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三章 你能帮我卖钱么?

第十三章 你能帮我卖钱么?

  肥虫子偷袭得手,那中年神官痛苦万分地跪倒在地,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水。

  滕晓脚快,已然冲到了近前,抬腿就想把那个家伙给踹倒在地,好捆起来。然而就要踹到那中年神官的肩膀上时,跪倒在地的那家伙突然抬起了头来,嘴唇红艳如火,咯咯地笑。

  他使劲儿大声叫唤起来,音波震动,面上的黑气也就散开了一些。

  伸出手,这人接住了滕晓的猛然一脚,抱着滕晓,往地上翻滚而去。

  这个家伙似乎受过系统而高深的柔术训练,七手八脚,翻滚间,竟然将滕晓给擒拿住。不过作为广南民族大学年年都拿奖学金的高才生,面相老实的滕晓并不是一个易惹之辈,在被中年神官锁住关节的那一霎那,他也是一声呐喊,就如同小猫叫春,咿呀一声,浑身的肌肉一收一涨,整个身子似乎涨大了一圈,脖子都短了一截,原本被锁住的关节立刻交错开来,反身压在了中年神官的身上。

  被反骑而下,那中年神官也是一阵急促,他手往怀里伸,似乎捏破了什么,结果滕晓被一股巨力给猛地弹开一边去,骨碌碌地在泥地里翻滚。

  我瞳孔骤然一缩,在我的视线中,中年神官怀中冲出一头青色蛮牛的影子,离头一米,又骤然钻入他的天灵盖里。此人浑身一震,眼睛就变得炽红一片来——式神附身,大荒野!

  这头青色蛮牛便是日本民间传闻已久的“大荒野”,是个厉害的灵物,如此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无名之辈,十分辣手。我眼见中年神官似乎还在与那青色蛮牛契合,时机不可丢,当下也不管不顾,双手结大金刚轮印,前往直突,一印击在了那个家伙的胸口,口喝曰:“镖!”

  而就在这时候,这个中年神官的听宫穴、翳风穴分别被打入了一根飞针,针尖在与这神官的红光一阵相搏之后,入体一分,将这个家伙的反应力给降低了一成。王小加、老赵、滕晓、秦振、白露潭分别将自家驱镇灵体的法子快速使上,将这个中年神官齐刷刷地狂轮了一遍。

  然而就在我们将这个中年神官打得摇摇欲坠的时候,那头大荒野终于融入了他的身子里。

  式神从无尽灵界中引来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流入了中年神官的身体里。

  他浑身一震,气劲飞扬,一股巨力将周遭的这些人都给震散到了一边,脚步踉跄地朝着后面退去。这里面唯一没有后退的,只有我,因为这个时候,我的双手已经亮了起来,深蓝透亮,如同梦幻一般,将这反震而来的气息给屏蔽于外。

  恶魔巫手能够吸收大部分来自所谓“灵界”的力量,又遭受所有灵界生物的唾弃。

  我一巴掌,扇到了这个连中国话都不会说的中年神官的老脸上。

  啪——

  他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道青紫色的手印子,身形都有些不稳,往后一退。在大荒野最初降临的时候,他便已然遭受了众多的攻击,而此刻更是碰到了我这灵界克星恶魔巫手,顿时满腹的怨气,一时喷发,左脚一顿地,几米之内,地皮摇动,而我们的心神都不由得一阵颤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削瘦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是王小加,她利用中年神官制造出来的这颤动,顺势引导,将这力量积聚于自己的手掌之上,然后使劲一拍,以己之力,还施于人。果然,中年神官被一掌拍得往前跌来,我已然站稳脚跟,双手积蓄力量,又往前一击,将其打返回去。其他人见得有趣,纷纷你出一拳,我出一脚,太平拳打得不亦乐乎。

  可怜这中年神官,身携那闻名式神“大荒野”,必然是日本业界赫赫有名的人物,然而内有肥虫子牵扯困扰,外有我们这一伙初出茅庐的集训营学员千奇百怪的招数攻击,被欺辱得欲哭无泪。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大荒野能够出现在日本的民间传说中,必然是名不虚传的。

  于是他开始反击了。

  他双手一抖,青光外放,肋下仿佛伸出了四只胳膊一般,四根青光带浮飘飞动,将围殴而来的集训队学员给一把扫开。这像彩带一般的玩艺阴森森的,碰到人的身上,先是又阴又冷,然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十分阴毒,好几人都中了招,老赵的桃木剑与这青光缠绕,竟然冒出了几缕黑烟来。

