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章 同归于池

第二十章 同归于池

  腥风临体,鬼气森森,我手结“外狮子印”,感受着那宇宙之间游离的能量,口中高喝一声:“统!”

  陡然间,我的身体由内而外地迸放出金色的光芒来。这光芒我肉眼不可查,然而却感觉自己好像充满气的气球,浑身膨胀,将这衣服撑得紧紧。然而这架势并不能够抵挡那凶猛冲来的怨灵巨蛇,而在我旁边的杂毛小道却还不慌不忙,从腰间摸出一把造型古朴的玉刀,巴掌大,通体红润油亮,冉冉发光。

  杂毛小道念咒的速度永远是我所仰望的,舌头上面好像可以开花一般。

  他念的是《开经玄蕴咒》,“沉痾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昇仙都……”如此这般,十二法门中有所记载,我曾授于杂毛小道,对于法器开光,是一等一的法门。大道三千,达者无数,杂毛小道以此经作为对磨玉、篆刻、打磨足足花了四个多月的血虎红翡玉刀开光之用,所实话,应该是绸缪已久。

  最后一个字的咒文念完,红光大放,而那条黑雾缭绕的巨蛇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来。

  那獠牙已经快碰到了我的鼻尖。

  “破……”

  杂毛小道体内受了些伤,郁积着血气,只见手上托着的血虎红翡玉刀开始发出了光亮,于是浑身震荡,热血沸腾,一口灼热的血就喷在了双手之间。血液浸透了那玉石的表面,它天天被杂毛小道的肌肤所温润,光洁圆滑,血沾上去,按理说只会顺着表面流下来,然而没有。

  这血虎红翡玉刀变成了干燥的海绵,将体表上所有的鲜血给尽数吸收。

  怨灵巨蛇已然与我结着外狮子印的双手接触了,一股庞大到无可推卸的巨力从我的双手处狂涌而来,我仿佛跟《庄子》中挡车的那螳螂,脆弱得不行,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这巨蛇,而是一辆重型东风卡车。

  仅仅一停顿,我就往后面重重跌飞而去。

  在空中的时候,我有些绝望了,如此强悍的巨蛇,我落下之后,会被吞噬,然后变成一坨翔么?

  我的意识,会被无尽的阴风洗涤,然后变成里面纠结的怨灵么?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苍凉的、洪荒的、肆无忌惮的、狂放的虎啸声,这声音绵长而悠远,骤然爆发,让人耳膜嗡嗡直响,心生恐惧,血液都沸腾起来。重重跌落地上的我强忍着全身的剧透,赶忙爬起来,抬头一看,只见一头红光四溢的远古巨虎,蛮牛一般庞大,从杂毛小道的手中喷涌而出,与那怨灵巨蛇重重撞在了一起。

  这头从血虎红翡玉刀冲出的刀灵浑身火焰滚滚,毛发炸立,那健壮的肌肉纹理中,布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它与那水桶粗、七八米长的怨灵巨蛇相比,依旧显得弱小。

  然而力量的对比,并不仅仅是依靠体型来做评判标准的。

  那条聚集了青虚多年心血的蛇皮怨灵与这来自洪荒远古的血虎猛然相撞,它身上那浓黑得散化不开的颜色在一瞬间,居然变得十分黯淡,拼命嘶嚎一声,才将那被震出体外的黑气给收敛了一些回来,猛地与这血虎缠盘起来。口中吐着鲜血的杂毛小道狂喝一声,将手中这血虎红翡玉刀往前一递,竟然插入了怨灵巨蛇的额头之处。

  青虚站在门口,本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然而此刻却扭曲成了一团。

  他的眼睛瞪得滚圆。

  他对眼前这颠覆性的变化吃惊不已,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他的眼睛瞪得越大,对这悲催的现实就认识地越加深刻。那怨灵巨蛇败了,仿佛鼓胀的气球被一根铁针给捅破,剩下的事情,只有尽情地宣泄这难以受控的内壁压力。

  砰……

  那精心缝制的蛇皮骤然间碎裂成了千百块,四处飞散,如同天女散花,蔚为壮观。身处爆炸中心的杂毛小道和青虚都被这爆炸的怨力所波及,双双往后跌退而去。那将怨灵巨蛇逼得无路可走的血虎十分机灵,在关键时刻,帮杂毛小道挡了不少冲击波,而且自己还将迸射的血虎红翡玉刀给捉住。

  这时候的我,已经开始了人生中好久没有的冲刺。

  尽管我头昏脑涨,全身像个漏了的筛子,然而在恐惧和仇恨面前,我却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被爆炸的气波推翻之后,勉力站起来的青虚迎来了我的一个大虎扑,他和我直接就滚进了机房里面,囫囵转,我们两个重重地撞在了几根粗大水管构成的墙壁上。背部撞上铁管的,是倒霉的青虚,他还没有弄清楚什么状况,便被我撞得差点要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睁开眼睛,双手合拢成拳,就要砸在我的头上。

