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九章 腰间浮现的红光

第十九章 腰间浮现的红光

  在大腿被刺中的那一霎那,我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阵狂怒,这怒气既是悲愤,又是痛苦。

  我可是刚刚将他们给救了出来啊!

  然而当看到二蛋脸上这快意恩仇的笑容,我却不由得想到了国字脸和中年妇女死去的惨状,心中顿时一软: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终归到底,他所有的愤怒,都是因为我将他们给卷入到了这场祸事中来,而他执着地认为他的老大,是我给害死的,所以才会如此凶戾。

  我的心中本来就充满了自责,盯着他那黝黑的眸子,便决定放他一马。

  一击得手,二蛋跳起来,那锋利的小刀便顺着第三肋骨方向,想要插进我的心脏处去。很难想象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怎么会具有这么成熟的杀人技巧,但是我依旧阻止了朵朵和肥虫子悲愤地回救,伸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一捏,这尖刀掉落在地,而后肥虫子将他给迷晕在地。

  那刀一离开了我的大腿,一道血花立刻溅起,在二蛋倒地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木地板上,手紧紧地捂住了被刺伤的大腿,感觉火辣辣的,肌肉纤维被撕裂,疼痛便涌上了心头来。

  刚才还准备跟我理论的胖子哪里料到会出现了这场面,先是往后面连退了好几步,然后居然跑上前来,关切地问我怎么样?伤得严重不?他这温和的态度差点让我跌掉了眼镜,不过一想,熬到他所说的位置,毕竟还算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在这个情况下,我的意见对于大家的生死,是最重要的。

  旁边那些没有喝下汤药的人纷纷围上来,嘘寒问暖,有人还试图逃出去,我连忙制止。

  因为流血的缘故,我脸色有些苍白,叫那胖子帮我按着伤口,然后咬牙把内衣撕出几道布条,将冒着鲜血的伤口给捆扎结实,忍痛对着众人说外面很危险,你们把门关上,不要给人闯进来,一会儿警察就到了,不要到处乱跑,免得反倒丢了性命。

  胖子自觉得地位很高,帮忙维持秩序,我心忧杂毛小道,让他们看着地下的这几个人,捡起地上那把磨得锋利的小刀,强忍着疼痛站起来,跑出去支援老友。

  因为有着肥虫子帮我麻醉止血,我还能勉励走动,走出咖啡厅,只见远处的杂毛小道和青虚斗得正酣。

  伤口暗痛,犹如针扎,然而阻挡不住我对这青虚强烈的怒意:这愤怒不光为了小妖朵朵,而且为了在这场祸事里死去的所有人,包括买符者、国字脸一伙,甚至是山庄的工作人员,我万万没想到青虚居然敢狂性大发,大开杀戒,这哪里是名门正派的弟子,简直比那邪教还要邪门。

  一想到邪教,我不由得想起我对那络腮胡的回忆——那个家伙的气质,不就是跟邪灵教一般么?

  莫非青虚竟然跟臭名昭着的邪灵教,还有所勾结?

  我踉跄着跑到机房附近,只见黑暗中也冲出了一个黑衣道人来,口中高呼师兄,李晴安排好了,警察来了,我们先撤吧?他手上倒提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看这眉目,居然是小俊那伙土夫子的老大阳哥,我离开之前阳哥还是虎虎生威,跟青虚拼斗,现如今却已经身首分离。

  “哪里跑?”

  杂毛小道跳到青虚的前路,双手一挥,好几张黄色符箓凭空燃气,将周遭的黑气驱散。看到拼死缠着他的杂毛小道和踉跄赶来的我,青虚一直紧抿着的那两片如刀薄唇突然张开,哈哈大笑,说清玄,你先带晴妹儿离开,这地盘上的心血算是废了,老子要收一些利息,至少也要让这两个小子给这庄子陪葬!

  黑衣道人毫不担心青虚的安危,扬了扬手中的头颅,高声笑道:“得嘞,我走了——这个家伙的神魂很强,回去咱们按照刚学的方子,练成傀儡,再把这场子找回来……”

  他疯狂地笑着,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

  我已经冲进了战团,手握着尖锐的小刀,朝着狂傲的青虚刺去。这个家伙从小在龙虎山修行,身法自然是一等一的厉害,我也不指望扎到他,只想着能够触摸到他的肌肤,下一个蛊,或者利用肥虫子时灵时不灵的瞬时昏迷,将其制服。

  手持拂尘的青虚反应却十分灵敏,他似乎能够感觉到我身上蕴含的危险,朝我“刷”地打一鞭。

  青虚手中这拂尘把柄为黄色檀木,前端的发丝与那凝聚怨力的无名金属丝一般材质,千百条,扫在身上如钢刷一般,我的右手顿时就出现了许多血痕来,火辣辣的,像被泼了一瓢开水。杂毛小道手中是从别人手上夺过来的一把日本刀,陡然插入我们中间,将这作恶的拂尘给荡开去。

