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八章 掉鬼坑,白磷万骨砂逞凶

第二十八章 掉鬼坑,白磷万骨砂逞凶

  火舌吞吐,迷蒙的天地间只见那橘黄艳丽的焰火闪耀,身上尽是火焰的母枭阳回转过身来,面对着与自己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万朝安,无力地伸出了手,这手未伸多远,便迅速被火焰所吞没。它跪倒在地,如同逼真的沙雕,全部都散落在了那草地上。身死魂销,化为灰烬。

  只有那地上被灼烧成了灰白色的骨灰,证明它来到了这个世间。

  经历过、挣扎过、恨过、也……爱过。

  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突兀,时间实在太短暂了,弹指一瞬间,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在这冉冉的火焰中,万朝安跟那个小俊一般,发挥了十二分的潜能,哭喊着“妈妈”,霎那间眼泪鼻涕一齐流了下来,屁滚尿流地往我们这边狂奔,之前他身上的那苍白虚弱的模样,竟然一扫而空。

  这,便是死亡和恐惧赋予人类的力量。

  我不知道在那一刻,母枭阳为何突然出现在了万朝安的前方,这简直是代他受死;我们根本就不能够明了它的感情世界,于是所有的猜测都显得苍白无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这个没有见过几次面的万朝安,有一种不太喜欢的感觉——当然,这仅仅只是我的个人好恶。

  见到母枭阳化成了焰火,燃烧殆尽,奔跑中的猴孩儿仰天长啸,热泪顺着眼眶就迸发出来。他的声音悲呛无比,我想倘若杂毛小道挂掉,我应该也会发出这样绝望和痛入骨髓的痛楚。

  然而猴孩儿却并没有返身去与那邪灵教庐主拼命,他反而加快了速度,往前面奔去。

  是逃跑么?不对!顺着猴孩儿的前进路线,我看到了他的目的地——奔涌溪流中的水车。

  对了、对了,万三爷的猜测果然正确,这天然的大阵固然精妙无比,然而冥冥之中仿佛自有注定,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神秘道术,都必须遵循着能量守恒规则,从来没有无中生有的力量,也没有永动机,所以这阵法必然需要有一定的力量作驱使,这黑竹沟曲折弯绕,风力不强,唯有这贯通全沟的溪流水能,可以得到利用。水流量无论是多与少,那大大小小八架水车总能够提供启动法阵,最原始的能源。

  毁掉它,法阵的力量和赋予这个狗屁庐主的力量,也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对么?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们的心就热切起来,感觉一条光明大道出现在面前:只要将这水车毁了,然后再把这个老年版“杨过”给干掉,那么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我抬头望向那个狂躁中的庐主,惊慌失措的万朝安显然并不是他的目标,刚才的那一片红云,仅仅也只是顺手而为,想让视野更加开阔一些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将他左臂斩断的猴孩儿。

  作为一个自负到极点的高人,哪里能够容忍这种无名小角色偷袭成功,并且让自己受到这般的伤害呢?惟有死,方能够解脱庐主心中的仇恨。

  两人呈一条直线在相互追逐,居然把我们这些人都当作了纯粹的看客。

  我们是看客么?NO!

  我紧握手中的刀,像一支利剑一样朝着那庐主的前进方向截去,而杂毛小道也将万勇放在地上,提棍便冲,后面传来了万三爷的嘱咐声:“两位小心他手里的白磷万骨砂,那是用堆积在地底的尸骨磨炼祭奠而成,不但含得有千年的怨气,而且一遇到生物,就能够将身体里那百分之一的磷给引出,灼烧殆尽……”

  当万三爷将这一段话说完,我已经距离庐主只有六七米之遥了。

  既然知道了这红云的奥妙,我立即让回到槐木牌中的朵朵用鬼力帮我撑起一道淡薄的气场,免得自己也变成了璀璨的火焰,而与此同时,我已经屏气凝神,做好了与庐主接触之后,下蛊的准备。

  人有所长、亦有所短,我尝试着给老王八蛋下个蛊,远比跟他正面交锋,要来得简单得多——因为自小便是好孩子,所以打架什么的,我不擅长……

  然而庐主却是极有眼光之辈,并没有朝我甩什么“白磷万骨砂”,而是折转了方向,朝着另外一边跑去。

  他的这一举动,让我不由得兴奋了。

  经历了与周林的拼斗,在感叹那狗日的进展神速的同时,也让我对这大阵幕后的黑手、神农架大鸿庐庐主有着莫名地畏忌,怕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肉搏高手,那么我就真的有些头疼了。

  但是他居然不跟我正面交锋,这说明了什么?

  他胆怯了!

