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章 我需要一个解释

第七章 我需要一个解释

  这声音陌生,并不属于我们小队中的任何一个人。

  秦振浑身皆是腐尸身上的腌臜物,已然打出了火气,哪里会听,眼见那把尖锐的虎牙匕首就要斩在了登山绳上面。那根绳子正好就是黄鹏飞那厮的,若能将其斩断,他便会坠落山崖,不死也残。

  一道白光“刷”地从我们身边掠过,精准地打在了秦振的匕首上面,昏暗的视线中,火花一闪。

  是一块小石子!

  秦振的匕首被猛然荡开,握刀的右手虎口崩裂,用不上劲儿,那刀子便掉落到山崖底下去。我们愤怒地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魁梧雄壮的男子,从一个隐匿的角落走出来。来人正是集训营里的那黑脸教官。

  原来跟黄鹏飞他们这一队的教官,竟然是这个对我向来没有好脸色的家伙。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盯着秦振,说你是想犯规,恶意杀死这些学员么?

  秦振右手受伤,心中憋着一大团火,大声说报告教官,我们只是在阻拦他们逃跑而已,并没有恶意犯规。

  朱晨晨也一步踏上前,说报告教官,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最先要我们死的,是他们。

  黑脸教官走到崖边往下望了一眼,厉声大喊道:“怎么,你们是想吃我的红牌是么?居然敢跟教官用这种口气说话?谁是谁非,难道我自己就没有判断力么,再争辩,信不信我直接判你们所有人退出试炼?”

  “你……”面对着这个教官蛮横无理的偏袒,秦振和朱晨晨顿时一下无语。

  而队里的其他成员都圆瞪双目,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

  作为队长,我正想上前争辩,但是见到我们的随队教官尹悦出现在角落,朝我不动声色地摇头否定,我想了一下,民不与官斗,这会儿还是息事宁人的好,回头再听尹悦给我的解释,于是拦住了身边的队员,冷冷地对着拦住我们的黑脸教官说:“教官,我们尊敬你的身份,但是并不认可你的做法,这件事情,我将会在回去之后,向上面报告的,请吧……”

  黑脸教官盯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另一把虎牙匕首,拍在了秦振的怀里,然后捉住那根登山绳,往下面飞速地攀爬下去。

  我瞥了一眼,我们携带的登山绳并不足以支撑这么长的高度,他们只是速降到半中央,然后通过坡边的树枝撤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的耽搁,黄鹏飞、道人乙和那个红衣孙静便已然不见了踪影。显然他们是找好了退路,整个埋伏圈,重重陷阱、围攻、反应以及后路的选择,都是专家级的布置。

  黄鹏飞这一伙人,端地是不可小觑。

  朱晨晨脾气不好,伸手拽住我的衣袖,横眉竖眼,说陆左,就这么算了?瞧瞧他们刚才那架势,可真的是要杀死我们啊!

  秦振、滕晓和老赵的脸色都不好看,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十分不满。

  我并不解释,转头看向了青光消散的白露潭,说小白,你没事吧?

  她的面色潮红,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刺激而发不出声来,见我问起,嘴角抽动,说还好,没事。

  我问她那虫子可有毒,白露潭说毒已经被逼震出去,起不了作用的。见她没事,我这才放下心来,环绕一周,跟所有人解释道:“我明白大家的心情,我也很愤怒,作为一个刚刚从鬼门关里绕一圈的人,我何尝不想跟他们干一架?弄死那狗日的?但是这事情,周黑子既然判定我们是恶意,如果我们再出手,那么只怕麻烦的,是我们!”

  我停顿了一下,抖抖身子,感觉浑身都是腐肉的恶臭,不自在,又接着讲,说我们既然能够赢他们齐装满员的第一次,那么又何必惧怕那几个残兵败将呢?这样的家伙,再多,也不过是对我们的磨炼而已!

  见我说得信心满满,回想起刚才那一场混战中所有人的出色表现,大家的心情又不由得好了起来。

  王小加说也是,既然都是同学,能够打败对手,未必要人性命,生死相搏的好。

  秦振左手捂着裂出口子的右手,虽痛,但在笑,说刚刚的那一场战斗虽然惊险,但是却把我们这个团队给磨合在了一起来,特别是你,陆左,要不是你,我们可能就要陷在那阵里面了。你完全就改变了我对蛊师的看法,这种恐怖的职业,不再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筹谋算计,居然会有如此的妙用,作为一个队长,我认为你是合格的!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刚刚在最紧急的时刻,是秦振不顾恶心肮脏,将那头腐尸给拉起来,他实现了他的承诺,让我能够把自己的后背放心地交给他。

