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集训队的那些日子

第十一章 集训队的那些日子

  09年4月的集训营生活,对于我来说,是毕生都难以忘怀的一段日子。

  集训营中的体能训练课程,野蛮地生搬硬套了特种部队的训练项目。

  我们每天早上5点半爬起来,背负着40斤的重物跑步上山,回来之后开始进行数以百计的俯卧撑和引体向上,中午有暴晒项目和匍匐铁丝网,晚上还有饭后五公里越野跑……

  当然,这些只是培养和巩固我们的体能而已,集训营的目的并不是把我们这一伙平民拿过来当成军人一般操弄,而是给我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培训,关于格斗、关于枪械、关于宗教局在社会活动中的作用和执法手段,提高我们的野外生存能力,以及使我们养成团队合作的习惯——这也就是我们当初十公里跑的时候,相互搀扶,而没有被制止的原因。

  总共八个教官,每个人都会给我们讲课,我们所学的内容很杂,涵盖了以后工作中所需要用到的各个方面,譬如犯罪心理学,比如化妆,比如跟踪以及反跟踪……诸如此类的,才是集训营中真正精髓的部分。除此之外,便是学员之间的相互交流。

  我曾经说过集训营学员的三种来源,这些人都是一时之精英,他们有的人或许有某些短板,没有经历过系统而全面的培训,但是在某一领域,却有着让别人、包括教官都难以企及的造诣。通过与他们之间的交流,能够了解和对比到一些信息,这些远远比那枯燥的体能训练,要来得有趣。

  集训营,其实就是把存在于我们身上的木桶理论,给尽力补齐完整。

  我最开始被外婆龙老兰下了金蚕蛊的时候,一个人在狭隘的世界里慢慢摸索,就如同坐在井底里面的青蛙,抬头看,头顶上面的天便仅仅只有方寸之间;而后我遇到了杂毛小道,我对这个世界大部分的认知,不可否认地说,都是来自于这个被茅山逐出门墙的弃徒;而后我陆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奇人异事,见识了许多传说中才会有的鬼怪和高人,整个世界才开始逐渐丰满起来。

  然而知道得越多,我便明白,我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越少。

  我从来没有和这么多同道之人一起交流的经验,在集训营的日子里,感觉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虽然偶尔也会想起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但是对现在这种生活却也是十分满意,因为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进步,一点点地在提高,无论是认知,还是实战方面,比之以前都有着让自己骄傲的变化。

  谈到集训营,不得不说一说慧明和尚。

  哦,应该说是贾团结总教官,作为华严宗悬空寺出身的大和尚,他在关于佛法和修为上面的造诣十分高深,虽然没有看到他显露出什么本事,但是他那个人往前一站,便感觉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峰,给人与十分强烈的压迫感,仿佛他便是这天、这地、这世间的生灵,让人透不气来,不怒自威。

  我愁眉苦脸,倘若这个家伙翻了脸,要对付我,估计并不用费多少手脚。

  作为总教官,慧明也会给我们讲课。他主讲的内容是玄学、以及对于玄学力量的认知和运用,正是我所需要的。他曾经是华严宗的僧人,还俗之后参加了工作,一直待在西南局。就界限来说,天朝的西南局和藏区是神秘力量最频发的区域,这或许跟我以前在火车上听过、关于川地历史上的几次大屠杀有关系。

  这样的背景,使得他迅速成长为经验丰富的修行者,对世间的见解也十分独到。

  就力量来说,这个世界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体系和存在,有人用古典物理的单位来核算,有人用形而上学的宗教理论来详实,古时候还有人以一牛至九牛之力来说明,等级划分,诸如此类,所谓道力、念力、巫力、魂力、神恩眷顾乃至战斗力,不一而足;而至于阶位境界,这个更是众说纷纭,纷繁复杂得让人跳脚,便比如华严宗,对此便有“次第行布”和“圆融相摄”两层,而次第行布又由浅及深分为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次第,圆融相摄则是指前后诸位相即相入,因果不二,始终无碍。

