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麒麟胎再现

第十一章 麒麟胎再现

  因为门禁并不严,很快我就出现在了李晴家的门前。

  自从有了金蚕蛊,一口气上五楼,也不费劲儿了。我站在沉重厚实的防盗门前,凝视着正上方那张静静贴着的黄色符纸。就如书法,每一个制符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符箓画技,我的是照葫芦画瓢,中规中矩,杂毛小道则是天马行空,洒脱不羁,然而在我面前的这符纸,分布错综复杂,疏密得宜,虚实相生,全章贯气,凌厉处竟然有刀光剑影,有如实质,确实是让人心中生畏。

  制符手艺能够得到门中长老的看重,这个青虚果然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不过符有千般,殊途同归,大抵都是通过画技意念之道,将信仰的神灵或者别的什么意志,篆刻在这纸上,让其在这天地间,具有一定的功效。这黄色符纸虽然能防鬼物宵小,但对于我而言,却只是形如摆设,双手一翻,我将那符纸抵住,然后催动金蚕蛊出现,钻进锁眼。没几秒钟,听到里面“咔嗒”一声响,这扇价值几千元的防盗门便自动开启了。

  我缓步走进去,关上门,小心不留下任何痕迹,然后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房子。

  这房子装修得十分考究,通体呈现出一种雅致温馨的氛围。灯很多,光那客厅里的大吊灯、壁灯、坐灯、台灯和内嵌饰灯,琳琅满目地就有十几盏,此刻窗帘拉上,仅有一盏呼吸灯在左角处时亮时暗,配合着窗帘间的一丝缝隙,给这昏暗的室内,多了一丝明亮的光彩。

  我的视线环绕一周,然后集中在了沙发侧面的照片墙上来。

  这照片墙上最明显的,是两个男人的合影:

  金子一般、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两个气质不凡的男人背对而坐,眺望远方,一个挽着发髻的中年男人,剑眉轩宇,嘴角含笑,而另外一个帅气得让人嫉妒的年轻男人则戴着红色的棒球帽,嘴角浮现出来的妩媚,让女人都自愧不如;夕阳从头顶洒落暖黄色的光辉,将他们的侧脸镀成琉璃金光的颜色。

  好完美的一张照片,简直可以上摄影展了。

  在我心中顿时凭空涌现了八个大字:断背山下,百合花开。

  我的瞳孔剧烈收缩,这个中年帅哥,就是我们一直想要找寻的青虚。而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小妖朵朵这个小惹祸精,就是落在了他的手上。就在我盯着这照片的时候,突然左边的卧房处传来了动静声,这可吓了我一跳,身体僵直——此刻的我可是在做贼,哪里能够不惊慌?

  我缓缓回过头来的时候,只见一只强壮的灰褐色阿比西尼亚猫出现在卧室门口。

  这猫头形精巧,耳大而直立,体型中等,体态轻盈,肌肉发达,眼呈杏仁形,略吊眼梢,喵呜一声叫唤,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并不知道李晴家里还养猫,被吓了一大跳,正想着应该怎么处理呢,便见那猫一纵,腾空朝我扑来。这猫大,小豹子一般,凶猛得很,我自然不会怕它,只我实在不想留下什么痕迹,往旁边退一步,避开这猫挠。

  就在此刻,一道暗金光芒闪烁,那猫重重地砸在了沙发上面。

  肥虫子出现在了这猫砖红色的鼻镜处,眨了眨黑豆子眼睛,洋洋得意。

  我朝它衷心地竖起了大拇指,表示由衷的赞叹——小肥肥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我走到了这只阿比西尼亚猫出现的卧室,发现里面全是粉红色咔哇伊的颜色,墙面、大床还有天花板,各种各样的家具,以及宽阔的大床上面,都摆满了粉红色的毛绒玩偶。在这和谐可爱的房间布置中,唯有一件东西,跟周围的东西区别开来。

  这是一个银色金属保险柜,跟家用小冰箱一般大小,看着十分沉重,放在很隐秘的角落,还用粉红色的布帘将其遮挡起来,若不是我目力高明,心又细,说不定就会漏过去。

  我并没有马上过去,而是在这大三居里转了一圈,除了门窗和下水道处都贴得有灵符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我重返了李晴粉红色的“闺房”,然后蹲下身来,仔细打量这个保险箱。