  霎那间信心满满的我立刻扬起了手中的开山刀,像是打了顺风仗的街头小混混,高喊着“你别跑,站住”这种软弱无力的废话,朝着老头儿继续追去。杂毛小道也拦阻在了庐主的前端,抬棍儿就是横扫,那老头儿高高跳起,躲了过去,居然把那断臂当作暗器,朝着杂毛小道使劲儿扔过来,右手迅速掏向了怀里,拿出来的时候,一抖,又是一道红云。

  那红云的目标,既不是我,也不是杂毛小道,更不是从旁策应而来的万三爷,而是已然攀上了溪流中最高大的那架木质水车上的猴孩儿。

  猴孩儿一路狂奔之后,直接越过了在河滩边装炸药的万朝新和万朝东两人,纵身跃过溪面,跳上了那架七米高的水车,然后顺着转动的轮子停留,猛力地砸那水车最脆弱的结合部分。猴孩儿七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类世界,然而或许是混血的原因,天生巨力而又敏捷无比,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刀子,耍弄得一手好刀法。他人也聪明,虽然不懂这水车的构造,然而却能够一眼瞧出其中的弱点,他刚一攀附那架转动着的巨大水车,便有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响声传了过来。

  白磷万骨砂似一阵风儿,朝着那猴孩儿准确地扑洒过去。

  猴孩儿纵身一跳,竟然横跨四五米,从转动的水车顶端跳到了另一架水车上面去,身手当真灵活得跟那猴子一般。那由白磷万骨砂组成的红色薄云,在他跳跃的那一瞬间,与水车相撞,一瞬间,白色耀眼的火焰燃起。然而因为并没有射中生物,而这水车就是个木疙瘩,并没有磷元素可供其抽取,所以那火焰显得软弱无力,轮面上的火焰入水之后,便熄灭了大半,仅仅凭着本身的白磷在燃烧。

  而那被祭炼出来的怨气,则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消散。

  而这边,杂毛小道被这老头儿蛮不讲理的打法给打懵了,那一只温热的手臂打在杂毛小道的鼻梁上,他没有防备,仰头就往后面栽去。我见好友吃亏,心中就愤怒非常,见这家伙浑身白的、黑的雾气环绕,定然是一个有邪法之人,既如此,那么我的震惊对其应该是有效的,于是掏出了兜中的法器“震一下”,兜头便是一照:“无量天尊!”

  此金光一耀,老头子浑身一阵颤抖,快速跑动的身体竟然僵直不动了。

  我心中大喜,右手提刀,就准备过去将他的头颅给砍下,让那血花冲天而起,洗刷我的荣耀。

  然而我刚刚跨出好几步,只见那庐主恼羞成怒地猛挥了一下手,我竟然一脚踏空,又跌入了地下。身体骤然下落,然而并没有太久,霎那间即着地。我的脚踩在了一个圆溜溜的硬物上,结果脚下一滑,便栽倒在地上,巨大的撞击力从全身各处传来,我眼前一黑,疼得我猛地叫了出来。

  虽然疼得我浑身散架,但是我却不敢在此停留,奋力地想要站起来,结果才发现左脚扭到了,疼痛得厉害。心意一动,金蚕蛊立刻从我体内游走到了左脚脚踝处,帮我将这疼痛勉力镇压。

  我憋红了脸,勉力站起来,发现自己果然身处于有一个白骨累累的大坑中,与之前的那个不同的是,这里居然鬼气环绕,各种各样的尖叫和怨灵在这里积聚着。它们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似乎很好奇,想要接近,又似乎很凶恶,张牙咧嘴,想要把我吃掉一般。

  我环顾四周,白色的骨头遍布视野,但是这些白骨、骷髅头,却并非只是人类的,我似乎看到了有枭阳这种巨人,也有三寸丁的小矮个儿。我的浑身阴寒,要不是金蚕蛊在体内,只怕这些家伙已经扑将了上来。一道红绳铃铛鞭子从上面垂落,声音闪烁,将所有靠近的怨灵都给驱散离开。

  我知道这是万三爷在救我,忙不迭地攀上那红绳鞭,使劲儿一拉扯,结果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我往上拽去,我双腿一跳,感觉四五米的距离,一跃就被拉出了坑口。我的双腿上一片冰凉,这是刚刚那些怨灵留下来的,它们并没有出了这坑口,显然是有什么力量值得它们敬畏。

  当我惊魂未定地爬在这坑旁边的草地上时,突然听到溪边有一声巨大的响声,硝烟弥漫,扭头看去,只见万朝新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一架巨大的水车轰然倒地,溅起水花一片。

  我的耳朵里传来了一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你们这些杀千刀的,你们到底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