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上清古镇

第一章 上清古镇

  龙虎山乃是道教正一道天师派的“祖庭”,原名云锦山,群峰绵延数十里,龙盘虎踞,山丹水绿,灵性十足。自张道陵于龙虎山修道炼丹大成后,从汉末第四代天师张盛开始,历代天师华居此地,守龙虎山寻仙觅术,坐上清宫演教布化,居天师府修身养性,世袭道统63代,享受历朝崇奉和册封,官至一品,位极人臣,时至今日,仍无断绝。

  茅山与天师,一个小隐隐于市,一个大隐隐于朝,故而论正统和权势,茅山宗拍马也赶之不及。

  值得说道的一点是,与茅山宗开支散叶一样,天师道又分南北两宗,十数个门第,比如李家湖的女儿雪瑞、黔阳宗教局胡文飞都分属于不同的山头,这里所讲的天师,单指天师道本宗,龙虎山一脉。

  然而经过了新时代烈火的历练,特别是破四旧和……,所谓“南张北孔”的府邸,都已经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开放成了旅游景点;朝堂之上,也多以实力和关系来论高低了,所以无论是茅山派,还是龙虎山一脉,门内的弟子都有在全国各地的有关部门中任职,势力犬牙交错,不分伯仲,共同为了和谐稳定的大好局面而努力。

  2008年12月24日,我和一个板寸头猥琐道人,带着一只羽色暗淡、母鸡一般肥硕的鸟儿,来到了贵溪上清古镇。

  踏上了古镇那用泸溪河里的鹅卵石铺就而成的古街,看着如织的游人和偶尔错简而过的道人,看着地面那些排成太极或八卦状、光滑溜圆、扁长不一的鹅卵石,看着琳琅满目的道家器物和香火,重檐、丹楹、彤壁、朱扉等典型的道教建筑风格,所有的一切,都将此处的道家文化,渲染得淋漓尽致。

  我们漫步走过这条始建于南北朝的古街,路过道家祖庭、天尊人府的天师府,来到了栉比鳞次的沿河吊脚楼和船埠头之间,看那清冷的泸溪河面上渔舟孤单,倘若不是眼前这些身穿着现代服饰的游客和镇民在,我说不得有一种穿越到了古代的错觉。

  事关重大,我在来这里之前,已经通过杂毛小道,联络到了大师兄陈志程。

  作为我进入有关部门(虽然只是合同工,编外人员)的介绍人,大师兄自然算得上是我的头号靠山,而又有着杂毛小道这一层亲密的关系,就立场而言,大师兄天然地站在了我的这一边。然而大师兄事务繁忙,最近正在黎巴嫩那里出外勤,并不能够回来亲自处理,而且又因为有人盯着的缘故,他在国内的主要关系也不能动,所以一切都还是要靠我们自己,以及赵中华的斡旋帮助。

  不过他发话了,说不过是龙虎山里的一名弟子,尽管搞,出了事情,他替我们兜着便是了。

  不过也难怪大师兄心中不爽,这个道号名曰“青虚”的家伙,跟他们的师祖“虚清道人”名号,居然差不离多少,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知晓。但是这亵渎先人的罪名,必然是扣在了他的脑门子上。

  我们本来就准备偷偷摸摸搞一搞的,这回有了大师兄的强硬态度作保证,赵中华和曹彦君等人更能够抛下所有的顾虑,甩开膀子过来相帮。

  在泸溪河边这古香古色的吊脚楼旁等了好一会儿,有一个围着酱红色围巾、戴墨镜的风衣男子迎上前来,朝我们打招呼。我看着这宽大墨镜遮盖着的半张脸,果真是曹彦君那小子,便笑了,说怎么搞得像是做地下工作的一样?曹彦君说可不就是地下工作,先跟我走,我们找地方说话。

  于是我们便跟着走,曹彦君是本地人,熟知路形,七拐八拐,来到了一间茶楼,直奔包厢。

  等待服务员把茶水、瓜果摆放好,转身离去后,曹彦君才告诉我们,这个小镇是天师道的大本营,处处都有暗线,要万一我们的谈话被人听了去,只怕不但什么事情都办不了,而且还要倒大霉。我看了一下这古香古色的茶室四周,疑惑,说既然如此,那怎么还把我们领到了这里来呢?

