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暴露底细

第十四章 暴露底细

  我顺着那个方向瞧去,正是我上次发现死婴浸池的机房位置。

  我之前吩咐国字脸那一伙人,重点查探的目标就是那里。现如今这如同鬼哭般的咆哮声一响起,我心中立刻一阵狂跳,想着莫非国字脸他们偷摸进去的时候,被发现了?一想到青虚一伙人中,似乎还有一个黑衣道人一直没有露面,我心中就焦急得很。

  中国人的天性就是爱热闹,这一点下辈子都改不了,所以周围好多人纷纷站起身来,聚集在窗边观看。

  我和杂毛小道也随着大流,往这木屋的窗栅栏旁凑去,只见本来已经排空了大部分水的池子下方,突然出现了几个矫健的黑影子,一边跑动,一边大声呐喊:“闹鬼了,闹鬼了……”离得虽远,但是我却一眼就瞧出了这失心疯一般喊叫的男子,正是国字脸一伙人中,拿烂木棍子袭击我的那个大汉。

  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在胡同巷弄里敲闷棍的彪悍,不断地挥舞着双手,又哭又嚎,如同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病人。

  而在他旁边,还有两个人,都是他们一伙儿的,不过并没看到曾过来跟我接头的国字脸和中年妇女吴金萍,以及那个黑小子二蛋。三人一阵逃窜,顺着机房那条小道一路狂奔而来,正在主持拍卖的道人青洞则向外面大喊,说保安,保安。立刻从角落里冲出了五六个身穿蓝色保安服的黑壮汉子,朝着国字脸的手下跑去。

  叫完人,青洞劝站在窗边看热闹的我们,说各位,跳梁小丑而已,我们的保安很专业,会处理好的。请回到自己位置,请符会继续开始,下面我们给出的是一件金光神符,这玉符乃是采用了昆仑山脉下面玉河中发现的羊脂玉,篆刻而成,经过我师兄青虚道长……

  他话没说完,一直安坐着的青虚突然站了起来,也没有见他怎么动,人便平移好几米,出现在了那木门卷绳帘前,朝着那几个保安喝道:“回来!”

  他话音刚落,只见从无尽的黑暗中,游出了一条浑身黑气缭绕的巨蛇来。

  这黑蛇身长两丈半,身子水桶粗,游动的速度十分快,甫一出现,刺溜一下就到了落在最后的那大汉后方五六米处,三角蛇口中一张,立刻出现了一道信子般的黑气,将那大汉的后心给紧紧黏住。

  我眯着眼睛,仔细一瞧,这哪里是什么巨蛇啊,分明就是由无数怨灵聚集在一起,撑起的一副巨蟒皮囊。那皮囊也并非一条,而是好多张蛇皮拼凑而成,内中充气,紧绷如鼓,力道大得吓人,那落尾的大汉一被黏上,立刻再难行进寸步,浑身动弹不得。

  他的两个同伴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分头往两边散去,然而兴致勃勃冲上去的那五个保安此刻却有两个刹不住脚,外加上心慌意乱,一下子冲到了那怨灵巨蟒的跟前儿来。

  这还得了?

  那鬼气森森的畜牲将国字脸的手下先行甩开,巨口一张,将最靠近自己的那个保安给一口嚼进了肚中,囫囵个儿,全部都给吞了进去。

  我浑身发冷,这怨气缭绕的黑雾,一般阳气稍弱的人沾上一点儿,什么都不干,也会发烧感冒半个月,倘若被这一口吞噬,必然如同真蛇一般被腐蚀消化,而且连三魂七魄也逃脱不得,乖乖充实到这怨气去。我无数疑问浮出,国字脸他们到底是弄了哪样玩意儿,竟然将这货给惹出来了?

  我这个家伙尚且浑身发冷,旁边这伙暴发户、普通人自然是吓得屁滚尿流,“妈呀”一声叫唤,顿时有的吓晕过去,有的屎尿齐出,将这空气给瞬间污染;更多的人,全部都慌不择路地往那前后门奔去,连场内本来在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都吓得直发抖,回过头来看着脸色铁青的青虚。

  场内全部都是女人的尖叫声。

  青虚看到热火朝天的拍卖会变成了这般模样,而自己在这里的种种布置也都全部泄露,薄唇紧抿,不由得气恼地大吼一声:“牛志强,你他妈的怎么搞的?”

