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三章 请符会

第十三章 请符会

  居酒屋是一个舶来词,原意是指具有日本特色的饮食店,通常会提供一些比较有质量的饭菜,以及作为小酒馆的存在。被誉为“温泉王国”的日本,其温泉文化十分成熟,而这温泉山庄在当初建立的时候,为了吸引跟风的消费者,便直接借鉴过来,大量装饰皆以日式为主,连提供衍生消费的餐厅,都被附庸风雅地命名为居酒屋。

  但是相较而言,这木结构的小楼要比寻常居酒屋,要显得更加高档精致一些。

  说是交易会,其实参与的人并不多。

  当我们出示了与会资格的青色竹筹,衣冠楚楚地跟着侍者,绕过那烟雾缭绕的温泉区,走进那特意布置过的居酒屋时,才发现到场的不过三十几人,而且大多数人都还带着花枝招展的漂亮情人。在这近150坪面积的居酒屋里,显得十分宽松。为了怕乱喊价,导致交易失败,所以我们昨天就已经提前给李晴指定的账户里汇去了20万的保证金,这些钱,将在交易会结束之后,要么抵扣货款,要么原数奉还。

  同样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进来之前被进行了严格的搜身,所有的武器都严禁入内。

  所幸之前受到李晴的提示,所以我们除了用得上的符纸器具之外,并没有犯任何忌讳。

  我们进场之前已经试过了,手机信号已经被屏蔽或者干扰了,跟曹彦君以及国字脸等人已经失去了联系。想到我们那天还能够在更衣间打通老曹的电话,想来应该是启用了某种设备,时停时开。

  因为是饭点,组织方准备得十分妥贴,在雪白的长桌上提供了自助餐形式的酒品糕点,以及一些看上去很高档的吃食,比如鱼子酱和红通通的大龙虾,供人随意取食。客户们三三两两地坐在沙发圈中,举着酒杯,相互交谈,而在正中心,有一个小舞台在,前面摆放着一个小展台,上面没有任何东西。

  跟所有的大人物一样,青虚依旧没有出面,负责接待的都是温泉山庄的工作人员,没见老板何胖子,有一个满面和气的青袍道士在门口迎宾,而李晴在我们落在的十分钟之后,走了进来。

  不过她显然并没有把我们当作了是真正的肥羊,而只是两个因为好奇而过来玩耍的朋友,微微点头,并没有过来招呼。我们也乐得清闲,端了一杯酒,坐着打量这些来到会场的客户。我也算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看过的人无数,大致能够从穿着举止中,看出来人的身份。

  这些人里面,最多的就是精明的富商,还有一些专业的掮客、跑腿的马仔和公职在身且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各色各样,身边的情儿衣着华贵,争奇斗艳,万紫千红。

  这是一次财富与势力的盛宴,我和杂毛小道这样两手空空的人,算是罕见。

  说实话,青虚算得上一个十分厉害的人材,经能够把这制符当成一种规模化产业,实在是了不得。要知道,聚气镇宅的这些符箓不说,但凡要有一些攻击性的符纸,都需要有些道力,才能够驱使的。他能够让这么多衣着光鲜的人趋之若鹜,祁福、聚运、消灾、镇宅之类的符箓,必然是很有口碑的。

  就比如李汤成他们购买的那种挂于脖间,祛鬼避邪的玉符。

  然而,这一切都是依托于这逆北斗夺煞冲阵的力量。

  正当我们无聊的打量着这间居酒屋里的买家时,敞开的木门处绳帘翻动,走进来五个脸色淡漠,身型彪悍的男子,其中一个身上还背负着一个巨大的木箱子,像古装剧里赶考的书生。这五人为首的,是个颔下留着一缕飘逸黑须的汉子,而他旁边,正是我们那天在温泉所碰到的朱俊。

  朱俊一进来就扫量全场,然后很快就看到了窝在角落喝红酒、吃龙虾的我和杂毛小道,他目光中流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但是很快他就收敛起来,朝我微微点了一下头,跟着伙伴一起找了一个靠前的桌子坐下,然后指着我们这边,跟那个黑须汉子说了几句话,那汉子转头过来,朝我们抱拳致意。

  我和杂毛小道点头回礼。

  从他们脸上的态度来看,显然对我们并没有敌意,如此的话,更加合乎我们的计划。

  我盯着他们背着的巨大木箱,能够通过安检带进来的东西,自然是跟交易有关的,或许就是青虚最需要的汉王赤足双耳鼎。然而别人不知,我却是知道的,小俊他们在黑竹沟里差一点全军覆没,逃命出来的,哪里来的啥子鼎哦?只怕这木箱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是个假冒的货色。