  它采用的是钥匙加转动密码的保险方式,一般情况下,开锁高手也需要好久的时间,然而我却不用。探出手,我把制服猫咪的肥虫子叫过来,让它钻进去,帮我解锁。

  当我换好了特意买来的塑胶手套时,那保险柜的柜门突然喀嚓一声响。

  门开了。

  我伸手,将这沉重的门缓缓拉开。

  入目处,除了两沓红色钞票、一些文件合同和珠宝首饰外,在最下层的格子里,有一个让我浑身狂震的东西。

  这是一块白金细链串着的翡翠项链,色泽艳绿,如玻璃般明净通透。这块晶亮翡翠很大,但是在最中央,却是一团形如眼球的雾色絮状物,里面除了这些冰冷丝寒的气体外,并无其它东西,空空如也。若以价值论,这翡翠项链的价值足足是我身家的几倍、几十倍之多,但价钱并不是让我震惊的原因。

  真正的原由,是因为这东西曾经属于我所有,后来转赠给了某个小狐媚子。然后,它却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赣北小城某个男人家中的保险柜里。

  它便是麒麟胎,我曾经送给小妖朵朵留作纪念的麒麟胎。

  我遍体生寒,之前所有的猜测终于被我给证实了,小妖朵朵确实是落在了青虚手里,导致我们之间的信物,都被青虚拿到,又送给了他的男朋友李晴。

  一种莫名难过的情绪从我胸腔之中冒出来,将我的眼泪给逼了出来。

  这个惹祸精,不是说好要照顾自己的么?

  怎么这样简单,就给人家抓住了?真是个笨蛋啊!

  人永远要比妖要厉害,因为他们聪明,因为他们残忍。

  外面太阳炽热,朵朵待在槐木牌出不来,然而呜呜地哭泣声却已经传到了我的脑海,“小妖姐姐”的喊声,让我一分钟都待不住,恨不得立刻就跑去跟青虚那个狗日的拼命。可是,他在哪里呢?冲动是魔鬼,冲动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然而心中的火焰,却在熊熊燃起。

  就在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我一愣,拿出来接通,小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喂,陆左,你快离开,李晴的车子突然回来了,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我眼皮一跳,拿出手机把这保险柜里的麒麟胎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关闭柜门,恢复,并招呼着肥虫子起身离开。

  然而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我身体一僵,脑子迅速回忆一番后,断然返回了那保险柜的前面,蹲下身子来看。只见在那暖黄色地毯上面,安静地躺着一根青黑色的长发。

  这根头发,应该是来自于青虚的头上,刚才开门的时候从门缝中飘落,我开始没注意,走到了门口,不安感就强烈地涌上心头来。时间紧急,当下也不犹豫,我立刻把这保险柜再次打开,关闭的时候,将头发丝重新夹入其中去。

  站起身来的时候,大门的门锁已经开始有了响动。

  我身子一弓,左右察看一番后,看到了卧室那没有防盗窗的窗台,一咬牙,纵身过去,打开窗,手按着阳台,翻身出来,合拢,双手抓着窗边,身子整个都挂在了外边的墙上。

  就在此刻,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在悉悉索索地一阵摸索和检查后,那保险柜的门被打开了,然后传来了李晴的说话声:“就你这个家伙,整天疑神疑鬼的,你的头发根本就没有掉,符纸也没有被撕掉,那翡翠分毫无损——你要是不放心它,直接拿回你老窝算了,我未必会跟你要么?你这心血来潮,让我走半路就回来了,到底是要闹哪样?”

  我双手紧紧扣住窗棂,那李晴似乎在跟人打电话,他坐在了床上,然后开始说起来:“是,万事需小心,但是现在事实证明,你所有的猜测,都是假的。嗯,后天晚上的事情,我会和你一起张罗的,正事我有分寸……信号屏蔽的事情,老牛昨天在我们走的时候测试过了,可以,到明天直接开启就好了……那个小妖精还活着么?好好玩,下次我还能过去看一下么?太有趣了……哦,你准备卖完符就有钱买材料炼丹了啊?那个汉王赤足双耳鼎没有找到,你拿什么炼?哦,你师父望月那老东西出山了啊,那就好办了……”

  两人说完正事,然后卿卿我我地说了一些体己的情话儿,十分肉麻,在此就不加转述。

  李晴挂了电话,然后开始招呼他的小猫,“金宝,金宝……”这声音渐远,然后在门口处传来了一声轻笑声,他呵呵笑,说这懒猫怎么跑沙发上睡了?接着电话铃声响起,李晴接通电话,然后说哎哟,小明哥,我知道啦了,你别催,我马上过来……

  接着房间大门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关闭声,那李晴挽着包里去。

  我怕他再次折回,索性多等了一会儿,反正我体力还算不错,双手抓着这窗棂也不是很吃力。等了好几分钟,我看到她上了那辆奔驰小跑,驱车离开了,正准备翻身回屋,突然下方传来了一个老太太的怒吼声:“那个爬窗户的!你下来……说你呢!”

  我一听,浑身一震——这老太太若闹将出去,李晴肯定会知道啊?

  完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