  正当我们两个大男人惺惺相惜的时候,朱晨晨的尖叫声打破了宁静,我们闻声望去,只见在角落的地方,刚刚被道人乙在额头上作符的那头腐尸,正缓慢地移动,嘶嚎着朝着我们这边走来。这东西虽然有毒,力量也凶悍,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威胁不大,不过它主要的作用其实并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来恶心你、恐吓你,让你心里不自在,杀伤对手的同时让自己心中难过,其恶心程度,简直就是五颗星。

  便如见过无数肮脏的我,此刻看着身上这些黄色白色的尸浆,也忍不住犯呕,头大得很。

  不过这个家伙此刻出现,却成了我们发泄怒气的东西,所有人都冲着他猛烈攻击,最后头颅被老赵用桃木剑斩下,在地上骨碌碌转动。老赵一边嫌恶地将剑往草地上面抹,一边蹲下身来观察,瞄了一会儿,跟我说这尸体似乎死得不久,穿的是这附近山民的衣服,应该是被人为的杀害。

  从时间上来看,黄鹏飞他们应该不是凶手,不过是就地取材而已。

  谁杀了他们?这就不得而知了,尹悦会联系上级核实的。

  刚才孙静弄出的黑壳甲虫还在草丛里爬行,王小加将被缠住身子不得动弹的八极拳陈柯往旁边移动,那地上的青草开始往回缩去,滕晓早已准备好绳子,将这个家伙给捆得结实,又看向了被一对金童玉女剪纸人儿守候的道人甲,说李欣力,你是准备负隅顽抗呢,还是束手就擒?

  在刚才的那一空档,道人甲已经控制纸人将缠绕自己的青草藤蕨给斩断几回,然而那些植物却又冒了出来,将其紧紧缠绕住,越发的动弹不得。见我们都围将上来,他脸上又恼又羞,手臂上的灼伤还辣得疼痛难当,却闭口不言,只是用怨愤的目光看来。

  集训营的日子里,因为和黄鹏飞一起,他没少对我恶言相向。

  秦振将防水打火机拿出,点燃火焰,说要不然我把老李你这纸人儿宝贝给烧了吧,反正留着也没有什么用。这句话戳中了他的要害,这个傲气的道人终于低下了头颅,那两个小心防备的纸人软了下来,变成了两张红色剪纸,他说我输了,任由处置便是。

  秦振走上去,一把扯下他脖子上面的金属牌,还故意把手上的肮脏尸水,涂在道人甲的脖子上。

  滕晓和秦振将两块金属牌交于我的手里,我笑了,说黄鹏飞这个吊毛,倒是孝敬得很,老是给我们送牌子,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大家伙儿哈哈大笑,盘问了两人一番,都闭口不言,审不出个所以然来。聪明人知道利用规则,而老实人则容易被规则限制,我们有些头痛。

  不过既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么就只有把这两个家伙交给随行教官尹悦,使其出局了。

  牌子摘下,代表试炼已然结束,一切仇怨都勾销,尹悦过来给他们松绑,然后两人一言不发,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下山去。尹悦发出了信号,自然会有人过来监视和接应他们。

  肥虫子目标小,犹抱琵琶半遮面,小妖朵朵这么大个儿,自然瞒不过众人。见到这么厉害的小女孩子陡然出现,并且大展神威,队员们都不由得好奇,忍不住地瞟那浮于空中的小狐媚子。只是见我不提,也不好发问。小娘并不是一个喜欢隐藏的人,大大咧咧地跟众人打招呼,说大家伙,初次见面啊,我家陆左承蒙大家一路关照,在这里,我先给大家道个谢……

  好吧,这小狐媚子说话的口气,感觉就像我家长辈一样,三个单身男眼前一亮,而几个女性则犹如老龙看到了珠宝,喜爱异常,不一会儿就跟小妖朵朵聊到了一起来,唧唧喳喳,如同郊游。

  一番寒暄过后,我们将这里收拾停当,折回山道下面去将行李带上,我一身尸臭,但是也没有办法,找了些水嫩的树叶子将恶心的尸水揩干,然后等翻过这山,再找水来洗——早知道就将道人甲或者李柯的衣服扒下来好了,想想还要忍受一路的尸臭,我就有些郁闷。

  继续前行,我们翻过这个山口,沿着山壁往前行走,因为被嫌弃,我落在了最后,前面是几个女孩子与小妖朵朵一路的笑声。

  不过,我也等到了处理事情后赶上来的尹悦。

  我需要她给我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