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茅晋事务所的那些人

第二章 茅晋事务所的那些人

  对于成立风水咨询公司(或者事务所)一事,杂毛小道一开始也并不是很乐意。

  他是一个习惯了漂泊的男人,离开茅山之后的八年里,除了少数地方,几乎逛遍了祖国的名山胜水,精力总是沉浸在路上的风景、或者沿途大姑娘裙底的风光里,却从未有驻足停留在某一个地方的想法。然而现在虎皮猫大人得有一个相对较长的沉眠期,长期的漂泊,对于它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便勉强答应了。

  老萧唯一的意见,便是若开,便开在东官这地界——虽然相较而言,南方市属于一线大城市,鹏市是改革开放的门户,江城乃风景极佳的所在,洪山则是日益蓬勃的新兴城市,但终究不如东官来得方便。

  所谓方便,这仅仅是指他个人的特殊爱好,这……我便不好多做评价了。

  这都是小事,顾老板提到了关于风水咨询公司的股份问题:

  由他负责整个公司的架构、运营、场所、大部分资金和客户的来源,但是他只要四成,而我和萧道长以技术入股,平分那六成股份。这个是一个相对合理的股权结构,因为这类公司倘若能够出名和赚钱,技术和人才,才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地方。

  当然,新手上路,所谓的经营和客户来源,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顾老板常年在两岸三地、东南亚一带跑,认识的关系都不少,出手阔绰的老板数不胜数,在一开始名气还没有打响之前,这些都是咨询公司稳定收入的保障。我之前就已经把城郊那套房子挂到了房产中介去,这几天都有电话打进来,如果真的确认的话,我可以将那套房子卖了,把这笔钱和手里的余钱投进来——既然是股份制公司,自然没有让顾老板一个人出资的道理。

  谈到经营项目,这跟杂毛小道金陵那个朋友郭瞎子所办的公司相似,又有所不同。

  最开始自然是扯起虎皮拉大旗,弄几个什么“全球著名职业风水学家”、“全球易学百强精英”、“全球人居环境风水高级策划师”之类的金字牌匾,然后搞些中国周易学院的荣誉教授证书,这些软实力搞完之后,再开办一些阴阳宅风水布局、择吉选日、八字算命等和杂毛小道摆摊算命一般的项目,只不过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而且还在工商局注册,成为了有执照的忽悠大师。

  这些自然是杂毛小道所擅长的,除此之外,还可以承接一些比较特殊的项目,比如辟邪驱鬼、凶宅异灵、开光祈福、破妖解降之类的,这些都是可以发展、而我又能够胜任的。

  再有一些易学培训项目,这些都是需要成名之后,才开始慢慢进行的。

  所谓项目,都是我和杂毛小道擅长的,而且我们也算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谈起这个来,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至不济,我们还有时睡时醒的虎皮猫大人坐镇,更有吉祥三宝相伴,跟组织的关系也还算是亲密,自然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们和顾老板聊得投机,时不时发出一声声大笑来。

  顾老板新任的助理阿洪是东北人,三十来岁,我听顾老板提过,曾经在拱卫京畿的万岁军中当过兵,具体什么兵种不知晓,阿洪这个人嘴严实得很,而且拳脚实在不错,平常一个人对付六七个古惑仔,是十分轻松的事情。就因为如此,秦立走后,便提拔成助理,随时跟着他办事。

  万岁军是我军战斗序列中第一支机械化部队,里面出来的人,自然不是大老粗,所以他也能够胜任文职工作。

  不过听到我们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饱受熔炉锻造的他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

  当然,他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人,这神色一闪即逝。

  当晚我们相谈甚欢,一直到了半夜两点多才散去,顾老板在山庄租了一栋木屋住下,离开的时候阿洪忍不住地感叹,说老板,你这两个朋友精力充沛就算了,那两个小孩子闹了大半晚上,还没有睡觉,倒是让人觉得奇怪啊……

  听到这话,顾老板脸上的肌肉一阵跳动,不解释,只是呵呵、呵呵地笑着。

  与顾老板最终敲定了整个方案,我们这个即将成型的风水咨询公司正式更明为“茅晋风水咨询事务所”,以工作室的形式成立,由顾老板出大部分资金和人员,我投入少部分资金意思意思,事务所挂靠到顾老板名下的贸易公司,股权为顾老板四成,我和杂毛小道各三成,驻地租用了东莞南城第一CBD中的一处刚刚倒闭的小外贸公司,人员构成除了我和杂毛小道之外,还有工作前台一名,事务助理两到三名,公共事务专员一名,财务一名。

