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六章 我们从不怕战斗

第十六章 我们从不怕战斗

  二十分钟之后,白露潭很难为情地告诉我,说不行,她请神失败了,问不到。

  我见她神情憔悴,精神萎靡,似乎耗尽了很大的精力,问她怎么了?

  她摇头不答,显得十分内疚。显然她是因为做法没成功,不肯罢休,又反复地尝试了好几次,结果导致自己的精神损耗过渡,才会如此。我拍拍她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王小加走过来,紧紧抱住白露潭,豆大的眼泪滴落下来,说谢谢你,小白,谢谢你……

  白露潭能够理解王小加心中的愤怒和悲伤,还有所有队员的同仇敌忾,知道自己如果能请神成功,我们就能够知晓凶手是什么样的,而且也能够站在制高点上对付他们。所以她才会这样耗尽心力地作法,然而事事都难以尽如人意,白露潭的请神若真那么有用,便也不是这般模样。

  任何一门术法,都不是万能的,总会有一些破绽。

  我召集了大家过来,问他们有没有办法消除王小加身体里的这死亡印记,大家都摇头,表示这实在不可能。秦振告诉我,或许有一种方法可以,那就是将王小加放入那名山古刹,或者洞天福地的道观中,由那些常年诵咏的佛经道言来熏陶,用浩然正气,将这股黑气给消磨殆尽——这需要时间,或者数日,或者数年,这都做不得准。

  立竿见影的方法也不是没有,相传鲁东崂山道们中有一小术,名曰“隐身术”,这玩意并非能够隐身,而是收敛身形,将自己所有的气息给收敛殆尽,如同草木一般——诸如此类的法术,也可以。

  不过我们并不擅长这些,而且在这荒郊野里当中,也使不得那水磨的功夫,十分头疼。

  王小加若能够融于这天地,或许可以,然而却行动不了。

  对于接下来的打算,大家各有看法,稍微稳妥的比如秦振和朱晨晨,他们比较倾向于立马回头,找到尹教官,然后通报消息,回返百花岭基地;而带着侥幸心思的则有滕晓和白露潭,他们则认为这只是一次偶然的遭遇,未必我们会有这么差劲的运气,不如直走,到那马吉坡,与尹教官汇合,再作打算;而王小加则是一脸的阴沉,默默看着地上的头颅,不说话。

  看来她的想法,是想要给这些学员们,报仇雪恨。

  见大家的意见不统一,我问一直没有发言的老赵,征求他的看法。

  一直在低头沉思的老赵见我问他的看法,凝重地说道:“或许大家太过乐观了,你们并没有把小加刚刚被标记一事,放在心头。黑暗的森林中,大家都是猎人,也同时都是猎物,如果我们没有被发现,悄悄撤离也并无碍,倘若已经被人知晓了,不管是进,还是退,都已经被凶手给惦记上。对手能够灭掉赵磊男带队的大部分学员,说明实力很强,而我们若在行军的路上被攻击,估计胜算并不大。那么,既然迟早都要碰到,为什么我们不选择一个有利于自己的伏击地点呢?”

  秦振眼睛亮了起来,说老赵,你的意思是,我们打他娘的?

  老赵点头,说我们这里根本就联络不上总部,离百花岭基地也有差不多两三天的路程,而有被标记的小加在,他们必然会衔尾追击,各个击破。既然是这样,与其被人像狗一样追击,还不如主动找寻一个战场,张网等待敌人的到来,这样子,或者还有一搏之力呢!

  老赵的分析征服了我们——困难便是这样,你既然避无可避,那么就得毫不犹豫地迎头上去,直接把它给干倒在地。

  我之前说过,能够入选集训营的,都是各地一时之翘楚,一身本事,这样的人,哪个没有脾气?之前说要避开,是因为见这血腥,心有恐惧,而当老赵给我们详细地分析起了各种选择的得失和利弊之后,我们发现,其实我们的胜算其实还是很大的。