  这一下,大家都认真了,后退几步,大约围起,然后准备念咒画符,再次围殴。

  惟有我并不惧怕这东西,揪住一根,犹如普通灵体,并无半分疼痛。

  正当我想要表现一番,大显身手的时候,一直插不上手的暴力女终于忍耐不住了,一个前冲,来到了中年神官的身前,抬手就是一个冲天锤,将这个中年神官打得牙齿脱落;然而这个可怜的家伙灾难并没有结束,因为我仅仅拽住了他的青光带,走脱不得,于是被小妖朵朵一连串的组合拳,给打得嗷嗷叫唤。

  更加让人绝望的事情是,小妖的出手并不光针对于肉体本身,每一次出拳都附带得有震灵的效果,中年神官身上的那青色蛮牛本来就不是很稳固,被大家之前一阵驱灵,此刻又被小妖朵朵以那暴风骤雨的攻击给击打,根本就稳定不下来。

  这些麻烦,还不计算上在中年神官体内奋力捣乱的肥虫子的作用。

  于是,我们根本就插不上手了,在两分钟之后,这个中年神官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那一股青色之气被震出了体外来,然后小妖朵朵双手一卷,将那股气息揉捏积压,一番动作,最后将那意识支配的暴戾之气给摒弃之后,一股脑地灌注到了我胸前的槐木牌中。

  原来这股纯净的气息,可以为朵朵所用,所以小妖朵朵才会如此卖力。

  我突然有些明了起这个小狐媚子的心思来——她总觉得自己夺走了朵朵行走于阳光之下的机会,所以什么都让着朵朵,有好东西,都拼命地给那个傻呼呼的丫头争取。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由得一酸,这个倔强的小妮子啊,还真的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心肝儿宝贝。

  式神被驱,接着又灰飞烟灭,被揍得跟个猪头似的中年神官跪倒在地,浑身直颤抖,仿佛在抽筋。

  不过长久以来形成的骄傲和武士道精神,让他重新又站了起来,这个男人悲愤地狂叫着一个日本名字,那个名字似乎就是他的式神之名,然后他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看向了得意洋洋的小妖朵朵。

  下一秒,他踉踉跄跄地朝我这边张牙舞爪地扑来,看这架势,似乎想要把小妖朵朵给生嚼了。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他的情绪,没了式神的他就如同一头拔了牙的老虎——甚至连老虎都不算,一只病猫而已,留着他,我们可以问到很多事情。

  然而从我后面有一个人与我错肩而过,手提着长刀向这个中年神官疾奔而去。

  刷——

  刀光一现,头颅飞扬,一具无头尸体在狂喷着鲜血,而一个男人则跪在地上,痛苦而畅意地哭嚎着。

  刘明的手上,拿着的正是魏沫沫手上的那把苗刀。

  这把苗刀在大胖子魏沫沫手上就像小孩的玩具,只能够用来吓唬人,但是刘明却用它亲手斩下了仇人的头颅。好快的刀,好悲愤的英雄泪。我望着这个哭得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看着地上翻滚哀号的六个追击者,看着队员们将地上散落的手枪和武器给收拾起来,心想着终于结束了。

  情绪宣泄完毕之后的刘明,跟我一同来到了魏沫沫那肥壮如山丘一般的尸体前,检查了一番,发现他早已断了气。

  杀过人之后的刘明手一直在抖,不知是伤心、恐惧,还是难过。

  他从怀里抽出一根劣质烟,递给我,我摇摇手,他给自己点上,然后深深地吸了几口。

  我看着他鼻子里喷出来的青色烟雾,问他,说刘明,你上次说要回家来干事业,帮助乡民做点事情,怎么就跑到这深山里来了?他看了我一眼,笑了,说这里就是我的老家啊,你不记得了,我和沫沫还说让你过来这里玩呢,没想到我们居然会是这样子见面……

  我笑了,说这段日子太多事情,记岔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刘明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回到家乡,本来准备大干一场,奈何这里的老爷们……唉,不说这些腌臜事,反正他把这些年赚的钱都捐给了村里的一所小学,然后和魏沫沫在那里当起了老师。后来二月暴雨,学校教室成危房,学生不能开课,重建钱又不够,上面也批不下来,他就琢磨着进山里来淘弄些东西。结果,唉……

  他脸色晦暗,说我懂法,我杀人了,但是我不得不杀的理由。你们是官家人,我认栽。不过我这里有个好东西,你能够帮我卖出去,换点钱来帮我重建学校么?嗯……要是能有多余,给沫沫家里面也寄一点吧?这死胖子家里也很困难的。

  他带着沉重的心情往身后掏去,然而摸到一半,脸色就变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