  曹彦君摆摆手,说无妨,这茶室是他三舅开的,安全问题有保障。

  说罢,他请我们先饮茶,说这是龙虎山上清林场所种植的煞吓人香,虽然茶叶都是碎末,并不出名,但是却有一股浓郁的香气,十分醒神。我们哪里会有品茶的雅性,匆匆喝了两口烫得人嘴巴破皮的茶汤,然后问他青虚那家伙的住处。曹彦君摇了摇头,说青虚这人虽然在镇南有一栋老宅,家中十数口人,但是他昨日从南方省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地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周围邻居都说他没有在家中住着。

  我们来得时候赵中华已经跟我说过,曹彦君之所以会不留余力地帮助我们,除了因为看在黑手双城的面子外,他本人也跟青虚有一些仇怨。

  这青虚时年四十有一,早先也是这上清古镇的大户子弟,俗家名号李明班,自幼便进入龙虎山修行。这天师道龙虎山一脉分内外两门,所有的子弟皆从外门开始,若资质不错,便进入内门中由师父带着,若学无成就,便过几年出了道门,重返俗世。曹彦君今年满二十八岁,早年在外门中也算是一个优秀的苗子,很有望进入内门,继承衣钵,成为真传弟子的。然而因在山中,与已为内门弟子的青虚有些冲突,便被设计陷害,具体是怎么样已无人知晓,但是却再无寸进,后面勉强进了宗教局混事,至今依然遗憾。

  挡人进步之的事情,如夺妻杀父之仇,怎能不牢记?

  曹彦君心胸还没有开阔到道祖佛陀那种地步,所以一直耿耿于怀。一听得赵中华提及,便立刻请了年假,返回家中来,名为探亲,实则是帮我们给青虚找寻麻烦。而青虚这家伙为人轻薄浮躁,也得罪了不少人,使得曹彦君能够很快就打探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赵中华已经从他师兄万忠那里得到了消息,说青虚的确是返回了贵溪,只不过知道自己暴露了消息后,行踪就变得飘忽了,少有人知晓,但是曹彦君却直接给我们指出了青虚有可能藏身的三个地方来,可见是做足了功课。

  在茶馆里,曹彦君给我们讲解了许多关于青虚的信息。

  比如这个家伙极其好色,总是到处“沾花惹草”,经常沉溺于烟花之地,流连忘返。

  但是这个家伙制符深得望月真人的真传,效果十分明显,他经常拿这些符拿到黑市里面去卖,以维持他奢侈荒淫的生活。他性子极为暴躁,经常一言不合就与人动手,而且喜欢来阴的,睚眦必报,欺负弱小,连万忠这个态度中立的人谈及他,都形容他是一条乱咬人的疯狗。然而与此相反的是,他在符箓之道上的造诣却令人惊叹,与神灵沟通的效率也高,使得门中求他的人有许多,而且上面的长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容忍了他。

  比如这个家伙不想在道观里修行,他师父便让他返回来家中,做一个在家的居士。

  比如青虚的一些独特的个人爱好……

  ********

  谈完这些,抛开性情而论,我突然发觉杂毛小道,与那青虚竟然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同样师出名门,同样天赋绝伦,同样洒脱不羁,同样擅长符箓……相像的地方实在太多,搞得杂毛小道自己也觉察出来,一脸的不屑。不过,杂毛小道是个疲懒的性子,心胸豁达,并不会因为某些意气之争,与普通人争斗。

  倘若心情好,你揪着他耳朵骂一上午,他也不会生气。

  我向来都叫他“杂毛小道”,也没有见他认真地绷过几次脸。这一点,说明萧克明所谓的红尘炼心,已然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因为放下,所以解脱。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讲义气,重感情,这些却是他怎么都放不下的东西,也是他这辈子都难以摆脱的障碍。

  我们谈到了下午四点,曹彦君便带着我们前往附近的酒店落脚,一同吃过晚饭之后,他要回家准备些东西,晚上七点钟带我们去第一个地方去找青虚。若能够有蛛丝马迹,直接就敲闷棍,果断解决。

  曹彦君离开之后,我和杂毛小道开始收拾行李。

  我们这次来的急,并没有做什么准备,也就是去巴东的那些东西,杂毛小道的那雷击桃木棍,已经通过物流公司寄往了家里,由小叔帮他去联络那个制剑的老师傅;而周林的事情,我们早在养病期间,就已经跟萧家谈及了此事。得知了周林入魔,并有可能加入邪灵教,本来心中还念及些师徒之情的三叔表示,如果再遇到,格杀勿论。

  萧家大伯也通过组织内部的关系,开始正式悬赏周林。

  我们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到了七点钟,曹彦君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下楼。等我们来到了楼下,发现他开着一辆黑色的SUV在等着我们,上车后曹彦君告诉我们,现在就去影潭市区,去一家很著名的酒吧。在那里,说不定就能够找到青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