飘忽的声音中,却有着一定的说服力,至少万朝安、万朝东他们几个,都流露出了想走的神情。他们都不傻,能够和平解决,自然不愿意搏命相拼。

  然而万三爷却不屑一顾地笑,说你要是有这么好心,天上都会掉下金子来了。此处为阵心,周转不得,所以你才会忌惮得不肯露面,倘若我们一出这范围,只怕这阵法一启动,我们都要被你玩死了。不过,你既然会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是不是有痛脚,被我们抓住了?比如……法阵启动,虽然是借力打力,但终究需要原始动力作驱动,那河边的水车,倘若被我们给毁了,是不是阵法就失灵了?

  万三爷头一偏,万朝新和万朝东立刻朝着河边的水车跑去,而那神秘的声音终于发怒了,咆哮着,说万老三你这个狗日的,敢破爷爷的大阵,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语刚刚一落,灰蒙蒙的天空上突然就是一阵翻涌,黑云压地,天地都变成了一片黑暗。

  无数的山风从四面八方吹出,贴着地面刮过来,远处的山林河滩都变得淡薄了,掩映在了浓雾中,整个河滩平原上,仿佛一个倒扣着的大碗,让人心里压抑得厉害。我们心中皆一惊,原以为这阵眼安全,却没想到那神秘声音一急躁,弄出了这世界末日的景象来。

  这情形恐怖,然而万三爷却并不忌惮,冷笑一声,大吼一声“虚张声势”,手中的招魂幡使劲儿一抖,舞弄出许多花样来。而万朝东、万朝新两兄弟,已然冲到了最近的一架水车旁,开始琢磨着把水车给弄毁掉。万朝新以前当过兵,现在还是村中的民兵队长,进山前搞了一些弄矿的炸药,以备万一,此刻却正好用得到,开始在底座下面安装。

  那神秘的声音又急又气,大叫“小辈敢尔”,天空中的黑云翻动,似乎在朝着溪流边涌去,让我们心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传出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巨大咆哮声:“我艹,你这个死猴子……啊!”

  这咆哮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而天空似乎也淡了几分。我们不明就里,都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站在田垄边缘的万朝安突然指着房子西南方的密林处大喊:“猴孩儿,是那狗日的猴孩儿……”他的喊叫声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在里面,而我们顺着万朝安的手指看去,只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从西南面的雾霾中冲了出来。

  矮个儿的是猴孩儿,他的右手上面又拿了一把刀子,不是我之前丢弃的那一把,新的,刀口上有着潋滟的鲜血滑落;而那高个子,居然就是我们之前在救万朝安的时候,被万三爷给熏晕了的母枭阳。

  我有些疑惑,这迷阵百转千回,怎么大家都像是约好了一般,全部都跑到了这里来了?

  不过看到这母枭阳,我估计它之前把猴孩儿给救了,所以周林上西面,只找到了残留的登山绳。这时他们跑到这里来,所为何事呢?那一声咆哮声又是为了什么呢?当我们全都抬头,看向那边的时候,突然从浓浓的雾里面,又奔出了一个黑衣服的干瘦男人来。那气势,跟一个史前怪兽差不多。

  还有一点,他居然是一个“杨过”。

  不对,这个干瘦男人右手上面还提着一只胳膊,显然他是刚刚晋升成了独臂金刚侠,而之所以他没有流血而亡,大概是因为其身上有一团如这雾一般的乳白色气体,将其围绕着。我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脸,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一脸的老人斑,除了眼神犀利尖锐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特色。

  看来,他便是那躲在幕后的神秘人,之所以如此恼怒,是因为被猴孩儿偷袭,砍断胳膊了吧?

  从木屋灶房里看到的枭阳头颅,我不难猜测猴孩儿对他们的愤恨,只是他是如何知道这老人的藏身之处、并且得手的呢?不知道,一切都是个谜,猴孩儿一得手便朝着这边飞纵,那母枭阳也是,胸前的大木瓜甩得四处晃荡。万朝安站在田垄边缘,颤抖地看着这两个家伙从自己的身边,风一样的掠过,嘴巴张得大大的。

  我的瞳孔骤然收缩,因为我看到那个断臂老头朝着万朝安这边,甩了一道红得发热的气团来。

  我能够感受到那气团里,蕴含的恐怖力量。

  万朝安倘若中了,必死无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母枭阳忍不住地回头忘望了万朝安一眼,结果浑身一震。因为角度的原因,我没有看到它在那一霎那间的表情,但是我看见那母枭阳瞬间回转了身子,朝着万朝安的前方跑去,一点犹豫都没有。

  接着,红云与枭阳撞到了一起。

  烈焰焚身,我不得不说,那是我所看到过的,最惨烈、也是最娇艳的烟花,盛开在那一刹那……

  便如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