  他们两个不知道交手了多久,均气喘吁吁,额头冒汗,见我和杂毛小道汇合,青虚狞笑一番,从兜里掏出那个招魂铃,奋力一摇动,空气顿时凝重了几分,漫天的咒文响起,并非源于青虚口中,而是来于四面八方,从无尽中,涌了出来。

  青虚本来单薄的嘴唇抿得更加紧了,而杂毛小道则勃然变色。

  那扇一直紧闭着的机房正门突然轰地从内推开,涌出了一道浓重的黑气来。这黑气翻滚,终于凝结如实质,被一具千百条蛇皮缝合而成的空皮囊所承载着——我们之前从居酒屋中看到的那条巨大黑蛇,重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巨大的嘴巴呈近乎180度张开来,腥气扑鼻,鬼气森森。

  我的心在跳动,猛烈地跳动,因为这巨蛇已经离我不到五米。

  青虚一直隐而不发的杀手锏,居然是这条巨蛇。

  这条不知吸收了多少邪气的怨咒巨蛇。

  “无量天尊!”

  一道金光闪现,功勋卓着的震镜被我再次祭起来,击在了这汹涌而来的巨蛇嘴中。

  “轰——”

  没有声音出现,然而空气中却是一阵剧烈抖动,地上的无数灰尘被吹将起来,那被金光照耀的巨蛇并没有受到影响,黑线缠绕的信子一卷,直接就缠住了我的左手,奋力往回拉去。

  我那被篆刻得有耶朗古文“毁灭”二字的冰寒左手立刻如遭雷轰电击,一阵狂燥的酥麻感蔓延上来,将我的脑海冰冻得难以思考。而就在这一刻,杂毛小道稳稳地抓住了我,他右手上的日本刀快得就像天上的闪电,积聚着他本身的道力,一刀将这凝如实质的信子给斩断。

  钢铁毕竟不如桃木契合,杂毛小道强行催动道力,立即血气翻涌,脸上一片潮红。

  何谓道力,既有心脉中产生的那股热流,既是意念,也是体能,说法万千,信仰而已。我们两个往后狂退,我浑身发抖,金蚕蛊要抗衡两处,大腿上本已凝结的伤口都不由得绷开来,鲜血渗出;杂毛小道面色苍白,如同那新鲜的白纸,上面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显然在之前就已经受了暗伤。

  不过,杂毛小道能够与青虚纠缠这么久,说明他虽强,但是并没有超出我们太多。

  他不是天才。

  然而这温泉山庄的一番布置,却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将自己的修为和力量都人为地大大拔高,导致在他的这一亩三分地,他可以狂妄地俯视一切,自以为世间的主宰。如同我这养蛊人的身份一样,金蚕蛊是我的实力、朵朵也是我的实力,这温泉山庄的一切,包括这条神秘的怨灵黑蛇,也是青虚的实力。

  以一种近乎于魔的道路,强大自身。

  他在狞笑,看着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麻烦,肆意地笑着。

  警报声越来越近,然而青虚却全然也不在乎,仿佛那些警察并不是来抓他的一般,冷峻的笑意从他的唇间蔓延过来,他淡淡地说道:“打了这么久,我还没有问二位的来意呢——以你们的修为,似乎用不着过来跟我请符吧?”

  见他似乎很享受我们的恐惧,我也趁着这时机,连忙求证:“一至两个星期前,你是否去过南方省江城,捉拿了一个草木成人的妖精?”

  “哟嗬?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我以为你们两个是我对头派过来的,原来是为了这事?”青虚显然是吃了一惊,这才知道我们是两个苦主,他冷笑,说我们当道士、奉三清的,降妖除魔是本分之事,你们是什么来路,是想为那个可怜的小家伙出头,还是想半路夺宝?

  “她还活着么?在哪里?把她交出来,饶你不死!”

  青虚哈哈大笑,说你们命都没有了,却还说这大话,拿出本事来吧!话音刚落,青虚燃起了两张符箓,狞笑道:“下黄泉去问吧!”这火焰骤然,朝我们飘飞而来,那巨蛇身子骤然挺直,然后以碾压一切的气势,朝着我们横空扑来。

  “嗷呜……”

  那副无数蛇皮缝制的臭皮囊居然发出了声传十里的怒吼,然后朝着浑身皆是伤的我和杂毛小道扑来。

  泰山压顶,退无可退。

  我咬着牙准备硬顶了,而杂毛小道则摸入了腰间,一缕红光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