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临战

第十四章 临战

  林齐鸣果然没有诓我,我、秦振、滕晓、朱晨晨、白露潭和王小加都被分在了同一队。

  除此之外,还有那个行者无疆的赵兴瑞,也和我们在了一起。

  这次试炼被分成了5个小队,每个小队成员有6名。总共有31名学员,因为考虑到我们队里有3名女性,于是就额外多了一名。这公布的分队名单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大多数平日里相处得较好的学员,或者来自同一个地方的,都被分到了同一小队。也就是说,并非只有我们受到了这优待。

  这样子的好处,是队员们不用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就能够很好地协作。

  不过世事都难以尽如人意,也有人有些不满,于是分队名单一经宣布,台下立刻一片哗然。

  闹得最凶的便是黄鹏飞,他们队分配到了两个实力不是很强的女生,故而十分不满意。

  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在哪里,一直板着脸的慧明猛然一拍桌子,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个长相威猛的老人站起身来,扫视场中的所有学员,眼神就像高空中俯瞰羊群的雄鹰,没有一个人,敢跟他尖锐的眼神相对视。

  拍完桌子,他缓步走出主席台,看着我们这一群学员,说道:“这个名单,是我们教官这些天来根据每一个人的出身、特点、交际和表现,所决定的。任何人有意见,可以来跟我提。不过我想让你们明白一件事情,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服的人,直接滚蛋儿去——懂么,我不需要跟你们解释什么!”

  他走到了黄鹏飞面前停下,眯着眼睛盯着这个闹腾的小道士,黄鹏飞吓得直发抖。

  我站在不远处,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霸气的老和尚。他嘴边那深刻的法令纹,能够让人感受到这人身上深深的严厉和冷漠。这是一个内心坚硬如铁的老男人,便如同战场上面那铁血而无情的将军,见惯了尸山血海,自然知道什么法子是最利落干脆的。

  当下所有人鸦雀无声,慧明有些满意,他慢腾腾地又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摇摇头,说你的成绩,真的让我很失望,亏你还每日得意洋洋。

  我干脆地迎上了他的目光,说报告教官,我只是保持良好的心态,阳光地面对生活。

  慧明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视了我好一会,突然笑了,这笑容有些冷,他说我等着你们试炼回来的好消息。

  说完他坐回主席台,让拔志刚给我们介绍这次集训试炼的内容。

  根据教官拟定的计划,每个小队将背负重物,以最快的速度徒步前往高黎贡山北端的碧罗雪山月亮潭。我们需要穿越高山、丛林、草地和峡谷,不得借助任何现代的交通工具,还要避开人烟密集的地区。在这一路上,我们要面临各种各样想象不到的挑战,在迷雾重重的雪山腰畔中,找到传说中的月亮潭。

  我坐在座位上静静地听着,感觉这只是一次很平常的徒步行军,跟我们所猜想的试炼,有很大的不同。

  听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感到困难。

  不过僵尸脸话锋一转,说胜负的途径,并非只有找到月亮潭那么简单,五个小队现在是竞争对手。你们每一个小队,都会被随机分配到百花岭附近的一个区域里,然后凭借给予地图和简单的工具行动;从试炼正式开始的那一刻,你们便可以自由攻击对方,迫使对手离开或者弃权——只要不造成死亡,在规则范围之内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可以允许的。作为监督,每个小队将会有一名助理教官跟随,给每个人的表现评分。

  记住,漫漫群山之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危险,所以,我们这次试炼,是有死亡名额的!

  ********

  “可以自由攻击对方!”

  “只要不造成死亡,在规则范围之内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可以允许的!”

  ********

  从僵尸脸的嘴巴中冷冰冰地说出这几句话,顿时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重重的石头,一股血雨腥风的冷酷感,扑面而来,而大部分人的脸色,也都变得难堪起来。

  来到这里的学员都是有着独到的才能,有的性格难免会狰狞乖张一些,所以这十几天来学员之间的冲突其实也不断发生,比如我们几个和黄鹏飞等人,比如一些我没有讲到的人……但是教官们从来不作调解,反而似乎在默许冲突的发生。我在瞬间明白了,难怪会有刚刚那样的分队,难怪上面会坐视学员之间的矛盾越发激烈而不管,原来是为了激化学员小队之间相互的竞争,以及矛盾。