  我估计以他们常年跟文物贩子打交道的那种制假水平,说不定能够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也就是在这时候,从内里的侧门鱼贯而入走进来好几个人,为首身穿藏青色宽大道袍的那一个,双唇薄如小剑,正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青虚道长。

  他的出场立刻赢得了场内所有人的注意,不知道是谁带头,全体人都站了起来鼓掌,掌声响亮。

  面对着这些人的招呼,青虚显得十分有风度,走门口一路挥着手走上了小展台,清了清喉咙,然后双手平摊,等大家停止了喧闹,他才讲起话来。这话冗长,大意便是感谢各位,然后说他因道力有限,每年所制之灵符,十分稀少,然而想跟他请符的人实在是太多,又都是朋友,所以才举办了这次小型聚会,将大家伙儿请到一块儿来,做一次公正的请符,免得不公,伤却了大家情面。

  说完这些,青虚作了一个道揖,然后到旁边坐下,与身边的李晴以及其他人,轻声交谈。

  交易会开始了,主持场面的就是先前迎宾的那个青袍道人。

  他这袍子又破又旧,上面还有些许污渍,然而却浑不在意,上台来做了一个道揖,给这里的所有人讲解起了制符的起源,和其中的神效来。我很久以前曾经上过“安利”的培训课,见他这滔滔不绝的状态,我忍不住联想到了以前的那个安利讲师,似乎是一模一样的状态,如同精神催眠。

  说实话,道家符箓,安宁镇宅、防止宵小之类的,确实是有一些功效的,然后像他所吹嘘的转运、事事顺行这些事关气运而又极其灵验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扯淡。

  为何?万物皆有因果,种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我们都是命运河流中游动的鱼儿,偶尔有些能够跳出水面,看一看岸上的风景,看到前路的方向,然而却终究出不得这河流,终将要顺流而下,一直到下游,直至死亡。没有人能够过改变——或许有人可以,但是基本都超出了我们平凡的视线。

  我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我本身就能够制符,是行内之人,明晓原理和规律,然而别人却不知晓,听到这自称青洞的道人吹得天花乱坠,各种升官发财的事例一个一个地抛出来,让人听了呼吸沉重,恨不得买上一个来研究一番。

  不过这世上终究是理智的人占了大多数,台下的老狐狸们,都安静地等待着青洞开始讲解请符的规则。

  请符不是卖符,所以不能做得太市侩,而是采用暗标的形式。也就是说,当你看到中意和需要的符箓,便将桌子上面的单子填上所请的价格,然后投进暗箱里,完毕之后,由人验证之后,价高者得。

  厅中燃得有冉冉的檀香,在一声“无量天尊”的道号之后,请符会正式开始了。

  纸符、竹符、桃符、玉符,功效各异,用途不同,在黄色绸布的檀木托盘盛放下,有一种十分神秘的色彩,青洞道人是个口才不错的拍卖师,每当有一个眉清目秀的道童端了一枚符箓上来时,他都会将此物的用途、适合人群、制作材料以及制作难度,一一作了说明,让人从心里面涌出购买的欲望来。

  安土地神符、荐拔往生神符、罗真君神符、金光神符、斗母玄灵秘符……

  这一个又一个我们所熟悉的符名被人念将出来,然后又被人用暗拍的方式,给请走,每一个获得暗标的人都喜气洋洋,有的人甚至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而高声欢呼,仿佛身处于股市之中。因为不宣价,所以我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的交易额有多少,为了不引起人怀疑,当那枚桃木精制的安土地神符出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填了十万投入暗箱之中,然而水泡都没有翻起一个,我就知道这场游戏,我们着实玩不起。

  那二十万保证金,说实话,差不多把我手头小半的积蓄给掏空。

  请符交易会仍然在火热进行中,而坐在前方侧面的青虚则面带微笑,一副宠辱不惊的高士风范。

  小俊他们也没有买中一个,全部都阴沉着脸,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符箓,不说话。

  在交易会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青洞指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羊脂软玉,口沫飞溅地说着什么,突然在我们的东北方向,传来了一声不像是人所发的愤怒狂吼声,风呜呜地呼啸起来。我心一跳,转头朝外面看去,只见黑雾翻卷,气吞目力所及,那本来恒亮着的路灯,居然也一闪一闪,仿佛要被那妖风吹灭一般。

  东北的方向……不就是中枢机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