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章 疯狂插班生,老光这贱人

第九章 疯狂插班生,老光这贱人

  两人重新回到了场中。

  霸王在左边,这个一米八的汉子往场中一站,顿时又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我有些相信老光那半真不假的话语,似乎有可能是真的了;而王小加则站在右边,瘦瘦弱弱的她戴着黑色的头罩护具以及拳击手套,显得格外的不合身,站立,摇摇欲坠,像根豆芽菜儿。

  就视觉而言,这是一场极不对称的战斗,我不明白王小加为何要拉住即将弃权的霸王,并且慎重地邀请他,参加比赛;也不明白霸王为何在片刻的犹豫之后,答应了这场比试。

  总之两人相隔三米站立,然后在“铛”地一声锣响,对抗开始了。

  霸王似乎对这场战斗十分失望,他或者在期待着与我们这学员中最强者对抗——但这个人,绝对不是面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儿。即使勉强答应了格斗,但是他在开锣之后,并没有主动进攻,而是将双手竖立在身前,摆出了拳击中标准的防守姿势,等待着王小加的进攻。

  然而王小加并没有进攻。

  她退了。

  她往着后面一步一步地退却,一直退到了绳子围绕而成的边界。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由于视线的缘故,能够看到霸王那双习惯性眯起来的狭长眼睛。

  那里面,满满的都是血腥的杀气,即使漫不经意,但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是足够威胁了。

  王小加难道是害怕靠近霸王?

  那她用什么来格斗?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擂台上这两个十分不搭的对手开始长时间的僵持,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时间长久得让人无奈,裁判开始对两人大声催促起来,在经过了两次言语警告之后,霸王突然动了,他双足一蹬,庞大的身形一闪,立刻就跨越了五六米的距离,冲到了王小加的面前,伸出双手,准备抓住这个短发女孩儿。

  霸王凶猛的攻击,让像是熟睡过去的王小加在瞬间,清醒过来。她那瘦弱的身子如同一根随风飘荡的芦苇,一转一摇,居然鬼魅一般地晃到了霸王的左侧去了。

  所有人的眼睛不由得都瞪了起来。

  这效果跟前几年热播金庸剧《天龙八部》中的凌波微步一般,脚步转移到了极致,犹如重影交叠一般。当然这只是在普通人眼中的印象,而在我的眼里,王小加她似乎已经将自己契合到了擂台这整个的环境当中,自身如镜,而霸王则仅仅只是一个贸然闯进的外物而已,他若强行攻击王小加,只会被当作不和谐的产物,就如同被扔进了鱼缸里的小鸟儿,遭受排斥,与这环境中,整个“炁”之场域在对抗。

  王小加,居然和小妖朵朵这般草木成精的精怪一样,与自然有着如此亲和的属性。

  不过看来她融入这个环境的时间似乎需要很久,如果霸王一开始就主动进攻的话,此刻的王小加应该已经躺在了担架上。然而时机便是这样,一旦错过了,纵然再后悔也总是来不及挽回的。霸王一击不中,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欣慰地大声笑了起来,他能够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自然是反应极为灵敏之人,立刻回手一击,手肘重重地拐向了在他身侧的王小加。

  坦白的说,这一击若中,王小加必然会丧失所有的行动力,可惜的是,王小加再次避开了。

  我的余光看到了教官们惊奇的目光,看到了慧明木然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动容,然而我没有再去捕捉旁人的感受,目不转睛地瞧着王小加的闪避动作,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般流畅,她仿佛能够预见到霸王下一步的动作,并且提前避开一样,两人你来我往,仿佛在跳一场别样而华丽的华尔兹,如同排演了无数次的一场演出。

  霸王和王小加是一对绝佳的舞者。

  不过舞会总是会落幕的时候,在王小加按着卦象方位隐约走了一个大圈的时候,她发动了攻击。

  反击的过程很简单,王小加提前踏到前方,然后将自己躲闪、提臀、扭胯、收腰等一系列动作积累的势能,用简单的直拳往前击去,而这个时候,霸王如同排演好的一般,将自己的前胸生生往这猛然的一拳,迎了上来。

  霸王即使也在愤怒,也在依靠自己所有的力量在奋力攻击,他甚至不留一丝余力。

  但是他却像一个被操控的木偶,怎么也逃不出王小加的预计。

  王小加的右拳击中了霸王的前胸。

  空气中仿佛出现了看不见的波纹,气压在短瞬之间收缩,被一拳击中的霸王那一刻并不只是被王小加给打中,而是被整个环境给排斥在了外面。于是,他果断地飞了出去,身子重重地跌倒在了场外,然后吐出了一口沉闷之极的鲜血来。