  小公司,人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在得到我们的准确答复之后,顾老板开始动用起他的人脉关系开始办理公司的注册登记。按理说他多少也是一个身家不错的大老板了,然而对这件事情的热心程度,着实有些超越他的身份,不过我和杂毛小道有伤在身,也不乐意多动,自然也便乐得自在。

  我们在那休闲山庄足足待到了二十几号,感觉身上行气不再滞涩,通体舒透,而两个朵朵受到的创伤也终于舒缓过来的时候,终于在阿东的催促下出了山门。

  跟往日一样,乐不思蜀的肥虫子让我们好是一通找,最后还是小妖朵朵亲自出马,揪着这家伙肿胀的尾巴,回到了车子里来。看着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的小妖朵朵,我心中那让朵朵重见光明的心思便如野草一般,更加地蔓延起来——虽然有大师兄赠予的伏蛟道符隐匿气息,但是小妖这模样实在太过扎眼,所以她早在影潭的时候便在我们要求下,变成了一个八九岁的漂亮女孩子,对外便称是我的小表妹。

  依旧精致妩媚,只是那波涛汹涌变成了可停可落的飞机场。

  不过她这一番改变,依旧是让人觉得眩目,而且这般美艳妩媚的萝莉模样,似乎更加……可人?

  阿根带着新女友回老家过年了,而我则和阿东、孔阳、阿培以及苗疆餐房的一众工作人员在洪山过了春节,08年的除夕虽然没有在家中,但是过得还算热闹,我们这些在异乡漂泊的人在餐房里推杯换盏,不少人喝得酩酊大醉。酒宴过后,许多人围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而我则一个人坐在餐房门口,给家里打完电话之后,望着满城绚丽的烟花,突然间就想起了某个女生来。

  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开心么?快乐么?还是如我一般,黯然神伤?

  我们的爱情便如那绚烂而又易冷的烟花,如此美丽,如此短暂。

  ********

  感伤只是暂时的,它总发生在你寂寞的时候;回到现实,依旧还有着大把的事情需要去做。

  年后的我每天都收到许多联系、不联系的朋友的短信电话,家乡的朋友一切安好,那些同学依旧忙碌,萍水相逢的工友们早已杳无音讯,而最近认识的生死朋友却热烈了许多。因为同城的缘故,我和掌柜的走得很近,隔个把星期就要聚一下,大师兄也在百忙之中打电话过来,告诉我集训营的事情,大概集中在三月末,他已经帮我填交申请了,到时候通知我过去。

  还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雪瑞打电话给我,说她考虑了很久,决定在翻年过后,去一趟缅甸寨黎苗村,去见一见虫池茧人蚩丽妹,将她的眼睛治好,问我意见怎么样?我自然说好,问要不要我陪着去一趟?雪瑞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了,她师父会陪她一起去的。

  我想了想,说如有可能,还是不要带你师父去的好。

  雪瑞冰雪聪明,知道我话里面的意思,说她会仔细考虑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以杂毛小道和我的籍贯为名的“茅晋风水咨询事务所”,终于在正月初八悄然开张,财务、公共事务专员和前台都由顾老板负责招聘,而跟我们跑腿打杂的三个事务助理,则是由我们亲自找的。

  听说我自立门户,以前在饰品店的老万(万全勇)立马过来投奔,都是老手下,而且他跟杂毛小道又臭味相投,于是便算了一个;豫北十七罗汉剩下的独苗苗的小俊在影潭接受了几天调查之后,回到家乡,无事可做,因为跟我们有联系,便过来帮衬一二,算是第二个;最后还有一个,是杂毛小道去街头拉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算命女先生,叫做张艾妮,算是扩充一下主要业务。

  队伍算是拉起来了,就等着开门做生意了,然而当顾老板带着他招聘的三个人过来的时候,却是让我大吃一惊——财务叫做简四,是个绰号叫作猫儿的萌妹子,公共事务专员是个三十多岁的精干男子,叫做苏梦麟,是顾老板以前身边的马仔,而让我惊讶的,是那个漂亮的前台美眉。

  居然是我之前的房客张君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