  鉴于此,宗教局曾根据危险程度,对辖下的成员采用了五级分划制,又有先天后天之别。

  体内有感者,气流转动,行遍于全身,这就是后天,强身健体,通晓修身养性之术;能觉外物炁场者,沟通天地,能够体察四面灵体,新陈代谢减缓,明晓阴阳,这就是先天。至于等级,最开始也只是针对于宗教局里一些榜上有名的通缉犯所排的级数,比如我们知道的邪灵教魁首小佛爷,便是五级危险分子,而寻常的小杂鱼,便是一级——不过哪怕是一级,也能够堪比寻常GA部普通A级通缉犯的危害程度。

  慧明一开始就说明并不喜欢我,在前面与红龙特种部队的友谊对抗赛中我将老光给KO掉,给集训营挣回了面子,但是却给他之前的表态给狠狠扇了一巴掌,使得他更加不喜欢我。不过我不管,公事公办,修行上面碰到的所有问题,我都一古脑地经过再加工,求他帮忙答疑解惑。

  好为人师,自然需要给人解惑,而且也有其他助教在,他也不能胡说,于是便给我细心解释。

  因为慧明和尚给人的感觉高高在上,而且十分威严,所以即使我们这些学员有的已经有了足够的社会阅历,但是能够鼓足勇气请教他问题的人,却少之又少,而我则是询问得最多的一个,积极勇敢,使得旁人都对我刮目相看,觉得我跟慧明的关系有所改善了,被这位西南局的大佬赏识了。

  这样的看法让我开始在学员群众热络起来,大家见到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再加上我之前将老光这个大伙儿所熟悉的红龙强者决斗逆转,一时间,我成了集训营中的风云人物。

  连秦振、滕晓和白露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也忍不住问我,那个贾总教官是不是对我青睐有加?我得意地笑,说是啊,是啊,作为教官,自然喜欢勤奋好学的人嘛——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慧明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眼角处流露出的那种如同吃翔一般的痛苦。

  同样受到大家关注的,还有将传闻中红龙特种部队第一格斗高手霸王击败的王小加。

  这个来自东北吉林的短发女生在完成了那次轰动的比试之后,一时间名声大噪,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然而她依旧是和往日一样,爱笑,性格倔强,也有一股子不肯认输的劲头。然而她在之后的集训中,并没有表现出一开始的那种惊艳,显然她击败霸王的那一场比赛,实在是巧合。

  不过她的体质是很特殊的存在,能够与自然以及周边的环境迅速溶为一体,这几乎堪比精怪。

  看来这集训营中的学员,还真的是藏龙卧虎啊。

  集训营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暗流潜伏。

  林齐鸣毫不掩饰对我的熟络——与慧明的高傲冷漠、僵尸脸拔志刚的严厉冷酷不一样,他在学员里充当了心灵导师的作用,事实上他跟集训营里面的每一个学员都十分熟悉,如同朋友。我听给我们上刑侦和化妆、跟踪课的尹悦告诉我,老林这个家伙在陈老大手下并不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会来事儿的一个,所以才会被派来这集训营中来。

  这个家伙平日里的工作,除了出常见的任务外,更多的是协调各门派之间的矛盾。

  听到尹悦跟我说的这些,我瞬间就将帅气成熟的“大师兄第二”林齐鸣,跟居委会大妈联想到了一块儿来。而林齐鸣这个家伙之前说大师兄派他和七剑中的尹悦,过集训营来,是给我保驾护航的,这个说法,实在是要打折扣的。

  就我看来,这个家伙现在所做的事情,似乎是在给大师兄一系拉拢亲近力量。虽说我们都属于宗教局领导,但是“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常凯申如何能当上前朝伪帝?不就是因为他乃黄埔一系永远的校长么?大师兄虽然没有这个野心,但是支持的人多一点,总是个好事。

  话说回来,尹悦这个教官,居然比我还小一岁,真的叫我汗颜。

  不过我真的有点奇怪,这个女孩子总是穿着又长又厚的衣服,将自己的屁股遮住,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过去了,这段日子我觉得有趣,因为我感觉自己得到了系统的、正规的沉淀和凝练,让自己的想法提升了,力量加强了,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明了真我,不过若见诸于文章,其实并不出彩,故而略去。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为期十五天的集训内容已经即将要结束,而我们即将面临了严格的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