  一双粉嫩的手将他这凶狠的拳头给托住了。

  一个剪着齐刘海西瓜头的小娃娃紧紧抓着他的手,眼里面充满了怒火,一托成功之后,小萝莉眼中满是眼泪,挥手就是一巴掌:“叫你欺负陆左哥哥……”,打完这一记,她更加伤心了,又甩了一巴掌:“叫你欺负杂毛叔叔……”,完了她越来越伤心,“叫你欺负小妖姐姐……”、“叫你欺负……”

  啪、啪、啪……

  被我紧紧抱住的青虚道人在几秒钟之内,被朵朵甩了六七个大嘴巴子,别瞧这小丫头一副柔弱样,下手没轻没重的,黑得很,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被血迷住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肿胀通红的猪头,吓了我一大跳——这、这……尼玛这是成熟俊朗的青虚么?这个是气质七分神似张嘉译的那个老帅哥么?

  从震惊中恢复清醒的青虚终于火了,他大喊一声“咄”,从胸口的挂坠里腾起一团金光来。

  这金光如电,将我给震开到一边儿,然后朝着朵朵射去。

  朵朵不擅长战斗,但是不代表她实力弱,对于危险的预知,她远远比我厉害,一闪身,躲得远远去。

  青虚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奋力穿过身边的巨大容器,朝着侧面的小门奔去。

  被震得远远的杂毛小道终于冲进了机房来,他喘息着,胸口仿佛安装了一个破烂的拉风箱,见到青虚想要逃走,踉踉跄跄地冲了过去,直奔小门。门的那头,是我曾经见过的巨大添加池。在那里,我曾经见到过被朵朵超度的那婴尸,在水中轻轻飘荡,然后将尸水提供给来山庄泡温泉的每一个人。

  虎皮猫大人说这是婴灵泉流,也叫做青春不老泉。

  被二蛋捅到的大腿又在撕裂一般的疼痛了,而我咬着牙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跟着杂毛小道追了进去。越过门,只见青虚站在了那巨大添加池旁边,浑身不断地发抖,眼睛却出奇的明亮,嘴唇微抿,似乎在笑。然而被朵朵一番胖揍之后,他这模样显得并不好看,反而有一种滑稽的感觉。

  青虚修为十分高,我刚才抱住他的时候,尝试着给他下蛊,然而却被他表面上的一层保护力给屏蔽了。

  当我准备把肥虫子放出来,给他咬上一口的时候,人却跑了。

  我知道金蚕蛊对于道巫高手来说,很难以种下蛊毒,因为他们体内的新陈代谢和周天运作与常人不同,但是我仍旧想再试一下,见他进来之后,并没有逃走,而是站立在池边不动,紧张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些放松,扶着墙壁,浑身都在发抖。这一番拼斗,我浑身的力量都在潮水一般消退,感觉吃不消。

  青虚凝望这站都站不稳的杂毛小道,说你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他的表情有些扭曲,充满了恨意和不甘。

  杂毛小道右手拿着血虎红翡玉刀,刮了刮嘴边的血迹,笑了,说一个朋友送的,貌似很好用吧?青虚咬着牙,说你这玉刀上面的篆刻手法,是不是茅山的?杂毛小道哈哈一笑,拱手为礼,说上清派茅山宗第七十八代掌门的亲传弟子,茅克明,这厢有礼了。

  青虚撇了撇嘴,说原来是茅山那个被逐出门墙的天才弃徒啊,我倒是久仰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

  杂毛小道严肃地盯着他,说这玉刀,你若要,给你便是,换你上次抓获的小妖精,你说如此可好?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青虚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说你们把我这十年来的心血给毁了,现在何必来诓骗我?我这个人,自己得不到的,便把它毁灭了便是,哪里啰嗦这么多?你们别妄想从我口中得到你们所要的一切。哈哈哈……

  青虚疯狂地笑着,杂毛小道浑身一震,敛容,移着沉重的步子往前逼近。

  我咬着牙,也在走,一步又一步,感觉每走一步,右腿就像被人挖了一道口子,筋骨抽痛。青虚笑着摇了摇头,说没用的,我并没有输,你们也没有赢,哈哈,一切都没有结束……他双手突然结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准备驱动起最后的杀招。也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开始动了,我也是。

  我们两个,费尽所有的气力,飞身扑向了青虚。

  三个人,一齐跌入了添加池内。

  我和杂毛小道紧紧抓着青虚的手,不让他有任何动作,落地并不坚硬,我转过头来一看,顿时毛骨悚然。

  这添加池的池底处,居然堆积了许多婴儿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