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九章 本能战斗,猴子偷桃

第二十九章 本能战斗,猴子偷桃

  我和青玄像两个刚开始学会打架的孩子,在地上相互拉扯、殴打、翻滚……

  然而我们的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了朵朵与飞头的斗争上。

  那飞头甫一出现,鬼气萦绕,黑雾袅袅,全身上下一股血光之气,凶煞莫名,而在虎皮猫大人故意地勾引下,它并没有跟去,而是悬停在了青玄身边,显示了一定的智慧;它的凶厉虽然不及巴颂那修炼经年的控尸降,然而寻常人等,却很难跟这力大无穷、坚硬如铁的家伙相斗。

  在我一贯的印象中,并不擅长战斗的朵朵也不能。

  她也许还会被吓得直哭泣。

  然而没有,变成了凶恶模样的朵朵并没有了那小女孩子的神态,她是鬼妖之体,她精修着曾为鬼王遗留的白莲教秘学《鬼道真解》,最重要的是,她最亲的亲人生命遭到了威胁,所以她豁出去了——在我的视线中,那狰狞恐怖的人头被朵朵白嫩如玉的手掌抵住,然后一股让人心悸的力量喷薄而出。

  飞舞人头周围的黑雾被吞噬,如泼入海绵中的水。

  在一瞬间,那黑雾消失无踪影,而朵朵青墨色的脸上,则有许多小蚯蚓一样的筋脉浮现出来。

  接着,那张狂恐怖的东西悄然摔落在地上,在草地上滚了几转,毫无声息,完全不复之前的恐怖模样——“鬼噬”,将支撑它作恶的所有邪恶源头给吞噬分解,然后便如同最初一般,仅仅就是一个死人的头。

  一招毙敌,秒杀。

  就在此时,我的胸膛已经被青玄用额头撞了好几次,疼痛欲裂,而我也用拳头给他肚子擂了几下。

  我们奋力地拼斗着,一通打,闻着青玄口中那让人头昏欲裂的腐臭味道,我无比难受。

  青玄自小便在道观中修炼道法武艺,体格十分硬朗,而且并没有受过什么伤,与我这般实打实的互殴,自然更占上风,然而当看到他的这人头傀儡被我家朵朵一招击毙后,便如滑蛇一般,从我的纠缠中挣脱出来,快步往着青虚那边退去。

  我甚至能够从他爬起来的那眼神中,看到了许多仓惶和焦急。

  他害怕了。

  然而朵朵已然拦住了他,小小的身子里有白色的氤氲游动,似乎隐藏着莫大的力量。

  平心而论,格斗实力我真的差青玄几条街,若不是他的人头傀儡被朵朵一举消灭、心防大乱,我很有可能就被这个家伙给捉住,或者击杀。不过,我始终是一个蛊师,虽然金蚕蛊还在鼎炉之处潜伏,但是我有朵朵在,心中便无所畏惧。

  被朵朵拦住的青玄没有强行突击,他已经明白飘在自己前面那个青面獠牙的小姑娘,是个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对付的角色,他宽大的黑色道袍里突然滑出一支小小的金钱剑,出现在了他的右手。

  这金钱剑是用一串满是铜锈的古钱与红线捆绑而成,朴实无华,就跟刚刚从墓中挖出来的一般,对普通人并没有一点儿威胁,跟玩具一样,然而当他一祭出,朵朵愤怒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恐惧。

  在我的感应中,那金钱剑中,蕴含着一股浓重而锋利的力量,对人或者无碍,但是对朵朵这种形态来说,确实如同硫酸一般的威胁。于是朵朵退了,往后急退数米。

  一道青黄色的光芒,从金钱剑第一枚铜钱处迸发出来,堪堪落在了朵朵的身上。

  朵朵避无可避,伸出双手,与这股青黄色的光芒对上。

  她的小手上面,满是浓郁的黑色癸水精华。那是虎皮猫大人斩杀了鮨鱼之后,给朵朵留下的财富。

  而就在青玄扬出手中金钱剑对付朵朵的时候,我已然飞身过去,重腿踢向了青玄。这个黑衣道士身子轻轻一偏,避开了我这猛力的一击。而我却也仅仅只是虚张声势,争取时间,第二击,摆腿横扫到了青玄的左腰。青玄往旁边跌落,而我则冲到了他的上方,抬脚就踩。

  青玄一番滚动,避开我这大力一踩,再次翻身站了起来。

  他手中的金钱剑缓缓移动,指着脸色由墨青变得苍白的朵朵,然后回头盯着我,像受伤的恶狼,剧烈地呼吸着,然后冷冷地笑。他说早知道如此,昨天就应该把你给杀了,免得如此麻烦。