  见到对手被击倒,王小加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拳套,竟然没有说什么话,在发愣。

  她也不敢相信自己击败了红龙部队中的格斗第一猛人。

  然而所有人的欢呼和鼓掌声将她给惊醒过来,收获了每一个人尊敬目光的她依旧有些羞涩,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像个小兔子一样跑到了学员群中来,受到了朱晨晨和白露潭等人激动的拥抱。老实人滕晓在经过一会儿休息之后,也随波逐流地混了一个拥抱,笑得嘴也咧开了。

  在几乎所有人都在热烈鼓掌的时候,有两个人没有任何动作。

  一个是黄鹏飞,一个是我。

  黄鹏飞是因为自己的风头被人抢走而不忿,小人心态自不必言;而我,则是在体会王小加刚才战斗中,所带给我的感悟。一直以来,我对于格斗的理解便是力量和速度,然而王小加这个看似平凡的女孩子却给我上了最生动的一课,如此精彩的一战,让我明白了如何取胜的另一个渠道。

  那就是如何应对,如何增强自己的反应力。

  王小加是把自己融入环境,让自己成为整个空间炁场中的一分子,让炁的流动来主导自己的下一步动作,每当霸王的身体一动,空间中的炁便已然分辨出了他下一步的走向,并且让王小加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所以说刚才并不是王小加打败了霸王,而是这整个环境。而我虽然不能够把自己快速融入那环境中,但是却能够感受炁的流动,比神经元传导更加快速的反应,尽量模仿王小加刚才那种如同神迹的战斗。

  天人合一。

  如果我能能够成功,我将拥有向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家伙战斗的资本。

  果然,任何书上的真理,都不如亲自经历过的一场战斗,要来得实在——哪怕这战斗不是自己的。

  对抗仍然在继续,或许是受了王小加的鼓舞,或许是因为红龙后面派出的这几个,都是新加入部队的菜鸟,而我们这方出来的都是在格斗方面有过底蕴的家伙,所以连胜了三场,打出了一个小高潮。然而这奇迹在第四个人身上终结了,另外一个插班生白露潭在甩给了一个长得跟许三多那哥们一般模样的小战士一巴掌后,被一把揪住了脖子,毫不留情地甩出了擂台上去。

  好吧,那哥们不解风情、不知怜香惜玉的性子,倒跟许三多那憨货是极像的。

  其实接下来的战斗我并不是很关心,我大概知道了慧明他们的总体思路,这便是打击学员的信心,然后让我们知耻而后勇,更加明了身体素质和实战经验的重要性。既然已经打算输了,那么我们又有什么所谓的集体荣誉感,去追求呢?——好吧,原谅我这个看淡一切的家伙,事实上,我一直沉浸在王小加带给我的玄妙感动中。

  我相信这种感觉,能够让我赢得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战斗。

  然后我听到了我的名字。

  与我名字一同念及的,是红龙的老光,那个自称格斗第二名的老油条士官。

  他个儿不高,一米六八,眼睛灵活,骨碌碌转动,他的人际关系很好,我们来了几天,他便跟我们这里的大部分人认识,他高中毕业,能说三门外语,擅长中苏各系枪械和部分美式枪械,会开直升机、国产坦克以及任何一种机动车——以上,全部都是听他跟我们吹嘘的。

  不过他真的很强,锐利的眼睛会发光。

  而且还有一点,他……是我的朋友,至少我当他是我朋友。

  我抬起了眼皮,安静地看着对面从人群中走出来的老光。

  他嘴上叼着一根草梗,晃晃悠悠地从上一个人手上接过拳套和护具,一边走一边戴,还直摇头,嘴里嘀咕着。我含笑走过去,两个人来到了擂台外面,他皱着眉头,说没想到还是要跟你这个衰仔一起搞啊,真郁闷,为什么不赐予我一个美女呢?老子一年多没摸女人了!

  我翻身进去,说进来吧,我不会欺负你的。

  老光哭丧着脸,一脸的悲愤,说你能够理解一个大半年没有摸女人、而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又失去的男人的心情么?一会儿我要忍耐不住下重手,老弟你可要多担待一点啊?

  我也有点儿丧气,这个家伙虽然不是他嘴中的“霸王那个死变态”,但他本身也是个变态,一会儿打起来,肯定难缠。没曾想他一翻过来,还没有行礼呢,臭脚丫子就朝着我侧身如闪电一般,飞踹而来。

  我被踢中,腾空飞起,心中不由得狂骂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