  这些东西会在之后的试炼之中,一齐爆发出来。

  所谓的试炼,其实和我们养蛊人的术语一样,就是将无数爪牙丰富,毒性强烈的虫子积聚在一起来,然后经过残酷的斗争,弱肉强食地淘汰,最终存活的那一个,就是真正的强者,便是蛊。

  这道理,是一样一样的。

  好厉害的算计,好厉害的手段,人只有在绝境之中才能够爆发出超出自己想象的潜力,而只有相互攻击,才会让平淡的试炼有如此的效果。尽管会有教官跟随,防止出现不可控的事态发生,但是一个人,哪里能够管得住这些骄傲的学员们呢?万一真的打起了火气来,估计到时候那死亡名额,应该就派上用场了。

  我们本来应该知道这残酷,但是直到事到临头,才知道有的东西,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严重。

  因为之前黄鹏飞的教训,所以没有人胆敢在大声喧哗,只是在下面用目光交流,打量旁边人的反应和神情。我第一时间看向了黄鹏飞,而他也正好看向了我,毫无顾忌地用鄙夷的目光向我挑衅。

  为了表示决心,他举起手掌,斜立,然后往脖子处使劲一抹。

  我也笑了,阳光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来:这个家伙,先是鄙视杂毛小道,而后又总是找我麻烦,在学员中四处散播我的谣言,对我各种毁谤,我脾气好,但也不是毫无原则退让的人,所以要是碰到他,定要用实力将其羞辱,不死也要他脱一层皮!

  介绍依旧在持续,僵尸脸开始跟我们讲解起任务来。

  我们这次试炼受到了上级部门的全力支持,全程会有两家直升机跟随,随时进行呼叫支援,当然,如果遇到没有信号的地区,那就只有等待了。我们将要穿越无数的高山峡谷,莽莽丛林中有许多水系,怒江、片马河、老窝河以及许多少数民族地区,而在地图上那一片红色区域,是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

  我们首先需要面对的敌人,并不是其他四队的学员,而是沉默的大自然,以及它的信徒们。

  介绍完这些,慧明带着所有教官站起身来,问我们有没有谁想要退出?

  没有人回答,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胸中都藏着锐气,并不是这等困难就轻易折腰的。慧明很满意,让我们返回自己的宿舍拿取个人随身物品,然后分队集合,不同队员之间,在出发之前,不能够再有任何对话,否则视为违规,将开除其参与试炼的资格。

  有工作人员挨个发下了一张死亡协议书,让我们签名,表示我们是自愿参与试炼,所有的责任都由自己承担,跟局里面没有一点儿干系。

  一切完成之后,在工作人员的监督下,我们返回了宿舍拿取了自己的个人物品,或者交由他们保管,或者自己带走。处理完这些事情,我们小队的成员来到了一个教室里集合,在出发前,我们将待在这里,不能去任何地方,不过,我们可以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机房去和家人通电话,报一个平安。

  朱科长匆匆走进来,给我们挨个儿发了一张信笺纸,说有什么想跟家人说的,可以写上,他们会转交的。

  集训营凝造出来的这气氛十分沉重,几个女孩子给家里面打电话的时候都哭了,因为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够透露什么,所以只是说要出一趟差,到穷山僻壤没有通讯的地方去。我本来并不觉得这次试炼有多危险,然而旁人的态度终究是感染了我,我也给家人和朋友挂了个电话,又给杂毛小道说起了这件事情。

  回到教室的时候,我们开始商量起试炼时的事情来,一个队伍总是要选一个头头的,没成想大家都觉得我还是蛮合适,让我先当着。赵兴瑞向来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关键时候,谦虚不得,我便也答应下来,不做推辞,而是和大家对路线开始做推敲,并且检查装备,商量起一些细节问题。

  晚饭很丰盛,食堂的师傅特意杀了一头猪,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宴席,算作践行。

  我们是分批就餐的,和其他小队人员没有再碰面。

  接着就是休息,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打开,美女教官尹悦全副武装出现,她的后面则是两个脸面被黑布蒙住的高大军人。她呵斥着我们赶紧爬起来,带着我们穿过营房。而在操场上,已经落下了一架大型直升机,旋转着机翼正在等待着我们。

下一卷 http://www.513gp.org/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