  我盯着他,一言未发,后面是冉冉燃烧的火把,我在等,等着青虚或者青洞过来救援他。

  引蛇出洞,这样才好将青虚那锦绣卦囊给趁乱拿到手。

  然而然我没有想到的,那两人并没有过来一个,而是冲过来两道高大的黑影子——怨灵符兵。刀风响起,我往旁边猛地一躲,发现两个比上回还要浓郁的家伙,已然悄无声息地冲到了我的后面,一把陌刀、一柄三尺青锋,身着明光铠,鳞甲铁片,如同移动堡垒。

  它们与之前一般强大,也和之前一般弱小。

  然而我的怀中,并没有震镜存在,与杂毛小道的血虎红翡一般,都被青虚给收去。

  看着被符兵逼得东躲西逃、狼狈不堪的我,青玄脸上浮现出了惯有的狞笑,欺身而上,左手燃符逼开朵朵,右手以最凶猛的黑虎掏心之势,朝我猛扑而来。他显然是对我这个曾经柔软的羔羊恨透之极,这一番攻击,竟然用尽了毕生精华,不留一丝回旋余地。

  这一拳在我的感应中,就如同出膛的炮弹,将周围的空气给拉扯收缩,即将印在了我的胸口。

  时机、气力、身法都呈现出了青玄的巅峰状态,这个黑袍男子,有信心将我给一举击杀。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脑海突然轰地一震,漫天黑暗,像是被某种意识所接管了一般,无比冷静。

  我也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只感觉在那一刹那,心坚如铁。

  每天坚持形如瑜伽一般固体锻炼的我做出了一个古怪的动作,将临加于我身上的一刀一剑给果断避开,然后蹲身下躬,右手向大风车式的由后往前摆动。青玄带着诧异的表情一拳击空,而我晃荡的右手则已经准确无比地摆动到了青玄宽大道袍中的裤裆处。

  我捏到了一串肉乎乎的东西,其中有两个鸡蛋形状的东西。

  然后我毫不犹豫地使劲一捏——恐怖杀招之“猴子偷桃”!

  不可一世的青玄浑身一颤,如同魔神在世的他捂着裤裆跪倒在地,然后像个无助的孩子,大声地惨叫着。而我则用带着血浆浓汁的右手朝青玄的脑后一抹,往前疾走几步,避开了那两个符兵的追杀,猛然回头,在我的视野中,竟然有整整八个相同模样的符兵朝我冲来,而远处的青虚则在狂叫着:“杀了他,杀了他!”

  浑身浓烟的伏兵持刀或剑,或者长矛,一同冲上前来,这个时候的我浑身一震,恐惧之心重回心中。

  我望着手上这滑腻的血浆,腹中作呕。

  我转身就朝着茂密的竹林子中跑去。

  后面几乎没有踩地的声音,但是我知道,符兵们已然就在我的脚后跟处。

  咔咔咔……

  我听到茁壮高大的竹子被砍倒跌落的声音,越发觉得恐怖,没有震镜给我缓冲的时间,即使我有克制此类恶灵的恶魔巫手,也不能够从这一群怨灵符兵的手中,轻易逃脱或施展。朵朵紧紧跟着我,时不时往回甩一道冰蓝色箭状气体。

  这气体被符兵以刀剑破之,虽然凝滞了一下身形,但是旁边的却立马补上。

  短短几秒钟,我已经冲进了黝黑的竹林中十几米,脚下尽是落叶、野草和蕨类,青虚他们所布符阵已然被我远远甩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头顶突然飞过一道黑影,有着我熟悉的味道。我耸了耸鼻子,霍然转身,只见一道肥硕的黑影划过了汹涌而来的符兵群落。

  我仿佛看到了苍鹰在俯瞰地上的猎物。

  对付人类或者别的实体,除了我并未曾亲眼所见的请神附体,虎皮猫大人通常的做法就是果断跑路;然而当遇到这等邪恶灵体,大人却跟打了鸡血一般,有如游戏中50级玩家虐刷10级小怪的快感——虽然这个比喻并不是很妥当,但是当我看到虎皮猫大人斜斜掠过,一个凶猛斩刀的符兵居然被它整个都吸到鼻子里去的时候,忍不住心中感叹。

  肥硕虎皮鹦鹉一只VS怨灵符兵8个——后者一触即溃。

  青虚虽然为人冷酷无情,但是这自私只是对于旁人,对于他身边的人,却也还是放心不下,见到青玄捂着裤裆伏地,鬼哭狼嚎之后昏倒在地,立刻叫青洞过来接应他。而刚刚缓过一口气来的我猛然回头,只见一个隐约淡然的影子正在飞快地接近青虚布置鼎炉的法阵——若不是我与杂毛小道极为相熟,我甚至都不能够用肉眼看出。

  于此同时,我突然感到在竹林后方,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正在朝这边飞速靠近。

  当我发现那条淡然若无的影子之时,青虚也骤然回头。

  一个身影骤然从黑暗的空间中浮现出来,朝着那并不算大的铜鼎猛然撞去。

  “嗡!”

  整个空间都随之摇晃,牵扯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