  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所有人敢不敢撸起袖子、光着膀子上前去拼命。

  说到这里,大家心中的愤怒和兴奋都开始从心底里翻腾上来,商量起各种阴人的法子。

  说到埋伏、阴人、挖陷阱,其实我们都是一肚子坏水,层出不穷的妙计和点子往外冒,光听一听,都让人心中生寒,一点也不比黄鹏飞那一伙人差劲。

  大家商议得兴高采烈,竟然将所有的恐惧和愤怒都给压制下来。

  最后,大家都看向了我,王小加咬着嘴唇问我,说陆左,你是队伍的头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环顾一圈,发现所有人的眼睛都亮晶晶,各种愤怒和期待,然后大声说道:“我知道各位在这两天里,被各种不公和突发事件搞得心中憋闷、难受、不得解脱之法,也知道大家看到一起摸爬滚打的同学惨死在自己眼前而同仇敌忾,作为大家推选的队长,我本来应该为所有人的安全和利益去着想,但是——但是,我他妈的也忍不住了!谁没有火气?谁没有性子?谁不想爆发光亮,让这个世界围着自己而转动?既然麻烦找上来了,避无可避,那么我们就干他娘,弄死这伙狗日的——让所有瞧不起我们的学员、教官,还有这全世界都看一看,我们,才是真正的No.1!”

  “Yes!”

  所有人欢呼,大家纷纷上前来推我,说陆左,你终于不理智,疯狂了一回,爷们么,不冲动,不就像娘们一样?说得好,我们弄死了那一伙凶手,不管结局如何,我们都是最棒的。

  既然豁出了命,所有人的情绪都上来了,将五名遇害的教官和学员草草埋葬之后,开始翻出防水地图,研究起伏击地点来。

  在经过激烈的争吵和辩论,我们终于敲定了路过的登仙岭。

  那是一个十分奇妙的地方,从它的名字便能够看得出来。它为何叫做这个名字,我们无人知晓,但是刚才我们路过的时候,向阳面一片光秃,泥地里有袅袅的白色水汽游出,里面蕴含着地热,乃融阳聚热的去处;而在山阴处林木却是尤其茂盛,枝桠旁出,地上的藓蕨杂草浓密得下不去脚,是汇阴纳虚之地。

  这样的地方,在风水学中来讲,是罕见的阴阳鱼旋地煞,用来布阵,是再好不过的。

  而且那里林间草丛越密,里面潜藏着的毒虫便越多。

  作为一名养蛊人,我还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躲在暗处阴过别人,实在是太对不起这个技术工种。平时来往皆是普通人,我也没有好意思下那个黑手,而对于那一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凶手,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能够有多狠毒,就有多狠毒。

  为了鼓劲,我特意把不知怎么变得有些黄的肥虫子拉到面前来,给它老人家鼓劲儿,说看到没有,生意上门了,为你正名的光荣时刻也到了,要给力啊,有木有?!

  肥虫子回答:吱吱吱……

  见它雄赳赳、气昂昂,如此地配合,我让它给每个人都点了一颗殷红的美人痣,此乃“虫蛊驱避精元”,往日一滴可以持续半个时辰,但是作为气息,却能够维持大半天的时间,让被金蚕蛊震慑之后的毒虫们能够分辨敌我,不至于自家人不识自家人。

  完成这些之后,我大手一挥,如同伟人一般,让它去丛林中召集手下,等待着敌手的到来。

  在我忙着与金蚕蛊沟通的时候,队里面的所有成员,都在为了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战斗在忙碌——老赵和滕晓在山南向阳面,合作布置了一个吞噬阴物的紫薇融阳炎火阵,采用的多是坡地的煤石,依托地势,运用紫微斗数的规律布阵,隐秘而正统,倘若碰到什么斗不过的鬼邪之物,直接引入这阵中,将坡下的地火勾出,如同烈阳,将其毁灭;

  白露潭虽然之前损耗了太多精力,但是却仍然不肯停下,在外围四处游走,布置外线预警,跟她一般的还有小妖朵朵,虽然麒麟胎重修青木乙罡并不是很顺,但是她天性契合自然,也能够跟花草树木亲近,便四处和这些生长于深山之中的大树打招呼、拜码头,万一要打起硬仗来,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跟着小妖大姐头的脚步走;

  朱晨晨和秦振则在布置阴面,在树木根底里绘制了许多符文,务必将这里的阴气引出,变化为迷障人的视野和感知之地,以便我等伏击……

  所有的人里,惟有身中印记的王小加最悠闲。

  她一来到了登仙岭,便找了一个密林遮盖的干燥之地,盘坐,尽力借周遭环境之力,尝试着压制和操控体内的气息。围绕着她,我们设置了种种陷阱和埋伏,无端险恶,等待开张。

  如此这般,我们一边紧张地布阵挖坑,一边轮流放哨,一直忙碌到了月上中天,又缓缓西斜,都没有人过来。而过了凌晨十二点,我们都用工兵锹挖好了掩体坑,留王小加在林中等待,其他人都藏了起来。月亮一直缓缓西移,当我们以为凶手不会来的时候,贴着地面聆听的我,发现从西方传来了轻碎的脚步声。