  那道号青洞的道人立刻跑出来,也黑着脸,说有可能是谁跑到阵中,去看到了什么,惹得青玄压制不住阵灵。青虚气恼地望着仍然留在场中的我们,面色阴冷,说这些人,一会儿灌碗“离落孟婆汤”,别把消息透露出去了!青洞点头说好,拿起腰间的对讲机,似乎在吩咐手下,不要放人出去。

  我两边都瞧着,也就在青虚、青洞师兄弟对话的时候,那边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道人,正是那天在机房角落里盘坐着的那个。只见他手持着硕大的招魂铃,一摇又一摇,口中咒语高喝,将那头黑气萦绕的怨灵巨蟒给定住了,然后又将跌落在地的保安给拉了起来。

  场面混乱,杂毛小道轻轻拉了一下我,示意我跟着人流朝门口跑去。

  待我冲到门口,才发现青虚的人并没有追出来。

  青虚并没有管我们,而且直接走到了小俊他们面前,对着那个颔下留黑须的男人说将木箱打开,我要验货。那男人眼睛一瞪,说先把钱给付了,青虚哈哈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般,眼中满是蔑视。小俊却将那木箱子的暗扣给解开来,提出了一个青绿色的铜鼎,脸盆一般大,高高举起,说给钱,不然我就把这老古董给砸了。

  青虚面容不改,而旁边的李晴则出言制止,说你们别冲动。

  青虚旁边一个黑胖汉子冲出来,膀臂宽壮,指着小俊,说你他妈的要敢砸鼎,小心没有命活着出去。他说得狠戾,一看就是个刀口喋血的家伙,然而“豫北十七罗汉”带着血仇,哪里会惧怕他的威胁?一个矮壮汉子跨前一步,从小俊高举的那铜鼎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来,狞笑着说:“活你妈的波伊!”

  “砰!”

  著名的大黑星贯通力极强,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青虚这个嚣张的保镖被矮壮汉子一枪崩死,白生生的脑浆子从后脑壳中喷涌而出,仰天倒下。而就在此刻,一直冷笑着的青虚居然在刹那间移动了,他的浑身犹如白光笼罩,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持枪的矮壮汉子左侧。

  青虚左腿单立,右腿犹如炮弹出膛,标准的侧身上踢,轰的一下,重重射在了矮壮汉子下巴处。

  那本来一脸横肉的头颅,居然陡然炸开来,一地的脑浆飞溅。

  青虚的这一脚,居然有如此杀伤力,竟将矮壮汉子最坚硬的颅骨给踢碎了好几块儿,毫不犹豫,干净利落。他的这一下,将旁边的几个武装土夫子给吓愣了,小俊哭喊了一声“罗厉哥……”,急速往后退去,而那个颔下留须的男人眼睛瞬间红了起来,浑身肌肉一涨,竟然跟青虚对拼了一拳。

  青虚惊艳的表现,让我以为那个土夫子头领阳哥会吃亏,然而两者一拼,居然双方都往后面连退几步,不分伯仲。

  躲在门口埋伏的我和杂毛小道皆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阳哥居然还是个横练的高手!

  什么是横练?武术中有文练、武练和横练三种说法,前两者不讲,后者是以人体极限强度的方式直接锻炼筋骨,从而达到快速成才的法门,必须身体健壮且恢复力强悍的人才能够练成,我们常说的“金钟罩”、“铁布衫”即是如此,一旦练成,浑身筋骨强健,肌肉贲起,如同人形坦克一般。

  阳哥便是凭着这一声皮糙肉厚的本领,与青虚对抗着。

  青虚旁边的青洞和两个道童朝着抱着青铜古鼎的小俊扑来,他转身急退,而旁边的两个汉子则迎了上去,双方打将成了一团,我正琢磨着上去敲那青虚的闷棍,突然听到左边有人朝我大喊,我扭过头去,只见在坡下冒出了国字脸和他的小弟二蛋的身影来,手中高举着一个小抽屉一样的木匣子,上面布满了黄色纸符,在黑暗中,流光四溢。

  我心中狂喜,那里面,莫非装的就是被封印的小妖朵朵?

  我让杂毛小道在这屋外盯着青虚,自己则扭身朝坡下跑去。三步并做两步走,很快就来到了国字脸的身前,伸出手,高兴地说你们在哪里找到的?国字脸紧紧抱着这东西,并没有交给我的意思,他旁边的二蛋快速地说道:“快给我老大解蛊,这个木匣子就归你了……”

  我让他把这木匣子给打开,我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不然我肯定不会应承这事的。

  二蛋见我这样,顿时眼圈就红了,说狗日的,为这破东西,我们死了一个兄弟,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我摇摇头,盯着国字脸,说把匣子打开,他摇摇头,说不行,他刚才逃出来的时候试过了,这匣子里面好像有很大的吸力,锁得紧紧的,弄不开;赶紧走吧,要不然我们把这东西拿出去,到时候一手交木匣子,一手给我解蛊,成不成?

  我急于确定里面到底是不是小妖朵朵,哪里会听他说这麻烦事,伸手说给我,我来解开。

  国字脸往后一退,十分着急,说这里实在太古怪了,鬼气森森的,别在这里闹了,快跑。他话音刚落,只听到那居酒屋里传来了一声巨吼,那青虚气急败坏地大喊道:“青玄,把大阵启动,别让任何人给我跑了……”

  远远传来了一声应承,说得嘞,没几秒钟,四周突然浓雾翻滚,景色移动,不知方向起来。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那人在我们附近不远狞笑,说想走?你们谁也跑不了,乖乖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